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三十七章 家族史

第三十七章 家族史

        “危险是相对的,派恩先生,而且危险也意味着机遇,”四王子脑中翻阅着大臣助理搜集来的相关资料,“听说你的爵位继承自你的父亲?他曾是一名骑士,后来因为作战有功,被授予了男爵爵位和封地。”

        “正是如此,”提古点头说。

        “那场战斗,是一场为无辜者挺身而出的荣誉之战,时间也是在邪魔之月。一小部分邪兽意外地通过赤水河穿越了要塞防线,进入西境腹地。当时你的父亲正在该地巡逻,遇到残余邪兽时,他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选择先行避让,通知援军后再进行围剿。因为他身后就是毫不设防的城镇——尽管那座城镇和他毫无关系,”罗兰一边陈述,一边注意对方的神情,“后来的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的父亲召集起城镇的民兵,带着自己的侍从,正面与邪兽作战并获得了胜利。”

        “是的,”他语气有些激动起来,显然对这段家族史充满向往,“其中一只体形巨大,像鹿又像牛,或者说是两者揉捏在一起的怪物。它的腿比我父亲躯干都要粗,奔跑起来地面都在颤抖。如果是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击败这样的怪物。”

        “但他却做到了。我的父亲站在一条浅沟附近,将暴怒的巨兽引诱过来。趁它加速冲撞的瞬间,他卧倒在浅沟中,支起宽刃剑,剑柄斜撑在沟底一块石头上。那头看似无可匹敌的蠢货就这么径直撞在了剑尖上,整个肚子被划开了条口子,流出来的肠子和黑血都快把我父亲淹没了。我家壁炉上至今还挂着那次战斗的战利品,一根巨大的邪兽角。”

        罗兰喝了口茶,不紧不慢地说:“值得钦佩的战斗。他遵循了骑士的信仰,怜悯和英勇。后来给予他爵位和封地的是乔伊.科尔,当时还是长歌要塞的一名伯爵,二十五年前被我父亲温布顿三世晋升为公爵,兼任南疆守护,所辖领地遍及整个南境。遗憾的是,靠山独立出去后,仍留在要塞以东的老佩恩便成了要塞公爵眼中的刺。”

        “殿下您倒是知道得很清楚,”提古有些无奈地吐了口气,“要塞公爵和乔伊大人一直就不合,乔伊.科尔也不是要塞公爵分封的伯爵,他的血脉可追溯至王室分支,无论是家族还是血统,都不比莱恩大人差。”

        这就是政治,罗兰心道,温布顿三世所玩弄的制衡把戏。

        为了弄明白这段错综复杂的关系,他可是把大臣助理叫来给自己讲解了一整天。

        贵族间的分封和管辖是极为混乱的,理论上来说,上级贵族有权对领地内下级贵族发布命令,实际操作起来却复杂得多,乔伊.科尔和莱恩公爵就是例子。作为国王直接分封的伯爵,领地虽然在西境,却有着不下于莱恩公爵的威望和声势。

        当乔伊成为南境公爵后,自然也会有新的钉子被安排进他的领地,这是灰堡王室维持执政稳定的惯用手段。

        “所以当你继承这块领地后,商贸和农产都日渐凋零,家业也一日不如一日,”罗兰缓缓说,“现在,有一个新的机会摆在你面前。”

        “新的……机会?”

        “想必你听说过两年前的饥荒,要塞以交易矿石不足为由,扣发了下一个月的食物。而今年,我们面临同样的困境。北坡矿洞的意外坍塌让边陲镇人民无路可退,我们必须在新建的城墙后挡住邪兽。这场战斗可能不会一帆风顺,不过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危险同时意味着机会。”

        “……”提古已经明白了王子的意思,他皱着眉头,没有立刻回答。

        “说起来,你并不像一名通常意义上的贵族,”罗兰笑了笑,“没有人会穿成这样外出,而且你的手上,都是硬皮茧子。派恩先生,你并没有放下你父亲的传承吧?身为骑士所擅长的战斗技巧。”

        他当然没有放下,罗兰想,否则就不会整天往迷藏森林里跑了。根据巴罗夫提供的情报,他在边陲镇的这段日子里,一周至少有三天花在迷藏森林里。而且每次前往都是装备齐全,由于养不起侍从,他就直接从镇里雇佣猎户做帮手。有的人天性喜好战斗,提古.佩恩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如果你愿意留在边陲镇,我可以给你机会,让你重拾你父亲的荣光,像他那样,靠剑和勇气去攥取荣誉。功绩出色的话,我将在边陲镇东边划出一块土地用于赏赐你,一块适合子爵身份的土地。”

        这种情况虽然不多见,但承诺是有效的。作为已经成年的王子,法理上他可以册封子爵、男爵及骑士,只不过很少会对别人家的手下封赏罢了。一来是挖墙脚有失贵族风度,二来是万一对方拒绝就比较尴尬了。可罗兰不在乎风度,他只想要娜娜瓦这个移动治疗站,至于拒绝他也不太担心,乔伊成为南境守护后没顺手把他父亲携过去,就证明前者已经放弃了派恩家。

        提古终于松了口,“那……殿下,我能否将娜娜瓦送回长歌要塞?从未有人在这里抵挡过邪兽,万一失败的话,我不希望我的女儿葬身于此。”

        “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派恩先生,危险是相对的。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娜娜瓦在长歌要塞被人发现是女巫,会有什么后果?那里可不像边陲镇,教会已在城中扎根已久,到处都有他们的信徒和眼线。一旦暴露,就算我也救不了她。”

        罗兰停顿片刻,补充道:“边陲镇不会失守,当邪魔之月来临,我会在城墙上与领民并肩战斗。我们的对手不过是一群变异了的野兽,不是刀枪不入的魔鬼。你的父亲曾在毫无遮掩的空地上击败了它们,更何况我们还有道难以逾越的城墙。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发生了意外,我会让娜娜瓦先行离开,”他顿了顿,“还有安娜。我会在码头留下一艘小船,我承诺,她们将会安然无恙。”

        “既然如此……我相信您,殿下,”提古.佩恩站起身,单膝着地,挺胸收腹,向王子致以标准的骑士礼,“我愿意为您而战。”

        ……

        当提古和娜娜瓦离开后,安娜给了罗兰一个白眼。

        “你在做梦么?”她说,“我哪儿也不去。”

  http://www.biquge.lu/book/10148/4281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