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四十一章 邪兽初现

第四十一章 邪兽初现

        就如布莱恩所说的那样,边陲镇一旦下雪,便不会停歇。

        一晚上时间,小镇已裹上了一层白纱。到清晨时,雪势减弱,天空中偶尔才会落下几片零碎的雪花,但天色仍是灰蒙蒙的。想到将有数月见不到太阳,罗兰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简直不合常理,他想,虽然在女巫具有魔力的世界寻找常理本身就很怪异,但邪兽是怎么影响到天象的?只可惜他没有气象卫星来告诉自己,现在世界的云图具体分布情况。

        走在前往西境城墙的路上,卡特不禁感叹道:“镇子里冷清了不少,还是有一帮家伙跟着贵族撤离了。”

        “这样也好,至少他们不会拖后腿,”罗兰哈出口白气,“我已经安排巴罗夫在这个冬天进行一次人口普查了。”

        “那是什么?”

        “就是挨家挨户上门做统计,留下来的有多少人,一户几口都叫什么名字,从事什么职业,然后登记下来,”罗兰解释道,“这样一来,无论是战时调配人力资源,还是战后发放抚恤,都能快速有效地实施。”

        “呃……人力资源?”卡特眨了眨眼睛,随后笑了,“殿下,您跟以前真的不太一样了。”

        “哦?”

        “以前的您,虽然也会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但,终究是些与王子身份不符的事。而现在……”卡特停顿片刻,似乎在考虑用词,“无论是您定的那些古怪训练条例,还是从炼金工坊搬来的新奇试验品,结果都出奇的有效。或许这就是我祖父所说的,超凡者之所以不凡,是因为总能看到普通人忽略的地方。我有种感觉,说不定您真的能成为下一任国王。”

        “……是么,”罗兰忽然心头涌起一股暖流,还有什么比奋斗后被手下认同更具有成就感的事吗?一时间他感到手脚都充满了力气,灰暗的天空也没那么令人厌烦了。

        走上城墙,民兵队正在清理过道上的积雪,见到王子出现,众人纷纷躬身行礼。

        应该教他们行军礼的,罗兰想,“昨晚情况怎么样?”

        “没有发现邪兽的踪迹,”回答他的是铁斧,“殿下,按以往的经验来看,在第一场雪后,我们还有一段较为平稳的时期。这段时期内邪兽数量不多,而异化的也大多是一些弱小的动物。”

        罗兰点点头,“那就继续保持警戒吧。”

        城墙后方的区域已经改造成了兵营,没有吹响警戒号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在营地休息,节约体力。警戒实施轮换制度,考虑到冬天气温较低,每组队伍仅进行两个时辰的巡逻警戒便更换一轮。

        这些措施都是罗兰一条条定下来的。他曾询问过布莱恩,得知长歌要塞在抵御邪兽根本没有方案可言。最倒霉的新兵会被派去监视邪兽动向,在城墙上一待就是一整天。因此偷懒、逃跑现象时有发生,一个冬天下来,因为失职或违反军令被吊死的人都多达二三十个。

        至于发现邪兽踪迹后,那更是一团糟,既没有划分防御区段,也不会指定责任到人。联想到这个时代的战争水平,罗兰也就了然了。极端讲究个人勇武,强调荣誉和劫获,连骑士都会发生热血上头就自个冲锋的年代,还是不要要求太高的好。

        沿着城墙巡视一遍,目前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但罗兰却发现了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引导路障。

        这些障碍物目前仍很清晰的将邪兽引致城墙中端,但若是布莱恩所说无误的话,两到三个月的积雪总会把障碍全部填平。到那时,六百米的防线上任何一点都可能会成为邪兽的行进路线,他的人手根本无暇顾及如此大的范围。

        派人下去清理积雪也不大可能,几只敏捷的狼种邪兽就足以让队伍损失惨重。

        或许还是得依靠女巫的力量。

        比如让夜莺带着安娜潜行出城,点起大火融化积雪,再潜行回来——就像她从派恩家偷带娜娜瓦那样。

        就在这时,位于城墙左侧的观察哨叫了起来。

        “快看前面!”

        罗兰和卡特朝他所指的位置看去,一团小小的黑影从雪地中爬了出来,缓缓向城墙挪动。

        “殿下,您说要不要……”负责该段防御的猎人转过头问。

        “按之前的演练,你应该自行判断是否吹响号角,”罗兰说,“而且在这一点上,你比我更有经验。”

        他犹豫了下,最终只是拉上弩弦,站在城墙边继续观察。

        罗兰满意地点点头,就目前来看,城墙上的秩序还维持得不错。就是不知道当大量邪兽进攻边陲镇时,他们还能不能按演练的步骤迅速组织起防御。

        黑影逐渐走进,大概离城墙还有五十米时,罗兰已能看清邪兽的外貌。

        大概是只狐狸变种?

        它的毛皮呈灰黑色,眼睛通红,喘着白气来到城墙边。

        “这家伙看样子才被侵蚀没多久,威胁不大,”铁斧边说边开弓瞄准。

        “你说它们都是被地狱的气息感染,并且向西驱逐至此?”

        “不单是向西,”卡特凑过来道,“地狱之门在蛮荒地打开时,没有绝境山脉阻挡的地方,都会受到邪兽的袭击,特别是北方的大豁口。延绵至此的绝境山脉就像被截断了一般,豁口长达十余里,也是邪兽进攻的主要方向。”

        这只狂躁的怪物在城墙下徘徊了片刻,扬起头,咧嘴朝墙上的众人发出低吼,正待纵身一跃时,铁斧松开弓弦,一支利箭准确地穿透了它的颈脖,将它牢牢钉在地上。

        罗兰注意到它流出来的血是黑色的。

        为什么同样受邪魔之力侵蚀,女巫觉醒后能保存神志,而野兽却会变得狂乱,同时身体产生异变?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绝境山脉背后看一看,他想。在王子的记忆里,那里属于人类无法踏足的禁地,是地狱之门开启的地方。不过由于谁都没有去过,这些大多从古老书籍里推测出来的传言也根本无从验证,可信度存疑。

  http://www.biquge.lu/book/10148/43190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