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五十四章 “噩耗”

第五十四章 “噩耗”

        培罗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故地重游。

        他原本不想在这么寒冷的冬天,特别是在邪兽肆虐的时候离开温暖的住宅,无奈莱恩公爵指名自己将这封烫手的文书交到四王子手里。

        他当然知道文书的内容——事实上,整个灰堡的上层贵族都在讨论这个惊人消息:灰堡之王因为一场谋杀而陨落,谋杀他的正是戈隆.温布顿,国王的长子。随后次子赶赴王都,宣布国不可一日无君,他将以第二顺位继承人的身份登上王位。

        然而这一行为并不被所有人接受,有人宣称戈隆的审判十分蹊跷,整场审问下来,他只露过几次面,而且口不能言,双手被紧绑。希望能等到事情彻底被查清后再决定王位归属。

        还有人传言这不过次子提费科.温布顿自演自导的一场戏,真正的凶手正是装出一副悲伤模样,却迫不及待等待登基的二王子。

        不管这场争论到底谁对谁错,二王子在御前首相的鼎力支持下,仍以国王代行的身份暂时攥取了灰堡最高统治者的权利。同时他向所有竞争对手发出了召回令——争王已经结束,各王子王女在接到旨意后,应在冬末之前返回王都。新国王将根据这六个月的执政情况正式册封领地和爵位。

        培罗当然能看出这道命令中的迫切心情。

        提费科.温布顿能不能坐稳王位,全看其他王子王女的反应。如果都乖乖放弃争王,回到王城,那他自然将成为无可争议的温布顿四世。

        发往边陲镇的文书会先转送到长歌要塞,而莱恩公爵本人对这道召回令嗤之以鼻。国王在世时对各地领主还有较高的掌控力,至于二王子,光是这段强行登基便做得生硬无比。加上戈隆被送上断头台的前例,只怕没人愿意只身返回王都。

        不过在要塞六家眼里,这倒是一个恰逢其时的命令。

        两个多月前,麋鹿伯爵擅自谋划的行动让公爵十分不悦,特别是还失败了。王子那边的反应也十分激烈,直接把希尔斯.梅德判处绞刑,如次一来,两边可算是公开撕破脸皮。

        原本公爵便打算等到邪魔之月结束再腾出手解决这桩麻烦,现在有了这封公文,他就可以干得更加名正言顺。罗兰.温布顿回王都,边陲镇自然归莱恩公爵所有,不回王都的话,他则能以武力相逼——打着新任国王的旗帜。

        至于最后王冠落于谁手,公爵并不太在意。

        而作为大使的培罗,显然就不太舒坦了。上回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将带来新的贸易契约,结果来的却是麋鹿家的黑手。现在他倒是来了,带来的同样是噩耗——不管是温布顿三世逝世的消息,还是新国王的召回令,培罗相信,四王子两者都不想看到。

        一路上的航行还算顺利,灰堡是大陆靠南边的国家,即使是冬天,河流也不会冻结。

        培罗时不时透过窗户向河岸探望,一路上既没看到倒毙的饿殍,也没看到逃难的人民,这说明边陲镇至今仍未失守。

        这点令他稍微有些惊讶,毕竟上次他参观城墙时亲眼目睹了对方是如何建设城墙的,对于这些靠泥巴糊起来的石头墙体,培罗实在没抱多少信心。

        而后让他更惊讶的事出现了,一艘挂着柳叶镇旗帜的帆船缓缓从河道右侧驶过——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但现在可是邪魔之月!他们竟然在同邪兽战斗时还有闲暇做生意?不把所有挖矿的工人调到防线上,怎么可能抵挡住那帮残暴的怪物!

        三天后,船只抵达边陲镇码头。

        依然是那个破旧不堪的木质码头,不过码头边多了间简易木棚。船只靠岸后,两名卫兵从木棚中走出,盯着船夫们的一举一动。

        培罗立刻就明白了罗兰在此布置岗哨的用意。

        四王子显然不希望有人通过水路偷偷离开小镇。

        他跳下船舷,对卫兵说明身份后,便有一人牵来马匹,陪同他一齐前往城堡。

        和上次的程序一样,王子罗兰.温布顿在会客厅接见了他。不仅如此,尽管此时不在用餐时间,王子仍然吩咐侍从摆上一套丰富的餐点。

        碳烤猪腿、鱼干切片,一盆叫不上名字的凉拌野菜,以及任何宴席上都能看到的黄油面包和蔬菜汤。

        看来这位王子很喜欢先用餐再谈正事。

        培罗这么想着,手却没有片刻停歇,毕竟能饱餐一顿的机会不多。就算是金银花家族,没有宴请宾客时,吃得也基本是土豆面包配咸肉干一类。

        吃完正餐,待甜点端上来之际,培罗毕恭毕敬地递上文书。

        罗兰接过,用餐刀切开封蜡,抽出纸卷快速瞄了几眼,然后愣住了。

        国王死了?

        对于这个名义上的父亲,罗兰毫无感情可言,他穿越过来时已经身处边陲镇,连面都没有见过,更别提四王子记忆里只有对他父亲的埋怨和不满。正因为如此,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尴尬之中——到底该不该表现出悲伤难过的样子?

        而下面的内容更让他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温布顿三世死于长子的谋杀?二王子以新任国王的身份宣布结束争王,命令自己即日起返回灰堡王都?

        罗兰咳嗽两声,抬起头,正好看到培罗充满歉意的眼神。

        原来如此,他想,要塞公爵只怕乐见其成,无论遵不遵从新王的命令,对自己都是两难的境地。

        没有带来约定的契约,却带来如同催命符般的坏消息,他只怕心里也过意不去。罗兰暗自笑了笑,将文书重新折好,“我知道了。”

        “呃,殿下,那么您打算……”

        “就算我想走,也得等到邪魔之月结束。现在冰天雪地的,我走了的话,边陲镇的人民怎么办?”

        如果是别人,培罗肯定会说出「别担心,要塞会帮你妥善处理」这样敷衍的话语,或其他外交公事化应答。但在这位仅见过两次的四王子面前,他却无法轻易开口。第一次,培罗对自己大使的身份感到了厌恶,最终他只是点点头,“我明白了,需要我为您传递回函吗?”

        罗兰叫侍从送上笔纸,很快写好回函,用自己的印章盖在封蜡上,交给培罗。后者扫了眼信封,封面上清楚地写着致灰堡二王子提费科.温布顿,而不是国王温布顿四世。

        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培罗想。

  http://www.biquge.lu/book/10148/46187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