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五十章 奸细

第两百五十章 奸细

        “末将在!”

        李自在出列,肃然应答。

        他此时已经被提拔到将军,管着数千人,兵家神通有了长足发展,身上气息愈发深不可测。

        欲练兵法,不亲自带兵怎么行?

        最近李自在更是有着感觉,若是让他统率十万大军,斩将夺城,念头通达,军气积聚之下,他甚至有可能突破‘兵圣’!

        这兵圣,自然便是类似武道武圣的成就,与吴明的天师一般的四级高手,纵然在大周也是一方诸侯,足以开宗立派。

        “给孤王射杀此人!”

        韩虎林往城下一指。

        虽然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但反王们可从来不讲究这个。

        再说,现在与商朝的决战,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韩虎林丝毫不介意拿对方的人头来给自己这边提提士气。

        “诺!”

        李自在轰然应命,取其一把铁胎长弓,来到城墙边缘,弯弓搭箭。

        此时,下面那个刘文贵还在夸耀武力,展露骑术,增强己方的士气。

        “喝!”

        李自在拉弓如满月,猛地一放,弓如霹雳弦惊!兀自嗡嗡作响!

        咻!

        大响过后,一道箭矢就如流星般落下,正中敌人脖颈。

        噗!

        一朵雪花飞溅,刘文贵从马上摔落下来,显然已经不活。

        原本还在欢呼的敌阵立即仿佛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而十绝关内则是喧嚣响彻。

        “大胆!”

        “毛贼!”

        ……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纵然对面相救都是来不及,数道光华扑出,现出一男一女两名道人,驾驭着飞剑,卷起刘文贵的尸首便走。

        虽然暗恨此人示威不成,反而丢了性命,但为了军心,还是不得不收敛尸体,妥善安葬。

        “哼!镜湖侠侣,道门败类!”

        能练出飞剑,并且在十万大军勉强施展,灵活不失,起码也是真人!还是一对合籍双、修的道侣,玉清道人立即眼睛红了,冷哼一声,化为一道清光落下。

        “道门的真人?”

        吴明摸了摸下巴,知道这太正常不过了,毕竟大商之前还是正统,有着道人为之效力,实在没有什么好说。

        不过要不怎么说叛徒比敌人还可恶呢?

        一见到这两人,玉清道人顿时再也坐不住,直接出手!

        轰!

        法界张开,甚至浮现出灵地虚影,若久在军前,对地仙也是不妥,因此玉清道人毫不犹豫地动用了全力。

        “福地!是玉清!!!”

        镜湖侠侣魂飞魄散,两道剑光刹那间就丢下刘文贵的尸首,一阴一阳,似蛟龙出海一般斩出剑光,为的却不是杀人,而是要逃出法界之限!

        “哼!你们两个道门败类,败坏清规,又悍然弑师,今日老道便要除了你们,替天行道!”

        镜湖侠侣再拼命也不过两个真人,如何是玉清地仙之尊的对手?

        再加上全力出手,动用福地之力。

        蓬!

        清光只是一卷,就将两道剑光镇压,又是一闪,遁光中浮现出一男一女,似是中年夫妇的模样。

        “饶……”

        这两人都穿着道袍,还未开口,玉清道人就是右手一压。

        嘭!

        巨响当中,这两人肉身立即化为两团血雾,又有两道元神飞出,被玉清道人袖袍一卷一收,飞快回了关口。

        快!快!快!

        这一切都是说不出的快,迅雷不及掩耳,兔起鹘落。

        几乎是刘文贵被射杀的一瞬间,镜湖侠侣就是扑出抢回尸体,旋即玉清道人飘然下场,一招之内,取了两人性命,连元神都没有放过,又回到本阵!

        眼花缭乱之中,甚至令两边士卒都反应不过来。

        全场都是死寂了片刻之后,才轰然叫好。

        与十绝关之内的士卒相比,对面的大商士兵却是如丧考妣。

        毕竟,你耀武扬威的人被杀了也算了,上去两个收尸的,居然还是被杀了!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很容易令人沮丧。

        “道长神威!”

        韩虎林大喜,又似担忧说着:“只是千金之子,不坐垂堂,道长何必以身犯险?”

        玉清道人笑而不语,只是指向已经开始缓缓撤退扎营的商朝大军。

        “有此一次,就令商军一日不敢攻,道长实在功莫大焉,这就已经争取了一日时辰了!”

        李自在大喜拍手。

        “不错,哈哈……道长为今日第一功!”

        韩虎林反应过来,也是大喜。

        只有吴明在一边看得暗暗吐槽:‘这玉清道人为了姬易,也算是拼老命了……阵前施法,万一事有不谐,敌人有着高手阻击,老命都得交待掉……’

        此种事,可一不可二,敌人必然已经有了防备。

        吴明估摸着,玉清老道也就仗着地仙之尊敢玩这一次,明天是说什么也不敢上的了。

        否则商朝高手尽出,配合十万大军的煞气,足以令他这个触摸到长生久视的地仙都陨落在阵前!

        ……

        时间入夜。

        大敌当前,两边都实行了严格的宵禁,等到太阳落山,更是死一般的寂静。

        “在下求见三茅真君!”

        吴明正盘膝而坐,思索着从玉清那里敲来的地仙法门,就听见李自在的声音自门外传来。

        “请!”

        “见过真君!”

        虽然已经是领兵大将,李自在见到吴明之后还是恭敬行礼,又略一踌躇,才道:“真君可曾记得食心童子?”

        “就是那个逃遁的巫门高手,他还未死么?”

        吴明一脸的‘诧异’。

        “未死!”

        李自在略微有些尴尬,毕竟当时的食心童子怎么看都是临阵脱逃,甚至还有坑队友的前科嫌疑,虽然最后好像是连自己一起坑了。

        “他秘密联系我等,说是有着破敌之法!”

        对于主神任务,李自在深信不疑,因此还当食心童子是他一个阵营的人。

        “破敌之法?”

        吴明心里一笑,这就叫狐狸尾巴露出来了:“那为何不献给王上?”

        “这个……”

        李自在摸了摸头:“他只愿意跟真君说!”

        心里,却是暗暗想着:‘食心童子所言不错,这三茅真君到底是不是轮回者,还应该试上一试!’

        “哦?只愿意跟我说?让他过来吧!”

        吴明微微一笑,几乎可以猜到李自在的回答了。

        果然,听到这个,李自在的脸上就带着踌躇之色:“他目前遇到些麻烦,还在关外……”

        “关外?呵呵!”

        吴明已经无语了:‘这是拿我当傻子钓么?只不过一个区区的食心童子算什么?换成歃血盟主亲自来当饵还差不多!’

        “真君!食心童子的确心向我方,末将愿以人格担保!”

        李自在却是急了,直接大声道。

        ‘这也是个被利用的!’

        吴明怜悯地瞥了李自在一眼,更是很想反问一句:‘汝人格值几钱,能当吾首级否?’

        “不过,若是他们笃定我还不知道这一切,歃血盟这个计策,倒也有点成功的指望!”

        吴明暗自想着,这时候,一般的就该亮明身份,让李自在做出选择了。

        不过他到底另外有着想法,当即道:“你先稍等,贫道随后就来!”

        “诺!”

        有着这话,李自在顿时大喜。

        等到他离开之后,吴明才摸了摸下巴,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虽然有着天眼,知道此人被蒙蔽,但一开始就揭露底牌,岂不白痴?”

        说实话,现在的他,倒是很有一点锐身赴难,独闯龙潭虎穴,最后将罪魁祸首一网打尽的想法。

        毕竟,食心童子此来,已经足以佐证很多事情了!

        “只是君子不立围墙之下,区区一个食心童子……”

        吴明低垂脸睑,顿时有了决断:“敕!”

        一只纸鹤顿时浮现,闪动着光芒,扑腾翅膀,飞出窗外,消失不见。

        ……

        子时三刻,十绝关外。

        “道长这边请!”

        李自在穿着锁子甲,手持长枪,在一片荒野中开道。

        “那人到底在何处?”

        吴明跟在身后,却是一脸的不耐烦。

        “马上就到,他中了邪功之伤,却是不能大动,还必须以地穴之气调养,幸好在附近就给找着一个!”

        李自在拨弄着两边的灌木,心里却也在念头起伏:‘这三茅真君诡异,今夜就要彻底摊牌,看他到底是不是轮回者!’

        这想着,眼眸中就浮现出一丝狠色。

        若是无缘无故泄漏机密给原住民,自然就要抹杀,不过还有得补救,那就是立即杀人灭口。

        正因为要预防这个万一,他才原因答应食心童子,将吴明诓骗出来,以试真假!

        ‘只是此人道法高深,能不动手,还是尽量不动手的好,真的到了最坏情况,为了智玉,却也不得不做了!’

        轮回者中,岂还有好人?

        纵然是圣人,为了生存,也不得不放弃某些东西,更何况是更为现实的兵家?

        “食心童子!”

        翻过一座山之后,就见一个小山谷,谷内一片空地,上面立着一人,不是食心童子又是哪个?

        李自在上前招呼一句:“三茅真君也来了!”

        “甚好!”

        食心童子上前,他外貌俊美,月光照耀下的脸庞更是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邪气:“见过真君!”

        刚刚行礼,一道剑光就是闪过!

        砰!

        烟尘顿起,带着李自在惊怒的吼声:“你做什么?”(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14227/96586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