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 1907第1907章 想抢功劳

1907第1907章 想抢功劳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随后,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慕阙没有着急喝,而是轻轻地摇晃酒杯,眉眼轻挑,看向苏婉卿,仿佛有什么在心间慢慢地炸开。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苏婉卿也捧着酒杯,一边用筷子有节奏地笑着,一边还站了起来,在地上慢慢走动,杯中的酒水都洒出来了一些。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脚步轻快又肆意,她走到了慕阙的身边,整个人都如同一个发光体。

        慕阙此刻才意识到,其实在苏婉卿的身体中,始终有这样一个灵魂。

        她可以像是江南女子一样温婉灵动,也可以像边疆女将一样慷慨激昂。

        她的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珠圆玉润,气势十足,从她举手投足之中,慕阙竟然看到了睥睨天下的气势。

        这道宫墙,始终都拦不住她,只要她想,她能在任何的地方飞翔。

        于是慕阙也跟着站了起来,一步步,沉稳地走向苏婉卿。

        苏婉卿还在大殿中不断后退,绕着圈圈,衣角翩跹。

        尤其当他的眼光飞到慕阙的身上时,那笑意就一层层叠加,而且随着她的脚步,大殿中的灯火,尽数被点亮。

        温暖又明媚。

        苏婉卿的行酒令已经进行到了最后,她不再后退,而是款步朝慕阙而来。

        还没到他的身边,两个人就颇有默契地伸出了手,杯子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苏婉卿翡翠一般的声音也随之而来:“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说罢,两个人一同收回酒杯,将里面的酒水仰头饮尽,真是快哉!

        这一首行酒令,苏婉卿几乎是用尽力了全身的力气,她率先一下,将酒杯摔在了地上,噼啪一声,如同摔碎了曾经的过往:“真是痛快!”

        直直地看向慕阙,她的目光也变得火热,重复道:“和皇上您一切喝酒,真是痛快!”

        慕阙哈哈大笑起来,胸中的郁结之气,在这一曲行酒令中,尽数消失不见。

        苏婉卿都摔了杯子,他怎么能落后,于是他也举起了手,将杯子摔成粉末。

        既然要疯狂,那就一起吧!

        忘记过去和你我的身份,今日我们只是一同喝酒的人!

        “和婉卿一起喝酒,朕也喜悦无比!”

        两个人在大殿中久久伫立,笑声不绝。

        后来苏婉卿也不知道她说了多少的行酒令,每次都是在最后的时候碰杯,最终两个人都醉了。

        大殿里说话的声音,一直到了半夜,程辉始终在外守着,听皇上的语气一点点变得轻快,他总算是呼出了一口气来。

        太后娘娘做的决定没错啊,就是应该让凤贵妃来安抚皇上。

        程辉还看了一眼月中天色,今天时辰都这样晚了,估计凤贵妃也是不能回去了,皇上也没翻牌子,明日他去同御前的女官说一声,将今晚凤贵妃在这里留宿的事情记下来。

        程辉才想得好好的,就听人通报,说是贤妃来了。

        他心里咯噔一声,这也是个不好惹的,他总不能拦着。

        可是不拦着怎么办,难道还真的让她到大殿中来?

        皇上和凤贵妃在一起是美事,再多一个人,可就不好了。

        于是程辉试着拦了一下,蒋子翠虽然不至于对他太不客气,但是言辞之中,还是带了嘲讽的。

        他一个奴才,竟然这样不识抬举,蒋子翠冷冷的目光,刺痛了程辉的心。

        最终他还是退开了,反正皇上怪罪下来,也有蒋子翠放话,说是责任她一力承担着。

        蒋子翠就是掐算着时辰来的,她没让其他的宫女跟着,自己去了大殿。

        此刻里面就慕阙和苏婉卿两个人,蒋子翠知道他们一直在喝酒,不过在来之前,还是有点担心,进门后会看到什么让她不喜的画面。

        现在她看到已经冷掉的菜肴,空掉的酒杯和酒壶,还有一地的酒杯碎屑,不动声色地皱眉。

        那两个人坐在桌边,都有些昏沉沉的。

        好在他们虽然气息不稳,但是衣衫完好,蒋子翠心中的一颗大石头落了地。

        苏婉卿是先注意到脚步声的,她后来一直在行酒令,喝的比慕阙要少一些。

        慕阙则是微微闭着眼睛,连蒋子翠给他行礼,他都没有睁开。

        苏婉卿心底还残存了一分清明,只不过她心中有数,这份清明,应该剩不下多长时间了。

        陪皇上喝一次酒,简直就是一场战役,她已然是精疲力尽。

        蒋子翠便看着苏婉卿开口:“凤贵妃,你今日伺候了这么长时间,应该已经累了吧,这就请回去吧,皇上这会有臣妾照应着的。”

        看蒋子翠说的谦逊,她心里想的什么,苏婉卿怎么会不知道。

        她宽抚了皇上,应该是头功,蒋子翠来,可能把什么都搅没了。

        而出乎蒋子翠的预料,她以为自己还要多费一番口舌,谁知道苏婉卿就像是每次一样,淡淡地站了起来,走路都有点飘忽了,还不忘和蒋子翠说:“那皇上就拜托你了。”

        她离开的背影,也没什么留恋的,到了门外,她还不忘吩咐程辉,快点派她寝宫的人接她回去。

        程辉有些不甘心,明明凤贵妃的功劳最大,现在贤妃来了,那明早皇上起来,会不会觉得,陪他派遣忧愁的是贤妃啊?

        这凤贵妃可就亏大了啊!

        于是程辉还小声地争取了一下:“娘娘,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苏婉卿好看的眉头蹙起,她真的是坚持不住了,就威严了许多:“别让本宫说第二遍。”

        程辉只能宣她寝宫的人过来,等苏婉卿走出乾清宫,又被扶上了轿子以后,程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比起他来,刚坐到轿子上,苏婉卿就不省人事了。

        说到底,她也只能应付一下皇上,这要是和蒋子翠争执,指不定没等她出宫就倒下了。

        所以她很识时务,争不过,那就不争了,至于明早慕阙醒来会如何,她还真的很期待呢。

        此刻在乾清宫中的蒋子翠,别提有多惊喜了,看向慕阙,双眼都是亮晶晶的。

        她很是忙碌,又吩咐宫人轻手轻脚地打扫房间,又让人送来了热水,要给慕阙清理一番。

        毕竟她是想要抢苏婉卿的功劳,当然要亲力亲为才行。

        等她动手,才发现有点艰难。

        且不说慕阙挺重的,他醉酒以后,更是有些不省人事,蒋子翠给他扶到床上,都费了很大的力气。

        毕竟宫人们都在,她为了昭示自己的辛苦,也不能使用内力。

        好不容易给慕阙擦了身子,换了衣裳,让大殿中也没什么酒气了,蒋子翠以为,她能躺在慕阙身边休息的时候,见到慕阙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蒋子翠还没反应过来,他趴在床边,就哗啦一声吐了出来。

        后来的一切,对于蒋子翠来说就是灾难。

        因为她刚刚才打理好,现在又要重来!

        慕阙睡的昏昏沉沉的,因为程辉说皇上肚子中的东西都吐出去了,她还得叫醒慕阙,给他喂了一碗清粥。

        这么一折腾,慕阙的酒倒是醒了不少,他发现身边换人了,但也没追问,只是在喝好了粥以后,皱眉和蒋子翠说了一句:“别到朕的床边来。”

        慕阙的话就是圣旨,谁敢违抗?

        蒋子翠当时捧着碗,真是恨不得摔在地上。

        她辛苦劳累了这么久,没听到慕阙说句谢谢也就罢了,现在他竟然还这样嫌弃自己?到底有没有天理了?

        她是贪心的,不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奖赏,于是她就在外间的软榻上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她早早就起来了,为了让她显得憔悴一些,也没有梳妆。

        看着身下的软榻,蒋子翠后背都有些痛。

        这里是宫女们守夜才会睡的地方,想她堂堂贤妃,竟然这样将就了一晚。

        又难熬地等了一个时辰,慕阙总算是也醒来了。

        和昨晚的状态不同,今日的慕阙不再放纵,又恢复了曾经的沉稳样子。

        蒋子翠整理好了衣衫,从外间走来,想要伺候慕阙起身。

        娇羞地看向慕阙,她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慕阙对她道谢,她就谦虚地把奖赏都推了,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

        起初事情还真的和蒋子翠想的一样,慕阙看了看他身上干净的衣服,问蒋子翠:“昨晚是你照顾的朕?”

        蒋子翠双颊绯红,微微一笑,真的像是个害羞的小姑娘,她刻意没有提起苏婉卿:“回皇上的话,是的。”

        “嗯,有劳了。”

        蒋子翠支棱着耳朵很长时间,都没听到慕阙继续和她说奖赏的事情。

        再抬头看去,慕阙竟然已经让其他的宫女为他更衣了!

        蒋子翠站在原地,去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皇上不是一向很照顾她们这些妃子的么?难道昨天晚上自己不够辛苦么?

        想着慕阙的那些呕吐物,蒋子翠今日真的是半点东西都吃不下去,她都这样憔悴了,慕阙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http://www.biquge.lu/book/1445/96755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