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唐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丞相的条件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丞相的条件

  当秦晋的主力人马刚刚行进到焉耆镇废墟时,安西四镇最西面的疏勒镇也重新回到了唐朝的怀抱,一场本来应该血腥至极的西征之战竟然以如此轻松的方式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那些蠢蠢欲动的宵小们应该都老实了,现在知道谁才是安西真正的主人!”

  清虚子摇头晃脑的在秦晋身边啰嗦着,他在极力建议秦晋在安西进行一场亲疏有别的清洗,先把那些鼠首两端,在关键时刻倒向了大食人的当地部族清理一遍,然后再论功行赏,对立场坚定的部族进行封赏。

  秦晋同意了清虚子的建议,虽然草原部族向来唯利是图,有奶就是娘,可立场的选择还是决定了安西的风气走向,如果不对他们予以严惩,也就不能震慑心怀不轨的人了。

  安西的当地部族与草原上的铁勒诸部和突厥诸部不一样,他们往往一个部落连老幼妇孺都算上也只有几万人人口,一旦严厉的进行清洗几乎等同于灭族。

  就这样,秦晋暂且在清虚子提供的名单上框定了两支羌人部族。

  开元初年,这两支羌人部族来自于吐谷浑故地,为了远离吐蕃人的袭扰和抢掠,才来到了唐朝严密控制而又相对安逸的安西。

  谁知道,这些羌人竟然不知感恩,不念及唐朝收容他们的恩德,居然在危机关头与身为入侵者的大食人站在一起,对唐朝狠狠的捅刀子。

  如此所作所为,秦晋想不到自己还能有什么理由放过他们。

  神武军在两日后抵达龟兹,进入龟兹的第一件事,清虚子亲自带兵将在龟兹以北扎营的羌人部族团团围住,凡是高过车轮的男人一律充入苦力营,女人和孩子则被当做战利品分发给立场坚定,一直站在唐朝一方与大食人艰苦作战的部族。

  当真是几家欢喜几家哭,在城内城外奔走的赛义德见到这种场景,也不禁连连咋舌,看来这位唐朝最有权势的人,手段狠辣,对待背叛者既残酷且无情。

  只不过,他是个商人,对于高清洗和清算这种事情,更关系的则是能从中捞到什么好处。

  赛义德也知道,唐朝惩罚的那几个部族都穷的很,就算搜刮也没甚值钱的东西,所以趁火打劫收购一批便宜货的打算是难以实现了。

  不过,龟兹城内也有许多曾经背叛过唐朝的富贵人家,想必对这些人的清算一定会有利可图。

  只是现在有一件更令其兴奋的事情,使得赛义德暂时忘却了在动乱过后的龟兹城内寻找所谓的“商机”!

  唐朝丞相的接见,对于一个在安西地盘上走商贸易的商人而言,意义是非凡。只要求得了唐朝丞相的谅解,那么安西纷繁的税收,还有边军的吃拿卡要,想必都可以杜绝了。

  见到秦晋时,赛义德吃了一惊,他实在没想到,唐朝的丞相居然只是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相比于秦晋的权势和地位而言,实在是太年轻了,年轻到以至于赛义德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不过,当一众武将从秦晋身旁恭谨的告退时,赛义德就明白了,自己没认错人,面前正是那个唐朝最有权势的人。

  “小人赛义德拜见丞相!”

  赛义德学着唐人的礼节,一揖到地。

  秦晋并不诧异,一个在安西经商十几年的人,无论说话还是礼仪上,都学的比较像一个唐人,是件很平常的事。在长安就有许多来自波斯或大食的人,他们有的是避难,有的则是沉醉在唐朝虚幻的繁华富庶当中不愿意返回家乡。

  但是,不管这些人来自哪里,他们都无一例外的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像一个唐人。

  赛义德对唐朝丞相接待自己的规格感到受宠若惊,因为这竟然是一次单独接见,他可以与这位东方最有权势的人提出自己的请求,而不必受到其他人的干扰。

  当他张口提出请求之时,秦晋之时稍微一沉吟就答应了下来,甚至于让赛义德垄断安西的商道。

  赛义德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在此之前,他在杜乾运的耳朵边几乎磨破了嘴,那个老奸巨猾的胖子也没有半点松口。

  所以,这次赛义德也只是漫天要价似的提出请求而已,也没指望着秦晋能够答应下来。

  可事情就是这么让人惊喜。

  “当,当真?”

  赛义德结结巴巴的反问着。

  秦晋微笑答道:

  “秦某向来言出必践!”

  这句话好似让赛义德吃了一颗定心丸。

  “小人愿,愿做丞相忠实的仆人,甘为丞相驱策!”

  秦晋哈哈大笑:

  “赛义德兄弟,你不是我的仆人,你是我的兄弟!作为兄弟,秦某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答应!”

  “丞相尽管说,小人一定竭心尽力!”

  赛义德说完这话时,马上意识到自己夸下了海口。对方岂是傻子?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送了自己这么大一桩好处,定然还有更大的交换在等着自己呢。

  一念及此,赛义德颇有些懊悔,没想清楚就答应的这么痛快,现在想反口怕是也晚了。

  他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年轻的丞相比之老奸巨猾的杜乾运要更难捉摸,甚至可说是只要稍微接近对方就会觉出若隐若无的寒意。

  尽管秦晋待人十分热情,礼数周道,可赛义德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正好到了晚饭时间,秦晋留赛义德一同用餐。晚饭是神武军标准的烤饼配羊肉,秦晋吃惯了这种当世的食物也不觉得有什么难以下咽的了。

  赛义德却吃的味同嚼蜡,心里一直惦记着秦晋会让自己用什么交换垄断安西的商道。

  好不容易将这顿饭挨了过去,秦晋以麻布巾擦了擦手,这才重新提起了说到一半就打住的条件。

  厅中的空气一点点凝固了,赛义德目不转睛的看着秦晋,就好像生怕从他嘴里会蹦出一头怪物。

  “朝廷很快就会对大食用兵,我希望你能到呼罗珊,乃至于泰西封,将更多的阿拔斯王朝的反对者都串联起来……”

  http://www.biquge.lu/book/16162/148234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