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七章 同僚们(上)

第七章 同僚们(上)

        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徐峻就被眼前的景象晃了一下。

        杰克是个收藏狂,徐峻知道。他喜欢把办公室搞的华丽漂亮,徐峻也知道。徐峻在记忆里也看过这间豪华的办公室。可是等到真正的站在了这个办公室里,徐峻才发现,这里比记忆里更豪华更能给人以震撼。

        只见这间办公室虽然和希特勒那间一样大,但是被装修的象个皇宫,说的更清楚一点,是皇宫里的储藏室。

        全套的路易十四时期象牙白的办公家具,每个边角都镶嵌着jing美的鎏金铜制花边。纯白的羊毛地毯上绣着紫sè的蔷薇花图案。四面墙上都贴着华丽的烫金花纹墙纸。顶上吊着直径足足有一米的水晶大吊灯。左边的墙上挂着几幅jing美的油画,都是拉菲尔的人物肖像,一看就知道是真品。就算是在1940年这也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靠墙摆放着三具被擦得闪闪放光的铠甲,镀银的表面毫无瑕疵和伤痕,而且工艺水平都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从头盔的式样和胸甲上镶嵌的黄金纹章上来看应该是属于波兰王室的藏品。在盔甲旁的墙上挂着一排中世纪的武器,全都是镶金嵌银的jing品。徐峻搞不懂这么个没军事头脑的家伙怎么会想起来收集盔甲武器的。在墙角还摆放着几座大理石雕像,应该是罗马时代的作品,不知道德国士兵花了多少力气才把它们弄进来的。

        其他的jing美瓷器和工艺品摆的到处都是,在这些东西中间,徐峻甚至还认出了有几件竟然还是出自中国的官窑瓷器。

        “国宝啊!都是国宝!”

        看到这么多的文物,徐峻简直兴奋的快昏过去了。  他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又摸摸那个,完全沉浸在这些jing美的文物和工艺品里,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

        就在徐峻正在仔细的鉴定一件青花海碗的出产地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

        徐峻依依不舍的放下了那只碗。然后鲁尔就开门走了进来,他向徐峻说到

        “副元首阁下,元首叫我来请您去餐厅用餐。”

        “好,这就去。”

        徐峻戴上了放在桌上的军帽,在鲁尔的带领下,向餐厅走去。

        餐厅里的宴席已经摆上了。希特勒坐在铺着雪白桌布的长条餐桌的一头,各位将军们和纳粹官员们分坐在两边,他们正在那里大声的说笑着。

        桌子上摆放着漂亮的鲜花和雪亮的银制餐具,刚烤出来的面包在面包篮里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新鲜的黄油在小银盘里闪闪发光。

        徐峻走进了餐厅,所有人都在希特勒的带领下站了起来,然后就开始热烈的鼓掌。徐峻连忙走到了餐桌边,向希特勒致了意。然后又为自己竟然受到如此热情的欢迎而向那些同僚们表示了由衷的谢意。希特勒已经在最靠近自己的地方给他留下了空位。在希特勒的招呼下所有人都坐了下来。

        等到所有人都坐定以后,希特勒用锐利的眼神向两边的属下们扫了一眼,站了起来开始讲话。他先是对徐峻的安全归来表示了欣慰和欢迎,然后他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起徐峻的这次胜利有多么重要,多么的伟大,而徐峻的战斗有多么的艰难,还大肆吹捧着徐峻的军事才能是多么的高超,jing神是如何的坚忍不拔。

        本来等他一说完这些就可以叫厨师上菜开始吃饭了,可是谁都没料到的是,眼看着他的讲话就要结束了,可冷不丁的他的话题竟然又开始向着那些老一套的欧洲战略,德国复兴,种族优劣之类的地方转移过去了。本来简短的欢迎致辞眼看着又被变成了一场漫长的演说。可怜的帝国jing英们只好饿着肚子继续接受着这种恐怖的疲劳轰炸。

        徐峻在希特勒一开始讲话时就开始打量起在座的其他人来,看完以后他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第三帝国的高级领导人果然一半都在这里了。

        前面那个鲁尔在他来餐厅时的路上告诉他,希特勒在昨天晚上就以开纳粹党例会的名义专门从柏林招来了这几个纳粹党骨干。看来希特勒为了给他的陆军偶像计划造些声势,的确是不遗余力。

        徐峻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坐在自己对面的戈林,戈林在1940年时还没有怎么发胖,现在看上去也只能说是魁梧,不过已经明显开始有向那个方向发展的趋势。戈林穿着一件白sè的空军元帅礼服,胸前没有配带任何勋章,只有一个金线绣制的飞行员徽章,在他领口配带着他在1918年6月2ri获得的蓝马科斯勋章,那是个漂亮的十字花型勋章,是为了表彰他在一站时立下的赫赫战功而颁发给他的,他平时一直带着它。而他那根漂亮的红sè元帅权杖则放在他右手边的桌上。当戈林看到徐峻在看着他时,马上就把脸转到了别处,看都不看徐峻一眼。

        徐峻知道杰克以前和戈林的关系很好,只是到了希特勒上台以后两个人才因为各种预算资源财富上的竞争开始交恶,又由于几次例会上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现在两人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在戈林身边坐着的是第三帝国的国民教育和宣传部长戈培尔,一个jing明强干的家伙,希特勒的最有力的口舌,所有的第三帝国的宣传稿件有一半是出自他的手笔。他是希特勒的狂热崇拜者,从一个纳粹小报的编辑靠着对希特勒的狂热吹捧花了十年的时间就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不过希特勒器重他也可能是因为他是全纳粹党中唯一两个可以连续几天听他那滔滔不绝的演讲而不犯困的强人之一。

        这个瘦小的博士坐在魁梧的戈林旁边,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象是一对滑稽组合。戈培尔穿着一件灰sè的西装,打着细细的黑sè领带。当戈培尔发现徐峻在看着他时,微笑着向徐峻点头致意。由于杰克的职务和地位,戈培尔一直和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两人的私交不错,杰克甚至还到他家去做过客吃过几顿便饭。

        坐在我们瘦弱的宣传部长身边的是前面说的那两个强人之中的另一个。臭名昭著的党卫队全国总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

        现在这个拥有二战德国最大的刽子手杀人魔王血腥屠夫等等等等“荣誉”称号的家伙正在津津有味的听着希特勒的演说,他竟然专注到连眼都不眨一下,让徐峻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时的海因里希。希姆莱对希特勒的忠心可以说无人可比,他狂热的热爱着那位元首,甚至到了病态的地步。希特勒的任何话都被他当作真理来摩拜,任何诋毁或者想要反对希特勒的人都会被他残酷的消灭掉。希特勒曾经说过海因里希。希姆莱是他最信任的人,因为如果希特勒要他去杀掉他的祖母,或者杀掉全国所有谢顶的男人,又或者全国所有姓名里带有“a”或“d”的人,希姆莱一定会问都不问,毫不犹豫的照办。

        这个养鸡人出身的党卫队总队长穿着他黑sè的党卫队制服,梳着和希特勒一样的发型,带着一付细银边的眼镜,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那位正在忘情的喷吐着口水的元首,眼睛里闪动着激动崇拜的亮光。看来徐峻现在就算是直接站到他的面前他也不会去注意。

        不过他和杰克的关系比杰克跟戈培尔的关系更为亲密。一是因为杰克的副元首身份,也是他崇拜的偶象。二是为了两个人有共同的敌人戈林。戈林一向都看不起这个养鸡出身的希姆莱,这让希姆莱一直对戈林耿耿于怀。第三是因为两个人都一样的冷酷无情,特别是对待犹太人方面更是臭味相投。

        就是因为上面这三条,两人相互都把对方视为知己,就差要斩鸡头烧黄纸结为兄弟了。

  http://www.biquge.lu/book/163/817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