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二章 魔都(二)

第二章 魔都(二)

        日本政府的“良苦用心”,并没有获得下级的认可,上海市面上看似风平浪静,但是水面下却是一片暗潮纷涌。

        日本陆军第十三军下辖的四个师团又五个独立混成旅团,其中主力师团和独立混成旅团全都在周边城市驻防,上海市区内留守只有116师团一部与一些留守的勤务部队,分别驻守在租界边缘的几处旧国府兵营里。

        十三军的主要任务是南京、上海、苏州、杭州、九江、芜湖等重要城市的守备以及上海周边的攻略行动,同时还要维护浙江和苏北地区的地方治安。

        所附属的部队全都是战后整编的三联队特设师团,兵源则是来自于国内各留守师团的预备役与后备兵,战斗力远不如战前的常设师团。

        比如第116师团,是由第十六师团京都师管区内的预备役老兵以及体检合格的后备兵员整编而成,虽说参加过武汉战役,但是主要负责的是后方警戒任务。自从106师团在庐山战役中丑态毕现之后,支那派遣军高层对这群百号师团的战斗力有了充分了认识,再没有对他们抱过任何期待。

        历史上到了四四年时,日本总体战略的疲态已现,在兵力实在匮乏的情况下,这支特设师团被拉出去参加了著名的,结果在衡阳城下被彻底打残。

        此时驻守在上海的是第一零九和一二零两个步兵联队。一零九联队刚完成长江航道一线的警备任务,回到上海市区准备休整,结果还没等到官兵们在“虹口小东京”乐呵上两天,就接到了全联队戒备的命令。

        自从之后,日本对驻防部队的军纪特别进行了一番整肃,宪兵老爷手里的权力也再一次得到了加强,违抗上级命令的事情已经极少发生了。

        当然这不代表日本兵会从此转了性,日本陆军的军纪可不是用来保护中国百姓的利益的,强化纪律的主要的目地是为了加强上级军官的权威,杜绝再发生那种下级擅自行动结果活活坑死上级的事情。

        普通士兵们失去了出营的机会,但是却并不意味着条令对军官一样起作用,一些高级军官依然可以去营区周边的军官服务社之类的地方寻找乐趣,或者从陆军慰安所里的慰安妇身上,发泄此前积累下的压力。

        “我觉得参谋本部的家伙们有些想当然了,他们根本不了解这里真实的情况。”116师团参谋部的厚东直男少佐放下了手中的玻璃杯,拿起桌上的酒瓶,先替坐在身边的天野良英大尉倒上了半杯威士忌。

        “东条陆军大臣根本不明白我们一线将士的想法,他只知道一个劲的巩固他个人的权威。”工兵116联队第一大队的神谷大尉大声的讲到。

        “喂,我理解你这家伙的心情,但是务必请小声一点。”花谷真男大尉按住了神谷正往嘴里灌的酒杯,他制服上的黑色领章代表着他是一名宪兵。

        “有什么关系呢,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说的又不是假话。”司令部参谋塩见中尉涨红着面孔喊道。

        “塩见,你喝多了。”天野大尉放下酒杯,态度严肃的对塩见说到。

        “哈,抱歉,我太失礼了。”见到上司发话,中尉参谋恭敬的低头认错。

        “全都是因为独国的特使团,陆军省和参谋本部的家伙,竟然还在幻想着独国人会倒向帝国这一边。”厚东少佐给花谷满着酒。

        “独国的态度已经很明显,现在英仏已经投降,在欧洲是一家独大,它们已经不需要帝国在外交上面的支持了。我一直认为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独国人的态度上,必须要有不惜与欧洲列强一战的决心才行。”厚东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却非常坚定。

        “说的对,只有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那些西洋人全都靠不住。”天野大尉拍手附和到。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们这些人在这里也只是空谈罢了。拿主意的是参谋本部的大人们,是陆军大臣阁下,如果他们不改变现在这种错误的想法的话,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塩见夹起一片鲔鱼刺身,蘸了蘸酱油放进了口中。

        “要让上面听到我们的声音。”神谷大尉搭话道:“所以我们集体联名向司令官请愿吧,如果是为了面子上好看就这样迁就独国使团的话,这实在太失体统了。”

        “你们都别忘记了,在这件事上,天皇陛下...”说到这里花谷宪兵大尉挺起了胸,在座的军官也连忙直起了腰板。

        “特别下达了旨意。所以这是必须坚决执行的,违抗者要受到军法的严惩。”宪兵大尉板着面孔说到。

        “不要这样严肃,神谷只是随口一说,喝酒,大家同学一场,今天难得聚在一起。喂!再给我们上一瓶好酒来,再添上两个热菜。”发现场面冷了下来,厚东少佐连忙打起了圆场,他回过身推开朝向天井的纸窗,对着楼下的酒保喊道。

        “喔,抱歉,我今天有些喝多了,晚上还有任务,就先到这里吧,我先告辞了。”花谷从榻榻米上站起身来,走到包厢门口,从门口衣帽架上取下他的短斗篷。

        “别急着走,花谷。离天黑还早嘛,再坐一会儿吧。”厚东站起身热情的挽留。

        “不用了,前辈,我确实有事。失礼了,诸位。”花谷戴上军帽,对着在座的几位军官敬了个军礼,随后拉开移门走出了包间。

        “这个宪兵马鹿,胆小的家伙。”塩见回过头来猛灌了一口酒。

        “他的身份过于敏感,不能怪他。”厚东坐下身,拿起筷子夹了一片烤鳗。

        “麻烦的家伙走了也好,离开这间房间,他就不再是吾辈的同志了。我之前跟厚东少佐想了一个方案,原本想让花谷也参与的,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天野大尉从窗口缩回头来,坐回了酒桌旁。

        “哦,什么方案?”神谷大尉好奇的问到。

        “具体情况,还是请少佐来说吧。”天野望向了坐在身边的厚东。

        就在一群日本少壮军官在酒馆包厢里密谋时,法租界贝勒路上的一栋石库门小楼里,另一群人也聚集在一起召开着会议。

        PS:今天有事要出门,就先写到这,明天再补上。

        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163/95151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