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九章 到达

第九章 到达

        因为后世里黄浦江两岸的工厂码头不断侵占江面,四十年代的黄浦江与七十年后相比,显得要更宽阔一些。比如著名的外滩江段,其宽度足以让【欧根亲王】号这种级别的重巡洋舰,在江面上调头转弯。

        在中国引水员的指引下,三条德国战舰和两艘挂着英法旗帜的运输舰,依次驶入了黄浦江,上一次这种景象出现时,威廉二世还是德国皇上。

        那时候德国在上海公共租界里也有一小块聚集区,侨民人数一度达到了一千五百多人,主要经营印染和医药生意,工部局里还为德国保留了一个董事席位,公共租界的徽章上德国国旗一度还与英美法三国放在一起。

        但是随着一战结束,德国作为战败国,被剥夺了工部局的董事席位,原本徽章上德国国旗的位置,也被删改成了一片空白,德国侨民数量迅速降到了三位数,在公共租界里的权益,大部分被割让给了日本。前文里提起过,日本在工部局里的席位有一个就是从德国手里继承的。

        不过当希特勒上台之后,德国在上海的侨民数量开始飞速增长,主要原因和纳粹的排犹政策有关,因为上海的国际***身份,再加上国际犹太组织的指引,大量犹太裔德国人携带着仅存的财产,蜂拥逃往这座魔都避难。

        因为犹太民族的独有特质,不少犹太商人在远东早就有所经营,加上他们的种族天赋,这些人在上海的日子过得还挺滋润。他们大都拥有着不错的学历和技能,很容易就在上海的工厂和洋行里找到工作,不少人还在上海娶妻生子,不到两年的时间,一个规模庞大等级森严的犹太社区系统就在沪西的公共租界内部形成了。

        犹太人作为一个民族,是不可能获得公共租界里的管理权的,为了能够渗透进工部局管理层,犹太社团开始全力支持日本人,他们试图凭借日本人的力量,在公共租界的管理上替自己发声。

        作为公共租界内的纳税人群体,工部局管理层的换届选举中,犹太人掌握了不少选举票。于是在今年四月份的换届选举中,犹太人把选票全都投给了日本候选人,要不是英国人提前获得了风声,这一次差一点就让日本人得逞了。因为按照日本人的计划,他们同时推出了五名候选人,要是这些人全都入选,将会彻底打破管理层的平衡。

        几名对日本人不满的犹太人,向英国告密出卖了自己人,于是英国方面立即启动对策加以反击,他们降低了纳税人标准,大量在公共租界里的中国人也都获得了投票权。结果可想而知,最终选举以英美方面压倒性的胜利而告终,和英国人玩选举花招,日本人只能算一群还未毕业的小学生。

        原本的历史上,德日意三国此时已经签订了联盟,于是公共租界里的犹太人的处境就变得尴尬了,日本人是出了名的翻脸不认人。要不是当时日本还顾忌国际上的反应,同时犹太人也确实给了日本不少好处,所以日本人在日占区内眼开眼闭,还没有过于为难这些人。

        要说此刻对德国使团来访反应最大的,还就属这些德裔犹太人了,他们此时还未获知德国国内反犹政策已经改变,还以为纳粹这次派人来上海,是准备把他们赶尽杀绝。更让这群人绝望的是,世界各国至今都拒绝接受犹太难民,他们在这个地球上已经无处可逃。一群犹太高层正在商议,是不是可以凑出点钱贿赂一下工部局,尽可能的向德国使团隐瞒犹太社区在上海的存在。

        这一次工部局和公董局难得联合在一起,组织起了阵容壮观的欢迎队伍,这可是这座城市沦为孤岛后,第一次有外交使团前来访问。

        即便是放在国府统治时期,这种级别的使团也不常见,一般情况下是要派遣外交部的高级官员亲自迎接的。但是上海已经被日本所占据,国府机关全都撤往了内地,往目前的汪伪政府,却没有获得任何一个欧洲国家的承认。

        德国连在上海的领事馆都撤销了,总领事提溜着行礼一个人跑去了重庆,现在德国在上海连个代办处都没有,这次特使团突然访问上海,让汪伪南京政府对德国的态度有些吃不太准。

        南京这边派出了一个自认为重量级的外交接待团,一水的全都是高级别汉奸,领队的是伪立法院长陈公博,副手是伪外交部长褚民谊,剩下的什么伪江苏省主席高冠吾、伪上海市长周佛海、还有李世群、丁默村之流,加上一群特务打手之类的,凑了浩浩荡荡差不多有三百多人。

        因为担心公共租界方面从中作梗,他们混在了日本组织的欢迎队伍中。原本汪精卫是想要亲自来的,但是担心可能会遭遇德国人的冷眼,同时也担心自己在租界里的人生安全,所以最后把任务交给陈公博,让这位死党去宣示存在了。

        法租界公董局这头倒是很实在,因为总领事全面支持贝当,所以早就明令在租界里不允许有任何反德舆论出现,特别是法租界内的大小左翼媒体,谁敢发表伤及法德友谊的文章,就等着巡捕上门封馆抓人,然后扔进马斯南路监狱里吃上几个月的牢饭了。在总领事眼里,法德友好是最重要的国策,这上面没有任何人情可讲。

        公共租界的情况相比之下比较复杂,虽然英国人占据了租界内主要的话语权,但是公共租界里侨民来源繁杂,各个欧洲国家都有。除了英国和美国人之外,还有大量的荷兰人、比利时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丹麦人和挪威人,甚至还有不少波兰人和俄国人,换句话讲德国人几乎把公共租界里的国家全打了一个遍。

        比如丹麦和挪威,现在依旧还在德国的占领之下,比利时更是处于半分裂状态,而波兰这个国家甚至已经不复存在,国仇家恨全都凑到了一块。

        但是德意志帝国的强大有目共睹,这些欧洲侨民们即便对自己国家的处境如何心有不甘,但是也不敢公开在现在这种场合表达出来。不但如此,他们还要死死看住身边的同伴,特别是那些波兰人和丹麦人,深怕某些人一时痛快了,结果却牵连上了自己的祖国,给还在国内的亲属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剩下的就是两座租界里的中国居民,上海市民好奇心原本就极强,平时就喜欢在街上围成一圈看热闹,听电台讲今天有德国使团搭乘军舰进入黄浦江,结果几乎半个租界的闲散人等都赶过来了。

        当时的外滩还没有后世那种防波堤,沿岸就是一排铁链围栏,遇到黄浦江发大水,时常就会有江水没过堤岸与南京路齐平的景观出现。

        此刻则是人潮替换了水潮,从十六铺一直到白渡桥,沿岸一线上那是人山人海。工部局巡捕房初步估算下来,光是南京路到外滩公园这一段,聚集起的民众已经超过了五万。

        【欧根亲王】号在苏州河口转弯,战舰上挂起了满旗向这座城市致敬,而在重巡洋舰主桅的桅顶上,升起了一面雪白底色的黑鹰十字旗,这是第二帝国时期的德国海军军旗,预示着德意志海军时隔二十六年的回归。

        德国舰队与停放在黄浦江上的英法日等国军舰交相鸣响了汽笛致意,同时鸣响了十二响礼炮,结果引起了岸上吃瓜群众们的一阵赞叹与惊呼声,数万人的声音汇集在一处,就连在江心军舰的舰桥里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欧根亲王】号就在汇丰银行正对面的江面上抛下了铁锚,这里是早就为她准备好的泊位,两条德国驱逐舰交替停泊,护卫在了巡洋舰两边。

        剩下的两条运输舰则继续前进,最终停靠上了十六铺的码头,紧接着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排着队列走下跳板,在码头登岸。

        一年前当欧洲开战时,英国为了维持住东南亚殖民地的秩序,抽调走了原本驻防在公共租界的两营步兵。这导致后来工部局方面在面对日本的军事威胁时,完全丧失了正面对抗的底气。所以这一次英国直接从新加坡基地,调来了整整一个殖民地步兵团,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维持住公共租界的平稳与治安。

        那条法国运输舰上也装载了两个营的法国外籍军团,虽然步兵数量比不上英国人,但是他们比英国人多了半个营的装甲单位,足足十五辆索玛S-35坦克,外加一个连的哈乞开斯反坦克炮。这可是租界里第一支正规的坦克部队,在魔都这块地方,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支战略级别的威慑力量。

        就在法国外籍步兵开始在码头外的马路边集合列队时,人群中突然爆发起了一片哗然声,被吓了一跳的巡捕们连忙抬眼望去,只见到一队穿着华丽黑色制服的步兵,正排着整齐的队列,大步走下钢制跳板。

        随即华人巡捕们就知道市民们为什么要喧哗了,他们或许不清楚这支部队的身份,但是他们能够认得出这些外国士兵头戴着的M35式钢盔。因为就在三年之前,就在距离外滩不远的苏州河岸边,驻守四行仓库的国府孤军们,正是头带着这种钢盔,与日寇展开了殊死血战。

        PS:谢谢大家的支持,再次求月票支援,请再给我增添一些动力吧,拜托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163/96336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