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十一章 各怀心思

第十一章 各怀心思

        

  正文  第十一章  各怀心思



        下一章

        不可否认,冯.布伦博格是个极有气质的德**人,在德军高级军官中有不少不修边幅的邋遢家伙,比如古德里安之类的,但是也有像布伦伯格与冯.博克这类从幼年起就经受了严格礼仪教育的传统军事贵族后代,无论穿着还是举止,时刻都遵守着普鲁士旧式贵族的仪态风范。

        这是一群非常适合上镜头的家伙,就连他们的敌人都抱有同感,特别是配上德国新式制服之后,更是显得一个个气势不凡。虽然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但是必要的军人气质也是不可缺少的因素,要是换了个面包店老板来穿,即便是党卫队军官制服,都能给你穿出一股甜甜圈的味道出来。

        6军元帅没有选择标准元帅权杖,而是选了根镀金杖的略杖,目地就是不想让这次出访显得过于正式,毕竟这只是对一座普通外国城市的参观访问。他真的没有想到上海租界方面竟然把场面搞得如此宏大,怕是用来欢迎一国元都够了。

        在交通艇上他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很显然不是自己受欢迎的缘故,这里面一定有英法等国自己的打算,如果他在此处应对失当,一不小心就会给柏林那边带去麻烦。

        布伦博格微笑着大步前行,身后跟随着他的副官和随从,从码头到观礼台短短二十多米的道路,数十名生强力壮英国巡捕在两旁站成了人墙,他们手持警棍奋力推搡着想要挤上前看清楚的围观民众。一些安排好的市民开始向道路中间抛洒鲜花,人群里爆出一阵阵表示欢迎的口号声。

        “感觉就像去参加什么庆典仪式,这些中国市民看上去相当热情。”库勒少校小声的对身边的戴维森上校说到。

        “我并不这样认为,你没去过重庆,否则你会立即现两地中国民众之间的微妙差异。”戴维森冷眼观察着周围的景象,他第一时间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

        这里的市民并没有表现出在重庆遇到的那种自内心的热情,他们只是单纯的把这场仪式当成热闹的把戏,那些撒花的人很显然是被雇佣来的,参加过奥地利、捷克和波兰的吞并之后,上校完全分辨得出什么是虚假的笑容。

        “他们并不知道我们与重庆的协议,否则情况一定会截然不同。”罗赫中校听到两位同僚的议论,他在一旁插话到。

        “我认为你是对的,罗赫,而且如果他们听信日本人的宣传,认为我们正在支持他们的敌人的话,情况说不定还会更加糟糕。”戴维森深以为然的点起了头。

        布伦博格元帅走到了欢迎队伍前,与几位驻上海领事热情的握手,随后展开了标准式的客套寒暄。这时候他也琢磨出味道来了,显然这几位领事刻意抬高了此次访问的外交规格,而最终目地一定是针对圈在边上的那些日本人。

        看来元安排他先到上海转一圈并不是无的放矢,这座城市下面的水,比他先前预计的还要深。

        “欢迎来到这座伟大的城市,尊敬的元帅阁下。”法国总领事奥琪显得格外的热情,他是真心欢迎德国使团的光临,除了为他带来了一批驻军部队之外,他还能以此向巴黎方面展现自己的能力,顺便邀一下功。

        他原本只是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的普通领事,贝当上台前的总领事是鲍黛芝,那是个老练的外交行家,态度偏向对日本绥靖,结果贝当上台后他就被召回法国了,临走前任命他临时代理总领事的职务。

        理论上巴黎那边应该立即派遣新的总领事上任,但是这位奥琪阁下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写了一份感人肺腑的电报,向贝当表示效忠。那时候贝当还在和雷诺的党羽火并,手里本就没有多少人可用,遇到有人上来投效怎么会不高兴,虽然只是个普通领事,级别似乎有些低了,但是这解决起来还不简单,给他升一级不就行了。

        于是奥琪阁下成了法国驻沪总领事,执掌整个法租界的政务运行。历史上这位只担任了四个月的代理总领事,随即就被调回法国去了,因为某个使徒扇动起翅膀,这位总领事先生的人生已经彻底改变了方向。

        无论如何,德国人是不能得罪的,不用贝当特意提醒,奥琪就深深明白这一点。这位总领事是个爱国者,这点从他近期的举动就能看出来,自从日本对法属印度支那施压之后,这两个月法租界对中国人的态度立即就变了模样,法租界不再阻挠中国商铺、公司和报馆悬挂国府国旗,遇到一些民众自的反日活动,巡捕房的安南巡捕也变得非常和气,不再抡起警棍上前驱赶阻拦,有时候甚至还会帮着维持一下秩序什么的。

        不出所料,法租界的变化立即引起了日本人和汪伪的强烈抗议,以至于汪伪和日本特工在法租界内的活动更加猖獗起来,一时间搞得这位总领事有些焦头烂额,但是他并没有轻易的向日本人屈服,硬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因为奥琪相信他的这些决定,一定会得到贝当的欢心和肯定。

        现在这位总领事觉得自己又赌对了,这两个营的步兵和坦克,以及德国特使团的来访就是最好证明。

        “接到伦敦的通知后,我们一直在期盼着尊贵的元帅阁下。”英国总领事乔治爵士保持着一份英国贵族的矜持,不过从他今天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得出他对这次活动的重视。

        爵士先生穿着一套笔挺的黑色英国大礼服,里面是件黑色的西服马甲,口袋上垂着银色表链,硬领衬衫领口打着领结,胸前佩戴着几枚闪亮的勋章,西裤裤线烫的笔挺,皮鞋擦得光可鉴人,让人不由得猜测总领事阁下去白金汉宫觐见国王时,或许穿的也是这一身。

        这位的爵士头衔纯粹是因为职务颁的,为了提高英国外交官在外事活动中的地位,英国常常会为高级外交人员颁一些贵族勋位,这类爵位不能世袭,单纯是为了拿出去好看。

        因为战争早早结束,英国在海外殖民地部署的力量,没有像历史上那样被消耗掉,特别在亚洲地区,英国依旧驻扎着不少军队。

        虽然本土海军被打垮了,但是海外殖民地的海军力量依旧还存在,至少在东南亚地区,英国人还能死撑着日不落帝国的脸面。

        但是上海距离英国在亚洲的核心区域太远,英国投放在中国本土的力量毕竟有限,只能勉强维持住控制区内的利益,出范围之外的,英国就渐显出无能为力,这让日本人认清了大英帝国正在衰退的本质,变得愈的咄咄逼人起来。

        日本人此时虽然还不想与欧洲列强彻底撕破脸,但是将英国势力驱逐出日军控制区域,却早就已经悄悄开始了。日本在商业上的排他性不但只针对英国,实质上针对的是所有欧洲国家,甚至包括德国在内,日本人的最终目地就是独占亚洲市场,把所有资源控制在自己手中,然后等到力量积蓄到一定程度,再天下布武征服整个世界。

        当时没几个人相信日本人有这种野心,这个国家正在陷入中国战争的泥潭,况且以这个国家的人口和土地面积来看,光是征服中国就已经是他们扩张的极限了。

        乔治获得了伦敦的指示,要求他尽可能的扩大这次访问的影响,把世界的目光吸引到亚洲,以此掩盖帝国正在中东展开的行动。

        作为一个传统的英国官僚,乔治爵士习惯用现实的眼光看待问题,他不会被个人情绪所左右,会严格按照上级交代的方案行事,当然如果方案和他个人准则有所抵触的话,他会选择直接辞职。他完全理解了伦敦出的指令,既然这样做对大英帝国有利,那么作为一名英国子民,就有义务全力以赴去完成。

        英国总领事对公共租界的管理没有控制权,美国总领事那边也一样,他们只能借助部分工部局的董事,对租界的管理施加一些影响力,问题是董事不止英美两国,还有日本、比利时和中国人,以至于他们提出的想法,并不每次都能如意,以至于很多时候,乔治爵士真的非常羡慕隔壁的奥琪,无论是工商、警政、法律、规章,法租界内所有的事务都由他一人而定。

        乔治一直认为,把日本人引入工部局是个巨大的错误,虽然现在已经努力补救,但是后果已经酿成,苏州河北岸已经不在公共租界的控制之中,而且日本的触手还在想方设法的向着南岸延伸。再不采取行动进行遏制,几年下去公共租界恐怕就要改换主人了。

        这一次德国使团的到来,正好成为改变现状的一个机会,具体如何操作,这就要看各自的外交手腕了。他也瞥见了那位日本外务大臣难看的脸色,显然对方也已经现了这一点,但是目前先机已经被己方抢占,想要扳回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英国人正在盘算着,是不是该乘热打铁,让日本人吃上一个哑巴亏。

        ps:第一章奉上,吃过晚饭后写下一章,第二章大概在晚上十点左右期待。

        谢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我会继续加油的。

        :访问网站

  http://www.biquge.lu/book/163/96578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