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三章、思念太甜!

第三章、思念太甜!

        第三章、思念太甜!

        有人是折断翅膀的天使,有人是老天想折断你的翅膀让你死。

        听母亲说,李牧羊出生的时候遭遇过一场雷劈,差点儿来不及看这个花花世界一眼就一命呜呼。

        这让李牧羊心生疑惑,他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才遭遇这样的天罚?

        李牧羊三岁的时候才能够睁开眼睛视物,七岁的时候才能够摇摇晃晃的走路。十岁的时候开口说话,直到十四岁还手无缚鸡能力没办法和其它的少年一样习剑练气--------

        有人说,天神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同时也会给你留着一扇窗。

        武不成那就好好地读书吧,说不定也能够像那些文学大儒一般多喝几碗烈酒多写几首诗词流芳百世。可是每当李牧羊捧起书本的时候,脑袋就变得昏昏沉沉起来,很快地就枕着那些方块字眼进入了梦乡。

        同桌喊过,没醒。

        老师骂过,没用。

        一个新来的老师甚至因为李牧羊在他的课堂上睡觉而敲碎裂了一块板擦-----那可是合金制成的板擦啊。

        但是,李牧羊依然如故。

        嗜睡如命!

        只要让他睡觉,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

        如果没有睡好的话,他的脾气就特别的暴躁。

        譬如今天游湖的时候,他之所以和张晨发生那么激烈的冲突,正是因为他睡眠不够正做美梦的时候被人吵醒。

        至少李牧羊心里是这么想的。

        哗-------

        李牧羊的脑袋从浴缸里钻出来,然后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他平息了好长时间,但是仍然有种心脏激跳的感觉。

        “我不是个废物吗?”李牧羊在心里想着。“刚才那一拳------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他认真地端详着自已的手臂,皮肤倒是一如即往的细腻,只是被热水泡成了紫红色。

        哐当!

        沐浴间的房间门被人大力推开,一个可爱之极的女孩子冲了进来,满脸急切地问道:“哥,又有混蛋欺负你了?”

        女孩子的眼睛大大的,就像是自带天然美瞳效果。除了那如黑色墨珠一般地眼珠,你几乎看不到什么眼白。

        鼻尖微挺,小嘴红润。肌肤如初雪,手指轻轻触碰上去就要融化一块似的。

        白色衬衣白的耀眼,黑色短裙因为奔跑太快而轻微摇曳。

        女孩子面容甜美,即便她现在正处于气愤的状态,仍然让人有种想上前掐掐她小脸的冲动。

        李思念,比李牧羊小上三岁的妹妹。两人同在复兴高中读书,李牧羊读高三,李思念读高二。

        当然,和李牧羊这个‘废物’哥哥不同,李思念自小就聪明伶俐,幼儿园开始就是孩子王,每年都以最优异的成绩摘得全校第一的桂冠。

        她比李牧羊晚三年读书,却只比李牧羊低了一级。因为她在小学和初中时期连续两次跳级。

        高中时期学校也建议跳级,但是被父母给拒绝了。他们认为高中三年是最重要的三年,在这三年时间里准备得更加充分一些,以后才能够考上帝国最好的大学。

        李思念是学校里的小美女,还是有名的校花级人物。她能够在第一时间知道李牧羊被人欺负的事情,李牧羊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李牧羊双手抱胸遮住露点部位,苦笑着说道:“李思念,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进来的时候要敲门-------”

        李思念从来都没有敲门的习惯,每次进自己的房间都是横冲直撞。为此李牧羊也不知道牺牲掉多少本来不及藏起来的《花花公子》。

        每当李思念看到李牧羊在看这些‘不良书籍’的时候,都会大义凛然地抢走说是要上交父母。

        奇怪的是,父母却从来都不曾和李牧羊谈起过这个问题。

        “哦。”李思念俏脸微红,扫了李牧羊一眼又退了出去。

        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把沐浴间的房间门给关上。

        咚咚咚-----

        外面响起了敲门起间。

        “哥哥,我可以进来吗?”李思念在门口喊道。

        李牧羊一脸无奈,说道:“进来吧。”

        李思念再次推门进来,着急地问道:“哥,哪个混蛋欺负你了?”

        “是我欺负了别人。”李牧羊说道。这次倒不是和妹妹吹牛,他确实一拳把张晨给打飞了,有很多人可以给自己做证人的。

        “哥,你欺负了哪个坏蛋?”李思念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出声问道。

        李牧羊一脸感动,心想果然是自己的亲妹妹啊。

        他笑呵呵地看着李思念,说道:“张晨想欺负我,结果被我给反欺负了------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

        “哼------”李思念仰起小脸,冷哼出声。齐耳短发也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又是张晨那个混蛋,我一定饶不了他。”

        李牧羊赶紧劝解,说道:“思念,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哥这次也没有吃亏,你就不要去找他麻烦了------你是女孩子-------”

        李牧羊担心李思念的安全。毕竟,李思念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如果张晨把对自己的怒气发泄到她的身上,这是李牧羊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他宁愿自己受一些委屈。

        这也是他不愿意和人发生冲突,不愿意把自己在学校里被人欺负的事情说给家人听的主要原因。

        “不行。”李思念小脸坚毅地说道:“谁也不许欺负我哥。”

        “思念-------”

        “哥,我给你买了烤地瓜。”李思念从自己的书包里面掏出一个小盒子,盒子还没有打开,就闻到一股子浓郁的地瓜香味。“来,趁热吃。”

        李牧羊满心感动,把盒子里面的大地瓜一分为二,说道:“来,我们一人一半。”

        “你吃吧,我不吃。”李思念摇头。“吃地瓜会放屁。”

        “----------”

        -----------

        -----------

        校篮球馆,正在进行一场校队内部的友谊赛。

        做为复兴高中的校队篮球队长,打球是张晨每天的必修课。

        而且,他喜欢在自己抛洒汗水时听到那些妹子清脆甜美地加油呐喊声音。

        “张晨,加油-------”

        “张晨,你是最捧的-------”

        “张晨,我爱你,么么哒-------”

        ----------

        张晨忍不住再次朝着观众席看过去,那里有一群妹子在给自己加油,可是,那个全场最活跃长相最甜美的妹子却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多漂亮的学妹啊-------”

        “多好听的声音啊------”

        “蹦蹦跳跳的样子是么么的可爱啊,就像是一个小天使--------”

        因为频繁向观众席张望,好几次队友传过来的篮球都被他给抢丢了。

        球赛暂停,一群队员围拢了过来对着他挤眉弄眼。

        “队长,又有新货色------”

        “水灵灵的小白菜,这一次我给九十分--------”

        “我给九十八分,你要是不要就送给我吧--------”

        “吃腻了大餐,偶尔也要调换一下胃口吃点儿清淡的不是?”

        张晨和队友调侃了几句,然后朝着观众席走过去。

        观众席上的后援粉丝立即尖叫起来,有人送来饮料,有人送来毛巾,还有人准备好了爱心便当。

        “谢谢。谢谢你们。”张晨被众多粉丝照顾,满脸笑意地道谢。

        他看到那个刚才叫得最大声跳得最活跃的小姑娘躲在人群后面,眼神娇滴滴地看着自己,却不好意思靠近的胆怯模样。

        新人嘛,可以理解。

        张晨分开人群,朝着那棵小白菜走了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张晨声音醇厚,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我叫思念。”女孩子抬头看了张晨一眼,像是一只受惊地小兔子似地赶紧低头。

        “思念,好名字-------”张晨笑得更加迷人了。

        多好的女孩子啊,刚才她抬头又低头的瞬间,让他的心脏怦怦怦的跳地厉害。

        她让张晨想起了帝国诗人徐志摩的一首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那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谢谢。”女孩子脸蛋红红的说道。

        “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

        “是我煲的汤。”

        “真的吗?现在会煲汤的女孩子可不多,那个能够让你煲汤的男人还真是一个令人妒忌的家伙啊------”

        “这是送给你的-------”女孩子抬起头来,如星辰一样的眸子坚定地和张晨地眼神对视。

        “真的吗?”张晨抿嘴笑了起来。“原来我就是那个幸运的男人?”

        “我的手艺不太好------”

        “已经很难得了。”

        “可能不是很好喝-------“

        “贵在心意。”

        “你真的会把它喝完吗?”

        张晨开心地笑了起来,说道:“当然。怎么能够浪费佳人的一片心意?”

        女孩子把怀里抱着的保温杯递了过去,温柔地嘱咐着,说道:“小心烫着。”

        “不会的。”张晨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要融化掉了。他拧开保温杯,说道:“这是我收到过最好的礼物--------”

        他仰起头,咕咚咕咚地灌了起来。

        喝着喝着,他的眉毛皱了起来。

        想起女孩子说的‘我的手艺不太好’,他又举杯继续。

        喝着喝着,他的肠胃抽搐起来。

        想起女孩子说的‘可能不是很好喝’,他又拼命坚持。

        喝着喝着,他的心脏也痛了起来。

        想起自己对女孩子说的‘怎么能够浪费佳人的一片心意’,他还想坚持到底------

        “呕--------”

        他猛然转身,对着身后的木制地板狂吐起来。

  http://www.biquge.lu/book/164/821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