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二十三章 、相马牧羊!

第二十三章 、相马牧羊!

        第二十三章、相马牧羊!

        来者不善!

        倒不是说李牧羊有一眼看穿人心好坏的本事,而是在他的内心深处觉得,这么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佳公子没理由主动跑来和一个小人物搭讪吧?

        必然是有所图谋。

        你看看,李牧羊同学是多么谦逊而又自卑的可爱小男生啊。

        李牧羊瞪大眼睛打量着对方,身穿黑色绸缎长衫,手摇折扇,脸上带着极具亲和力的笑意。

        李牧羊一下子就喜欢上他了,说道:“我不觉得。”

        燕相马表情微愣,然后‘噗’地一声把纸扇收了起来,放在手心轻轻地拍打着,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李牧羊说道:“读书多了,眼界就宽了,心也就大了,想要的越来越多,人心也变得越发贪婪——如果是这样的话,不是一桩很危险的事情吗?”

        “读书也可以是为了明廓法,崇德向善,养浩然正气。”李牧羊据理反驳。“荒蛮之地为何杀戮不断?边疆大漠为何征战不休?就是因为那些蛮人和牧人读书太少,没有办法明廓法崇德向善。如果他们人人读书,哪里还有时间去打去杀?”

        燕相马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李牧羊,说道:“不对。”

        “什么不对?”

        “我找人去打听过,别人都说你是个傻子。”燕相马摇头说道:“可我觉得你不傻。相反,你比我见到的很多人都聪明。”

        “我是个傻子啊。”李牧羊说道。“每次考试都是全校倒数第一。”

        “不不不,这里面一定有其它的原因。”燕相马否定了李牧羊愚蠢地说自己是个蠢货的论断。“不过聪明人好,我喜欢和聪明人交流。聪明人懂事又懂话,你说是不是?”

        李牧羊知道终于进入正题了,随意地翻阅着手里的一本《强兵论》,说道:“那要看是什么话什么事了。”

        “哦,忘记介绍自己——”燕相马‘啪’地一声打开折扇,对李牧羊说道:“燕相马,崔小心的表哥。”

        李牧羊一下子变得热情起来,把手里的书本合上,恭敬地喊道:“表哥,原来是你啊?走走走,随我到家里喝茶,我家就在前面的巷子口,走几步就到了——”

        说着,抓着燕相马的衣袖就准备回家。

        “等等等等——”燕相马甩掉李牧羊的黑手拉扯,生气地说道:“你干什么呢?谁跟你这么熟络了?”

        “表哥,你不知道,我和崔小心是同学,也是很好的朋友。崔小心的表哥自然也是我的表哥,既然表哥都已经到了我们家门口,如果我不请你回去喝杯茶的话,小心知道了会生气,我爸妈知道了也会责怪我不懂礼数——表哥,跟我回去吧。这里天热,我家有井水冰镇过的西瓜解渴。”

        说话的时候,李牧羊再次伸手要来拉燕相马的手腕。

        “放肆。”燕相马急了,说道:“我告诉你,你可别动手动脚啊,我最讨厌别人和拉扯我的衣服了——放开我,我他#妈说让你放开我——”

        李家,李牧羊和燕相马正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树下吃西瓜。

        西瓜用深井里的冷水浸过好几个小时,由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凉意。在这燥热的夏天里,吃起来让人觉得全身的每一根汗毛都立起来的感觉。

        燕相马一口气吃了三大块西瓜,李牧羊送过去第四块的时候,他终于摆了摆手,从口袋里摸出手帕擦拭嘴巴,说道:“不吃了,再吃肚子主就要撑坏了。”

        李牧羊也吃了三块西瓜,不过他没有随身携带手帕的习惯,只能跑去打了一桶井水洗手。

        李牧羊没有泡茶,刚刚吃过冰冻的西瓜立即喝热茶对身体不好。

        他坐在燕相马对面的石凳上面,笑着说道:“表哥怎么会到了户部巷?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

        “不是,我就是冲着你来的。”燕相马一脸满足地模样。李牧羊的西瓜让他很满意,他在家里都没有吃到过这么甜的西瓜。

        “表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李牧羊问道。

        燕相马从怀里摸出一个盒子递了过去,李牧羊不接,问道:“这是什么?”

        燕相马把盒子放在石桌上面,轻轻朝着李牧羊坐立的方向推了过去,说道:“打开看看。”

        李牧羊并不伸手去动那个精致古典的盒子,笑着摇头,说道:“无功不受禄,我和表哥第一次见面,不明白表哥为何会送我如此大礼?”

        “受家母所托,来感谢你对表妹的舍身相救。”燕相马一脸笑意地说道。李牧羊对自己赠送的珠宝不所为动,甚至都没有打开看过一眼的行为让他很是惊诧。他打量过李家四周,虽然看起来并不贫困,但也绝对称不得富裕。家里开着一家小面包店,这也只能维持他们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开销。这种家庭里长大的孩子,难道不是对钱帛之物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渴望吗?

        “表妹当时在咖啡馆遇袭,多亏了牧羊同学出手相救。如若不是你阻挡住杀手那一时半刻,恐怕家仆也没办法及时赶到救援——我们家没有欠人东西的习惯。所以这份薄礼还请务必收下。”

        李牧羊摇头,说道:“表哥这么讲,那么这份礼物我就更不能收下了。”

        燕相马轻轻地挥动着折扇,说道:“哦?原因是什么?说来听听。”

        “小心同学是你的表妹不假,但是也是我的同学和朋友。当时我们之所以出现在咖啡馆,是因为小心同学在我被人欺负时仗义直言,愤怒之下才跟着我一起离开学校。”

        “而且,当时在咖啡馆我们所商量的事情也是为了我的补习事谊。高考临近,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小心愿意放下自己的复习来帮我补课,这份恩情我就能够记在心里一辈子——”

        “当时杀手袭击,事发突然,我也没有任何的准备时间。可是,无论是做为小心的同学和朋友,还是做为她身边的唯一一位男伴,那个时候我都有责任有义务冲上去保护他。所以,这份礼物我不能收,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燕相马脸上一直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牧羊的眼神。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没有躲闪,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和心虚。如果此人不是大奸大恶擅长隐藏之辈,那就证明他这句话确实是心中所想。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这送礼的行为实在是太俗了,俗不可耐。”燕相马摇头叹息。

        “表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李牧羊急声阻止,说道:“表哥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大户人家有大户人家的规矩和傲气。你送厚礼来感激我,这是你们知恩图报。但是站在我的立场上,这礼物我却是万万不可以收下的。”

        “嗯。不收就不收吧。”燕相马把盒子收了回来,揣进自己的怀里。“那么,我们就接着聊下面这件事情。”

        “表哥请讲。”

        “我刚才看到你在书店买书,最近复习的怎么样了?”燕相马一脸笑意地问道。他总是笑,而且笑得又非常好看。着实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正在努力当中。”李牧羊认真地回答着说道:“多掌握一些,就多了一份希望。”

        “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燕相马说道。“那我换一种更直接地询问方式——你觉得你有希望考上名校吗?”

        “全力以赴之中。至于能不能考上名校,那就是在天由命了。”

        “太不保险了。实在是太不保险了。听你的语气,怕是你也没有太大的信心能够考上。我查询过你的成绩,一流名校对你而言也着实有些遥远。”燕相马一脸诚挚地看着李牧羊,说道:“这样可好?我许你一份名校的录取通知,你可愿意接受?”

        李牧羊长长地睫毛眨了眨,问道:“此话当真?”

        “当然。你出去打听打听,我燕相马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我需要付出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付出。”

        “那我就先谢过表哥了。”李牧羊高兴地说道:“你能保我去西风大学吗?”

        燕相马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也是第一次在李牧羊的面前露出这种冷峻凌厉地表情出来。

        “不好。”燕相马寒声说道。“第一,你是不可能去西风大学的,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也劝你最好不要去天都。天都米贵,我怕你在哪里养活不了自己。第二,我可以帮你拿到江南大学的录取通知,江南大学的专业也可任由你择优选取——江南大学也是帝国一等一的学府,我本人也是从江南毕业的。想必你不会嫌弃这个吧?”

        “不过——”燕相马#眼神灼灼地盯着李牧羊,说道:“既然你都已经可以保送进江南大学了,那么,就无需表妹再耗费时间心力替你补习了吧?”

  http://www.biquge.lu/book/164/822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