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二十九章 、请求通话!

第二十九章 、请求通话!

        第二十九章、请求通话!

        天边才露出一抹鱼肚白,几朵星光还固执地停留在原地不肯暂时离开。

        清风吹拂,晨露荡漾,万物生长。整个世界都像是在讨好刚刚起床的李牧羊。

        李牧羊站在窗前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学着《破体术》的路子在房间疾走起来。李牧羊发现,只有好的身体才能够会有好的学习成绩,像他之前那般整天昏昏沉沉地状态根本就做不了任何事情——除了睡觉。

        上古时期有位伟人也说过这样的话: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等到走得全身大汗淋漓之后,他才走进沐浴间洗了个澡,换了身母亲给他准备好的新衣服。

        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竟然比以前白了许多。以前是漆黑如墨深不见底,现在是散发出明亮光泽的古铜色。

        “这不是帝国偶像古天乐吗?”李牧羊对着镜子说道。

        他眨了眨眼睛,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笑容很快消失,鄙夷地骂道:“不要脸。”

        时间尚早,李牧羊并没有摊开书本巩固复习的打算。

        他把笔盒打开检查一番,看看有没有漏水或者写不出字的坏笔。又将父亲早几天帮他从学校领回来的考试证件核对一番,看看有没有错误或者遗漏的地方。虽然准考证件拿回来的当天母亲已经帮他再三检查过。

        收拾妥当之后,他便坐在书桌前看着院子里的花草盆栽,看着天色星辰,看着黑云翻滚,白云遮天。

        看着鱼肚变白,白色变黄,然后一轮带着羞涩表情的红日缓缓地出现在东方的天际。

        要是搁在一个月以前,李牧羊是完全不用担心这些的。

        考试不考试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和往常一样睡觉睡到自然醒,抓着两个馒头去考场上溜哒一圈或者再睡上一觉。

        别人考卷自己也交卷,别人回家自己也回家。

        没有希望,所以也就不会有任何的期待。

        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却已经在备战高考了。他将要和那些苦读多年的学子们去厮杀,去搏斗,去争夺那稀少的晋升之位。

        回首往事,他都不敢认识现在的自己。

        当鸡鸣狗吠之声响起,院子里才开始热闹起来。

        母亲起床洗漱,父亲起床练功。李思念竟然也起来了,站在窗台前阴阳顿挫地读着古诗词。

        “李牧羊——”李思念站在自己的房间出声喊道。

        “思念,别喊你哥,让他多睡一会儿。”母亲罗琦压低嗓子说道。

        “妈,我已经起来了。”李牧羊的脑袋探出窗口,笑着说道:“起床有一阵子了。”

        “妈,我就知道哥哥起床了。今天考试,他才睡不踏实呢。”李思念一脸得意地说道:“李牧羊,你准备好了没有?”

        “应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李牧羊笑着说道:“接下来就是听天由命。”

        “嘻嘻,你一定可以考好的。”

        “为什么?”

        “因为昨天晚上睡觉前我为你许愿了啊。”李思念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我许的愿可灵了。我说让你站起来你就站起来了。我说让你变聪明你就变聪明了。我说让你不要长得比我好看你就长成了个黑炭——

        “——”李牧羊经常怀疑这个妹妹不是亲生的,不然的话怎么总是这么往死里打击自己?

        “咦,哥哥——”李思念突然间惊呼出声。

        “怎么了?”李牧羊奇怪地问道。

        “哥,你怎么变白了?”李思念房间的窗台和李牧羊房间的窗台正好形成一个夹角,站在她的位置正好能够看到李牧羊沐浴在初升的红日里面。他的睫毛长长,五官深邃,轮廓分明,皮肤细腻如青瓷。他的脊背挺地笔直,笑容温和而自信。

        他不再胆怯,不再猥琐,看起来也不像之前那般干瘦就像一阵风来就能够吹跑了似的。

        他的身体散发出一层柔和的光芒,就像是从万道霞光里面走出来地谪仙人似的。

        “——”

        “真的变白了耶。”李思念高兴地手舞足蹈,说道:“不信你让爸妈看看——你没有偷擦我的面霜吧?”

        “——”

        罗琦做好了早餐,为了迎合那个古老的谚语,给儿子的考试讨一个好彩头。她特意给李牧羊煮了两个鸡蛋和准备了一根油条。

        李思念看看李牧羊碗里的鸡蛋和油条,眼神狡黠地对母亲罗琦说道:“妈,你准备两个鸡蛋一根油条是希望哥哥考试考一百分吗?”

        “是啊。”罗琦笑着点头。“你也有份。”

        “可是哥哥今天要考三门功课。”李思念一幅很是为难地模样,说道:“难道你希望他三门功课加起来才考一百分?所以啊,你得给他准备六个鸡蛋三根油条才行,这样他才能够每门都考到一百分——”

        “啊?要这么多?”罗琦有些为难。说道:“那我再去准备准备——”

        李牧羊嘴巴里塞满鸡蛋,腮帮高高的鼓起。听到李思念的话的脸都变青了,一把抓住母亲的手臂,说道:“妈,你可不能听思念胡说。你要是给我准备六个鸡蛋三条油条,我也不用去考试了,直接撑死在家里了——”

        罗琦一筷子打在李思念的手上,生气地说道:“你这丫头,就知道欺负你哥哥。”

        “开个玩笑嘛。”李思念对着李牧羊吐了吐舌头,说道:“活跃一下气氛,避免哥哥紧张。”

        “你一说话我就紧张。”李牧羊好不容易把鸡蛋咽了下去,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是别说话了。要活活把人吓死。”

        “小气鬼。”李思念嘀咕着说道。

        吃过早餐,李牧羊向父母告辞,提着书包准备赶往考场。

        李岩要送李牧羊过去,被他给拒绝了。他之前就已经去考场认过路了,没必要再让大人护送。

        李牧羊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脚步轻盈,丝毫没有大考来临前的紧张。

        “可能是我准备得太充分了吧。”李牧羊这样对自己说道。

        这么一想,他就觉得人人畏惧的高考也不过如此。

        他提着书包刚刚走到院子,一个身穿黑袍地男人从天而降。

        “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黑袍男人阴沉地笑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李牧羊说道——

        观塘茶楼。

        富贵公子哥燕相马坐在二楼靠近窗户的位置喝茶,茶是好茶,江南城最负盛名的狮峰龙井。旁边有一身穿青色绣花旗袍的歌女弹着琵琶唱小曲,吚吚呀呀地吴浓软语让他地心啊肝啊的都要化掉了。

        他喜欢这样的调调,这才是一个有学问有品格的纨绔子弟应有的风范。

        那些整天无所世事带着一群狗奴才跑到街上去调戏良家妇女闹得鸡飞狗跳的家伙只能算是流氓,虽然他也很想做一个这样的臭流氓,可是又担心被父亲打断腿——父亲不打母亲也会打的。

        “少爷,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这就是那个李牧羊参加高考的必经之路——少爷坐的位置只需要时不时地往外面瞟上一眼,他有没有过来就能够一目了然。”一个身穿黑褂的中年男人躬着背站在旁边,一脸阿谀奉承地模样。

        “少爷之所以是少爷,生下来就是为了享受的。我眼里有美人,耳朵里有好曲,手里有美食香茶,你这狗东西却让我时不时地朝外面瞟上一眼惹我分心,我要是把心思一分二用,这美人还是美人吗?这好曲还是好曲吗?这美食香茶还是原来的味道吗?庸俗。”

        “是是是。小的错了。”中年男人赶紧道歉。“少爷尽管赏美人听好曲,其它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我已经让兄弟们在下面守着,我陪着少爷在这楼上看着——只要那个李牧羊走过来,我就冲上去给他一闷棍把他装进麻袋抬走。”

        “算你伶俐。”燕相马闭着眼睛手指头轻轻地打着节拍。“虽然那小子就算参加考试也百分之一百考不上西风大学,但是总要做得更加保险才是。再说,万一他考上了呢?我把人给敲晕了,让他去不了西风大学,去不了帝京天都,到时候给他一份江南大学的录取通知,你说他接还是不接?”

        接。当然要接了。”中年男人呵呵地笑,说道:“江南大学可是名校,我当年考了三年都没有考上。”

        燕相马脸色大变,说道:“你就算考三十年也考不上。江南大学那样的名校,也是你这种白痴能够进得了的?”

        中年男人想起这位小主子的教育背#景,赶紧改口说道:“对对对,别说是三十年,就是三百年我也考不上——我报名考江南大学那就是自取其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嗯。禁言。”燕相马摆了摆手,说道:“别破坏情调。”

        “是是是——”

        “我让你闭嘴。”

        “是——”中年男人捂着嘴巴不敢再说。

        半个时辰过去了,燕相马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表情疑惑地问道:“那小子怎么还没来?”

        “少爷,我能说话了吗?”中年男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燕相马简直被气坏了,指着那个狗腿子破口大骂,说道:“难道你现在是在拉屎吗?”

  http://www.biquge.lu/book/164/822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