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三十一章 、人形肉垫!

第三十一章 、人形肉垫!

        第三十一章、人形肉垫!

        庭院深深,李岩罗琦刚刚来到江南城买来这处保护隐私的高墙大院现在成了和外界隔离的天然屏障。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安静平和的清晨,但是对于李家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场噩梦。

        杀手袭击,这对他们来说都是之前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谁能够想到,原本一无是处的少年竟然招惹来乌鸦这种级别的杀手袭击——而且用得是自己的右手给了左手一块金币买命这么荒诞的理由?

        遇到危险的时候,李思念总是会第一时间冲到李牧羊的前面。

        在她的心里,李牧羊是单薄虚弱的,是和小时候一样需要她来保护和照顾的。

        “谈一个交易?”乌鸦看着对面故作镇定的小女孩儿,有种极其荒诞的感觉。“小姑娘,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想要和一个杀手谈交易?如果杀手也能够随便和人谈交易的话——那还称得上是杀手吗?”

        “我给你《破体术》。”李思念声音清脆地说道。

        刚才她使出那一拳的时候,这个杀手表现出很是震惊地模样。

        她记得他的表情,所以她可以断定,师父教她的这套功夫很可能大有来头。

        李思念是一个聪明人,而且还相当的镇定。

        要是别的小女生遭遇这样的事情,早就躲在父母的身后哭喊个不停或者直接瘫倒在地上了。

        可是,李思念却代替了父母哥哥在和一个杀手做交易。

        “思念——”李岩急声喊道。他知道那个黄袍道士对李思念是多么的宠爱,也知道那个黄袍道士在临走之时确实将一本颜色泛黄的古书送给了李思念,并且再三嘱咐让她好好保管切莫丢失或者被外界所知。

        现在女儿却要拿她去做交换,那不是违背了当时赠书之人的一番心意吗?

        可是,女儿要用这份秘笈去交换的是自己儿子的命,阻止的话却又无论如何也是说不出来的。

        李思念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杀手乌鸦,却对自己的父亲解释着说道:“父亲,我谨记师父的教诲,但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到时候我自然会向师父解释。如有责罚,我来承担。”

        看到乌鸦沉默不语,一番不为所动的模样,李思念还想再努力一下,说道:“你要杀的人是我哥哥一人而已,但是你看看他的情况——体弱多病,身体漆黑。刚刚出生就被雷电劈过,直到现在大脑还昏昏沉沉,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这样的一个废物当真值得你亲自当手来杀吗?如果被你们同行所知道的话,岂不是白白惹人笑话?”

        “富豪政要、帝国将军、妇孺儿童、千金小姐——只要有人愿意出钱,我们无人不可杀。至于说他是不是废物——”乌鸦瞥了李牧羊一眼,嘴角浮现一抹冷洌的笑意,说道:“小姑娘,恐怕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身后保护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吧?”

        李思念当然不知道李牧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她更确定她是一个没有自保能力的体弱宅男。

        “根本就没有人要来买我哥哥的命,对不对?”

        “他坏了我的好事,我必须要杀他。”

        “放过我哥,我给你《破体术》。至于你自己右手给左手一块金币的事情,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乌鸦确实对《破体术》很动心,《破体术》是道家秘笈,是级别极高的法宝。除了道尊和云游在外的七大真人,恐怕其它人根本就没有资格随手就送出这种东西。

        而紫阳真人就是道教的七大真人之一,多年以前就听说实力进入枯荣境。一念生,一念死。乌鸦不敢招惹紫阳老道士,但是欺负他的一个徒弟的胆子还是有的。

        他要杀的人是李牧羊,又不是他的徒弟李思念。

        “杀了你之后,我也照样能够得到《破体术》。”乌鸦冷笑出声。

        “杀了我你什么也得不到。”李思念说道。“《破体术》在我的脑海里。”

        “你在耍我?”乌鸦的脸色变得阴厉起来。他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很智慧,而且很油滑。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做生意谈判都如此娴熟?现在他们谈得可是杀人的买卖。难道这种事情学校里也教吗?那样的话,他当年毕业的杀手学校的业务必然要受到巨大的冲击。

        帝国经济不景气,各行各样的竞争加剧。就是杀人的买卖都一样。

        乌鸦很为自己的母校担忧,当年进学校的时候学校门口写着‘今日我以学校为荣,明日学校以为我耻’的千年古训。他牢记于心,并且一心想要闯出名气让学校为自己取得的卓越杀人成绩而引以为耻。

        “唯愿学校坚挺,不要轻易倒闭。”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我希望你尽快给出答复,不然的话,等到小心姐姐来了,你怕是什么也得不到了。我给你《破体术》,你就当今天没有来过,如何?”

        乌鸦冷冷地盯着李牧羊,说道:“李牧羊,你当真要让一个女孩子替你出头吗?”

        李牧羊拍拍妹妹的肩膀,声音沙哑地说道:“思念,让我来——”

        “哥——”李思念尖声叫道:“你不要逞强。你的身体什么情况你自己不知道?他这是故意用话来诱你出去,然后一击必杀。你不要听他的,就站在我的身后。他要是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就要和他拼命——”

        “思念——”

        “闭嘴。”

        “——”

        “真是懦弱无能的男人。”乌鸦撇了撇嘴。

        “我的儿子,轮不到别人来说长道短。”李岩闷哼出声,这个平时话语极少的男人手持长枪冲了过来。

        做为家里的长辈,家里唯一的成年男人,他有责任也有义务这个时候站出来为妻儿子女挡风遮雨。

        一枪#刺出,风雷隐动。

        乌鸦站在原地不动,冷笑着道:“陆家天王枪威名赫赫,败强敌无数,被称之为西风第一枪——可惜你只不过是学到了一点点皮毛而已。”

        嚓——

        乌鸦的手从黑袍里面伸了出来。

        长枪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主动送进了乌鸦的手心里。

        “你连风雷都引动不了,就想用这样的天王枪来伤我?陆家的七岁孩童都要比你强上百倍吧?”乌鸦伸手抓着长枪,语带嘲讽地说道。“看来你也不过就是陆家的一个门人走狗——”

        乌鸦认真地想了想,说道:“有趣,有趣,随意找到的一户普通人家来寻仇,竟然和帝国陆家有关系——”

        李岩脸色紫红,拼命地催动真气抵抗,想要把长枪从乌鸦的手里抢夺过来。

        可惜,正如乌鸦所说的那样,他的天王枪只不过是学到了一些皮毛而已,甚至就连陆家的那些娃娃都打不过——做为一个下人奴仆,怎么可能有机会接受真正的天王枪精妙奥义?

        这些皮毛也是在给小姐公孙瑜面前做司机的时候,看到陆家陆清明在院子里练习而记在心里暗自琢磨。

        “你想要抢回去?”乌鸦笑了笑,握住长枪的那只手猛地向前一抬,就把李岩连人带枪给举到了半空中。

        “放开我父亲。”李牧羊愤怒之极,大声吼着朝着杀手乌鸦奔了过去。

        “终于像是个男人了——给你。”

        杀手乌鸦手指头轻轻一弹,李岩的身体就重重地朝着李牧羊砸了过去。

        “哥哥小心——”李思念一边奔跑一边提醒。

        她清楚乌鸦的实力,不要小看那一推之力,如果处理不好,恐怕会把李牧羊那瘦弱的骨骼给砸地粉碎。

        李牧羊仿若没有听到一般,他的身体高高地跳起,然后一把把李岩巨大的身体给抱在怀里。

        他们俩人的身体在空中翻滚倒飞,然后朝着墙壁砸了过去。

        “牧羊——”李岩心里急坏了。

        他知道儿子的身体不好,如果把他的身体垫在后面,任由自己庞大的体格撞压上去的话,怕是儿子小命不保。

        虽然人在空中,李岩还想强行换位。

        他抓着李牧羊的身体,想要把他给扯到前面,让自己的身体靠向墙壁,给儿子做一个人肉垫子。

        没扯动。

        李牧羊从背后紧紧地抱着父亲的身体,就像是抱着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牧羊——”李岩还想再次用力。

        哐——

        李牧羊的身体砸在了青石垒起的厚重墙壁上面,而李岩的身体又重重地砸在了李牧羊的胸腔前面。

        尘土飞扬,墙上草木飞落。

        在李牧羊身体砸到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形凹槽。

        咔嚓咔嚓——

        连成一体的青石墙壁,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细密裂缝。

        “牧羊——”罗琦悲呼一声,朝着李牧羊撞倒的方向冲了过去。

        “哥哥——”李思念也转移攻击方向想要去查看李牧羊的情况。

        李岩眼睛血红,热泪盈眶。

        他保持着落地时的姿态不敢动弹,更不敢转身。

        他怕自己一转身,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压成肉饼的模样。

  http://www.biquge.lu/book/164/822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