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三十二章、一刀斩中!

第三十二章、一刀斩中!

        第三十二章、一刀斩中!

        咔嚓咔嚓-------

        青石破裂的声音不绝于耳,好像整面墙都要被推倒一般。

        这还只是借力打力,借助人体的力量来推动墙壁。倘若是乌鸦自己出手,怕是一拳就能够把这院墙给推倒崩塌。

        “牧羊,你怎么样牧羊----李岩,你是个死人啊?你快让开看看儿子啊-------”

        “哥哥,你没事吧----李牧羊,你快说句话啊-------”

        “爸-------”身后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牧羊拍拍父亲的肩膀,说道:“麻烦让让。”

        李岩满脸惊喜,飞快地转身看了过去,说道:“牧羊,你没事?你-----一点儿事都没有?”

        “我没事。”李牧羊摇头,揉了揉被撞痛的肩膀和后背,说道:“只是擦破了皮而已。”

        “怎么会只擦破一点儿皮呢?”李思念的眼睛眨了眨。就算是以她打小就练习《破体术》的体魄,经受刚才那么一撞怕是也要断两根骨头。

        但是,李牧羊的身体实在太差,就是稍微重一些的东西都搬不起来,他硬生生地把父亲接下,又承受了乌鸦那一推之力-------

        墙壁都撞出凹洞了,石头都出现裂缝,他竟然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难道他的骨头比石头还坚硬?”李思念在心里想道。

        当然,她知道这不可能。李牧羊又没有练习过筋骨,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本事?

        “牧羊,快让我看看--------”罗琦急忙把李牧羊拉扯过来,在他的身上摸来摸去的。她不放心李牧羊的身体,担心他为了逞强故意说没事。

        “妈,我真的没事。”李牧羊解释着说道。

        “看看。”乌鸦冷笑着说道:“你们好好看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石头裂了他都没事儿,你们还觉得他只是一个体弱多病一无是处的废物?”

        李岩从地上捡起长枪,一言不发,再次朝着乌鸦冲了过去。

        他不在乎他的儿子怎么样,他只在乎现在有人想要伤害他的儿子。

        奔跑如山,枪声嗡鸣。

        枪尖有银色的闪电闪烁,但是瞬间又消失不见。

        他的真气没办法招引来风雷。

        “这一枪马马虎虎-------”乌鸦笑着说道:“可惜还远远不够。”

        说话的时候,他那一直藏在黑袍里面的手再次伸了出来。

        和上次一样,长枪的枪尖再一次落在了他的手心。

        枪声嗡鸣停止,枪杆里面蕴涵的力道也如泥沉大海。

        他伸手握住枪杆,然后猛地朝着远处甩了过去。

        李岩想要脱手放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那枪杆重重地砸在他的胸口,他的身体再一次倒飞了出去。

        扑通-------

        李岩跌倒在院子角落那一排盆栽里面,压倒花枝树苗无数。

        “呕--------”

        只觉得咽喉发甜,然后张嘴吐出大口的鲜血。

        “李岩-------”罗琦头上的发夹掉了,披头散发地朝着丈夫摔倒的位置扑了过去。

        李牧羊和李思念兄妹俩也大为着急,一起跟着向李岩跑了过去。

        “我没事------”李岩还想坚持着爬起来。“我再挡他一次,你们趁机逃跑-----思念,带着妈妈和哥哥逃跑。”

        “爸------”李思念满脸泪水地哭喊着说道:“我不走,我来拦他------”

        “快走。”李岩嘶声吼道。

        “爸-----”

        “想走?”乌鸦哈哈大笑,说道:“很抱歉,怕是今天你们谁也别想逃跑。”

        身上的黑袍无风鼓起,身体再次化作一大团的黑雾。黑色的雾气弥漫,很快就把整个小院都给笼罩其中。

        更奇诡的是,那些黑雾凝而不散,它们就像是一道围障把院子给包裹起来,风吹不进,雨淋不透,没有丝毫的外泄。

        不仅仅如此,黑色的雾气里面传来飞鸟拍打翅膀的声音。

        霹雳啪啦,声音喧嚣。

        肉眼难以视物,但是耳朵能够听到那些飞鸟成群结队的朝着李牧羊一家汹涌扑来。

        这样的阵仗是李思念没有经历过的,她也没有任何的战斗经验。

        刚才乌鸦朝着她们冲来,她知道一拳朝着目标轰去。

        但是现在除了那个杀手向自己冲来,还有大团大团莫名其妙出来的黑鸟。

        而且她的双眼被迷雾所惑,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了。她就不知道应当如何应对了。

        “混蛋。”

        李思念娇喝一声,再次一拳轰出。

        砰------

        黑雾被打散一块,但是这次攻击到的却不是乌鸦的本体。而是那些飞冲而来的黑鸟。

        李思念年纪不大,练习《破体术》也是奔着强身健体的目的而去。

        虽然不能说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但是和那些真正的习武修道者所付出的努力和吃的苦头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

        第一拳还力道十足,第二拳就已经有点儿难以维继。

        想要打出第三拳的时候,却发现手臂轻飘飘的,原来前两拳就已经把她的身体给掏空了。

        “呼-------”一阵黑风吹过,李思念只觉得呼吸急促,脑袋昏昏沉沉的,然后眼睛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思念-----妈------”李牧羊惨声喊道。

        李牧羊和父母站在一起,在黑暗里他的眼睛也难以视物,但是他能够听到身边有砰砰地倒地声音。

        第一声响是李思念的倒地声音,因为那是李思念刚才站立的位置。第二声响是李牧羊的身边,那是母亲罗琦刚才站立的位置。

        “爸------”李牧羊再次出声喊道。

        “牧羊,雾里有毒------”李岩的话还没有说完,也一头栽倒在地上。

        “爸------”李牧羊朝着李思念扑倒的位置奔过去,他担心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面杀手会伤害他的妹妹。

        “咦?”乌鸦惊呼出声。他惊奇地发现,在他的‘暗黑迷障’里面,竟然还有人能够坚持不倒。而且那个人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当然,他已经知道他一点儿也不普通了。

        “你竟然没事?”乌鸦遗憾地说道:“看来只能多耗费一些时间了。”

        妹妹晕倒在地,父母生死不如。

        这是李牧羊身边最亲的亲人,是他的人生,是他的全部。

        如果没有他们的话,他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他早就死了,或者被人当成废物丢弃在垃圾站里,成为一个乞丐或者流民。

        可是,现在却有人想要夺走他们的性命。

        虽然杀手说他的目标只有自己一人,可是,谁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儿?谁知道他会不会失手杀人?

        杀手的人品也能信,帝国还设置绞刑做什么?

        “你该死。”李牧羊眼睛死死地盯着乌鸦所在的位置,他彻底地被激怒了。“你该死。”

        嗖-----

        那道黑影朝着李牧羊冲了过去,李牧羊只觉得一股子大力排山倒海而来,胸口一甜,人便倒飞出去。

        哐-------

        他的身体摔在门口的台阶上面,只听’咔啪’一声脆响,整个脊背都要摔断了似的。

        李牧羊咬了咬牙,双手撑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再一次朝着那团黑雾冲了过去。

        他看不到杀手乌鸦的位置,但是,他能够感觉到他在哪里。

        他多么希望自己再次拥有那样的能力,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一拳把他给轰飞。

        哐-------

        李牧羊的身体再一次倒飞而出,这一次直接砸进了客厅里面去。

        “如果你还想隐瞒实力的话,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乌鸦的声音在黑雾里面传来。

        他心里也满是疑惑,明明看起来是一个普通少年,就算放出气机刻意试探,也不会有任何的气机反应或者试图反击。

        他就像是他们说的那般,他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普通少年。

        可是,咖啡馆哪天是怎么回事儿?

        他被这个混蛋家伙一拳轰飞又是怎么回事儿?

        如果不是他让自己受伤倒地,怎么会遭遇崔家那位高手的‘万家生佛’?

        乌鸦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右手的手心握着一把造型古朴把柄处雕刻着一条吐着蛇芯的短剑。

        短剑闪闪发光,就像是那条蛇的身体在无限的拉长。

        乌鸦的身体在原地消失,然后一团黑烟在李牧羊的身前炸开,那把光剑朝着李牧羊的脖颈处划了过去。

        樱花斩!

        一刀斩中,身首异处。

        李牧羊的嘴角鲜血淋漓,就连鼻子里也有血水不停地流敞出来。

        他的眼睛红光弥漫,手背上那片鳞片闪闪发光,然后就像是实质一般的在手背上面凸现出来。

        生死一线,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畏惧。

        他的眼里只有愤怒,以及愤怒难以发泄的杀伐。

        他那只长着鳞片的手握成拳头,古铜色的拳头膨胀变大,光芒闪烁。

        轰-------

        李牧羊一拳轰出。

        朝着那条青色的长蛇,朝着那锋利无比削铁如泥的宝剑,朝着那一记无坚不摧的樱花折轰过去。

        咔-------

        青色光剑砍在了李牧羊的拳头上面,拳头并没有和手臂分离,反而是青色光剑的光芒瞬间炸灭,然后从蛇头处呛地一声断裂开来。

        剑刃难以承受那巨大无匹的劲气,瞬间变成无数的青色碎片。

        每一片碎片都是一道明亮的镜子,照出乌鸦那惊恐诧异的表情。

        无数片镜子分散四处飞散,乌鸦的恐惧也跟着四处飞散。

  http://www.biquge.lu/book/164/822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