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三十八章、都怪星座!

第三十八章、都怪星座!

        第三十八章、都怪星座!

        陈晋是老资格的监考老师了,考试中途迟到入场的学生也没有少见。那样的学生大多数家境殷实背#景深厚,但是不学无术,属于混吃等死那一种类型。

        他们在家人的哀求或者逼迫下进入考场,然后接了一份试卷熬到每一场考试的结束。

        对那些学生来说考试是一场煎熬,对陈晋来说看那些学生考试也是一场煎熬。

        他就想不明白了,既然答不了题,何必跑来浪费时间呢?

        难道他们还幻想着自己突然间智海大开或者出题老师脑袋秀逗尽出一些简单幼稚到让他们那样的智商也可以轻易回答的问题吗?

        在陈晋的眼里,李牧羊就属于那样自暴自弃却又不得不来的学生。

        果然,他接了试卷走到座位上去之后就开始发呆。

        “嗯,他开始把玩笔盒了----和以前的那些学生一模一样-----”

        “摘笔帽----嘿嘿,最好别在笔帽里面藏什么小抄,那样我可不会和你客气-----”

        “哟,开始答题了-----”

        -----

        很快的,陈晋脸上的嘲讽笑容慢慢地消失了。

        因为他发现了一桩奇怪的事情,自从李牧羊坐下来开始答题之后手臂就没有停过。

        他没有像其它的考生那般东张西望,更不会假装答题其实笔尖虚动眼神却一直在瞟向自己寻找抄袭机会。

        偶尔抬头,那是他在舒展筋骨。

        就算是钢尖停顿,看起来也是一幅冥思苦想的模样。

        他确实是在答题,而且解答的很流畅。

        陈晋对这个学生充满了好奇,难道是自己误会他了吗?

        他准备亲自去探个究竟,看看自己是不是之前对他存在什么误解。

        为了不让自己的目地看起来那么明显,陈晋先从教室的右边开始巡视。看到监考老师下来,所有学生都把脑袋埋得更低了,又努力地表现出一幅我没有抄袭地正义凛然模样。

        陈晋从右边绕到左边,然后在李牧羊的身后脚步微停。

        “嗯,字写得不错,题目已经做了不少----”

        这是李牧羊给予陈晋的第一反应。

        很快的,他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李牧羊没有错误,他所做的每一道题目都是正确的。

        至少他认真地帮他检查过之后,没有发现任何错误。每一道问题都回答完美。

        不是背下标准答案的完美,而是实实在在地领悟,然后加以整理归纳的解答。

        陈晋大吃一惊,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像是庖丁解牛一般对付每一道问题,这是学校里最优秀的学生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他怎么会迟到呢?”陈晋对李牧羊好感大升,心里不无疑惑地想道。“好学生怎么也会迟到?希望时间还来得及吧。”

        “嗯----怎么回事儿?”陈晋看到李牧羊停笔了。

        他沿着他的笔锋看过去,这是一道选择题。题目其实并不难,只是出得有些生僻。而且给出的四个答案都差不多,很有混淆效果。

        “这样的问题怎么回答不出来?”陈晋心里觉得有些可惜。“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应该能够找到规律----”

        “咦,这小子竟然放弃了----他竟然直接跳到下一个题目开始解答。真是个没有耐心的家伙,不过他的这种做法是正确的,毕竟,他到来的太晚了,和其它的学生相比较,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陈晋微微叹息,然后朝着讲台走去。

        走了几步,他又忍不住倒退了回来。

        陈晋站在李牧羊的身边,伸出一根手指头点了点他跳过的那道选择题,轻轻地咳嗽了两声。

        李牧羊抬头看了过去,陈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李牧羊想了想后,瞬间了然,再次将问题看了一遍,然后满脸惊喜地把第二个答案给写了上去。

        陈晋举步离开,在心里暗骂自己的逾规行为:“该死的处女座。”

        幸运的是,李牧羊并没有遇到太多的困难。

        当他把最后一道大题解答完毕的时候,交卷铃声恰好响起。

        他没有任何的检查时间。

        不过崔小心已经和他说过,只要是他能够回答出来的,差不多都是标准答案----因为他学习时间少,要么不知道,知道的都是正确答案。那些有诱导性的问题反而难不倒他。

        李牧羊再次检查了一番姓名以及其它的一些身份信息,然后坐在原地等到监考官收集试卷。

        陈晋走到李牧羊身边的时候,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收走试卷就走到了下一位。

        李牧羊走出教室的时候,各个考场的学生全都聚集在考院的大院子里。

        “李牧羊-----”身穿一身白色长裙,长发上面屹立着一枚蜻蜓发夹的崔小心俏生生地站在他的身后,声音甜美地说道:“考得怎么样啊?”

        “我觉得还行,所有的题目全都回答完了。”李牧羊对着崔小心点了点头,说道:“来得晚了,所以没时间检查。希望不要错得太多。”

        “来得晚了?”崔小心冰雪聪明,瞬间就从李牧羊的话语中听出破绽,说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李牧羊摇头。他不想告诉崔小心杀手乌鸦改变目标跑到自己家去寻仇的事情,那样的话只会让她替自己担心。反正问题已经解决了,何必增添别人的烦恼?

        崔小心看出李牧羊眼神里的忧虑,知道他正在为什么事情感到担心。但是李牧羊不说她也不好问得太仔细,说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不要和我客气-----”

        “我不会和你客气的。”李牧羊笑着点头。

        “嗯。那么,请继续加油吧。”崔小心对着李牧羊举了举拳头,做出一个加油的手势。

        “你也是。”李牧羊笑着说道。“知道你很厉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以难得倒你----所以,我们就在未名湖畔相见吧。”

        “一定会的。”崔小心声音坚定地说道。

        休息了二十分钟,第二场考试就再次开始了。

        李牧羊和崔小心不是同一个考场,他们互相鼓励后再一次分开,为了自己的人生而战。

        -------

        --------

        两门功课考完,李牧羊没有理会任何人,大步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奔跑而去。

        崔小心提前交卷,原本想拉着李牧羊一起在考场附近吃午饭呢,很多同学中午都不回家,就是在考场附近吃一些好的。

        她坐在考院角落的烟箩树下面看小说,看到李牧羊从考场出来,正准备出声喊他名字的时候,却发现李牧羊目不斜视直接就跑远了。

        崔小心眼神疑惑,合起书本朝着外面走去。

        宁心海出现在崔小心的身后,恭敬地说道:“小姐,车在前面,我们是要回去吗?”

        “回去吧。”崔小心出声说道。

        “好的,小姐。”宁心海答应着说道。

        车子走了很远,崔小心仍然想着李牧羊那种担忧却又有所隐藏的眼睛。

        “宁叔----”崔小心突然间出声说道:“去户部巷吧。”

        “好的,小姐。”宁心海面无表情,吩咐司机调转方向。

        李牧羊推开院门就朝着客厅跑去,看到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坐在哪儿呻吟不止地燕相马吓了一大跳,说道:“又有杀手袭击?”

        如果不是杀手袭来的话,他离开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燕相马,那个用一把扇子嚓嚓嚓地就把青金桌面切割成块的燕相马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比杀手袭击要恐怖多了----”燕相马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喝了一碗药。”

        李牧羊径直走到李思念面前,伸手握了握她的经脉,问道:“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多了。”李思念笑嘻嘻地看着燕相马,说道:“这个白痴,自个儿喝了一碗泄药-----”

        “我解释过多少遍了,那不是泄药,是解药-----”燕相马都快要抓狂了。他看着李牧羊说道:“你来评评理,他们中了烟障之毒,我好心让人煲了一包药给他们解毒,结果他们怀疑我别有居心,有可能在汤药里面下毒害人------我燕相马是那样的人吗?为了向他们证明我没有下药,所以我就把那碗药给喝了----”

        李牧羊检查过父母的身体情况后,这才完全放下心来,脸上也难得的露出舒心的笑容。

        即便是在考试的时候,他也一直担心父母妹妹的安危。现在考试结束,家人健康。对他来说没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了。

        李牧羊走到燕相马身边,看着他声嘶力竭解释的模样,说道:“然后你就被毒倒了?”

        “我说了,这不是毒药,这是泄药----这是为了排毒。排毒你懂不懂?”燕相马原本以为李牧羊会明白他的意思呢,没想到李牧羊也怀疑自己在汤药里面下毒。

        燕相马现在是欲哭无泪啊,早知道如此,何必要自寻苦吃搞出这么一出吃力不讨好的烂戏呢?

        (ps:月底,大家伙把月票丢给老柳。别领先一个月,最后一秒被人反超了------)

  http://www.biquge.lu/book/164/822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