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五十一章、父子两难!

第五十一章、父子两难!

        第五十一章、父子两难!

        公孙瑜推门而入,面前是一幅繁忙的景象。

        桌子上摊开好几本书籍,桌子底下有被丢弃的凌乱稿纸。

        男人伏案疾书,漂亮地小楷一排排地跳跃在夹江宣上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有了生命的精灵。

        公孙瑜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的到来并没有惊醒正忙于政务的丈夫,于是主动开口说道:“清明在忙着呢?”

        陆清明手腕停顿,抬头看了妻子一眼,说道:“小瑜,你怎么来了?快回去休息吧。我手头上还有点儿工作,处理完了就回去陪你。帝国多事之秋,边疆之地力求平稳,更是不能有丝毫地松懈。我这个新任总督就算回到天都,行省那边的事情也没办法放下-----杂事太多,倒是委屈你了。”

        公孙瑜不仅没有离开,反而转身把书房门关上,说道:“清明,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好。你想说多少句话都行。你先回去,一会儿我就回房间陪你-----”

        “我想现在----在你的书房说几句话。”公孙瑜眼神温和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态度却极度地坚持。

        陆清明只得把手里的毛笔搁下,俊朗的五官带着笑意,西南的风沙吹皱了他的皮肤,却吹不散他的武者气魄。他推开椅子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好。你想和我说些什么?”

        公孙瑜把手里的那份牛皮袋子递了过去,说道:“你先看看这个。”

        “是什么?”陆清明接过袋子,一边解上面的封线一边问道。

        “是愧疚,也是悔恨。”公孙瑜声音平静地说道。但是眼眶却有些泛红,那是动情之极的表现。

        陆清明的表情微僵,瞬间又恢复如常,假装没有看到妻子的异样,笑着说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被你说得如此严重?”

        陆清明解开袋子,从里面掏出了几叠纸张出来。

        “嗯?”陆清明眼神疑惑,看着公孙瑜说道:“这是试卷?”

        “帝国今年的高考试卷。”公孙瑜一脸平静地说道。

        “有意思。难道我也需要考核吗?”陆清明说话的时候,开始阅读手头上的几套试卷。

        以陆清明的学识积累,很容易就把这些文字全部看完。

        他把试卷重新装进牛皮纸,说道:“他原本可以得到更高的分数,如果他认真检查过的话。丢分的都是一些不应该出错的地方,反而是那些高难度的题目被他答得很好------这个学生很有天赋,他应该会读西风大学吧?或者其它的帝国名校?”

        “你知道他是谁。”公孙瑜盯着陆清明说道。不是疑问,是肯定。

        “什么意思?”陆清明再次拆开试卷看了看,笑着说道:“李牧羊。一个很陌生的名字。我怎么会知道他是谁呢?”

        “我知道你知道他是谁。”公孙瑜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丈夫,说道:“十六年前你对我撒谎,现在你仍然要对我撒谎吗?陆清明,如果你再敢欺骗我一次,我这辈子都都不会原谅你。”

        陆清明的眼神哀伤,表情呈现痛苦之色,说道:“小瑜,你要让我怎么做?”

        “我要他回来。”公孙瑜声音坚定地说道:“我要把他接回来。”

        “这不可能。”陆清明摇头。“十六年前我们把他送了回去,现在就不可能再把他接回来----小瑜,你知道的。这根本就不可能。我们以什么样的理由把他接回来?我们怎么样解释他的存在?”

        “陆清明,他是我的儿子,是我们的儿子啊------当年你们觉得他是一个残疾,是一个废物,担心他活不下来,担心他成为一个畸形儿,担心他让你们陆家丢脸,担心他每多活一天,你们陆家人就会多一天成为天都人的笑柄-----”

        公孙瑜拼命地握紧自己的拳头,努力地不让自己流出眼泪,咬牙说道:“可是,你现在看到了。他不是残疾,不是废物,不是个畸形儿-----相反,他比很多人都聪明,他比很多人都努力。他应该受到更好的教育,他应该得到他应得的一切。他应该回到陆家,回到父母的身边-----我会好好地向他解释,让他不要仇恨我们,不要仇恨陆家。然后我们用一生一世去偿还我们对他所犯下的过错。”

        公孙瑜看着陆清明,一字一顿地说道:“所以,我要他回来。”

        “小瑜------”陆清明的额头青筋凸现,眼睛里有着浓得化不开的痛苦纠结。“这些天我一直在躲着你,我就是担心你会和我摊牌,担心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捅到明面让我给你一个结果。我承认,我知道他是谁,我比你更加关注他的存在----这份试卷我早就看到了。我也知道你一定会看到的。”

        “我也想接他回来,我和你一样,也想立即把他接回来。我不需要你向他解释,我会亲口向他解释,我想向他赎罪----不管他原谅不原谅,我都想立即站在他的面前告诉他这一切。我想让他知道,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想让他知道,他原本应该有不一样的人生-----”

        “可是,我们不能那么做。正如你刚才所说的那般,当年我们把他送出去,是因为我们担心他活不下来,或者活下来成为一个畸形儿,我们担心那样会被人耻笑,会被政敌攻讦-----现在如果我们把他要回来,我们怎么解释他的存在?怎么解释和他的关系?怎么解释他以前去了哪里?十六年前发生的丑闻,经过十六年的发酵和酝酿变得臭不可闻----如果我们现在向外界宣告,李牧羊是我们陆家送出去的弃子,陆家还有何颜面在天都立足?还有何颜面在朝廷立足?”

        “更何况现在天都情况复杂,父亲正在冲击左相的位置,陆家身处旋涡之中,无数人盯着防着,我们陆家的每一个人都小心翼翼,生怕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泄了气-------小瑜,我们如果这个时候把他接回来,那不是自己给自己身上竖起来一块靶子吗?”

        “这就是你拒绝的理由?”公孙瑜对自己的丈夫失望之极,说道:“正如你们十六年前把他丢出去一样,实在是荒谬之极。”

        “小瑜,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们现在知道了他生活的很好,而且他很有可能要来天都读书。到时候他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我们可以好好地照看他一番,等到机会合适,我们就把他接回来和他相认-----这样好不好?”

        “陆清明--------”

        “小瑜-------”

        “我一天都不想等了。”

        “小瑜----------”

        “我要让他去西风大学。”公孙瑜出声说道。

        “好。”陆清明立即答应,说道:“我看过他的试卷,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本来就可以去西风大学。”

        “我要确定他去西风大学。”公孙瑜说道。

        “好。”陆清风点头说道:“我确定。他一定可以进西风大学。如果他们不让李牧羊进西风大学,我去把西风大学的大门给拆了当柴火烧。”

        “陆清明,我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再令我失望了。”公孙瑜深深地看了丈夫一眼,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陆清明的情绪无比地烦躁,在书房里面走来走去。

        “来人。”陆清明出声喝道。

        亲卫李平安推门而入,问道:“将军,有什么吩咐?”

        陆清明以前是上阵杀敌的将军,李平安和岳飞龙这些人都是他的亲卫队成员。后来转任文职成为行省总督,但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仍然喜欢称呼他为‘将军’。

        “老爷在不在府?”陆清明出声问道。

        “这个-----我去问问?”李平安小声说道。心想,老爷在不在府我们也不知道也不敢知道啊。

        “不用了。”陆清明摆了摆手,说道:“下去吧。”

        “是。将军。”李平安出门之后,对着岳飞龙使了个眼色,说道:“将军的表现肯定没能让夫人满意,夫人生气,将军失意--------”

        “李平安--------”岳飞龙又要拔刀了。

        两人还没来得及动手,陆清明就提着一个文件袋走了出来。

        两人正要跟上,却听到陆清明吩咐着说道:“不用来了。”

        陆清明来到左侧的院子,对前来迎接的老管家问道:“父亲在吗?”

        “老爷在书房会客。”管家笑着说道。“少爷要不晚些时候再来?”

        “我坐下等等。”陆清明看了管家一眼,说道。

        管家看了陆清明一眼,说道:“少爷请去茶室喝杯茶吧。”

        “谢谢。”

        陆清明在茶室候了半个时辰,管家进来请他去书房。

        陆清明走了进去,看着坐在那里犹如巍峨高山的父亲,沉声说道:“爸,我想接牧羊回来。”

        (ps:好多朋友问起更新问题,暂定为每日更新两章六千字,如果当天缺少字数,后期会补上。每多一个萌主会加更一章。)

  http://www.biquge.lu/book/164/822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