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五十二章、放养搏狼!

第五十二章、放养搏狼!

        第五十二章、放养搏狼!

        陆家家主陆行空,面相威严,权倾朝野。有‘政界沙鹰’之称。

        沙鹰是大漠的一种稀有物种,贪婪凶狠,攻击性强。以腐肉为食,也时不时掠夺新鲜的食材改变口味。独狼野兔甚至人马车队都是它们的攻击目标。一旦被它们盯上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或者你将它们杀死,或者它们俯冲而下将你带到空中。

        将一个政界人物比喻成‘沙鹰’这种动物,那绝对不是什么夸奖肯定的话。下属惧怕,上官提防,可谓每踏一步都艰险万分。

        要是从普通人嘴里说出来,恐怕很快就能够在天都周边的护城河里面找到他的尸首。

        可是,这句话从宋家那位‘星空之眼’的老人嘴里说出来,陆行空纵使蛮横霸道也无可奈何。

        帝国左相位置空缺,西风楚氏王室一直对此事缄默不语。各家各族都在奋力争斗,而论起威望资历,陆行空是最有力的竞争者。现在整个朝野上下都在观望他的‘夺相之路’是否顺利。

        倘若成功,陆家将会从‘将’门一举跨入‘相’门。千百年来的武将家族变成文官之首,这是一个质的飞跃。

        出将入相,这才是一个家族天大的荣耀,也是屹立百世不倒的保障。不然的话,即使做到了陆行空这国尉的武官首领职位,倘若家中精英儿郎全部沙场战死,这陆氏家族还如何延续?这泼天的富贵又如何保全?

        这对陆行空来说是一道坎,对陆家来说更是一道坎。

        所以,陆家包括陆行空正全力以赴地要将相位拿到手上。这也是陆清明从云省总督之任上回京,四处帮助父亲奔走游说的原因。

        陆清明事务繁忙,陆行空更是片刻不得空闲。每天不停地见人,见同僚、见老友、见下属----现在是站队或者假装站队的时候,每一个人的表现都被千百双眼睛盯着,谁也不敢松懈大意。

        “爸,我想接牧羊回来。”陆清明站在父亲的面前,语气坚定地说道。

        父亲事务繁忙,压力如山,但是仍然精神抖擞,脸色红润,皮肤细腻,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几岁保养得当的青壮年似的。

        陆清明知道,这是父亲的武道修为已经进入枯荣境上品的原因。一念生,一念死。草生草灭,岁岁枯荣。

        现在的父亲正处于重焕新生的状态,也是他的精力和斗气最巅峰的时刻。

        这场相位之争,他誓在必得。

        “嗯?”陆行空低头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件,问道:“牧羊是谁?”

        “父亲--------”

        “牧羊是谁?”陆行空再次问道。声音沉稳,就像是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名字代表什么意义一般。

        可是陆清明很清楚,他知道,他比他们知道的更多一些。

        “爸,他是我的儿子,是十六年前我送走的陆家骨肉-------”陆清明把那个棕色牛皮袋子放到陆行空的面前,说道:“爸,我们犯了一个错误。”

        陆行空扫了牛皮袋子一眼,根本就没有打开的意思。

        提起牛皮袋子丢进了旁边的火炉,那是用来煮水泡茶和焚烧各种文件的,陆行空的书房长年累月的都燃烧着这样一座炉子。

        嗖--------

        牛皮纸被火点燃,然后啪啪啪地燃烧起来。里面的试卷绽放出炽烈的火苗,炉子上的水呜呜呜地鸣叫起来。

        等到牛皮袋子烧完,炉子里面的水也就烧开了。

        陆行空提起水壶开始泡茶,说道:“既然送出去了,又何来接回一说?”

        “爸,我们不能一错再错---------”

        啪-------

        陆行空一巴掌拍在木几上面,千年檀木制作而成的茶几发出嗡鸣颤抖声音。

        “你是要打我的老脸吗?”陆行空怒声喝道。

        “--------”

        “小瑜那边,你也费了不少口舌吧?”陆行空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指了指对面的蒲团,说道:“坐下喝杯茶水润润喉咙吧。”

        陆清明依言坐下,挺直脊梁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当年看到那样的情况-----我们以为他活不下来,以为他就算能够活下来,也会成为一个畸形儿。我们陆家这一代单传,所以我们担心这唯一的陆家长孙的存在会影响外界对陆家的信心-------但是现在情况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他不是个废物,相反,他做到了很多孩子做不到的事情。”

        “我看过他的高考试卷,我相信父亲应该也看过了。几乎没有什么问题能够难得倒他-------由此可知,他是一个多么聪慧又多么勤奋的少年人。放眼天都,那些官宦子弟纵酒狎妓,空谈跑马,又有几人真正地在苦练武技勤做学问?我们陆家有这样的子孙,难道父亲大人不为他感到骄傲吗?”

        “所以-------”陆行空把一杯茶水放到陆清明的面前,说道:“既然他如此优秀,为什么又一定要把他接回来呢?”

        “父亲?”

        “倘若留在陆家,会不会也和其它的那些纨绔子一般的纵酒狎妓空谈跑马无所世事最终成为一个被时世抛弃的废物?”

        “可是他长大了,他已经十六岁了,很快就要到天都来读书-------难道我们还要放任他在外面漂流不管吗?”

        “外面是漂流,家里是什么?是圈养?”

        “父亲,小瑜她也----------”

        “妇人之见。”

        “-----------”

        “于情理,我们十六年前担心他是个废物将其抛弃,十六年后我们发现他不是个废物,所以又想着要把他接回来。那孩子心性如何你了解吗?倘若是你,你心里会怎么想?你会接受我们的安排回归吗?”

        “于时局,现在正是我陆家与人夺相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把他接回来,如何解释和他的关系?这个世界上的有心人太多,聪明人也太多,只要有蛛丝马迹,他们就能够推断出事情的真相。十六年前的-------那桩案子要是被公布于世,你觉得我还有脸立于朝堂之上?西风帝国以礼立国,也最是注重孝道,我们的所作所为,严重违背国之精神。那个时候,不用政敌攻击,我们就只能惨败退出------不说相位,就是这国尉之位也难保。陆家何去何从?你可有想过?”

        “------------”

        看到儿子垂头丧气的模样,陆行空轻轻叹息,说道:“你的痛苦我感同身受,但是,现在仍然要以大局为重。既然那孩子叫做牧羊,那就让他在外面好好地生长吧。圈养的羊只不过是桌子上的一块白肉,但是放养的羊却能够和恶狼搏斗。”

        “是的父亲,我明白了--------”陆清明沉声答道。“小瑜希望他读西风大学。”

        “哈哈,好啊---------”陆行空笑着点头。“此许小事,你来决定就好。”

        “是,父亲。”陆清明躬声道谢,起身告辞。“父亲也早些休息吧。”

        等到陆清明离开,老管家推门走了进来。

        “老爷,是不是瑜小姐那边知道些什么了?”老管家一脸恭敬地问道。

        “小瑜是个聪明的孩子,这样的事情瞒得住一时,怎么可能瞒得过一辈子?”陆行空起身朝着院子里面走去。帝国的天都樱开得正旺盛,那些仿若桃花一般的花瓣挂满枝头,散发出淡淡的幽香,让人的心情也跟着开怀舒畅起来。

        “乌鸦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知道是哪一家放出去的吗?”

        “乌鸦死了,线也断掉了。”老管家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里面仿佛都藏着智慧。“不过,跑到江南对一个女孩子下手,这手段也实在下作了一些--------宋家那位星空强者要陨落了,宋家已经占据了更加重要的右相之位,所以不可能再对左相之位有什么想法,那么争夺最凶的就是咱们陆家和崔家------崔家小丫头遇刺,那盆脏水自然就扣到了咱们陆家头上来。”

        “也幸好崔家小姑娘没事儿,不然的话,事情闹大,风言风语传到天都,咱们陆家的声誉更是受到一些影响-------即便他们没有什么证据,但是人言可畏啊。其它时候我们可以不管不顾,但是很明显他们就是为了这相位之争落的棋子-------搁在这个时候影响可就大了。”

        陆行空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谁也没有想到,十六年前下的一着蠢棋,竟然在十六年后帮助我们陆家拔了一颗钉子。你说说,这是不是天佑我陆家?”

        “是啊,老爷是有大福气之人,左相之位必然是老爷囊中之物。”看到主子高兴,老管家也跟着乐呵起来。

        “但是我们自己清楚,乌鸦不是我们放出去的棋子。有人想要往我们陆家头上泼粪,那就把他的脑袋给割了丢进粪池-------”陆行空眼神阴狠地说道。百战不败的将军,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这军界第一人。一旦动怒,仿若雷霆。

        “是,老爷。我会派更多的线人去江南。”老管家躬声答应,不敢有丝毫地松懈。

        “那个孩子,确实可惜啊。”陆行空看着那院子里灼灼开放的天都樱,露出深思地表情。

        “清明少爷不是说,那孩子要读西风大学吗?到时候来了天都,老爷自然可以时时照料-------有陆家的照拂,他的前程还能够差到哪里去?”老管家在旁边说着一些宽心的话。

        “不,让他去星空学院。”陆行空脸色冷峻地说道。

        “老爷---------”

        “去安排吧。”陆行空不容置疑地说道。

  http://www.biquge.lu/book/164/822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