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五百七十一章、行踪暴露!

第五百七十一章、行踪暴露!

        第五百七十一章、行踪暴露!

        “谁会吃你的心?”秦翰最是不喜别人滥杀无辜,就是文弱弱杀人都会被他各种的责怪。没想到今日遇到的这个黑袍少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收割了近千条人命。

        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就那么被他给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他怎么就没有一点儿侧隐之心?就没有一点儿怜悯之情?

        所以,说话的语气极其的不满。

        他不明白为何文弱弱一直要护着他,倘若不是因为文弱弱一直要把他拉入屠龙小队,怕是他都忍不住想要出手和他说道说道了。

        “人啊,人也喜欢吃人心。”黑袍少年抬头看向秦翰带着怒意的眼睛,笑着说道:“你们以为只有龙才喜欢吃人心吗?其实人也喜欢。煎着吃,炒着吃,切成片冰镇下酒也是一道好菜。”

        “胡说。”秦翰气得脸红赤红,喝道:“哪里有同袍相食的事情?除了那些荒野之地的食人族,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连自己同袍的心都吃的,哪里还是人?分明都是牲口,是畜牲。”

        黑袍少年鼓掌叫好,说道:“好啊。说的好啊。连自己同袍的心都吃的哪里还是人?分明都是牲口,是畜牲。”

        秦憨瞪大眼睛看着这燕相马,心里,他疯了吗?怎么又附和起自己的话来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就是故意在骂他的?还是说,自己表达的太含蓄他根本就没能听明白?

        “无情无义的人,和畜牲又有什么区别?”

        “对。说的对啊。无情无义的人,和畜牲又有什么区别?”

        “---------”

        秦翰瞪大眼睛看着黑袍少年,说道:“你不会是病了吧?”

        “我没有病。”黑袍少年笑着说道。“从来都没有这般清醒过。”

        “你病了。”秦翰说道。

        他转身看着文弱弱,说道:“他病了。”

        文弱弱看着黑袍少年,说道:“相马公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黑袍少年微笑出声,说道:“刚才文小姐不是说让我加入你们的屠龙小队吗?既然入了这昆仑墟,自然要寻得神宫,仗剑屠龙。怎么?文小姐现在反悔了?”

        “我没有反悔,只是觉得燕公子另有所谋。”文弱弱眼神犀利的在黑袍少年的脸上扫来扫去的,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燕公子是故意激怒武裂和大家的矛盾,继而出手就他们赶尽杀绝吧?燕公子和那武裂不知道什么时候结下深仇大恨,所以才用此手段让大家的关系再无调和的道理。”

        “不对,燕子公应当不是和那武裂结仇,倘若是和武裂结仇的话,武裂没道理不知道燕公子是谁---------那么,燕公子到底是和什么人结仇的呢?大武国?还是和武裂的父亲大武真正的操权者武昭?”

        黑袍少年伸手接下飞落的片片白雪,无限惆怅地说道:“我和他初次相见,只不过是因为他想捡软柿子捏欺负耿直人,所以我才气愤出手。他不杀我,我怎会杀他?他们不杀我,我怎会屠杀他们?”

        “你明明可以手下留情。”

        “我是可以这么做。”黑袍少年点头说道:“可是,他们会吗?”

        “-----------”

        所有人都知道,倘若黑袍少年落入了那武裂的手里,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不能总是要求好人做好事,却不限制坏人做坏事。那样的话,谁还愿意去做好人啊?是不是。要是全天下的人全都成了坏人,这世道还有王法啊?还有得救吗?”

        “妙哉。实在是妙不可言。”一阵风来,一个身穿白衣从远处掠来,双脚踏空,几步就从遥远的天际落在了众人的面前。

        男人身穿白袍,头戴高冠,看起来温文尔雅,极是潇洒不凡。

        “大师兄回来了。”文弱弱微笑着和男人打招呼。

        “大师兄。”秦翰和书呆子屠心也同样恭敬的行礼。

        大师兄点了点头,对着黑袍少年拱了拱手,说道:“吴山计,不是小兄弟如何称呼?”

        “燕相马。”黑袍少年拱了拱手,说道。

        “有意思。实在是有意思。言语有意思,这名字也相当的有意思。”吴山计笑呵呵的看着黑袍少年,问道:“不知相马兄弟从何处来?”

        “西风。”

        “噢。西风。那头龙的起始之地。”吴山计笑着说道:“相马公子可曾和那头黑龙打过交道?”

        “倘若打过交道的话,早就将他的龙心给挖来下酒了。”黑袍少年说道。

        “妙哉。”吴山计抚掌叫好,说道:“我也正有此意。这样一来,咱们算是志同道合了?”

        黑袍少年看了文弱弱一眼,说道:“之前文小姐确实诚心相邀,请我加入你们的屠龙小队。不过,我想现在文小姐应当已经后悔了吧?”

        “相马公子如此妙人,我们岂能拒之门外?这荒山寂寥,寻龙之时有人说话作伴也是极妙的事情。”

        “大师兄,你不知道情况-------”文弱弱想要给吴山计解释一番刚才发生的事情。

        吴山计出手阻止,说道:“我和相马小兄弟一见如故,想必弱弱也极喜他的为人吧?不若就这么决定了,让相马小兄弟和我们一同进山寻龙。如何?”

        “大师兄--------”

        吴山计溺爱的拍拍文弱弱的肩膀,声音温和却极有力道,说道:“就这么决定了,可好?”

        “大师兄决定就好了。”文弱弱无奈说道。

        黑袍少年看着吴山计,说道:“不知吴大哥为何要到这昆仑墟里面来寻龙呢?这昆仑墟里面也藏着一头龙吗?”

        “我们寻的便是那头黑龙。”吴山计表情凝重的说道:“相马兄弟可知道,那黑龙体内被西风的老神仙宋孤独给打入了八根幽冥钉?”

        “众人皆知。”

        “那幽冥钉极毒又极邪,常人根本就难以将它们取出。”吴山计解释着说道:“据说只有那昆仑神宫里面那看门的开明兽的心肝可以将它们在体内融解。那头黑龙死而复生,脱胎换骨,升格为白龙--------但是,它体内的那八根幽冥钉仍然存在。所以,它想解除幽冥钉之痛,就只能来这昆仑墟寻神宫,杀神兽-------”

        黑袍少年听得认真,藏在黑袍里面的拳头紧了又紧。

  http://www.biquge.lu/book/164/94861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