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五百七十七章、长白寻仇!

第五百七十七章、长白寻仇!

        第五百七十七章、长白寻仇!

        燕相马痛哭流涕,悲伤不已。

        崔洗尘盯着他伏在地上颤抖不已的肩膀,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起来吧。我信你。都是一家人,用得着说这些生生死死的话?”

        “外公——”

        崔洗尘摆了摆手,说道:“起来。我倒并不是怀疑你。只是人心邪恶,你又太年轻,经历的事情太少,怕你被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了而已。”

        “相马知道错了。”燕相马嘶声说道:“以前少不更事,以后有难以抉择的事情,我会第一时间来请外公为我权衡。”

        “此事过了,休要再提。”崔洗尘说道:“大武与我西风交好,特别是现在的这番局面下,西风是需要大武这样一个坚定盟友的。倘若因为此事影响了我们西风和大武之间的关系,怕是那孔雀王朝和黑炎帝国更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甚至怀疑此事就是孔雀王朝或者黑炎帝国派遣高手所为,为的就是离间我们西风和大武国之间的关系。”

        “此事我们需要派遣人去调查吗?”

        “我已经派人去做了,你履行好手上职责就够了。”崔洗尘说道。“虽然说武意将军已经信任了你,确定此事与你无关,但是,倘若你有什么怀疑对象或者可用证据,也要第一时间和武将军那边协商。帮助他们尽快找到真凶,也为自己洗涮清白。”

        “是。”燕相马躬身受教。“相马知道怎么做了。”

        崔洗尘摆了摆手,说道:“去忙吧。”

        “是。”燕相马转身欲走。

        顿了顿,又停下脚步,说道:“外公,我能否去看望小心妹妹?”

        崔洗尘表情凝重,说道:“你们本是兄妹,想去就去,用不着和我禀报。”

        “是。外公。”燕相马高兴的说道。

        走出书房,燕相马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就连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

        那隐在发丝间的一滴汗珠,也终于被释放开来顺着额头流敞下来。

        此时的燕相马几近虚脱,汗流夹背。

        崔家老宅,深庭小院。

        燕相马扣了扣门,开门的俏丫鬟柳绿看到是燕相马,高兴的唤道:“相马少爷来了,相马少爷来了——”

        桃红端着一盆墨水出来,看到燕相马进来,赶紧躬身行礼,笑着说道:“相马少爷来了,小姐正在作画呢,你过去瞧瞧去。”

        等到燕相马走到她身边的时候,桃红低声说道:“小姐情绪不佳,相马少爷多讲几个笑话逗她乐乐。奴婢已经好多日没有见到小姐笑过了。”

        燕相马剑眉微凝,说道:“我知道了。你们俩都下去吧。”

        “是。”桃红和柳绿躬身行礼,同时退到侧房去了。

        燕相马掀开屋帘,看到崔小心正在窗台前认真作画。

        燕相马没敢打扰,镊手镊脚的走了过去,站在崔小心的身后仔细作画。

        崔小心画的是一幅《春意图》,桃树满园,落红缤纷,一条黑狗正伏在桃树底下懒洋洋的晒太阳。

        这桃花让人眼熟,这黑狗也同样的让人眼熟。

        画至一半,崔小心突然间有些烦躁的放下了画笔,头也不回的说道:“模仿别人,终究是落了下乘。更何况,越是模仿,越知道差距甚远。此画粗俗不堪,难以入目。”

        “李牧羊的那幅《春光乍泄》是入了品级的,一笔写尽春意,就连书画双绝的顾荒芜都称赞其为天纵天才的人物,甚至主动开口收其为徒——小心以前不喜作画,只好读书。现在怎么也跟着学起画来了?”

        “你知道李牧羊以前是什么样子吗?”崔小心出声问道。

        “又黑又瘦,学业一流。当然,是倒着数。”燕相马回答着说道。

        “那是道听途说吧?”

        “怎么?难道不是这样吗?自从李牧羊被星空学院录取之后,有关他的传记可是出了不少版本。当初在江南城的时候索性无事,还让家仆买来仔细看了几本。倒也挺有意思。”

        “说实话,以前我都不知道李牧羊是什么模样。”崔小心说道。“虽然我们是同班同学,但是却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即使他被老师刁难几句,同学羞辱几回,我也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久而久之,这个人倒是变成了一个透明人。”

        “我知道小心心高气傲,别说是那个时候的李牧羊,就是放眼整个江南城,又有谁能够被你记在心里?”

        “文考前夕,学校组织游园,有同学去欺负他,却被他一拳击倒。他出手打人,我并不觉得诧异。但是他打人之后和我说的那几句话,却让我一直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他说了什么,竟然让小心记挂至今?”

        “家穷人丑,脑袋如浆糊。文不成,武不就,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成为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崔小心轻声复述李牧羊当年的话,说道:“你说,倘若他当真是如此,一直是如此,是不是比现在更加幸福一些?”

        沉默良久,燕相马叹息出声,说道:“大武国来人,说是有一个叫做燕相马的家伙杀了他们的士子武裂以及数千边军。”

        崔小心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

        燕相马突然间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眼眶湿润,笑得眼泪珠子都掉下来了。

        他喘着粗气,一脸激动的对崔小心说道:“那个家伙没有死,他还活着,他还活得好好的,他还能打着我的名号去干坏事——也只有他会挂着我的名号去干坏事,他还真是我的好兄弟啊,李牧羊这个混蛋——”——

        那群人由远及近,转瞬即至。

        很快的,他们就飞至李牧羊等人的头顶。

        “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三角辫男人一脸警惕的盯着李牧羊几人,出声问道。

        “你又是何人?”吴山记是这个屠龙小队的队长,自然要站出来挡在队伍的前面。

        “长白剑派行事,瞎了你的狗眼不成?”在那三角辫男人身后,是一个充满戾气的年轻男人。他身穿长衫,腰佩宝剑,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剑客,更像是一个装扮的富丽堂皇的公子哥出来游山玩水。

        “长白剑派?”屠心冷笑出声,一脸嘲讽的说道:“还真是好大的威风啊。只有疯狗才张嘴咬人吧?”

        “你们活腻了不成?”

        “我是活腻了,有本事来杀啊?”

        呛!

        那白袍少年抽出腰间镶满宝石的宝剑,出声喝道:“看我斩了你的脑袋。”

        “钟铭。”三角辫男人出声喝道。

        长袍少年看起来对三角辫男人极其畏惧,听到他呵斥出声,便殃殃的收了长剑,说道:“师父,他们欺人太甚。”

        “我们欺人太甚?”文弱弱出声反驳,说话就跟刀子似的,说道:“你叫什么来着?钟铭?我看你应该叫做钟瞎吧?睁着眼睛说瞎话,也只有你们长白剑派能够干得出来。我们没招谁惹谁的,你们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跑过来打扰我们不说,还出口伤人——现在还有脸说我们欺人太甚。难怪长白剑派的名声越来越臭,感情收的全是这种不成器的弟子。”

        “胆敢侮辱长白剑派,掌嘴。”三角辫男人说话之时,身体突然间在空中消失。

        与此同时,身穿宽袍头戴高冠的大师兄吴山记也在原地消失。

        两人的身体化作两团光影,在空中连续交手数百回合之后,难以分出胜负,再次撕裂开来,各自归位。

        三角辫男人没想到对手如此强悍,满脸诧异的问道:“你们到底是何方人氏?何门何派?”

        “我们没有门派,只不过在星空学院读了几年书而已。”吴书记表情温和,出声说道。

        “星空学院?”

        长白剑派的几人皆露出吃惊的表情。

        “星空学子?”三角辫男人仔细端详着吴山记以及屠心等人,好像是在辨别他们的真实身份,说道:“星空学子怎么会到了这昆仑墟?”

        “你们长白剑派能来?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文弱弱很是不悦的说道。别人怕他们长白剑派,他们可没有理由害怕他们。或许,除了那佛道两家,还能够不把长白剑派放在眼里的也就只有星空学院了。

        “本人南宫严清,长白剑派的执法长老。”三角辫男人沉声说道:“我们来昆仑墟是为了寻那恶龙而来。”

        “你怎么知道那恶龙会来长白山?”文弱弱佯作好奇的模样。

        “那恶龙原为你们星空学院的学子李牧羊,他在幻境之中就凶性大发,杀了我们长白剑派的长白七子。”一个长发披散的男人神情冰冷,语态倨傲的说道:“后来那恶龙身份曝光,被九国强者打入尘间。却被想到星空学院的院长太叔永生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用自己收集的三十一条龙魂为其续命,不仅仅救活了那恶龙,还让那恶龙炼化肉体,继而飞升成为白龙。实在是可恨之极。”

        “你是什么人?院长名讳也是你随意叫的?”吴山记一直带着笑意的脸上阴云密布,怒声喝道。

        “早闻星空学子桀傲,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长发男人冷笑连连:“怎么?太叔永远生做的,我们还说不得了?倘若不是太叔永生用龙魂替那恶龙续命,那恶龙早就被人族强者给杀了——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们星空学院到底是站在哪一方?难道说,你们也被那恶龙给腐蚀收买了不成?”

        “欺人太甚。”屠心怒声喝道。

        他伸手在简书上面一抹,一个巨大的墨色‘刀’字便跳跃而出,化作长刀,朝着那长发男人斩了过去。

  http://www.biquge.lu/book/164/96396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