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五百七十八章、纨刳大少!

第五百七十八章、纨刳大少!

        第五百七十八章、纨绔大少!

        “找死。”长发男人怒喝出声。原本就是心高气傲之辈,又有长白剑派这个背景深厚实力强悍的大靠山倚仗,自然就不会将星空学院的几个晚辈看在眼里。

        呛!

        腰间的长剑应声出鞘,整个人和那银色的剑光融合为一体,朝着那天空之上的巨大墨剑刀了过去。

        嚓--------

        黑色的墨剑碰上那银色的光芒,两道强烈的劲气在天空之上碰撞,发出嘶啦啦的响声。

        黑色墨剑力有不济,在那银光的挤压吞噬之下,瞬间在天空之中消失于无形。

        那长发男人还不解恨,身体一展,犹如一只白色的大鹤似的朝着屠心扑了过去。

        长剑横斩,这是准备要一剑削断屠心的脑袋了。

        “如此心狠手辣,和禽兽何异?”

        文弱弱的手腕一抖,绿色绸缎铺天盖地的朝着那长发男人席卷而去。

        长发男人视线受阻,心里生出恨意,手里的长剑挽出星星点点的剑花。

        嚓嚓嚓-----------

        星光闪耀,那绿色的绸缎也就被他给切割成无数条碎片。

        长发男人并没有因为眼睛难以看清目标而停滞不前,挥舞着长剑一头闯进了那犹如漫天绿叶的绸缎碎片之中。

        哗---------

        长剑上面的银色光芒爆涨,剑刃也瞬间扩大了十数倍。

        长发男人手持大剑,凶狠决绝的朝着那地面之上的屠心和文弱弱斩了过去。

        他这一剑不仅仅是要杀了屠心,还要将骂他与‘禽兽何异’的文弱弱也一并斩了。

        一言不合便杀人,此人当真是戾气冲天,难以相与。

        吴山记刚想出手救援,那个一直盯着他的三角辫男人南宫严清就动了。

        两人的身体再一次在空中交撞,然后化作两团电光交织在一起。

        轰隆隆---------

        你我来往,杀气腾腾。

        “星空学子又如何?”钟无言一脸残忍的笑意。

        这一次,他就要拿这些星空学子开刀。要让那星空学院知道,并不是世间所有人都畏惧你们的实力而不敢发声。

        既然做了那拯救恶龙的错事,那就要做好承担九国强者群起而攻的准备。

        长白剑派和那恶龙不共戴天,和星空学院也仇深似海。

        “去死吧。”钟无言的身体飞腾在半空之中,手持巨剑猛地朝着那地面之上的屠心和文弱弱斩了过去。

        “长白剑派。”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恨意。这也是他的生死大敌,是他此番重活后必须要铲除的大敌之一。

        他缩在袖子里面的右手握成拳头,拳头咯嘣咯嘣作响,白色的劲气凝聚,继而化作成为一条白色的小龙。

        轰-----------

        李牧羊猛地朝着头顶挥舞起自己的拳头。

        一道白色巨龙冲天而起,嘶吼着张开血盆大嘴朝着那银色巨剑以及持剑的钟无言杀了过去。

        “该死。”钟无言一直将那个裹着黑袍的家伙放在眼里。看起来和这个队伍的头领吴山记并不亲近,而且站在队伍的外围沉默无声。这样的家伙一向是不得志的,不然怎么会被小队排挤和得不到队员的尊重?

        没想到的是,这个家伙的拳力竟然如此惊力。

        现在变招已来不及,转身回撤更是不可能。

        他顾不上再管其它,更没有精力去劈斩屠心和文弱弱。

        丹田之处再次蓄力,将全身所有的劲气真元全部都聚集在成为这一剑之威。

        轰---------

        银色巨剑斩在了那白色的巨龙之上。

        “嗷---------”

        巨龙哀嚎,发出痛苦的呻吟声音。

        显然,这一剑给予那头白色巨龙难以忽视的伤害。

        钟无言心头一松,嘴角的笑意还没来得及舒展开来,只见那痛呼不已的巨龙竟然再次发力,以更加凶猛的姿态朝着他手里的巨剑和他的身体撞击了过去。

        那不是一股劲气!

        也不是一道真元!

        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真正的巨龙!

        一条活的,有自己的思想和生命的巨龙!

        “这怎么可能?”钟无言的心里惊诧不已。

        要知道,人是活的,气是死的。

        丹田蓄力,气海蓄气。

        修行者们将丹田的力和气海的凝集起来,继而化作大招去攻击对手。

        每一拳击出去,每一脚踢出去,那一拳一脚汇集起来的力道和劲气会很快就消失。

        它不可能是活的,不可能感觉到疼痛,不可能在第一次冲击失败之后转过身来发动第二次的攻击-------

        它不是人。

        可是,这头白色巨龙偏偏就做到了,做到了人类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轰---------

        白色巨龙狠狠地撞在钟无言手里的大剑之中。

        此时的银色大剑银光黯淡,剑刃也瞬小数倍。不复之前的雄姿和威势。

        咔嚓---------

        钟无言手里的长剑被那白色巨龙给撞碎。

        白色的剑刃碎片四处飞溅,就像是一片片银色的雪花。

        那白色巨龙的冲势不减,竟然再一次的朝着钟无言的胸口撞了过去。

        钟无言伸出双手去挡。

        砰----------

        他的身体被顶飞出去,朝着那遥远的云层飞了过去。

        良久!

        良久!

        钟无言的身体再次从高空之上落了下来,长发凌乱,白袍染血,看起来刚才那一击让他受伤惨重。

        钟无言的双眼并没有落地,而是身体腾飞在半空之中。

        居高临下的看着地面之上的李牧羊,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个之前被他忽略的对手,仇恨,疑惑,还有恐惧。

        正在战斗的屠龙小队大师兄吴山记和长白剑派执法长老南宫严清也停了下来。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盯着李牧羊,盯着这个将整个身体都笼罩在黑袍之中的美艳少年。

        屠心和文弱弱都见过李牧羊出手,只是那个时候的李牧羊有所保留。

        当然,有所保留的李牧羊已经足够的让他们震惊。

        现在他们发现,遇到的敌人越强,他的实力也就越强。好像是没有止境似的。

        吴山记对李牧羊的实力不甚熟悉,因为他极少看到这黑袍少年出手,就算是昨日和那雪狮搏斗之时,他也只是用了一道火墙去挡下了雪狮的寒气,将文弱弱给救了回来----------

        同样是高手,他对钟无言的那一剑感受极其深刻。

        他知道,就是自己硬接都有些麻烦。却没想到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能够一拳把他给打飞了出去。

        “这是捡到宝了吗?”吴山记在心里想道。

        秦翰的心里满是不安,因为这个小白脸又出风头了。

        转身扫了文弱弱一眼,心头的不安感瞬间提升数百倍。

        “你是什么人?”南宫严清出声问道。

        “燕相马。”李牧羊冷声说道。

        一段时间以来,他都没有名字,也不需要名字。

        因为他走过的那些地方,没有人会询问他的名字。

        在大武边关小镇关金州短暂停留,也并没有取一个备用名使用的准备。当文弱弱询问他的姓名时,他顽心大起就用了好兄弟燕相马的名字。原本想着为燕相马扬扬名,再说,也不过就用一次而已,谁会特意记住一个没什么秀色的烂名字呢?

        没想到后面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而且这个名字也只能延用到现在--------

        现在他要是突然间改名叫做什么燕相牛燕相鹅燕相猪什么的,怕是屠龙小队的这几个人也会起疑心吧?

        “西风燕家?”

        “不错。”

        南宫严清一双利目在李牧羊的脸上扫来扫去,说道:“刚才所用的是什么招式?”

        “打狗拳。”李牧羊说道。

        “找死。”钟无言咬牙喝道。李牧羊刚才用那一拳把他给轰飞出去,现在却说那一拳的名字叫做《打狗拳》,那么,自己不就成了被他打飞的狗了吗?

        这不是骂人,简直是羞辱。

        难道他完全不把长白剑派放在眼里吗?

        “岂有此理。”南宫严清厉声说道:“你以为有燕家庇护,就可以和我长白剑派抗衡不成?”

        “我没想过。”李牧羊出声说道。“我不需要燕家庇护,也可以和长白抗衡。”

        呛!

        南宫严清身后的数名长白高手纷纷拔剑。

        “南宫长老,我们联手杀了这个混帐,和他多说些什么-------”

        “敢辱我长白剑派,定要取其首级---------”

        “真是自不量力,敢和我们长白剑派为敌--------”

        -----------

        长白剑派的人平时嚣张跋扈惯了,哪里受过这般的欺负和侮辱?

        一个个的暴跳如雷,拔出长剑就要大家伙儿齐杆子上把李牧羊给斩成碎片冰了下酒。

        “杀你们这几个废物,犹如杀猪屠狗。”李牧羊对长白恶感极深,寸步不让。

        南宫清严的视线在李牧羊身上扫来扫去,沉吟良久,出声问道:“你和我长白剑派有仇?”

        “无仇。”

        “有怨?”

        “无怨。”

        “既然无仇又无怨,为何我却感觉到你对我长白剑派杀意甚重?”

        “噗嗤--------”

        李牧羊忍不住大笑出声,看着南宫严清说道:“难道你们还没感觉到吗?”

        “感觉到什么?”

        “我就是在欺负你们啊。”李牧羊大笑着说道:“我和你们无仇也无怨,我就是看你们不顺眼,就是想要欺负你们---------我江南城最有名的纨绔大少,欺负人还需要理由吗?”

        “-----------”

        (PS:网站有个年终盘点,每个人每天有五张票,不要钱。大家帮忙点点。鞠躬。)

  http://www.biquge.lu/book/164/96472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