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三章 徐盛

第二十三章 徐盛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你说你要效忠与我?”微微一怔之后,吕布看向管亥,脑海中系统的提示,只要自己答应,这管亥对自己的忠诚直接就能达到中级忠诚的程度,但对于这所谓的忠诚度,吕布一直不怎么放心,而且这管亥来的莫名其妙,也难免吕布会生疑。

        “只要温侯不弃,哪怕是为温侯迁马,管亥也愿意。”管亥闷声道。

        吕布不置可否的看向管亥,目光如同刀锋一般从管亥脸上刮过,又看向管亥身后的何仪、何曼两兄弟,这两个也是黄巾将领,具体有什么事迹他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吕布可以确认,这三个人,在三国演义里,在这个时段应该已经死了,管亥在青州被张飞一矛挑杀,而何仪、何曼兄弟是被曹操杀的。

        三个本来应该已经死去的人,如今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要效忠自己,这让吕布感觉有些诡异。

        “可否给某一个理由?布乃落难之人,如今也是无根飘萍,以管将军的本事,就算是去投曹操,也能得到优待。”吕布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管亥。

        只要收服,便有两千成就点和200声望,何仪何曼兄弟虽然不多,只有八百,没有声望奖励,但论武艺的话,至少比那什么尹礼、吴墩之辈强。

        “温侯如今虽然落魄,但温侯勇武之名,冠绝天下,未来必有作为,我等兄弟,最敬佩的就是温侯这样本事高强的强者,今日乃真心投效,绝无半点不轨之心。”管亥闷声道。

        说白了,其实也可以理解成一种投资,身逢乱世,像陈家这样能够影响一州,甚至陈珪在整个大汉天下都属于被士人认可的名士,都要想办法投靠一方势力,像管亥这种泥腿子出身,自然也有封侯拜将的想法,只可惜他第一次将宝压在黄巾身上,结果可想而知,输的血本无归,这一次想要押宝在吕布身上,算是第二次投资。

        如果是一些有眼光的士人或者武将的话,在这个时期恐怕不会投吕布,就算是雪中送炭,也要能够看到回报才行,吕布除了那一身闻名天下的勇武之外,如今说难听点就算一介流寇,加上吕布之前的名声,想要东山再起,可说是难如登天。

        也只有管亥这种出身不好的武将,愿意跑到吕布这里来搏个前程,毕竟能供管亥选择的路子不多,而且他一身本事,堪比一流武将,也不愿意只是混个不入品级的官职蹉跎一生。

        若是原本的吕布,就算从下邳逃出来,恐怕管亥这次也是压错宝了,性格决定命运,原本的吕布,绝不是争霸天下的材料,但现在同样的躯体中,换了一个灵魂,未来的事就不好说了。

        有人来投,而且是一员难得的武将,既然已经猜到了对方的心意,吕布自然不会把人才往外推。

        现在虽然落魄,但将来等他打下一块地盘之后,最缺的就是人才,尤其是管亥这种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人才,更是吕布所需。

        “有件事情,某要先说清楚。”吕布扶起管亥,认真的看着管亥道:“我们这一次是逃命,说难听一些,我们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沦为流寇,要跟我们走,你这片家业可就得舍去了。”

        管亥闻言点点头道:“温侯放心,来前我们已经有了准备。”

        “好,欢迎三位加入。”吕布大笑着拉着管亥,对众人道:“去找几坛酒来,欢迎管将军加入。”

        “主公,当务之急,当速速渡河。”高顺沉声道。

        “不急。”吕布摇了摇头道:“虽然不知道我们周围有多少人,但陈珪那老匹夫恐怕已经设好了陷阱,能否成功与否,还要看海西那边是否配合!”

        声东击西,说起来简单,但真要施展起来就不容易了,吕布虽然不知道陈珪现在在哪里,但要调集徐州的力量,将他们层层限制住,单凭一个臧霸,可没这份本事。

        “这样,一会儿少喝点,今夜入夜之后,文远陪着管亥去九龙渡暗中准备,我继续留在这里吸引那老匹夫的注意,记住,一切要谨慎行事,绝不能让那老东西看出端倪来,若让他们知道我们已经暗中联络道管将军他们,之前的计划,恐怕就要功亏一篑了。”吕布说道最后,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管亥他不担心,但管亥手下的人三教九流都有,谁知道其中有没有一些人起了其他心思,张辽处事谨慎而圆滑,也有足够的果决和胆魄,派他过去,可以帮助管亥约束部众。

        “是。”张辽闻言站出来,躬身领命道。

        天色微暗的时候,郝昭回来,将海西的见闻以及陈宫的交代说了一遍之,意外的是,郝昭竟然在海西碰到一名陈府的家将,不过吕布听到这里,反倒是放下心来。

        陈家跟海西四大家族不怎么对付这吕布是知道的,陈家的家将出现在海西,又是在这个时候,看来自己的预测是准了,接下来就要看陈宫那边能否把戏给做足了。

        当夜,张辽在吕布的安排下带领了十名骑兵跟着管亥三人一同去了九龙渡,准备渡河之事,郝昭则被吕布派往海西,负责吕布与陈宫之间的情报联络。

        ……

        海西,清晨。

        陈宫有些心事重重的推开房门,看着门外陌生的景色,心中却是微微叹了口气,吕布的计划到此刻,他才完全接受,但此刻留在海西的他并不轻松,他必须协助吕布,在这里将徐州军和陈家的视线吸引到这边来,为吕布渡河争取时间。

        院门之外,突然响起一阵吵闹之声,隐隐间有兵器碰撞之声。

        有人在闹事?

        陈宫心中一动,难道郝昭回来,与徐家的人起了冲突?在这海西境内,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人敢在徐家的家门口跟徐家起冲突。

        “陈先生!”被徐淼派来监视陈宫的家将上前,微笑着做辑道:“先生起的这么早?”

        “耿护卫。”陈宫深深地看了耿护卫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徐家派来盯梢的,看了看外面,扭头看向耿护卫道:“可是文承兄担心我的安危,不让我走动?”

        “那倒不是。”耿护卫连忙摇头笑道:“只是海西最近不太平,家主担心陈先生出事,命在下跟在先生身边,护卫先生周全。”

        “那我现在想出去看看,可以吗?”陈宫微笑道。

        “当然。”耿护卫点点头,跟在陈宫身后,一起向着门外走去。

        前院,昨日见到的那名少年此刻目光通红,手中挥舞着一杆钢枪,舞动起来颇有几分气势,二十几名彪悍的徐家护卫竟然近不得身,反而被他杀的连连败退。

        “徐盛,你竟敢擅闯徐家,不要命了!”一名家将提着大刀站在圈外,看着少年越战越勇,心中有些发怵,怒目厉声道。

        “哼,你们害死我娘,让徐淼出来,我要让他偿命。”少年瞪着通红的双眼,杀法悍勇,一副以命搏命的架势。

        “荒唐!”徐淼面色阴沉的走出来,看着少年怒道:“你娘是过劳而死,我徐家虽说不上待你母子不薄,住宿餐食也未曾亏待,是你母亲要为你赚什么路费,日夜做工,才会有此下场,如何能怨到我徐家头上。”

        少年闻言目光依旧通红,但陈宫看得出来,这少年的章法有些乱了,他虽不通武功,但跟在吕布身边东征西讨,一路从长安辗转到徐州,见识何等丰富,这份眼力却是有的。

        心中一动,陈宫微笑着看向身旁的耿护卫道:“耿护卫,这位徐家少年不是你们本族吗?为何会如此?”

        耿护卫看了徐盛一眼,摇头道:“祖上曾是一家,他乃徐家旁支,后来分家到琅邪自立门户,三年前家道中落,母子二人来到海西寻求庇护,只是两家上百年没什么联系,感情自然淡了,只是我家家主念及血脉同源,才让他们留下来,徐母做些女红,徐盛则在府中接些活,日子虽然算不上滋润,却也过得下去,只是这徐盛年少气盛,一心想建功立业,徐母便日夜做工,累出病来也不愿医治,如今却是……”说道最后,耿护卫叹了口气。

        此时少年徐盛气势一泄,章法一乱,渐渐落入下风,加上对手越来越多,最终被一群家将制服。

        眼看徐淼要废了这少年的双手,陈宫心中一动,上前一步道:“文承兄且慢。”

        “公台?”徐淼仿佛才看到陈宫一般,笑道:“家门不幸,却是让公台见笑了。”

        陈宫摇摇头,走到徐淼身前,看了徐盛一眼笑道:“这少年也是丧亲之痛冲昏了头脑,虽然冲撞了徐府,但其情可闵,况且也没有造成伤亡,若断去双手,他这一生恐怕也没了活路,不如我帮他求个情,就此作罢如何?”

        徐淼疑惑的看了陈宫一眼,点点头,目光看向徐盛,冷哼一声道:“今日看公台脸面,饶你一次,但自今日起,不得再进入我徐府一步!放开他吧。”

        一群家将依言将徐盛放开,徐盛却一脸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

        陈宫看着徐盛,走到他身边,从怀中取出钱袋递给徐盛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还年轻,当明辨是非,此事虽然可悲,却也怨不得徐兄,钱财不多,拿去为令堂置办后事,入土为安吧。”

        徐盛怔怔的看着手中的钱袋,突然朝着陈宫跪下来,嘭嘭嘭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公台心善,不过这孽障,唉……”徐淼看着徐盛离开的方向,摇了摇头,拉着陈宫一起离开。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http://www.biquge.lu/book/18769/61952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