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五章 压服四家

第二十五章 压服四家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黑夜里,厮杀声还在继续,一声声愤怒的咆哮仿佛要撕破这无边的黑暗一般,泗水两岸,拥挤的人群不时地被挤得跌进冰冷的水流之中。

        此时虽然已经立春,但天气似乎比之前的寒冬还要冷上几分,水流虽然没有结冰,但人若在这种时候掉进去,基本上是没活路了。

        吕布的名字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瞬间,南岸这些四大家族的家丁凑起来的人马的士气就跌落到谷底。

        这些被四大家族招来看家护院的,虽然经过一些简单的训练,身体素质,也要比一般士兵强上一些,但一群看家护院的家丁,平日里为虎作伥能行,但哪经历过真正的战阵,此刻遭遇突袭之下,本就士气低落,再被吕布的名头一吓,几乎瞬间崩溃,顷刻间,便被杀的溃不成军。

        徐淼、钱文以及另外两位家主此刻十分后悔今夜为何要亲自前来,眼见败局已定,带着几名亲信准备逃离这是非之地。

        “四位家主,哪里去?”陈宫在吕布出现的时候便已经带着徐盛和郝昭盯着四大家主,此刻见他们要走,当下便现身阻拦。

        “公台,我……这……”徐淼脸上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看向陈宫,想要解释什么,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毕竟之前已经算是撕破了脸皮。

        “放心。”陈宫微笑着拍着徐淼的肩膀道:“从一开始,温侯就没有想过要借助你们的力量,还要感谢你们帮忙吸引了陈珪那匹夫的注意,现在,约束尔等部众,听候我们调遣。”

        徐淼看着陈宫微笑的嘴脸,突然有种狂抽他的冲动,原本以为自己把握着吕布的命脉,虽然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帮吕布,但到头来却被他们当猴子耍,让他们如何不怒。

        只是看了看陈宫身旁虎视眈眈的徐盛和郝昭,一时间也不敢妄动,刚才这两个少年的武艺看在眼里,此刻哪敢动手,只能一脸干笑着看向陈宫,忙不迭的答应。

        其实就算陈宫不说,此刻大局已经渐渐稳定下来,四大家族此次为了帮忙对付吕布,几乎是倾巢而出,带来了三千对家丁组成的混合军,此刻却已经被吕布杀的胆寒,成片的跪地请降,能够坚持抵抗的越来越少,此刻四大家主发话,哪里还有人敢继续顽抗。

        片刻之后,四人终于见到了吕布,这位落魄之际,都能在下邳城外追着徐州军打的猛人,此刻一身浓烈煞气,驾驭着赤兔马而来,只是淡淡的目光扫来,便让四大家主心底发寒。

        “参见主公。”陈宫、郝昭二人上前行礼。

        “不必多礼。”吕布示意二人免礼,目光看向四大家主,颔首道:“四位便是海西四大家的家主吧,布早有耳闻。”

        “将军言重。”徐淼四人连忙施礼道。

        “战况紧急,布还有一些部下被困在北岸,还望四位家主能够助我一臂之力,施以援手。”吕布虽然在笑,但手上的方天画戟却缓缓地斜向地面,没有人怀疑,若四人不答应,恐怕吕布立刻便会将他们四个给砍了。

        “这是自然。”人在矮檐下,哪能不低头,此刻真正面对吕布这尊杀神,才能真切的体会到吕布的恐怖。

        “管亥!”

        “在!”管亥上前一步,眼中带着几分着急。

        “配合四大家主救人,记住,水战非我们所长,莫要恋战,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吕布看向管亥,沉声道。

        “是!”管亥感激的看向吕布,随后便在四大家主极力配合下,开始指挥着一艘艘渡船靠向北岸。

        幸好,为了敷衍陈宫,四大家族做出要全力救援吕布的样子,一应渡船此刻倒是不少,在管亥的指挥下,迅速向北岸靠近。

        只可惜,北岸的战事已经接近尾声,当管亥带着人靠岸之后,原本六百名壮勇,此刻已经不到百人,管亥连忙命人一轮箭雨将徐州军迫退,便让众人上船。

        此时臧霸哪里不知道自己被耍了,一夜戮战,虽然杀了不少,但自己这边也折了不少人,而吕布的手下,更是没有捞着一个,此刻见竟然有人来救这些人,连忙指挥士兵向岸边的船只放箭,定要将这伙贼寇留下,说不定,能够得到吕布的消息。

        只是百多号人此刻早已上船,管亥催着一帮家丁连忙摇动船桨,向对岸靠去,臧霸这边并未准备船只,只能不甘的看着对方越来越远,却没有丝毫办法。

        “准备船只!随我渡河!”臧霸狠狠地将手中的长枪扔在地上,怒吼道。

        多日准备功亏一篑,哪怕是臧霸,此刻也失了冷静。

        “宣高,收兵吧。”一声轻叹从背后传来,臧霸扭头看去,却见一辆马车从人群中缓缓行来,周围的徐州军自发的让开一条通道,声音正是从马车内传来。

        “汉瑜先生。”臧霸躬身一礼,苦笑道:“若再等下去,恐怕我等再难完成丞相的命令。”

        陈珪摇摇头道:“将不以怒而兴兵,你此刻的心境,不适合再统领三军。”

        臧霸一愣随即苦笑着摇头道:“先生所言极是。”

        “吕布此刻,恐怕早已渡江,否则四大家族就算不助我等,也断不会助这些草寇。”陈珪隔着河看向对岸,摇头道:“如今他过了泗水,手下又皆是骑兵,来去如风,再想杀他就难了。”

        泗水以南到长江流域,都算是徐州的地盘,但实际上由于经常受江东骚扰,徐州刺史府对这一带掌控力并不强,当初吕布击败袁术,虎步淮北,将广陵一举拿下,才算对这边增强了几分掌控力,但毕竟时日尚短,想要在这边围杀吕布更加困难。

        “元龙先生如今为广陵太守,不如……”臧霸心中一动,看向陈珪,陈登如今为广陵太守,手下也有数千精兵,而且陈登智计超群,吕布落得如今田地,有一大半功劳要归功于陈登,若让他再出手,再联合徐州军,未必不能缴杀。

        陈珪却摇了摇头:“虓虎不可力敌,有了上次教训,此番恐怕对我儿已生出戒心,当以智取为上。”

        “先生可是已经有了计策?”臧霸目光一亮,看向陈珪道。

        陈珪摇了摇头,计策又不是凭空来的,很多时候,所谓计策,其实不过是因势利导,旁人不明所以,才说是什么奇谋妙策,若硬要说的话,陈珪更觉得应该是布局才对。

        “听闻那江东狮儿最近频频袭扰广陵,我当于我儿书信一封,看是否能够引起两人冲突。”陈珪思索道,若能挑起孙策与吕布的矛盾,不但可以用孙策来对付吕布,也能缓解一下广陵的压力。

        “宣高。”陈珪扭头,看向臧霸道:“此事还需你出马。”

        “先生但请吩咐。”臧霸点头道。

        “我会书信一封于我儿,宣高带上三千人马渡河,带着书信去找我儿,助我儿一臂之力,至于能否成事,不必太在意。”陈珪笑道。

        能否击杀吕布,他并不十分看中,毕竟吕布经此一战,想要东山再起很难,徐州又在曹操眼皮子底下,吕布现在就算占了海西,也威胁不到陈家,更何况那海西四大家族就算暂时迫于吕布威胁,屈服于他,也不可能真的甘心投效。

        “是,我即刻启程。”臧霸闻言立刻道。

        “不急。”陈珪笑着摇了摇头:“明日再启程不迟,将士们一夜戮战,也需要休息,而且渡河不能在此地,那吕布刚刚压服四大家族,短时间内,会在此驻留,莫要与他碰上才是。”

        “末将知道,末将先行告退。”臧霸点了点头,即便陈珪不说,他也会另找渡口渡河,否则让吕布发现,那乐子可就大了,当下向陈珪告辞一声,开始指挥兵马撤退。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http://www.biquge.lu/book/18769/6195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