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哦?挡住了?曹操竟然没动手?”洛阳,骠骑大殿,正在与贾诩议事的吕布惊讶的看着夜鹰送上来的情报,顺手将情报递给了贾诩,扭头看向夜鹰:“严密监视双方动向。”

        “喏!”夜鹰微微一躬身,默默退下。

        “陆逊竟然杀俘?”吕布微微眯起眼睛:“看来江东的情况很糟糕,竟然至今未向我军求援?”

        “江东本就地广人稀,杀俘也是无奈之举啊。”贾诩将情报放在桌上:“这些人若用之,临战时随时可能倒戈,但若养着,眼下除了消耗江东军粮之外,若被刘备劫下,那曲阿一战,根本没有丝毫意义,杀之不降,不杀不利,江东眼下显然已经无法承担太多的变数,不过如此一来,对主公反而有利。”

        “不错。”吕布微笑着点点头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不想封王之前,孙权还要送我这么一份大礼呢!”

        “距离封王,已经不足两月,时间上恐怕有些勉强。”贾诩摇了摇头。

        “莫要忘了,我们手中,还有一张牌尚未打出呢。”吕布微笑道。

        “倒是臣多虑了。”贾诩闻言一怔,微笑着摇了摇头道。

        三天后,伊阙关庞德、武关郝昭以及被调回汉中的魏延同时各自先后接到了洛阳传来的飞鸽传书,命庞德兵出南阳,郝昭则自武关出兵,与魏延联手,将新城、上庸两郡拿下,若到时庞德还未拿下南阳,则两路兵马与庞德联手攻陷南阳。

        “将军,终于要出兵了!”伊阙关内,接到洛阳飞鸽传书之后,整个伊阙关上下一片欢腾,庞德立刻点齐三万西域佣兵以及两万射声营将士开始向南阳发兵,只留下一员副将以及数千临时征召的兵马守城。

        武关,将军府。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郝昭有些兴奋地一把将手中的信捏成一团,兴奋地挥了挥拳头,从当年吕布入关中开始,郝昭就驻守武关,负责长安南面门户,可不止是武关,随着后来吕布兵力渐渐充足,包括陈仓、斜谷这些地方的防御皆由郝昭负责,从当年一个懵懂少年,到如今,郝昭已经快到而立之年,虽然责任重大,吕布也对他表现了足够的信任,但身为将领,却一直负责防守,眼看着在他之后的魏延、马超、赵云、庞德一个个新晋将领南征北战,自己却依旧负责防御,尤其是此前那场大战,伊阙关、虎牢关连场大战,而郝昭却只能在武关擦拭兵器,等待。

        眼看着武关的兵器一茬又一茬的换,每天却只能射靶子,偶尔有个来犯之敌,还是个怂包,一通乱箭下去就歇菜了。

        不止是郝昭,武关上下,都处于一种莫名的亢奋中,这些年来,一直都是练兵练兵,练到他们都快吐了,眼看着别人得功勋、升迁,而他们却除了练兵就只能数蚂蚁,这样的日子,终于到头了。

        比起这两位来,刚刚被调回汉中,屁股还没坐热的魏延就淡定多了,蜀中之战刚刚下来,现在看样子是要对荆州用兵了,虽然南蛮作乱没能参加上,但相比于打那些连兵器凑不齐的蛮夷来说,还是交给士元这个书生还有少主去练手吧。

        接到洛阳传来书信的第二天,魏延、郝昭便同时出兵,大批的关中精锐出关,一个个龙精虎猛,气势如虹的杀向上庸、新城两郡,两郡太守哪里见过这等阵仗,还没看到敌人究竟是谁,就被一通通箭雨给射蒙了,巡逻城墙都得猫着腰去巡逻,敌人还没有攻城,士气已经被人家射没了,很多城池更是望风而降,便是郡城,也只是稍作抵抗之后,不敌败退或者直接开城投降。

        这仗真没法儿打,居高临下都没有人家射程远,就算是投石机,也发挥不了作用,出城作战?更是扯淡,两郡所有城池的守军加起来都不够一万,冲出城去,还没到跟前就已经没人了。

        不到半月的时间,上庸、新城两郡尽数收服,被随后从长安派来的兵马接手,两人则在修整两天后,开始向南阳进发,准备与庞德一起,联手将南阳攻破。

        不过在南阳,庞德却是遇到了阻力。

        关羽虽然走了,但却并未将南阳精锐全部带走,而刘备在决意攻打江东之后,更是将麾下大将李严调往南阳,更将南阳的驻军增添到五万,以备若战事不顺时,吕布趁机来攻,能够挡住吕布的进攻。

        李严显然知道关中劲弩的厉害,而且也预计到一旦江东战事不顺,吕布必然会南下,因此在上任之初,就开始施行坚壁清野的策略,以宛城为作为抵抗吕布的前线,将大量百姓向南迁徙,同时在南阳城外,挖出一条条沟壑,这也是李严琢磨出来的防御办法。

        劲弩虽强,但只要将士们躲入这些沟壑之中,关中的劲弩再强也不可能拐弯儿射杀沟壑里面的将士,同时如果关中将士强行冲锋的话,沟壑中的将士却能以弓箭来射杀敌军。

        宛城四面八方,五百步之内,都被这些沟壑铺满,庞德的军队,正是被这些沟壑所挡住,连攻了几天都无法攻入。

        “将军,怎么办?”宛城外,庞德大营之中,新一轮的损失比例送上来,虽然战死的大都是西域佣兵,但就算是用人命去添,这么远的距离,而且李严用的还是层层防御的战术,把三万西域佣兵都填进去,都添不到宛城之下。

        无往不利的强弓劲弩,在这些战壕面前吃了瘪,令一众关中将士恨得牙痒,却又无可奈何。

        “不能再这么打下去,否则的话,还没摸到南阳城的城墙,我们的人就得耗光!”庞德点了点地图,他在这里屯兵已经快半个月了,上庸、新城二郡捷报连连,他现在却寸步难行,多少让他有些不服,虽然这里才是主力,但射声营怎么说也是吕布麾下五部精锐之一,怎能让人给比下去?

        “诸位有何计策?”庞德揉了揉太阳穴,扭头看向众人道。

        “这……”众将相互看看,一名武将试探着道:“将军,不如我们也挖掘出战壕,避开他们的弓箭,直接与他们近身战如何?”

        “倒也是个办法?”庞德闻言摸着下巴点了点头道:“多派几支工兵部队,从不同的方向给我往进挖!命射声营将士准备近战!”

        “喏!”

        众将闻言齐声应命,当天便开始挖掘地道,吕布的军队里,可是有着明确的分工,每一支军队都会有一支工兵营,专门负责建立营寨,制作防御工事的事情,虽然同样也能战斗,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工兵营是很少与敌直接交锋的。

        宛城上,李严手搭凉棚,看着对方开始挖战壕,身边的几名将领面色有些难看:“将军,再这么挖下去,我们的优势也没了!”

        “无妨,只要能够撑到主公打下江东便可!”李严摇了摇头,冷笑道:“而且对方既然选择了以战壕来进攻,同样等于放弃了关中劲弩的优势,对我们而言,未必是件坏事。”

        最绝望的事情就是看着对方能够打自己,而自己却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关中一直以来显然都是采取着这样的战法,这种战壕,也是被吕布给逼出来的,不挖地三尺,真没办法跟吕布正常交流呐!

        “你来指挥,看清楚他们挖掘的方向,事先让将士们分开,先以弓箭射杀贼众!”李严微微想了想,对副将道。

        副将闻言目光一亮,答应一声,开始指挥旗官发令。

        工兵营的速度虽快,但近两百步的战壕,也足足挖了两个时辰。

        “轰隆~”

        “放箭!”

        土块坍塌,早已退到两侧的将士随着将官一声令下,数十枚箭簇同时从两侧射向刚刚出来的几道身影。

        “铛铛铛铛~”

        沉闷的声响中,随着飞扬的尘土散去,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却是几面盾牌连在一起,飞窜而来的箭簇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杀!”这次进来的,可是射声营的精锐将士,甩了甩脑袋上的土之后,迅速举着盾牌向对方杀过去。

        关中制造出来的大盾很大,立起来几乎能够将大半个身体都遮掩,但在这战壕之中,行动却颇为不便,因此双方在接触的一瞬间,射声营将士直接将盾牌砸向对方,紧跟着挥刀杀上去。

        百斩钢打造的兵器再加上坚固的盔甲,在这并不宽阔的战壕中,占尽了优势,除非对方的兵器砍到头上、脖子上,否则很难对他们造成伤害,但射声营将士的兵器,却可以轻易撕裂他们的皮甲甚至斩断兵器。

        一时间,三五个射声营战士聚在一起,便可以杀的荆州军溃败,而随着源源不绝的射声营将士杀进来,第一道防线便迅速溃败下来。

        “将军,这……”几名副将在城墙上看的真切,这种小规模冲撞遇到射声营这样的精锐,狭窄的地域反而给对方提供了便利,再这么下去,这战壕反而成了对方的掩护,城头的弓箭手也很难射中躲在战壕中的这些关中精锐。(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18769/9641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