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附身吕布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想要田,给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想要田,给你

  当夜鹰派人将虎符送到蒯越那里的时候,蒯越还没有从卢杰的府邸离开。

  “兵符已经到手,将军也该履行承诺了。”蒯越晃了晃手中的虎符,将之交给卢杰。

  “那……王威将军他……”卢杰接过虎符,疑惑的看向蒯越。

  “既然不是同路,那便是敌人,卢将军放心,王威不会再出现了。”蒯越微笑道。

  卢杰心底一寒,已经看到蒯越身后那名劲装男子手中捧着一个锦盒,虽然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但那刺鼻的血腥气息还是逸散出来,不用问也大概能够猜到里面是什么,这无疑是一种示威,他们杀得了王威,自然同样杀得了他卢杰。

  吞咽了一口唾沫,卢杰强笑道:“但凭异度兄吩咐。”

  “那就请子川兄陪我走一趟襄阳大营。”

  蒯越向蔡和借了三百兵马,在夜鹰的陪同下,和卢杰一起来到襄阳大营,先以虎符召集襄阳大营的一众将官议事,而后夜鹰率领着数十名夜枭营死士突然动手,将襄阳大营之中效忠于刘备的将官尽数击杀,而后军队迅速被蒯越召集过来的昔日与蒯家、蔡家亲近的将领接手。

  刘备的兵马可没办法如同关中军队那般军纪严明,将领一死,其麾下的兵马往往随之溃败,加上蒯越原本在荆州就颇有名望,而带来的那些接手将领中,有一人甚至比王威名气都大,大约十年前,号称荆襄第一名将的文聘!

  说起来也是有些可怜,文聘、凌操这两员早期被吕布俘虏的大将,后来随着吕布南征北战,尤其是麾下猛将渐渐足够的时候,几乎被吕布遗忘在长安的地牢里。

  一开始,无论凌操还是文聘,都是抵死不降,但这一关就是近十年的时间,开始的时候吕布还常常派人来问,时间久了,尤其是庞统给提出来以后,吕布身边先后多了马超、庞德、徐荣、赵云、北宫离、魏延、甘宁这些猛将,于是一忘就是十年。

  这次若非蒯越提起来,估计这两人会被吕布彻底遗忘在牢里。

  十年的时间,外面天下沧海桑田,孙策死了,凌操跟吕布之间的矛盾自然也就淡了,而如今江东跟吕布之间的关系也算不错,最重要的是,就算现在将凌操放回去,孙权那边,也未必敢用。

  至于文聘更可悲,其实刘表死的时候,吕布只要愿意,都能将他招降,毕竟主公都死了,而且仇人也不是吕布,双方的根本矛盾也就不存在了。

  要说怨气,自然是有的,十年啊,一个人一辈子又有几个十年去挥霍,可以说两人本该最光辉的年景,都献给了长安的地牢,这是何等的悲催。

  但这又能怨谁?若非如今吕布身边缺乏水军将领,甘宁在黄河一带游弋,警惕曹操的话,吕布根本不会想起这两人。

  难道要怪吕布没有继续招降他们?这话说出来也是徒惹人耻笑,因此文聘和凌操这一次虽蒯越来襄阳,心里憋着一股劲,要做出一番功绩来给吕布看,他当初将他们丢在牢里不管不顾是错的。

  有了文聘的帮助,襄阳城的两万兵马就被蒯越彻底接管,原本忠诚于刘备的将领被杀了个干净,如今都是来自关中或者蒯越招来的人,加上文聘统领,军中怨气并不是太大,只是一个下午,襄阳城在经过一番动乱之后,再度回归了平静,只是此刻,所有人都知道,就这么一个下午的时间,襄阳城变天了。

  按照刘备一开始的计划,他将关羽从南阳调回,再由李严接掌南阳,江东精锐已灭的情况下,如果一切顺利,完全可以在吕布出兵之前,平定江东,然后整合江东的力量,再与曹操联手,共同抗衡吕布。

  因此,除了南阳以及夷陵之外,荆州的兵马几乎被抽调一空,而南阳陷落加上襄阳的倒戈,帮刘备坐镇后方的伊籍甚至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蔡和带着人控制起来。

  “蔡和,你敢背叛主公!我……”襄阳府衙,被五花大绑的捆起来的伊籍,怒瞪蔡和,厉声呵斥。

  “为何不敢?”蔡和冷笑一声,扫了一眼周围几个昔日跟随刘备一起的世家之人,冷笑道:“刘备不仁,娶了我姐姐,却任由你们这些奸贼欺辱我蔡家,我凭什么效忠他?”

  事实上也不是刘备不想管,只是跟随刘备的那些世家多年来被蔡家压制,仰其鼻息,时间久了,自然有怨气,这些人才是刘备真正的依靠,也因此,哪怕为了安抚当初追随蔡家的世家而取了蔡氏,但对于手下臣子们对蔡家的打压刘备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太过分,刘备都不会管。

  只是伊籍没想到,来自蔡家的报复会这么快,而且这么猛烈。

  “带下去!”蔡和此刻颇有些小人得志的样子,但无论蒯越还是回来的文聘、凌操,对此都没有太多在意,就如同之前刘备纵容这些世家报复蔡家一样,既然蔡家在拿下襄阳这件事情上出了力,而且也明确了自己的态度,那一些不伤及吕布根本的事情,也就随他们闹去,对自己人和外人的态度,吕布一向是泾渭分明的,支持自己的人,哪怕有些缺点,吕布也会容让,但反对自己的人,你就是圣人,也是别人的,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随着襄阳、南阳两座重镇被拿下,而荆州内部除了这两地之外,几乎没有多少防御力,接下来的事情自然简单多了,郝昭在文聘和凌操的帮助下,开始着手布置防线,而蒯越则效仿当年诸葛亮的做法,开始游说荆襄各郡来投。

  此外为了更好的拉拢士卒,吕布在均田制的基础上,退出了承包制,田地依旧归官府所有,但在这基础上,个人可以承包土地,雇人来耕种,当然其中的盈利必须在官府规范的范围之内,这也是封王之前,吕布做的决策,因为随着吕布大力推广工商,经济形态开始向多元化发展,在关中一带,已经有些心眼儿活泛的农民借着吕布政策之便,过上了富足的生活,在这些人的带动下,其实关中已经开始出现有田无人种的局面。

  也就是说,这十年的时间里,吕布已经将田就是命的观念在关中开始渐渐扭转过来,而大量高产作物的引进和农部的不断研究,当吃饱已经不再是百姓唯一生活诉求之后,田地的重要性也自然开始随之减弱。

  不过为了防止土地兼并的现象重新出现,天地依旧要掌握在官府手中,世家可以承包,但官府可以直接插手控制,税收方面,会给一些优惠,比如官府这边定下的税收是三十税一,而承包之后,可以上提道十五税一或者十税一,让世家可以靠田吃饭,但想要大富大贵,如之前那样靠着田地就能够将天下财富给垄断的时代,却是一去不复返了。

  而承包制的出现,最先是在关中试行,没办法,关中现在都出现良田无人种的局面了,至少以如今的农业水平,还没有达到可以将大量劳动力解放的地步,以前吕布是在头疼如何将地从世家手中拿过来分给百姓,而现在要想的是如何让更多的人愿意去种地。

  除了加大农部的人才之外,现在是需要世家帮忙的时候了,不是想要地吗?给你,帮我种,想要多少给多少,但你得给我种起来。

  不知道自己又被吕布坑了一次的世家在接受了这个政策之后,荆襄之地也开始迅速稳定下来,大量的田地,除了地契上缴官府之外,其他的基本没变,而税收降低这份好处,经过吕布直接在民间的宣传,并且律政司迅速插手之后,这份好,自然被百姓记在了吕布头上,民心是吕布需要的。

  不过要将这些事情彻底落实到位,封王前是不可能了,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首先律政司方面监管的人员根本不足以铺到全国。

  这些可以慢慢来,反正框架已经定下,吕布也不怕这些世家阳奉阴违,等百姓渐渐适应了新的律法,加上关中的带动之后,恐怕到时候就不是世家压榨百姓,而是不得不提出更高的待遇,求着百姓来种地了,但眼下,反正在世家眼中,这是吕布对他们的一次妥协。

  荆襄世家开始迅速稳定下来,并且积极的给官府送钱送粮,想要承包更多的土地,虽然不像以前那样有着丰厚的利润,但架不住地多,尤其是不少世家在得知关中缺人种地之后,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但还是有些人脉比较广的世家开始打关中田地的主意,想要去那边承包。

  对此,他们接收到关中官员热情的欢迎,正愁没人种呢,关中的百姓一个个不说腰缠万贯,也是富得流油,不说全部吧,但至少现在靠种地发财的人确实少了,丝路才是他们的财路,有些能耐的人,现在更愿意去丝路淘金,至于种地,至少在长安,那是没出息的人才会跑去种地,哪怕吕布多次颁发一些对粮食的优惠政策,响应者依旧寥寥,不是不相信,而是种地赚太少了。

  关中群臣可没少因为这事头疼,徐荣在年初的时候更是接到一条荒唐的命令,吕布准备灭掉一两个国家,将他们的人口拿来种地,一开始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徐荣整个人都不好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18769/9659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