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第19章 青皮

第19章 青皮

        这条河的河床已经干裂,两边一片片沙砾蔓延。

        杨河走上河岸,期盼地看去,仍然荒草连天,不说村庄人烟,就是树木都很稀少,眼前之景,似乎人类已经彻底死去一样,让人产生刻骨的绝望。

        杨河默默走上前去,看几里外似乎有一个废庄,去那边看看运气吧,有什么物资可以搜罗。

        他身后的难民一样默默跟上,从“吴口”废墟出发后,他们又走了两天,杨河估计有走了一百多里路。

        这段距离更绕,杨河估计有效路程只走了四十里。

        不过相比前几天,难民们的气色却好了很多,也显出一些强壮来。

        毕竟打了十六只狼,除了那天盛宴后,杨河又以每天一只狼,五斤米的份量来供给食物。难民们的营养得到有效补充,特别在肉食作用下,他们的身体恢复得很快。

        而且除了原来四十八口人,这只队伍又增添了二十二口人,内青壮男丁也有八人。

        却是昨天中午在一处废庄收容来的,他们跪满一地,苦苦哀求,希望杨河能收容他们。

        杨河看这只队伍老弱妇孺居多,颇似齐友信、严德政当时队伍,就将他们收了下来。

        乱世中壮大队伍很重要,唯有不断的汇集,抱团取温,才能在乱世中生存下来。

        特别大股的难民总比小股难民队伍更多些生存机会。

        杨河也盘问了他们来历,却大部分是归德府永城人氏,逃难原因与杨河、齐友信等差不多。这次官兵与流贼在大战,造成了各州县数之不清的逃难队伍。

        对这些新收容的人员,杨河还是比较放心的,基本上都是老实沉默的普通农户,他们也极力愿意融入到这只队伍中来。

        毕竟对他们来说,乱世中象杨相公这么仁慈的首领不多见,而且他还是个人,年纪轻轻就是秀才,更拥有强大的武力,看他们挑着的狼尸就是证明。

        他们私下打听了,这些恶狼绝大多数都是杨相公主仆二人打下的,让他们震惊不已。

        而且他们加入队伍后,还第一次喝到肉汤,很多人当场就流下泪来。

        不说逃难后,就是逃难前吃肉,对这些人来说都是遥远的回忆,很多人铁了心就决定跟随到底。

        其实对这些新加入的人,队中老人隐隐是有些排斥的,毕竟人一多,自己吃到的肉与粥就少了。

        不过一是杨河的威信摆在那里,二他们也知道人多力量大的道理,这些新人也很知趣,加入队伍后,主动去挑行李辎重,找寻野菜时也非常卖力。

        除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戴着小帽,右眼眶周边有一大片青黑色色素斑,也就是青色胎记的家伙,昨天还老实本份的样子,今天就原形毕露了。

        从一大早开始,这人就不断对自己的浑家与小女儿呼喝咆哮打骂,一边还洋洋得意的观察周边人等的反应,别人若越劝他,他反而越变本加厉起来。

        就在刚才过了那条河床时,他不知哪根神经不多,又开始污言秽语辱骂起自己浑家来,而且骂得非常难听。

        旁边一个青年与几个妇人看不过去,劝说两句,他反而劈头盖脸的巴掌往自己妻子身上打去,连几岁大的女儿也不放过,一边“死婆娘,赔钱货,烂货”等骂个不停。

        他的女儿大哭起来,那女人抱着女儿只是默默忍受,眼中充满屈辱与无奈。

        骂声与哭声打破了队伍的平静,很多难民都神情不满的看去,杨河目光也冷了下来。

        他昨天多少了解过这个人,伍中人说他原是里甲中的青皮光棍,平日只知道吃喝玩乐,他的浑家却是里甲中的好人家,不知什么原因却嫁给了他。

        然后这人成亲后还是游手好闲,家业都是妻子平日在支撑。

        就算逃难后,也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什么事也不做,要不是他妻子人缘好,早就被队伍中人赶出去了。

        昨天看他老实巴交的样子,还以为是原伍中人夸大其词,毕竟杨河最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没想到

        这样的人与事他在后世也见多了,都是性格残忍却又懦弱之辈,内残外忍,只能通过欺凌弱小显示存在,或达到某种目的,外人如果劝说关注,他们反越加满足。

        就如一些携带幼童的乞丐,或是耍猴之人,当观众不给钱或给的钱少时,他们就折磨幼童或是猴子,观众看不下去,自然就多给钱了。

        这家伙显然就是这种人,通过打骂老婆孩子来显示自己存在,甚至在伍中建立话语权?

        他冷笑一声,眼中浮起冰冷与无情。

        “这个腌脏货。”

        杨大臣猛地骂出来,本来逃难途中心情就不好,这家伙还在搅风搞雨,自己就让他尝尝自己拳头的厉害,让他知道什么叫律法军纪。

        他正要回头教训这家伙,杨河已是按着斩马刀,冷冷回头而去,杨大臣连忙跟了过去。

        那青色胎记还在咆哮不停,一边巴掌狠狠打着自己老婆孩子。

        他神情洋洋得意,毕竟这是自己家事,外人只能劝说,对自己无可奈何。

        不是有句话,清官难断家务事?

        猛地看杨河走到自己面前,他连忙停了手,面现畏惧之色,点头哈腰道:“相公,婆娘孩子不懂事,小的这就让她们闭嘴。”

        杨河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怪不得戚家军中只要老实本份之人,一颗老鼠屎能坏了一锅粥,这样的人,对军心动荡太大了。

        看杨河就那样看着自己,双目冷漠无情,一股寒意从脚底涌起,似乎感觉自己表演过了些,这人赔笑道:“相公”

        杨河猛地抽刀,一道寒光从他脖颈处划过,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人头就高高飞起,鲜红的血液从他的断颈处喷涌,有若喷泉一般,然后无头的尸身晃了晃,就那样扑倒在地。

        “嗵。”

        飞起的头颅掉落在地,在地上滚了几滚,那眼中还满是谄媚与不可置信之色。

        “啊。”

        队伍中响起几声惊叫,近距离看着伍中人被斩杀,鲜血与那落下的人头,对他们的震撼非常大,特别昨天加入的难民们,个个脸色苍白,神情惶恐。

        杨河一直给他们感觉温和儒雅,此时却露出狠辣的一面。

        队伍中齐友信等老人反而镇定些,毕竟他们初见杨河,就是他雷霆斩杀乱兵,接着又强悍射杀狼群,早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知道他并非看上去那样如沐春风。

        “动摇军心者死!”

        杨河淡淡说了一句,看了看这人的妻女,看她神情呆滞,只呆呆看着地上自己丈夫那无头的尸体,她的女儿缩在怀中,双目圆睁,早停止了哭泣。

        他又对方才劝说的那青年道:“你叫罗显爵?以后这对母女就由你来照顾!”

        他早看这青年神情不对,看他看向那青色胎记与这女子时,眼中满是爱慕,痛苦,愤恨等神情,说不定二人以前是情侣,然后被这青皮横插一杆。

        果然那罗显爵激动得脸都红了,他大声道:“相公放心,小的一定照顾好萼儿她们。”

        杨河嗯了一声,取出一块软布擦去刀上的血痕,慢条斯理的还刀出鞘,若无其事地道:“继续走。”

        又往前走去,杨大臣、齐友信等人连忙跟上。

        众难民远远离开这里,只留下地上一具无头的尸体。

        “礼教大防啊。”

        杨河暗叹一声。

        方才的事在众人走一会后,他们庄中几个妇人终于忍不住谈论,却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出来。

        原来那青皮叫伍胜祚,这女子叫张云萼,本来她与罗显爵青梅竹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突然被伍胜祚横插一杆,使出卑鄙手段拆散了一对好鸳鸯。

        这伍胜祚使的手段也简单,就是突然在无人处对张云萼露鸟,然后在庄中大肆宣扬,使得张云萼名节有损。

        明末礼教大防其实没那么森严,奈何张家是个正经传统人家,清白有污又有原因不能自尽情况下,就只能委身下嫁了,如此一对好姻缘就这样被拆散了。

        听了那几个妇人的话,众难民个个义愤填膺,齐声痛骂伍胜祚卑鄙无耻,幸得杨相公铲恶锄奸,才使得一对苦命鸳鸯重温旧梦,正义终于来到。

        罗显爵也激动的表示,自己一定会对张云萼好,就是她与伍胜祚生的女儿自己也会视若己出,当成亲生女儿看。

        张云萼也再次认命,服从了杨河的安排。

        有了杨相公背书,自己与罗显爵在一起,就不是私会偷情,而是光明正大了。

        杨河摇了摇头,也就是古时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放在后世,不要说落个鸟,就是上过床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否则公车、地铁上的落鸟狂们就一大帮妻妾了。

        齐友信在旁听着,恨恨道:“可叹此人奸诈,小的糊涂,否则昨日就不该收留此人哼,还以为他是老实巴交之人。”

        杨河叹道:“人心隔肚皮,哪那么容易看出一个人。”

        齐友信连忙道:“小的对相公是忠心耿耿的。”

        杨河微笑道:“我知道。”

        他们沿着一条小道往前方那废庄走去,一路上蒿草丛生,两边杂草也非常茂密,不过仍然可以看出两边曾经都是麦田,很多农田上,还有一层一层的盐檩。

        这是盐碱地特有的景色,因为土地盐层厚,每到秋播春耕时节,当地百姓就必须用铁锨将耕地上的积盐土层铲起,堆到地边去,长此以往,农田边就有一层层堆积的盐土堆。

        当地人将这些盐层称为“盐檩”,如果含盐太多的话,这些田地甚至连小麦都不能耕种,只能种些高粱、黑豆等耐盐作物。

        杨河观察这些盐檩,盐碱地虽是庄稼的大敌,但堆积的盐土堆倒是优良的硝盐原料,经一系列繁杂的程序后,百多斤盐土也能提炼五六斤硝与七八斤盐,只不过很累。

        正在看时,忽然前方探路的韩大侠父子飞奔回来,一边叫喊什么,然后风一吹,蒿草分开,远远的现出几骑人马来,似乎后面还跟着几十个人。

        齐友信脸色一白,喃喃道:“马贼?”

        老白牛:明天要出去办点事,还是更了,下一章晚十二点。

        突然发现,读者留言百分之九十九来自手机端,太可怕了。

  http://www.biquge.lu/book/21532/70420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