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第30章 新人

第30章 新人

        已是灵璧境内,脚下的泥沙土层更厚,就算一些废弃耕地上面长的杂草也不多。

        这是一座名为双桥的废庄,因附近有两座石桥而得名。

        这里河流交汇,往日该是船桅林立,船家休憩,商贸繁盛之所,然眼下大大庄子都成了废庄,断壁残垣,蒿草丛生,老树干枯。

        一间破旧的河神庙,一张破烂的案桌,杨河坐在一张歪歪扭扭的椅上笔墨书写什么,外间人声吵杂,透过破损窗檩看去,庙前炊烟袅袅,香气不时弥漫过来。

        赵中举正带着麾下妇人忙活,旁边则有众多难民围着大锅,眼巴巴的看着。

        昨日从永安集离开后,有颇多的流民跟上来,经过一路的观察,杨河将那些老弱妇孺留下,还有随之的家人青壮。那些不相识的,纯粹的青壮团伙,则不客气的全部赶走。

        “又增加不少人了,那些米面肉食却要省着吃。”

        杨河默默想着,拿起旁边的香茗轻啜一口。

        不远处烧着大大的火塘,内中柴木“噼啪”烧得正旺,给庙内增加了温暖,案桌上摆着一个缺了半个嘴的茶壶,茶壶中腾腾冒着热气,旁边还有几个茶盏。

        杨河从永安集中获得几斤细茶,当然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喝,这个茶壶也是前些日从一个废庄收罗而来,终于派上用场。

        脚步声响起,却是严德政进来,庙中热气让他精神一振,他已经换了一身厚厚的棉袄,显得颇为臃肿,就见他手上拿着一个名册,恭敬的道:“相公,丁口户帖已经统计出来了。”

        杨河嗯了一声,接过册本,指了指茶盏:“自己倒茶吧。”

        严德政应了一声,他先为杨河添上茶水,再自己倒了一杯,滚热的茶盏温暖着手,然后在一旁破椅上坐下,细细品着热茶,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

        杨河翻看名册,他队伍原有六十人,新加入一百四十人,合计队伍二百人,内青壮男丁七十人,青壮妇女六十八人,大小孩童三十二人,老弱三十人。

        他翻看名册,看着一个个名字,与脑海中的印象对照,扫看一遍后,人物信息已尽数记在脑中。

        他放下名册,毛笔在旁边砚台上沾了墨,又继续书写。

        “……暂设赞画堂、议事堂。赞画堂定员赞画七或九人,内总赞一人,参赞二十三人或二十五人,参谋无定员。堂下暂设讲武堂、医护堂、军法堂、哨探队、辎重队……”

        “议事堂定员议员七或九人,内议长一人,参政二十三人或二十五人,参议无定员。堂下设民政堂,培养民政官员,储备干部。又设吏务、户务、兵务、工务、礼务、刑务六堂……”

        “编伍以甲、队、总、部、营、军、军团为架构,仿‘看不见师’制度,每队长手下有队副二人,把总手下副把总二人,千总手下副千总二人,以此类推。”

        “以十二人为一甲,内甲长一人,甲副一人,伍长二人。五甲为一队,内队长一人,队副二人,二个护兵,一队六十五人。连伍长在内,一队共有军官二十三人。”

        “军官皆入讲武堂学习,以识字率为重要升迁标准……”

        杨河书写着,编立着制度,虽然眼下只有一点点人,又居无定所,设立制度为时过早。

        不过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事先准备总没错,而且青壮多了,队伍可以先编伍。

        他平静写着,字体遒劲有力,颇有揽天摘月气势,一行行未来史诗架构在他笔下绽放。

        严德政在旁看着,心中佩服,虽然他不知杨河在写什么。

        这时杨大臣的声音在外响起:“少爷,吃饭了。”

        然后是穿得圆滚滚的妹妹瑛儿跑进来,她兴高采烈道:“哥哥,吃午饭啦。”

        ……

        杨河抱着不时拍着手的妹妹走出庙门,迎面就是一阵寒风裹着雪花,让人浑身一颤。

        明天就是十月了,阳历差两天也要进入十一月,很快就要立冬,到时就更冷了。

        好在算算路程,就算走走歇歇,也最多五天就可以走到睢宁,到了县城后,再看看附近有什么可以立足的地方。

        他抱着妹妹走出河神庙,这庙建在一座台上,因为年久失修,到处长满杂草,门上的匾额更是斜斜要掉下来。

        庙前附近有一颗大槐树,枝叶茂密,不过下半身的皮已经被剥得差不多了。

        此时大槐树下架着那口大锅,好大一堆火烧着,向四周散发着光与热,然后大铁锅里面熬着很大锅的粥,又加入大量细碎的马肉,还有众多各色的野菜等,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温暖与食物,让人心中安定,期盼,那些新来的难民围着,个个眼巴巴的,垂涎欲滴。

        杨河看这些难民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身上衣裳漆黑。有穿着棉袄的,更是千疮百孔,棉絮都飞不出来。当中的女人们,一样蓬头垢面,面容肮脏。

        若不看她们的衣裳,都看不出她们是个女人。

        还有那些小孩,个个形状干枯,四肢有若骷髅般瘦弱无力。

        天冷了,他们甚至很多人还打着赤脚,个个面有菜色,望着沸滚的大锅只是用力吞咽着口水。

        快立冬了,天气越冷,很多人仍然衣着单薄,衣衫上满是破洞,风一吹,瑟瑟发抖。

        惨,比当初的严德政等人还惨!

        不过看这些人不分男女老少,都是老实本份之人,对他这个首领也充满畏惧,杨河不由点了点头。

        他走向大锅,飘来的一股味让他眉头微皱,却是马肉的味道。

        其实马肉这东西未细致加工过并不好吃,特别煮或炒时有泡沫发出,伴着恶臭,让很多人不喜,而且纤维很粗,很难消化,长时间食用可能会引起肠胃疾病。

        当然,对逃难时只有野菜,树皮,草根,平常也经常以糠伴着米面食用的难民来说并不是问题,只要有食物米肉的味道,那就是香味。

        看他们个个抽着鼻子,垂涎欲滴的样子就知道。

        马肉粗更好,耐嚼,可多在嘴中回味。

        不过杨河不是很喜欢,毕竟这不是后世特别加工过的美味马肉。

        昨日他从永安集获得羊肉二十斤,猪肉十斤,烧酒二十斤,昨晚打牙祭吃了少许,今晚他准备再食用一些,特别猪肉的份量再增加少许,大快朵颐,要知道此时猪肉比羊肉还贵。

        看弟弟杨谦站在锅边,还有书童杨大臣,里长齐友信等人,又有伍中各人,特别裹着黑巾的青壮,随同杨大臣等一起维持秩序,或许他们觉得自己是老人了,有这个义务。

        杨河发现一个规律,每当有新人加入,原有老人们忠诚度都会飙升一大截。

        而这些老人们,从出杜圩开始,经过几次战斗,又这些天的米肉调养,各人就算妇女,都显出不错的锐气与精神来。

        见杨河过来,他们都恭敬的招呼:“相公,相公来了。”

        杨河点头,他来到锅前,从赵中举手中接过大勺,看难民们都渴望的看着他,特别眼巴巴的盯着那口大锅,知道他们处在极度饥饿当中,人人等着饭吃,根本没心思听从长篇大论。

        他只简单说了一句:“你等入我伍来,只需安分守已,勤恳做事,杨某定然不会亏待你等。”

        那些新人难民都是唯唯诺诺的应答,杨河按老规矩,让孩童排成一队,让他们先上来领食,然后是老者,妇女,最后是男丁。

        他亲手舀粥,每个人都给他们倒了满满一碗粥。

        这些难民眼中满是诧异与欢喜,看来真来对了,这杨相公对老弱妇孺都这么照顾,又岂会放弃自己?

        他们骚动着,在老人们喝令下一个个排队领粥,还有杨大臣,齐友信,严德政,韩大侠父子等站在一旁维持。

        又有罗显爵,觉得自己是老人了,又受到器重,非常积极,他按着腰刀,虎视眈眈的。

        一个个新人难民领到自己的粥,粥水热气腾腾,上面还有着油花,碎马肉与野菜,各样香味弥漫,清香诱人之极。

        他们下去后,都忙不迭的大口喝粥,大口嚼着里面的碎肉。

        喝着这么香甜的肉粥,很多人如在梦中,一边喝一边呜呜的哭泣。

        他们很多人之前连粥都喝不到,更别说肉了,喝到粥的这一刻,很多人眼泪不受控制就流下来。

        喝着肉粥,各人脸上也重新浮起生气与活力,对未来再次有了期许与希望。

        严德政带几个老弱挑用军械,平时还有教化民众的责任,此时不需孙招弟带头喊叫,他们都知道该怎么办。

        特别伍中几个老弱,他们想在杨河面前表现自己,都纷纷道:“一个个上来领粥,要排队,要懂规矩。你们今日喝到粥,可要谨记是谁给你们活命的恩德。”

        那些难民们一边喝粥,一边连声应是,一片稀里哗啦的喝粥咀嚼声。

        这些新人领了粥后,老人们也自觉排队上前,那小男孩锅儿站在孩童队伍中,手上还牵着那钱家小女孩的手。

        二人都算孤孩了,此外伍中还有几个孤儿,比如昨日领来的那个小女孩线娘,闺名于线女就是。

        杨河打算以后设个孤儿营,但现在居无定所,就一体由赵中举,孙招弟等人照顾。

        来到大锅面前,锅儿仍牵着钱家女孩的手,见杨河看来,他解释道:“锅儿是男子汉了,要照顾好钏儿一辈子。”

        杨河给他倒了粥,夸奖他道:“好,有志气,不过记得要好好读书。”

        小男孩锅儿用力点头,神情认真。

        后方的大人们听到,都是笑着议论:“这小子,这么小就懂得找媳妇了。”

        旁边的齐友信沉吟道:“倒也省了彩礼钱。”

        听得他的浑家赵中举白了他一眼。

        锅儿也听到齐友信的说话,他睁大眼睛,有些不明白。

        小女孩钱钏儿倒有些明白,不过她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抓住小男孩周小锅的手。

  http://www.biquge.lu/book/21532/71827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