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第50章 追击

第50章 追击

        天地似乎顿住,四周一片寂静。

        周遭的一切都嘎然而止,周边的匪徒呆滞看来,就是胡就业、张出恭、陈仇敖等人也满脸的骇然。

        血水“哗哗哗”的流淌喷溅,不时撒到杨河身上,给他神情平添几分凌厉。

        猛然几个匪徒上半身就此断裂滑下,然后五脏六腑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涌出来。

        “啊”

        周边的匪徒惨叫着,他们摇摇晃晃,扔下手中的兵器就跑。

        他们连滚带爬,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更有人目光呆滞茫然,不知所措的拼命后退,有人退着退着就不小心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就是周围的队兵也是傻傻的张着嘴,有人脸色惨白,一副竭力制止呕吐的样子。

        杨河提着刀向前,所到之处,匪徒们无不是磕磕绊绊的闪避,手足并用的爬走。

        他们喉结急促的上下滚动,个个脸上惨无人色。

        猛然一个匪徒绊倒在地,他惊恐的抬头,杨河已是站到他面前,手中的斩马刀指着他,寒意逼人,刀身凌厉又带着残酷的优美。

        一滴鲜血正从略微弧起的刀尖滑下,若水滴似的滴落,让人心中一颤。

        这匪徒猛然眼泪鼻涕就出来,他哭泣哀求饶命,样子可怜之极。

        只这瞬间,他已经滴出了眼泪。

        杨河冷冷看着他,手中长刀一送,“噗”的一声,刀尖已刺入他的咽喉,从颈后透了出来,一蓬血雨就是喷出。

        这匪徒眼睛睁到最大,满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杨河长刀拔出,空中就飘落淡淡的血雾,混在冷冷的空气中,溶入了大地之上。

        这匪徒扑倒在地,身体内流出来的血,染满了地上的杂草。

        他抽搐着,已是不活。

        杨河将刀立着,看张出恭、陈仇敖、韩大侠等人站在身旁,满脸的佩服。还有胡就业、曾有遇脸上都有了恭敬。曾有遇神情中还带着感激,杨河可谓救了他的性命。

        杨河冷冷道:“追击!”

        他吩咐命令:“韩大侠,你与医护队立时抢救伤员。杨大臣,七位壮士由你带着追杀。齐友信,你立时整队,带杀手队追上,务必队伍齐整,保持阵形。”

        众人轰然领命,同时胡就业等人偷看杨河一眼。

        此时他身上弥漫的杀气让人胆寒,就是他们这种老兵,都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杨大臣带着张出恭、陈仇敖等人追杀,齐友信喝令队伍重组,按先前那样列了一个阵,依甲伍为单位,持着矛慢慢追去。

        此时匪徒已是全线溃败,所有人都是惊恐的喊叫逃命,那牛头马面再也不能制止部下的逃命,被裹胁着,仓皇往坡下逃去,那杆“替天行道”的破旗,也早被那壮贼旗手不知扔哪去了。

        杨河来到后边的辎重队,他的马匹由辎重队看管,盛三堂、杨马哥、李薛义几个队长队副专门举着盾牌保护马匹。

        此时辎重队也是满脸的震惊,见杨河过来,都是非常崇敬的看来,特别那些新人。

        杨河吩咐盛三堂等人打扫战场,协助救助伤员,然后他策上自己的马匹。

        他骑上马,将斩马长刀横插在鞍具上,从马鞍右方弓壶取出那充为马弓的五力弓,双腿一控马,就往坡下追去。

        这副身体弓马娴熟,骑射一点问题也没有,他以双腿控马,慢慢追下坡去。

        坡上到处是逃命的匪贼,大叫大囔,逃得满山都是,杨河扫看四周,便若一个老道的猎手,娴熟的寻找自己的猎物。

        他从箭囊取出一根轻箭,慢慢张开弓。

        猛然他马弓一声崩响。

        “嗖!”

        箭矢融入风声,径直命中目标。

        “噗嗤!”

        箭矢穿透衣衫、血肉的声音。

        二十步外一个匪贼的后心被箭矢透胸而过,一声不叫,立时扑倒在血泊之中。

        杨河慢条斯理的又取出另一根箭矢,他调着角度,辨别着风向,修正着箭矢的射击。

        他张弓撘箭,又锁定一个目标。

        马弓崩响。

        “嗖!”

        箭矢呼啸而去。

        鲜血喷洒而出,箭矢准确的从十几步外一个匪徒的右边脑门穿过,从他的左边脑门透出,一些血白的东西被带了出来。

        这匪徒猛然睁大眼睛,声音都发不出,就滚落在地。

        “嗖!”

        又一根箭矢呼啸,“噗”的一声,血花点点。

        “呃”,一个匪徒抓住从脖子前方透出的箭镞,他涨红了脸,挣扎要说什么,但只能感受生命的逝去,最终什么话也说不出,滚在地上只是抽搐。

        杨河从容射着,一箭接一箭,甚至一个匪徒吼叫向他冲来,他双腿控马急走,旋风般的从他身旁数步掠过,然后踩着马镫,一个回头。

        “咻”

        箭矢强劲过来,就从他的右眼内射入,从他头脑后透出

        杨河射了十几箭,所过之处,马的周边倒满尸体与呻吟的伤者,那些匪徒更是惊恐欲绝,远远的就朝马的周边避着走,张出恭等人看到,更是骇然难言,杨相公还会骑射。

        杨河策着马,普通的匪徒已引不起他的兴趣,他在寻找匪首,牛头马面。

        猛然他一眯,他看到两个裹着紫色折上巾,打着蓝色披风的男子,二人手上持着三眼铳,他们原本满脸凶悍的神情,此时只余惶恐。

        杨河从箭囊取出箭,弯弓搭箭。

        他慢慢张着弓,寒风凛冽,距离又在五十步外,他需要修正风速带来的影响。

        杨河猛然将弓拉满。

        “咻”

        箭矢强劲射出。

        “噗”的一声,那牛掌家惨叫,横向而来的一支箭矢射中了他的手臂,甚至将他的右手胳膊射穿了,箭矢的力量,带着他的身体不由自主歪倒,然后他的三眼狼牙铳就掉落地上。

        他惨叫着,听到马的嘶鸣,却见杨河策在一匹火红的战马上,跃马横刀,那样的威武神俊。

        他心头涌起恐惧,没有丝毫勇气上前搏战,一声大叫,就拼命的逃跑。

        杨河冷冷看了他一眼,再看那马掌家,看他满脸的惶恐,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惊惧之极。

        此人穷凶极恶,杀人如草芥,但自己面临死亡时,却是如此的战栗。

        他不愿死,但也知道在马匹的追逐下,自己逃跑不了,唯有拼死一战。

        他猛的举起手中的三眼狼牙铳,却见绑在杆上的火绳什么时候熄灭了,不由怒骂一声,手忙脚乱的从腰间抽出火摺子,还好,里面火种还在。

        他用力甩动,口中吹着去点火绳,然后听到急促的马蹄声,就见那高大的战马如火红旋风急卷而来,似乎几个呼吸就到了三十步内,然后马上那人灵巧的滚落马下,前膝略跪,腰部下蹲,一张强弓已是对着他,上面搭着重箭。

        马掌家张着嘴,喃喃的要说什么。

        “咻”

        破开空气的凄厉呼啸,一根重箭破空而来,马掌家就向后翻滚出去。

        他大大睁着眼,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眉心上赫然穿着一根重箭,箭镞从脑后直透而过。

        杨河再次上马,去追杀牛掌家。

        此时牛掌家正惊恐的逃命,他的三眼狼牙铳已经掉落,右手臂的箭杆虽然折去,但阵阵剧痛却让他额头冷汗不断滚落。

        他看身旁人不断惊叫逃命,耳中只听连连惨叫,兄弟们不断被那难民队伍追击屠戮,他悔得肠子都青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这只队伍动手,只是世间没有后悔药,还是先逃命要紧。

        只要逃得性命,他决定离开这一片,到别的地方再立山头。

        猛然他脸色铁青,顿了顿,那是马蹄?

        他仔细倾听。

        “踏踏踏”

        马蹄声沉重有若点鼓,而且越来越清晰。

        他猛的回头,就见那匹火红战马正如旋风急卷而来,牛掌家双目睁到最大,眼中只余一片火红,还有那杆雪亮,长长的斩马刀。

        牛掌家发出嘶心裂肺的咆哮,他不顾手中的剧痛,就拔出了自己的腰刀。

        人马急速错过,一蓬明亮的刀光闪耀,牛掌家的头颅高高飞起,带着大股的鲜血洒落。

  http://www.biquge.lu/book/21532/8266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