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高级龙套李千军的故事

高级龙套李千军的故事

        作者,滂雨书友。

        李千军,天启三年生,顺天府人士,祖上曾是浙江金华府义乌县人,戚家军后裔,萨尔浒之战埋葬了最后的戚家军,戚家军将士壮烈殉国,李千军为避祸携家人流亡京城,有一身好身手,精通箭术,但为人却怯懦畏死,虽为戚家军后裔,却无戚家军之勇。

        崇祯十七年闯贼入京,崇祯死国,李千军对大明灭亡保持旁观态度,对他来说,无非是改朝换代,换一个人做皇帝而已,而且国事糜烂如此,大明已是暮气沉沉,一股亡国气象弥漫在京城百姓头上,平日百姓生活苦难,京城也流民遍地,满地狼藉,他自己也没少受贪官乡绅剥削。

        那一天,大家听说闯王要来了,大家虽然有些恐慌不安,但因为平时听多了“闯王不纳粮”什么的,心头不禁有一丝希冀,本来日子就不好过了,而紫禁城里的那个皇帝陛下还瞎折腾,还下了什么罪己诏,对老百姓平民来说,有屁用!现实依旧是糜烂,世道依旧是乱世,要是为百姓好,不如早早送出江山,让闯王即位,反正只是换个皇帝而已。

        李千军闻此忐忑不安,虽然他本人怯懦畏死,但不知如何,自己爷爷那充满豪情壮志的苍老面容总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戚家军的忠义在他血液里翻腾不息,与他内心的怯懦激烈碰撞着,如此矛盾的感觉令李千军一阵矛盾。

        眼看看先祖耗尽心中忠义、洒尽男儿热血所庇护的大明朝就要灭亡了,自己什么都不做真的好吗?什么都不做,岂不是不忠不孝?

        李千军回首看着自己的妻女,听着女儿甜蜜喊着爹爹,李千军心头一软,虽然世道重男轻女,但他却对自己唯一的女儿十分欢喜,看着温柔勤恳的妻子,李千军不禁散过一个念头。

        “若是为了大明朝上场抗击流贼,以京城的兵力,终究难免一死,自己死了,妻女什么办?”

        回想三百年一轮回的王朝定律,李千军不禁长叹,王朝终究会覆灭,自己的先祖也已为大明尽了一忠诚,足够了吧,还是听天由命好了,如果李自成能带来新朝气象,一扫现在的糜烂之局,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李千军只是想和家人好好活下去而已……

        不久,京城爆发鼠疫,死伤无数,李千军一家虽然活下来了,但随他陡步来到京城的亲戚却因鼠疫死绝,李千军不禁悲叹:这是对自己所谓听天由命的报应吗?

        之后李自成入京,讽刺的是他不是攻进来的,只见各路百姓无不兴奋的欢迎闯王,李千军看着那坐在壮马上的毡帽男子,看着接连不断的大军涌入京城,不知为何心头有些沉重。

        之后紫禁城燃起熊熊烈火,据说是李自成放火燃三大殿,李千军不禁惆怅,历代新朝都要焚烧前朝宫殿是常事,但不知为何李千军心情有些复杂,自百年前成祖定京,天子守国门,巍峨的紫禁城历经百年沧桑的消磨,已经开始流露出暮气,现在东虏鞑子回荡在关外虎视眈眈,而中原华夏未定,国门先乱起来,这,不是好兆头啊……

        最后听闻崇祯在煤山殉国,他的遗言不禁流露出来。

        人们发现崇祯帝尸体时,见其披发掩面,身穿蓝衣,左足赤露,右着朱靴,衣前书写一段文字:

        “朕自登极十七年,逆贼直逼京师。虽朕薄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之误朕也。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去朕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

        李千军不禁感叹崇祯刚烈如此,而周围百姓却反讽道:“勿伤百姓一人?他把天下弄的一团糟,死伤百姓无数,还假惺惺什么。”

        之后京城里开始有官人士子为了心中的忠义,于是追随崇祯的脚步自杀殉国,而但李千军和百姓们记得更多的是那些卑躬屈膝的投降官员,有些甚至讨官。

        闯军刚开始还能维持纪律,但没多久就原型毕露了,开始劫掠百姓,一些大官富商甚是被扒了几千万两银子,一些闯兵也想劫掠自己家,劫走了粮食等等,居然还看上自己的妻女,李千军也练过武艺,于是拼着自己受伤也要保护妻女,闯兵见眼前的饥瘦的汉子如此顽强,反正也拿了些东西,于是自讨没趣的走了。

        没多久,京城百姓对闯军开始怨声载道,这贼比之前的京城官兵还要凶猛啊!

        “不是义军吗?我啥没看出这个义在哪?”

        之后李自成开始匆忙退出京城,李千军等人见此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慌涌上心头,比之前更加强烈,因为,鞑子向京城杀来了……

        之后李千军携妻女跑出京城南下,对他来说,闯军占领京城跟异族占领京城可不是一个性质的,之后清军占领了北京城,这历经百年蹉跎的经常终被鞑虏踏在脚下了。

        之后清军势如破竹,入侵中原,李千军见此大吃一惊,难道又要重蹈南宋之鉴?

        之后妻女死在清军手里,李千军因为出去觅食而侥幸躲过一劫,看着妻女的尸体,李千军大脑一片空白,天旋地转,放佛这个世界终结了,李千军眼含泪水的埋葬妻女,他泪眼朦胧看着坟包,眼里充满血丝,一股无比强烈的仇恨怒火在心中熊熊升起。

        剃发令一出,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瞬间使华夏大地一阵沸腾愤怒,李千军同样如此。

        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历尽漫漫千年,祖宗衣冠岂能弃失?!毁人衣冠,易夷狄之服,与灭族何异!

        对李千军和所有汉人来说,这身汉服可不只是衣服这么简单,头发可不是头发这么简单。

        清军饮马江边,铁蹄将要踏上锦绣江南,李千军不禁倒吸冷气,这的确是重蹈南宋,但却是重现蒙古入侵南宋!

        李千军不知走了多长的路,看着一个个人留着金钱鼠尾的丑陋辫子,换上阴郁的厂字领服饰,不禁一阵悲愤,那剃发了的人看着李千军束发网巾,身着汉家衣冠,不禁羞愧的侧头,有帽子的直接尽量遮住辫子。

        也有人强迫李千军剃发,李千军强烈反抗,直接跑了,还把第一个追上来的直接偷袭杀掉,于是李千军尽量避开城镇,直接走偏僻的村落。

        看着满目疮痍的中原大地,烽火狼烟,何处是故乡?

        李千军于是渡江南下。

        晋人衣冠南渡,

        宋人衣冠南渡,

        如今明人衣冠南渡,

        无论晋宋明都是汉家子弟,华夏,何为华夏,衣裳之华美是为华,礼仪之大是为夏。

        这锦绣江山,岂能送给鞑子!

        李千军一直南下,直到看到有人跟自己一样束发戴冠,头戴网巾,身着汉服,看着跟自己一样的同胞,李千军不禁淆然泪下,看着锦绣江南,一股久远的记忆扑面而来。

        明太祖风起江南,北伐中原,驱逐胡虏,恢复中华;雄壮戚家军自江南出世,震慑四方;如今鞑虏入关,遍地狼烟,江南是否还会出现新的希望?

        恍惚之间,李千军看到戚家军挺立于江南,其中也有李千军的爷爷,于是一首气壮山河的《凯歌》骤然响起,回荡在李千军的耳畔,他于是想要追溯祖先的足迹,寻找那要从江南崛起的新军!

        万人一心兮泰山可撼,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

        主将亲我兮胜如父母,干犯军法兮身不自由。

        号令明兮赏罚信,赴水火兮敢迟留。

        上报天子兮下救黔首,杀尽倭奴兮觅个封侯!

  http://www.biquge.lu/book/21532/83735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