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第138章 余波

第138章 余波

        这下兔起鹘落,朝廷正三品的大员,邳州卫指挥使韩澜大人突遇刺杀,被打得在地上吐血,他睁大眼睛,躺在地上只是哆嗦抽搐,身下大滩大滩的热血涌出,眼见不活。

        身旁众家丁惊叫一团,身旁心腹更是凄厉的大叫:“大人。”

        他扑到韩澜身上,看自家大人双目圆睁,死不瞑目的样子,不由大哭道:“大人啊,你死得好惨啊。”

        他猛的指向山的西北角,尖叫道:“那边,刺客在那边!”

        他眼睛颇尖,看到那方一股烟雾腾起,黑火药时代,火器的发射地是隐瞒不了的。

        这心腹咆哮道:“抓住刺客,为大人报仇……”

        话音刚落,那方树间又一股凌厉的火光爆起,浓密的白烟弥漫开来。

        随着铳响,这心腹直直飞了出去,然后他摔在地上,一大口鲜血就是喷出。

        随后这心腹觉得中弹的地方冰凉发麻没有知觉,然后是撕扯心肺般的痛苦涌上心头,他满地翻滚,凄厉的嚎叫起来。

        他滚在韩澜边上,一样是大滩大滩触目惊心的鲜血。

        众家丁更是慌乱一片,有人尖叫着,如无头苍蝇般乱窜,想躲避铅子,寻找掩护的地方。

        有人喊叫着,想过来查看韩澜二人伤势。

        有人则高喊着,有刺客,抓刺客,场中混乱无比。

        韩大侠脸上露出笑容,他轻喝一声:“走!”

        将手中缴获的铜山匪腰牌往地上一扔,当先就往山下掩去。

        管枫与呼延晟互视一眼,看几十步外山下惊慌失措的场面,嘴角都是露出笑意。

        他们持起自己犀利的火铳,蹑手蹑脚,随在韩大侠身后往山下去。

        很快,他们与胡就业等人汇合,骑上马匹,悄无声息往北而去。

        而场中仍然混乱一片,失去指挥的众家丁徒劳乱窜,不知该如何是好,很多人更是茫然呆立,自己的主子死了,以后怎么办?

        府中更没有韩家直系男丁,今后饭碗该如何着落?

        道上还颇多香客,看邳州城的韩指挥使突遇刺杀,他们都是尖叫着避到一边去。

        然后或蹲或趴地上,看那边韩澜……贼子与心腹的尸体,血淋淋的躺在地上,身旁还有众多韩府家丁如丧考妣的嚎叫,他们神情各异,心中也不知是惶恐还是快意。

        还有韩澜第二十六房小妾呆站在石盘上,呆呆看着下边,心中亦不知是喜,还是悲。

        ……

        如一声惊雷,朝廷正三品的邳州卫指挥使遇刺身亡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不但成了邳州城各个茶楼酒肆的热门话题,甚至还飞快向外传去。

        如果说早前九品的直河口巡检身死还好,这正三品的大员遭遇刺客,还当场死亡,这事情就闹大了。

        搞不好府城那边都会过问。

        州城方面不敢怠慢,立时以判官宋治圆为首,牵头卫所方面一些官员,比如署指挥使孔传游等人,立时勘测现场,并成功找到刺客遗留腰牌一块。

        初步结论,韩大人遇匪了,铜山匪的嫌疑非常大。

        现官府的事情也谈不上保密,很快腰牌之事传出去,在城内颇有声望的王府黄管事赶来,声称当天他与新安庄主杨河遇刺时,也找到这样的信物,应该是铜山匪。

        接连有大员被匪贼刺杀,甚至城外各处都不太平,有学馆生员激愤上书,匪患猖獗,请州尊发兵剿匪,还地方以清平。

        众情沸腾中,知州署衙内。

        邳州知州苏成性正慢条斯理的与同知张奎祥下棋。

        他是山東堂邑人,五十七岁,离告老还乡已经不远,此时他持着白棋,不动声色听着判官宋治圆的禀报:“从迹象来看,铜山匪确有行凶的嫌疑,不过韩府那边说……”

        “嗯?”

        苏成性猛的看来,须发皆白的脸上颇有震怒:“不过什么?接连有要员遇匪,老夫颜面无光,知道外面的士绅怎么说?邳州城都成匪窝了!将城内外的土匪搜一搜,杀一杀,闹得到处都是匪贼,不象话!”

        宋治圆低头道:“……是,是,下官领命……”

        州尊震怒时,同知张奎祥如老僧入定,宋治圆走后,他将手中黑棋下在某处:“大人,下官走这一步了。”

        苏成性一愣,指着他呵呵笑道:“啊呀,偷袭老夫,你个老狐狸。”

        ……

        为平民怨,邳州城雷厉风行的开始扫荡城内外各匪贼暗房据点,当然,铜山匪除外,那是徐州官员的事,同时卫所事务由署指挥使孔传游接管,以免耽搁来年漕运。

        大明卫所几百年,往往一个卫不止一个指挥使,只是这些人虽然也是官秩正三品,却没有实权,不管事务,称带俸官。

        一般卫所有掌印官,佥书官不等,统领全卫,分管练兵、屯田、调拨增补等事,除这些实权官,署官也不少,一般手上没有权力。

        署指挥使孔传游就是如此,往年他被韩澜压着,现在韩澜死去,卫所不可能无长,各官中又以他年纪最大,资历最老,他不接手卫所事务,谁接手?

        他接手卫所后,也积极配合州城方面,调动官兵,严厉打击城内外各处土匪,剿灭几十人一窝的悍匪十几股,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一片剿杀匪贼的声音中,也不是没有异论,比如韩府方面就传,刺杀韩大人的不是铜山匪,而可能是睢宁新安庄的庄主杨河。

        然这说法遭到各方的嗤之以鼻,接管卫所事务的署指挥使孔传游私下说:“未亡人悲痛过度,言出无稽,不必在意。”

        不久后邳州城沸沸扬扬,又传韩府有勾结匪贼之事,甚至有苦主到州衙上告,韩府自然忙着辩护。

        然后又是韩府正妻与二十六个小妾纷争之事,韩府家丁自谋出路,席卷银两甚至拐走小妾之事,事情越发乱得不可开交。

        纷争与混乱中,可能只有心人注意到,睢宁知县关于报请生员杨河就任睢宁练总的公文,在州城获得了快速通过,然后又快速的报往了淮安府城。

        邳州卫署指挥使孔传游遣心腹携带厚礼,向杨练总表示祝贺。

        杨河接受了孔指挥使的好意,并回了礼。

        与孔传游一样的,睢宁、邳州祝贺送礼之人不少,新安庄主杨河忽然间成了红人。

        局势纷纷中,杨河冷静观望,最后看清形势,对身边人笑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韩澜得罪的人也太多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得利的人倒也不少,比如孔指挥使,是最直接的受益人。

        邳州知州苏成性,或许也是一个。

        不管他们出自什么方面原因,想必都会极力将自己与这刺杀之事撇开。

        这也是好事,黑锅,就让铜山匪去背吧。

        下一步,自己该为韩大人报仇了。

        ……

        十一月底,新安集开市,虽集市还很粗糙,地面只是普通的泥土地,集市周边是木栅栏,下水道沟渠就那样明晃晃的摆着,集中建筑只是普通的摊位窝棚。

        不过十里八乡赶圩的乡民还是挤满集市,贩卖商货的小贩缴纳低廉的场地费就可以在集市内找个地方贩卖。

        高级些的商贩可以租个摊位窝棚,缴纳一定量的摊位费,就可以摆卖一天了。

        杨河的原则是实行低税制度,税,一定要交,但就是普通的小贩都负担得起。

        毕竟是培育市场阶段,这税不能高。

        同时还有高级的商家选择地段,准备兴建商铺,比如说黄管事他们,就打算兴建米铺与杂货铺。

        商家在集市内可以购买与租赁地皮,价格各有不同,不过目前来说,周边的商家还处在观望阶段,购买租赁的人不多。

        但新安集第一个集日还是热闹的,似乎周边村寨的乡民都来了,拖儿带女,热闹非凡。

        新安庄也放假一天,除了必要的守哨人员,余者都可以到集市赶圩,尽情消费。

        近万口人将一个集市挤得满满的,站在新安庄南门城墙上,都可以看到那边熙熙攘攘的场景,直有太平盛世之感。

        看着远处的集市,杨河脸上露出笑容,这一片发展得越来越好了。

        ……

        老白牛:今天还有一章。(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21532/94182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