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第145章 窟窿

第145章 窟窿

          第一卷  乱世何处是桃源  第145章  窟窿

        下一章

        最后齐射排铳的声音,震动了整个阵地。

        就是南边激烈搏战的敌我双方都是停滞一下。

        与西面一样,阵地南面也是杀成一团。

        铜山匪攻击时分成两大部分,近千人对付军阵西面,余下三四百人跨过结冰的河流,绕到阵地南面攻击。

        虽这边实力没有攻打西面那么雄厚,但老营也有一百多人,内弓箭手五十多人。

        他们气势汹汹而来,先是远远隔着冰河抛射,但效果不明显,就逼近前来。

        布置这边是各村寨随军好汉二百多人,内弓箭手也有七十多人,他们按照辎重队的吩咐,刀盾手布置前面,长矛手在后面,弓箭手在最后面,站在山坡上。

        双方互射,打成平手,因为二方盾牌都多,这抛射的杀伤力实在太小,徒劳耗费箭矢。

        “娘里个腿,过河去。”

        指挥这边匪贼的是一个叫“狼三爷”的头目悍匪,厚厚的红巾从头上裹下,在脖子上绕了好多圈,当成了厚实的围巾,外面罩着厚厚的羊毛斗篷,更显得他的身形精壮有力。

        他右脸颊上有一条大大的疤痕,手上持着一根大棒,大棒前方包着沉重的铸铁,整个人显得煞气十足。

        狼三爷跟孙有驴一样,在铜山寨也是排得上号的当家头目,相比寨中很多人出身溃兵逃兵,他却是鲁地某土匪家族出身。

        鲁地多响马悍匪,一些家族村落世世代代都是土匪,一些土匪世家,甚至可以传承近千年。

        狼三爷的家族也有显赫的历史,土匪传承已经有几百年了,到他这一代,对外是以屠夫为掩护职业。

        也不知是杀猪宰羊太多,还是杀人太多,他身上带着浓烈的杀气,旁边就算站着一些老贼,看向他的目光都颇有畏惧。

        狼三爷一声喝令,数百匪贼嚎叫着,持着兵器,就往前方的冰河涌去。

        他们是职业的土匪,整天除了抢掠,就是杀人,那种凶残与戾气却是对面不能比,而且他们的装备也不错,有袄子斗篷毡帽保暖,手中提的,也多是短兵重兵,显然精于肉搏战。

        他们前进时也颇有章法,以刀盾短斧手顶在前面,余匪簇拥跟进,弓箭手又掩在后面。

        他们逼近,从百步一直进入四五十步,对面不断射来箭矢,一些倒霉蛋中箭惨叫,不过大多数箭矢都被盾牌挡住。

        相比火器,盾牌防护弓箭的作用太大了。

        一些掩在盾牌后的铜山匪弓箭手也往对面射箭,利箭呼啸,咻咻声响,冰河上空,布满了纷飞的箭矢。

        很快,三四百铜山匪就逼到了河流的边上,面前就是白花花非常厚实的坚冰。

        而此时,双方只隔着二十步。

        “短兵过河,弓箭手岸边射箭掩护。”

        狼三爷提着沉重的大棒,几个老贼提着盾牌在旁边护卫,只扫看一眼,狼三爷就咆哮喝道。

        他打老仗了,各种战术指挥只是信手拈来,此时也选择了一个最正确的战术手法。

        “过河……”

        “娘里个腿,过去杀那些泥腿子个片甲不留。”

        “没王法了,一些豆腐渣农户庄丁,也敢阻拦俺们铜山寨好汉的去路……”

        众匪得令,咆哮着三五成群涌下河去,他们仍然刀盾掩在前面,余者持各色兵器跟上,然后蹑手蹑脚走在冰面上,冰面滑溜,各人行走颇为谨慎,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滑滚冰上。

        箭矢“嗖嗖”,弓弦响动,对面庄丁喊叫着,不断射来箭矢。

        “笃笃”声响,很多利箭被盾牌挡住,不时的沉闷箭镞钉在牛皮木板上的声音。

        不过惨叫声也时有响起,冰上行走,要掩护到位太难,仍不时有匪贼中箭,滚落冰上。

        二十步距离,各人的箭也是射得又准又狠,一些中箭的匪贼大叫着,伤势严重的人更滚在冰面上哀嚎,很快他们流出的血,就将白花花的冰面染得片片血红,触目惊心。

        但相比火器的打击,这个伤亡众匪可以承受,他们更紧的躲在盾牌后,低吼着,仍然不断往对岸逼去。

        同时岸边的铜山匪弓箭手也不断射箭,相比对岸各村寨的好汉,铜山匪贼强弓手更多,射出的箭矢更为凶悍准确,对面不时有各村寨好汉中箭倒下。

        因为距离拉近,铜山匪也是出名的悍匪,他们五十多个弓箭手造成的伤害,竟不下于对岸七十多个弓箭手造成的伤害。

        河水两岸,惨叫声此起彼落,血腥之气蔓延。

        双方弓箭手都拼命射箭,羽箭纷飞。

        在弓箭手的掩护下,三五成群的匪贼短兵手,仍然在盾牌的遮蔽下不断逼近,很快要到对岸。

        看他们越近,狰狞的神情越看得清楚,岸边各村寨的好汉都有些慌乱起来,真的要与这些亡命之徒近战肉搏吗?

        “文韬,他们上来了。”

        窦青持着自己双刀,略有些恐慌的道,果然是闻名遐迩的铜山匪贼,比以前自己杀过的犯庄匪贼,不知强悍多少倍。

        看他们持着刀斧,凶神恶煞逼来,在冰面上越走越近,很快就要到岸。

        窦青原以为自己准备好了,但此时一颗心却急促跳动起来。

        “准备搏战吧!”

        窦文韬猛的一举盾牌,一根利箭从对岸“嗖”的射来,正钉在他的盾牌上,箭羽还不断的轻颤。

        同时耳边咻咻声响,利箭不时从缝隙中钻来,猛然身旁一个集中伙伴大叫倒地,他胸口中了一箭,立时滚倒地上,鲜红的血沫从口中涌出来。

        窦文韬大叫道:“有米。”

        他感觉身上不断冒起鸡皮疙瘩,集中二十几个随军伙伴,已经有好几人受伤,此时更一人重伤,也不知能不能保住性命。

        自己还是想得简单了,铜山匪不比别的匪贼,常年刀头舔血,就是凶悍非常。

        上次是跟在新安庄后捡零落,因此非常顺利,此时各好汉独当一面,压力剧增,也不知能不能挺住。

        他听西面那边,排铳声响,正打得激烈,眼前也是匪贼不断逼来,他极力让自己镇定,抽出长刀,恶狠狠说道。

        孙立站在他旁边,仍然一声不响,猛的他手中八力弓又是拉满,“嗖”的一声,重箭呼啸而出,冰面上一个躲藏不到位的匪贼一声惨叫,右臂膀中箭,就踉跄摔倒出去。

        不过看黑压压的匪贼越近,他叹了口气,收起强弓,拔出了背后的大砍刀。

        与他一样,岸边众好汉带着紧张之意,纷纷准备肉搏战。

        “杀啊!”

        此时至少一百多个铜山匪逼到岸边,他们狰狞着脸,带着凶残与煞气,暴喝声中,就纷纷冲上岸,然后持着刀斧,恶狠狠扑上。

        “杀!”

        一片的盾牌撞击声响,夹着刀斧砍入肉骨的渗人声音,又有声嘶力竭的惨叫,寒风中横飞的血肉。

        肉搏战非常残酷,虽死伤只有火器打击的零头,但那种心理压力却是十倍百倍过之。

        依着布置,众好汉刀盾在前,长矛手在后,匪贼冲上来时,各长兵手恶狠狠叫着,掩在盾牌后,就将手中长长武器拼命刺去,一些长矛等利器被盾牌挡住,但也有一些刺入匪贼的体内。

        随着“噗哧”的声响,尖锐的长矛长枪在这些匪贼身上刺出一个个大大的窟窿,被刺中的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他们身上喷出鲜血,然后就软倒地上无力的颤抖。

        被长矛刺中的痛苦不会差过中了铅弹,特别一些内脏被刺破的匪贼,一时死不了,就滚在地上拼命的哀嚎。

        他们身上流出的血,染红了这一片满是冰霜的杂草,很快由腾腾热气成为血冰。

        但也只是这一波了,众好汉毕竟没有什么配合,很快一些强悍的匪贼冲来,盾牌格挡横扫,很快将刺来的长矛扫开。

        然后他们顶着盾牌冲撞,就冲入众好汉队列中,瞬间敌我不分,混杂一起,双方拼命搏杀。

        见匪贼涌来,窦文韬吼叫着冲上,他狠狠一刀劈去,一个持着铁锤的匪贼正狠狠一锤击来,但窦文韬快了一步,手中长刀重重劈在他的左脖到胸口间。

        随着长刀劈过,这贼的脖胸间爆开恐怖的血口,猩红的血水都溅射到窦文韬的脸上,一些溅到他嘴间,咸咸的。

        而那匪贼的大锤堪堪离窦文韬的脑袋不远,让他心有余悸。

        他正要吐出一句什么,一个盾牌的影子在眼前放大,轰的一声,他就被冲撞得吐血摔了出去,然后一把锐利的短斧在他眼前不断放大。

        “文韬……”

        窦青的一颗心狂跳起来,他不假思索,左手的长刀一挡,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窦青只觉虎口发麻,左手长刀差点脱手而去,然后他右手长刀一撩。

        刀光一闪,这贼脖颈间的鲜血就狂涌出来,喷了窦青一身一脸。

        他一个激灵,胸中似乎有什么苏醒。

        又见一贼持着大刀,正朝着一个占城集伙伴猛劈猛砍,那伙伴嘶心裂肺叫着,已被这匪贼的大刀砍成了血人,他一声怒吼,右手长刀一刺,从这贼的左肋处,就狠狠刺了进去。

        那匪贼猛然睁大眼睛,他嘶声大吼着,如野兽般的张开嘴,尖锐的黄牙间滴着口水,他左手张开,就朝窦青的脸狠狠抓来。

        “噗嗤”一声,寒光一闪,窦青左手锋利的长刀从他右脖侧上插进去,直接从他的后脑侧穿出来,鲜血混合着白色的脑浆喷溅。

        这匪贼身体颤抖一下,左臂最终无力的垂下,在窦青抽出双刀后,就咕咚一声摔倒地上。

        看着他的尸体,窦青大口大口喘气,却有一种刺激与快意涌上心头。

        然后他一转身,却有一把锋利的大刀朝他脖间砍来,窦青眼睛睁到最大,当的一声巨响,却是孙立持大刀帮他挡住,然后他顺势狠狠一劈,近边一个匪贼的头颅就飞上天空。

        鲜血若喷泉似的洒落,血雨浇了他与窦青一身,从滚热瞬间到冰凉。

        “立哥,谢谢你。”

        窦青心有余悸,这战场之上,生死真是一瞬间。

        孙立微微点头,他看着战场,面有忧色,说道:“还能打吧?”

        ……

        南阵北岸边一片喊杀,双方舞着兵器激烈的厮杀,尸体与伤者不时出现,滚滚流出的鲜血,将这一片的河流冰面都染得通红。

        越来越多的匪贼过河而来,填入这段的血肉战场,铜山匪毕竟是身强力壮的职业土匪,当中还颇有悍匪,技艺娴熟,杀人不眨眼,各村寨好汉对战他们,明显力有不逮。

        他们人数比起这些凶残的,习惯刀头舔血的匪徒也少了许多,眼见不支,阵列就要被破开。

        “一总三队上前支援。”

        韩大侠怒声喝道,此时他站在杀手队阵中,按杨河的军阵布置,杨大臣负责两个总的火器队指挥作战,他负责两个总的杀手队作战。

        为了防护两翼,一总杀手队的三队,二总杀手队的四队,也有防止匪贼可能的侧面进攻任务。

        此时军阵的正面,也就是西面,杨大臣指挥火器队,听着山包上中军号令,先后进行了两次的齐射,打得匪贼在前方犹豫不决。

        没想到西面大队匪贼被轻松挡住,军阵的南面,因为那一方的匪贼先一步进攻,攻打人数少,却反而要破了。

        韩大侠大怒,当下大声喝令,让三队队长林光官救援。

        立时林光官吩咐队伍转向,同时又按一甲十人一排,一队五排的队列排好,内第一甲的刀盾手位于最前,接下是二甲三甲的长矛手,然后是第四甲的刀盾手,五甲的长矛手。

        刚排好,前方阵地就被打开了缺口,不知多少匪贼蜂拥而来,还有前方慌乱喊叫的各庄好汉们。

        “盾牌挡住!”

        林光官憨厚的脸上此时满是慎重,他下意识按平日的训练大喊。

        还有队副张宗相、雷清伯也是纷纷喊叫:“盾牌挡稳了,前方的人,快快闪开……”

        溃败的各庄好汉下意识往两边闪去,然后众多持着刀斧盾牌的匪贼,吼叫着咆哮冲来,个个神情狰狞,充满煞气与杀气。

        很多人的刀斧上,血痕斑驳,尤自往下滴着鲜血。

        确实是悍匪,难怪各庄好汉不敌。

        “挡住!”

        看匪贼蜂拥而来,林光官大声吼叫。

        队兵们摆开架式,特别前方的刀盾手,大盾牌顶在身前,个个脚步外八,方便使力。

        不过他们很多人脸上带着慌张,毕竟他们中大部分还是新兵,此次很多人也是第一次参战,面对凶神恶煞的铜山匪贼,不免紧张。

        好在他们平日的训练起了作用,又有老兵带着,虽慌不乱,个个持着兵器,仍然稳稳的站立。

        很快,众多匪贼冲到,特别他们前方的刀盾手,顶着圆盾长盾,就是狠狠撞来,一片声的盾牌撞击闷响,第一甲的刀盾手,脚步戛戛,宛然刹车似的声音,皆被冲撞得后滑,草地上长长的痕迹。

        好在只是如此了,新安庄的刀盾手除了身强力壮,平时也只练一招,挡!

        每次训练时,都有众多的队兵往他们盾阵狠狠冲撞,一天天下来,众刀盾兵可谓练得稳如泰山。

        此时匪贼力道虽强,然被撞滑一步,各人就顶住了。

        他们持盾拼命顶立,厚重的全身盾护住他们全身,宛如厚实的盾墙,刀砍斧劈皆是无用,一些匪贼不信邪的用脚踹,用身撞,用手推,一样是徒劳无功。

        猛然第一甲刀盾手挡住,前方匪贼徒劳一片的各种兵器劈砍声,却不能捍眼前盾阵分毫。

        “第二甲……刺!”

        就在匪贼大叫忙活,形形色色的姿势时,后方林光官眼睛睁得大大,嘴巴长得大大,嘴中就喊出了随后的命令声。

        第二甲的长矛手,掩在安全的盾牌后,闻言立时下意识的,拼命的刺出自己手中长矛。

        十杆长矛带着呼啸刺来,从盾牌间隙中突然出现,就算各匪贼拥有盾牌,很多人措手不及下也被刺中,一片声的长矛入肉噗哧声,盾牌前方立时此起彼伏的凄厉惨叫。

        一些匪贼被长矛刺中,身上就是一个大窟窿,惨不忍睹之极。

        然后第二甲的长矛手抽出兵器,随之带出的,是一蓬蓬撒落的血雨。

        各人矛刃上,亦是触目惊心的血淋淋鲜血。

        “第三甲,刺!”

        惨叫一片中,林光官继续吼叫。

        第三甲亦是脚步张开,身体略侧,方便使力,他们虽在第二甲后面,但持着长长的长矛,却也无所谓第二排、第三排。

        闻声他们长矛也是狠狠刺去,对准目标,狠狠刺捅,然后飞快拔出。

        同样也是凄厉的惨叫声,被刺中的匪贼,身上一样大窟窿。

        他们撕心裂肺的嚎叫,不甘心想用刀斧劈眼前的盾牌,挡刺来的矛尖。

        但面对吞吐的长矛,挡着的盾牌,却是那样的徒劳无功,最后一个个哆嗦滚倒在地。

        惨叫声声,鲜血若喷泉似的洒落,凶悍无比的铜山匪不断被刺翻滚落在地。

        鲜血淋漓,眼前死伤者越积越多。

        看着冲来的匪贼不断被刺中,很多端着长矛的队兵都是傻眼,原来杀贼这么容易,这就是杨相公一直强调的战阵么?

        也是,论单打独斗,他们连各庄好汉都比不了,但此时结为军阵,列阵而战,却宛如天下无敌。

        他们依着号令不断刺打,越刺,各队兵越是信心十足。

        特别那些刺中人的队兵,更是宛如心中什么障碍扫灭了,从新兵飞快的成为老兵。

        “踏步前进!”

        看着冲来的匪贼纷纷被刺翻在地,他们翻滚着,嚎叫着,拼命在地上挣扎,余下的匪贼也是大喊大叫,犹豫后退,林光官脸上露出喜色,又喊叫命令。

        立时整齐的踏步声,第一排刀盾手持盾前进,余者掩在后面跟进。

        他们阵列严整,宛若一人,前方是一人高的大盾连成一片,盾牌沉重厚实,不说刀砍斧劈,就是大棒击来,一样可以承受份量,良好的保护了盾后面的人。

        然后盾牌间隙中若隐若现的探着长矛,若是有人上前,就会被刺出的长矛击倒。

        而且双重长矛,依人的反应力,避得了一根,避不了第二根,更何况还有盾牌保护他们。

        越打,各人杀人技术越是熟练,而匪贼们嚎叫着,个个面如死灰,被逼来的盾牌与长矛击得连连后退,那些不甘心冲上的匪贼,瞬间就被不甘心的刺死在地。

        ……

        “战阵……”

        窦文韬张大了嘴巴,他带着占城集伙伴拼命抵抗,却被铜山匪贼杀出了缺口,然新安庄队兵一到,瞬间就扭转了局面。

        看他们阵列宛若一人,就象一只巨大的乌龟壳而来,阵中的人,就被龟壳紧密保护着,怕除了火器,任何冷兵器也无法破开他们的防护。

        然后各盾牌之间似乎雪亮的轨迹吞吐,当中不断探出锐利的长矛,将盾牌前的匪贼刺得哭爹喊娘,连滚带爬的逃走。

        看着惨叫声声,自己等人需费尽千辛万苦才能杀死的铜山匪贼,被他们一个个轻松收割生命。

        经常一两杆长矛刺出,就有一个匪贼惨叫倒地,身上出现巨大的血肉窟窿,滚在地上只是喊叫哆嗦。

        窦文韬看着,心中不知什么滋味,他有一种感觉,面对这种战阵,个人武勇的作用恐怕会越来越小。

        窦青与孙立也是吃惊看着,不比窦文韬的失落,他们眼中反有一种闪亮的光芒。

        “以后这战场,我等恐怕真的只能打下手了。”

        窦文韬感慨说着,他看向战阵中的一人,又睁大眼睛,吸着气道:“……恐怕以后连李二愣都不如……”

        窦文韬眼中的“李二愣”,原占城集的农户李大银,此时正吼叫着,随着军阵前进。

        他家有兄弟二人,哥哥李大金在家孝顺父母,他今年十八岁,人长得粗壮愣直,食量非常大,就算以节省粮食的考虑,他的爹妈也义无反顾的将他送到新安庄从军。

        粗壮愣直的兵员是杨河非常喜欢的,“李二愣”李大银顺利入选,操练时也不可避免挨了很多军棍,他皮非常厚倒不以为意,不过也因此锻炼了犀利的一招,刺!

        他属于一总三队二甲,此时他跟在盾牌后面,圆睁双眼,口中吼道:“杀!”

        一个猛烈的突刺,从一个匪贼右肋狠狠刺入,矛势有若闪电,让那匪贼反应不过来,瞬间腰肋处一个巨大的窟窿。

        李大银对什么剿灭匪贼,安靖地方的说法素来不会过脑,但他记住一点,多杀匪贼,多立功劳,就可以升官。

        然后,碗中会有两块肉。

        为了多一块肉,李大银拼了。

        “杀!”

        他再一声吼,掩藏在安全的盾牌后面,他无所畏惧,长矛甚至斜斜一刺,从一个匪贼右眼刺入,锐利的矛尖透脑而出。

        长矛抽出,就带着白花花的脑浆与鲜红的血液。

        那匪贼左眼睁大,眼中尤带着恐惧与不敢相信,还有透过右眼的巨大窟窿,流着白与红的东西,萎缩倒地。

        李大银却连旁边兄弟的目标也抢走了。

        ……

        “娘里个腿……”

        冰河的南岸,狼三爷手中沉重的大棒差点掉落,眼见对面的军阵就破了,未想他们突然来了一个乌龟阵,兄弟们瞬间就被赶回来,甚至被打得哭爹喊娘。

        很多人甚至逃跑的时候,被盾牌间隙刺来的长矛杀死。

        然后余下的人慌张跑回冰面,他们慌不择路,不小心在滑溜的冰面上四脚朝天,就摔了个狗吃屎。

        太丢人了,太丢铜山寨好汉的脸面了。

        狼三爷脸色铁青,他张望那阵一会,就有了主意,大声吼叫道:“都随老子来,大棒手全部跟着,用棒子砸碎他们的盾牌。”

        将是一军的胆,见三爷亲自出马,身先士卒,众匪士气大振,新安庄军阵虽强,然也没有强到火器那样让人畏惧。

        当下河流南岸余下的近二百匪贼吼叫着,持着各自兵器,也纷纷随狼三爷过河而去。

        一时冰面上全是铜山匪贼,三四百人,全部聚在冰的这边,那边。

        “一会都随老子砸盾牌。”

        狼三爷脸上满是煞气,天下万物相生相克,世间也没有不破的军阵。

        狼三爷虽没读过兵书,但也算戎马倥偬,四十多年拼杀的阵仗太多了,眼前的盾阵,自然有可破之法。

        那就是用大棒。

        其实用火器最好,但没有火器,用大棒也足矣。

        他在冰面上大步流星走着,却是鞋底绑了草绳,然后还有十几个大棒手跟随过来。

        大棒在军中装备普遍,铜山匪各人,一样喜欢使用,一棒下去,让对手头脑开花,同时还可刺击,非常趁手犀利。

        他们吼叫逼去,层层叠叠的刀斧手,还有盾牌掩护身体,威势十足。

        狼三爷紧握大棒走在前面,他眼现凶光,等会一鼓就将那个乌龟阵破了。

        正走到冰河中间,猛然听到阵地西面传来排铳阵阵,声音震耳欲聋,狼三爷一愣,怎么回事,难道前方的新安庄阵地除了两排铳手,还掩藏有别的火铳手?

        他早前听得清楚,西阵的新安庄贼子,已经打了两阵排铳,虽为兄弟们的伤亡忧虑,但被打两阵排铳,这伤亡可以接受,未想到现在又有排铳声音响起。

        而且一阵接一阵,铳声猛烈之极。

        最后狼三爷听得面色发白:“……六阵了……”

        猛然他听山包上尖利的天鹅声又响起,西阵那边,再次传来猛烈的齐射。

        那威势之猛,盖过了早前所有排铳的声音。

        狼三爷只觉双脚颤抖,寒毛都涑栗起来,环顾周边众匪,亦是个个面如土色,神情惶恐之极。

        再听西阵那边,腾腾的烟雾中,隐隐传来兄弟们惊恐欲绝的尖叫,那是害怕之极,丢盔弃甲的声音。

        “这,这……”

        狼三爷面色苍白的呆立。

        ……

        “打得好!”

        山包上欢声笑语,猎猎声响的大旗边,胡就业与曾有遇放声大笑,杨河脸上也是露出微笑。

        最后两排齐射,一百五十杆新安铳,在十五米距离齐打,确实打得非常好,效果也非常的佳,匪贼伤亡巨大。

        而西面的匪贼被打到现在,足足吃了七阵排枪,其实是八阵排枪,最后是两排合一,两排铳兵,每人也足足打了四发子弹。

        按场面来说,此次新安庄火器兵作战,足足打了三轮半,这是非常难得的,也是使用后膛火绳枪的结果。

        若用前膛枪作战,一般分成三排,三排一轮,打完就打完,然后基本没他们的事,看肉搏兵了。

        毕竟前膛枪的装填速度,就算最精锐的火枪兵,亦要一分钟才能再次装填好,若对面敌人狂冲,是没机会装填好轮射了。

        机不可失,看盾车前十步外的匪贼惊恐慌乱欲绝,杨河立时下令突击队与杀手队出盾车后冲杀,再看南面,密密麻麻的匪贼布满冰河,他眼中闪过无比的寒意。

        ……

        似乎响彻云霄的哭叫中,张万掌家与周家兄弟拼命勒住马匹,看着眼前哭嚎喊叫一片的寨中兄弟,还有无数狼奔豕突的人群,张万眼中闪过惊恐,慌乱,仇恨,还有无可奈何的神情。

        他知道,如焦山庄一样,铜山寨一样保不住了,自己又必须另寻找窝点,有如丧家之犬般。

        唉,大明何处,才是我的家园啊?

        可恨的新安庄杨河贼子,毁了我两个家,此仇不共戴天!

        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仇迟早要报,但眼下最重要的,是逃命。

        他急急对余下的“平山三狼”道:“周兄弟,我们走,回寨中取些细软,然后投大元帅去……那边我们可以容身,然后打机会打回来……小不忍则乱大谋,赶紧走。”

        裹着灰色头巾,系着肮脏灰色斗篷的周家兄弟阴沉点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性命在,总有报仇的一日。

        他们恨恨看了山包一眼,就在三十多步外的山顶上,有毁了他们幸福的大仇人,那个可恨的年轻秀才。

        只恨那天铳子没有打准,没有打死那个杀千刀的贼子,终有此祸。

        他们深深的看了这一眼,要将那边的情形烙入脑海,永生不忘,随后就要调转马匹。

        也就在这时,猛然一声爆雷似的铳响,周家兄弟中一人胸前绽开一团血光,背后亦带着血雨,直直就向后摔落马去。

        张万掌家一惊,猛然寒毛都涑栗起来,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想作什么动作,只是肌肉神经却赶不上脑中的反应,又一声爆响,又有一铳打在他的身上。

        沉重的独头弹击来,同样将他打得向后翻滚落马,独头弹打在他身上,瞬间扩张成一朵花的样式,翻滚冲撞后,从他身后透出,带着腾腾的血雾。

        “老二……”

        未中弹的周家大兄弟凄厉的嚎叫,看地上抽搐的二人,口中大口大口涌出血块,显然活不了。

        特别他的弟弟,睁眼看着他,嘴巴微微张着,似乎要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

        周家大兄弟吼叫着,拼命策转马头,鞭打嚎叫而去。

        ……

        “都听俺的,俺说扔就扔。”

        山包南面,山坡上,崔禄对麾下二十个掷弹兵郑重说道。

        二十个粗壮憨厚的掷弹兵都是点头,他们身旁有大筐,内中装满圆滚滚的万人敌,每个重三斤。

        此时他们也是一人手上抓着一个,个个持着木柄一端,引线对着左手的火摺子。

        “好,点着了。”

        崔禄吩咐道,当先把手中万人敌的引线往火摺子一点,立时引线滋滋的燃烧起来,冒着让人心惊的火光。

        二十个掷弹兵一样点着了,虽然是庄内铸造的火器,质量没问题,而且训练久了,实弹也投掷了好多次,但抓住这万人敌,总给人心慌慌的感觉。

        “准备了。”

        崔禄喊道:“一二三……扔!”

        猛然一个个黑压压的万人敌,就往冰河当中投去。

        ……

        老白牛:多谢东海龙王、牛儿叔叔、最爱赵中举等书友的猛烈打赏投票,新年快乐。

        最近事情多,特别在忙外婆的后事,更新有些不定。而且比起每天写一点字,我更关注整本书的节奏与质量,感觉好才发上来,网上每天要更新的歪风邪气不应该迁就,那叫码字,不叫写作。

        不过若超过三天,我会通知一下的。

  http://www.biquge.lu/book/21532/95154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