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第146章 白银

第146章 白银

          第一卷  乱世何处是桃源  第146章  白银

        下一章

        冰河上,狼三爷脸色阴晴不定,他正要吐出一句话:“走……”

        也就在这时,对面山包上猛然投来一个个黑压压的东西,一个又一个落在冰面上,其中一个还滚落在狼三爷的胯下。

        “这是……”狼三爷沉吟。

        猛然他面色无比苍白,旁边也传来一些老贼魂飞魄散的尖叫声:“万人敌,是万人敌……”

        “嗤嗤……”

        未等狼三爷等人反应过来,各万人敌的引线已是燃到尽头,特别狼三爷身边两个,胯下一个,猛烈的爆炸!

        新安庄万人敌内装填新火药两斤,威力不小,轰然炸开,狼三爷就觉头脑一片空白,然后感觉自己腾云驾雾的飞起,还有清晰的疼痛,肢体的撕裂。

        他高高飞起,猩红的血团与碎肉喷洒,最后他四分五裂的掉落冰上。

        他手中大棒也一样腾空而起,发出沉重掉落冰面的声音。

        狼三爷身体散开,有若蛛网似的裂纹,特别下半身的大腿,还有大半个屁股不见了,胸膛身体也是一处处塌陷。

        最后他头着地,先期一步重重撞在冰面上,有若碎西瓜的破开,各种颜色的东西抛满这一片冰上。

        土匪世家出身,杀人如草芥,充满浓烈煞气与杀气的当家头目狼三爷,此时只有一只右眼残留着,上面还带着茫然,不可思议,还有恐惧。

        掷弹队崔禄队长,常如松、黄建中队副,二十个队兵抛来二十三颗万人敌,落在冰面上,猛烈爆炸,碎铁、铁蒺藜、碎石,伴着浓烟飞射,似乎在平滑的冰面上更增威力。

        黑压压的铜山匪聚在冰面上,此时皆被炸得血肉横飞,鬼哭狼嚎,还有爆炸产生的强劲冲击力,让他们各种姿势的翻滚。

        “再扔!”

        看效果良好,崔禄趁热打铁,又是二十三颗黑压压的万人敌抛出,然后又落在冰面上猛烈爆炸,滚滚烟雾中夹着血雾腾起,铜山匪声嘶力竭的惨叫,在冰面上如无头苍蝇般乱窜。

        “再扔!”

        又是二十三颗黑压压的万人敌抛出,除了早前死伤者,此时铜山匪三四百人都是聚在冰面上,这效果太好了,数十颗万人敌扔入人群,就是一片鬼哭狼嚎,凄厉惨叫。

        “再扔……”

        “再扔!”

        第五波万人敌扔出,猛烈的爆炸中,猛然冰面上传来渗人的“咔咔”声,“咔嚓”,“嘎吱”,原本厚实的坚冰上,竟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缝。

        裂缝密密麻麻,还在不断扩大,还在坚冰上的匪贼,个个睁大眼睛,若末日来临似的尖叫起来。

        “喀喀……”

        各裂缝越来越大,猛然一声声巨响,龟裂崩落,水花四溅。

        ……

        “太惨了。”

        西阵那边猛烈之极的排铳声音也震撼了南面各村寨的好汉们,似乎在这种齐射面前,没有任何血肉之躯可以抵抗,让人心中涌现无比的寒意。

        前有乌龟阵,后有齐射阵,何人可以抵抗新安庄的锋芒?

        不过随后各人又被南面的万人敌投掷所吸引,最后他们看到冰河上的情形,无人不是睁大眼睛,窦文韬面色发白,窦青脸上涨得通红,也不知是恐惧还是兴奋。

        攻打南阵的匪贼一大半报丧这边不用说,关键这种死法……

        看着在冰水上扑腾嚎叫的众匪们,他都感觉身体阵阵彻寒哆嗦。

        而这时西阵那边也传来响彻云霄的喊杀声,随着山包上传来喇叭,众多杀手队兵列阵冲出,还有山包上甲叶锵锵,铁盔铁甲的突击队兵不断从山顶扑下来。

        窦青还看到一骑策马冲出,红衣红甲红马,却是那非常威猛的裴珀川裴爷。

        看匪贼全线崩溃,所有人都在慌乱逃命,己方不断追杀而出,窦文韬振奋道:“好,摸腰包的时候到了。”

        他叫道:“青哥,立哥,我们追!”

        此时众随军好汉纷纷杀出,窦文韬扫看四周,颇多好汉在砍杀南岸的残匪,这边亦残留一些匪贼,不过窦文韬认为这些匪贼慌乱之下,都会逃入冰河中,最后淹死,己方人财两空。

        不如往西面追,会有更多的油水。

        “杀!”

        占城集好汉勇猛无敌,都随在窦文韬、窦青、孙立三人身后杀去,他们越过盾车,前方潮水般的溃兵布满荒野,所有的铜山匪贼都在喊叫着逃跑。

        早在几刻钟之前,他们还个个充满凶残与嚣张,欲灭新安庄阵地于一鼓,然现在尖叫着,只顾撒丫子的逃命。

        作为准流寇,他们装备不错,搏战能力也颇强,至少单打独斗方面,随军村寨好汉没几个人是他们对手,然现在尤如丧家之犬,没人回头反抗,只顾逃跑尖叫。

        “兵败如山倒。”

        窦青心中浮现这个词,任你士卒再骁勇,败了,那就是败了。

        大势已去,你自己个人再武勇,亦无可奈何。

        因为谁都不愿意停留下来,让你身旁的伙伴超过你的前方去。

        他举目四顾,堂弟窦文韬使着泼风刀法,已经乱刀劈倒一个匪贼,此时在他身上摸着什么,一个激灵,见前方一个戴红笠军帽的匪贼逃跑着,一边恐惧的回头看着什么。

        窦青急冲上去,狠狠一刀劈下,那匪贼惨叫一声,踉跄扑倒在地,窦青双刀上前猛劈,那贼尖叫着,舞着一把腰刀徒劳反抗。

        窦青泼风似的乱劈,双刀如雨而下,那贼凄厉的嚎叫,血流如注,血雨不断扬起。

        最后他一动不动,满身的血,身上伤口屡屡,血肉模糊,只余一双眼睛恐惧的睁着。

        窦青不看他的眼,学身旁伙伴的样子,在他身上摸索,最后摸到什么,一喜掏出,竟约是三四两银子。

        窦青叫道:“文韬。”

        窦文韬正往怀中塞着什么,他说道:“快藏起来。”

        窦青连忙将银子揣入怀中,心下火热,瞬间就三四两银子入手,这发财太容易了。

        再看孙立那边,也劈倒一个人,闷声不响的将一把碎银揣入腰间,看那一大把的样子,竟有四五两银子。

        又看右前方嚎叫连连,占城集中的两个伙伴,相互配合着,一个猛劈,一个猛刺,放倒了一个灰披风的匪贼。

        然后不顾这贼没断气,在他偶尔滚动的眼睛中,大股涌出的鲜血中,二人摸索着,就血淋淋摸出一个小包,里面满是细碎银子,然后二人一人一半,都是满面的笑容。

        再看荒野上吼叫声声,各村寨好汉一样奋勇追击,拼命追逐那些逃跑的匪贼,不时乱刀将他们劈倒在地。

        各人目光中满是火热,看那些逃跑的匪贼,有若看待行走的钱包,个个勇不可挡。

        看着一边倒的追逐情形,窦青心中灼热无比,看来赚到十两银子不是梦。

        他一声咆哮,又随堂弟窦文韬等人追上。

        ……

        “踏踏……”

        马蹄声声。

        裴珀川策在马上,他手中握着横刀,马槊横在马鞍上,挺刮棉甲外面的铜钉闪烁着森寒的光。

        他马术娴熟,只是放马急奔,手中横刀不时从一个个匪贼脖边掠过,带起纷飞的血雨,横飞的人头。

        不过裴珀川更注意追杀那些老贼,特别是马贼,他手中劲弓崩响,不时射倒一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铜山老匪。

        甚至他在二十多步外,手中劲弓还射中一个马贼的后心,锐利的箭头从他胸前透出,那马贼一声叫,先是伏在马鞍上跑了一会,很快摔落下来,尸体掉落在长长的荒草之中。

        共有三个马贼死在他的劲弓之下,不过裴珀川并没有去收留马匹,这些战马骠马,自有后面追来的杀手队兵收整。

        杨相公不会没了他的军功,忙着掏腰包的各村寨好汉们,这种重要的战利品他们也不敢私藏。

        甚至弓箭大棒,等等重要的兵器缴获,他们就算得到了,也都要如数上交。

        很快裴珀川追杀数里,比起用双腿跑,他骑着马快多了。

        忽然他双目一凝,他看到前方一个拼命策马逃跑的马贼,看那人打扮,裹着灰色的头巾,魁梧的身上是一袭肮脏的灰色斗篷,似乎马鞍上横着一杆铳。

        看那人样子,应该是“平山七狼”残留的周家兄弟一人,马鞍上横着的铳,应该也是后膛掣雷铳。

        裴珀川心中火热起来,早前开战后,他就从军阵的西北面绕过,一直跑回山包上眺望战情,管枫与呼延晟先后射杀张万掌家与周家兄弟一人,他是看到的。

        就不知逃跑的人中,是“平山七狼”周家兄弟的老大还是老二。

        想到此人曾暗杀过杨相公,裴珀川冷哼一声,他暗暗打定主意,说什么也要留下此獠。

        想到这里,他更是拼命策马追去。

        逃跑的马贼正是“平山七狼”周家兄弟的老大周尚文,他弟弟周尚武死在对面的神射手之下,周尚文虽然悲愤欲绝,但也知道不是冲动报仇的时候。

        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所以他连弟弟的尸体都不顾,拼命策马逃走。

        他甚至不与余下的马贼聚在一起,暗暗打定主意,逃回铜山寨后,取一些细软,以后专门游击刺杀,定要让那些新安庄贼子,整日活在惶恐不安中。

        正想得满脸狰狞,猛然听到后面急促的马蹄声。

        周尚文一惊看去,看身后一骑正急速追来,红衣红甲红马,持着马槊,神勇无比。

        周尚文双目一缩,他自然知道,那人是新安庄一个骁骑夜不收,早前阵前哨探时,他就解决了寨中两个骑马的兄弟。

        看那马力,不久就会追上,而自己马上搏战颇有不精,若与此人对杀,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看向手中掣雷铳,上面火绳没有点燃,而且后膛子铳上的引线什么时候不在了。

        他冷哼一声,“唰”的一声,扯去母铳与子铳相连卡洞处的铁栓,揪住子铳右上侧提手样的东西,就将子铳取出扔了。

        然后他放马急奔,很快奔入右侧一个山包上,就飞快的跃入马下,从背着的兜袋中掏出一发未发射的子铳,就套上母腹的后膛口,引线孔正面朝上。

        再将连着细链的铁栓插到卡洞中,子铳在母腹固定稳定,已是装填完毕。

        周尚文的子铳皆是“凸”样形,“凸嘴”塞入母铳腹后,“凸身”挡住,加上两边铳托护木高,虽然铁质子铳漏气严重,但灼热气体都往上方喷出,不会伤害到后方两边的人,更不需要加装护板。

        唯一弊端,这种子铳打制不易,而且工匠制作时很难作到质量统一,各子铳标准不一,膛压不一,有时装药多了,有些子铳承受不了,可能会有炸膛的危险。

        不过周尚文使用掣雷铳多年,已经有了自己的经验判断,反正对付未披甲的人,数十步距离,掣雷铳威力足矣。

        对付棉甲一样如此。

        他装入子铳后,就在山顶一块石头后蹲下,然后从腰间取出火摺子,一弹一甩,将燃着的火种,拼命点起火绳来。

        很快火绳点着,周尚文一声不响蹲着,酷寒的天气他一动不动,灰色的头巾,灰色的斗篷,使他隐在山石后若隐若现,极难发现。

        他微眯着眼,通过照门与准星,瞄着越来越近的裴珀川,他手指慢慢摸到板机上,那板机连着龙头,龙头上的火绳忽明忽暗,对着下方有着引线的子铳火门。

        只要扣动板机,子铳上的引线就会被点燃,然后发射!

        近了,越近了。

        四十步……三十步……

        周尚文眼中寒光闪闪,透过照门与准星,两点一线,他将飞奔过来的,马背上的裴珀川身影,罩入了自己的掣雷铳射界内。

        这也是东方鸟铳等比较注意准确度,放在西方,不要说照门,就算到了十八世纪,很多国家连火绳枪,燧发枪上的准星都没有。

        二十步……

        周尚文眼中凶光一闪,就要扣动板机,也就在这时,“嗖”的一声利箭的呼啸,“噗嗤”一声,一根劲箭凶狠的从他左脑贯入,右脑透出,鲜血混着白色的脑浆飞溅。

        “嘭”一声巨响,裴珀川似乎看到山包上一道火光闪过,不由一惊。

        他策马上去,就见一块石头后,“平山七狼”中的老大滚在地上,那杆掣雷铳就掉在边上,上面的火绳仍然燃着,身旁的马匹正舔着他的面孔。

        而他嘴巴大张着,不断涌出血沬,双目仍然圆睁,带着非常不甘心的神情。

        再看他左脑门上,横贯着一根利箭,一个头已是被射穿了。

        裴珀川看着场地,心有余悸,这个距离……

        也不知是谁救了自己性命。

        忽听山包下的小道有马蹄声响起,他举目看去,就见一骑缓缓而来,那骑士颇为年轻,身着青色劲装,头戴红缨毡帽,外面罩着厚厚的大红斗篷,马鞍后还有大大的包裹。

        他得胜钩上挂着钩镰枪,腰间别着马刀,此时正握着一把强弓,满身霜雪中又带着锐气。

        看他走近前来,裴珀川连忙抱拳道:“某家裴珀川,现新安庄哨探夜不收,阁下是?”

        那骑士喜道:“是新安庄杨庄主的队伍?在下凌战云。”

        ……

        杨河策马立在山包上,朔风呼啸,吹得他的斗篷与身旁大旗猎猎声响。

        此时杀手队、突击队、哨探队,还有各村寨好汉都是追杀而出,山上山下,只余盛三堂辎重队、崔禄掷弹队,杨大臣火器队留下,还有李家乐的医护队,正在帐篷中不断救护伤员。

        此战伤亡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早前西阵匪贼抛射时,就有数人受伤,然后南阵匪贼突击时,也有二十几人伤亡。

        特别近战肉搏,残酷无比,各村寨好汉对上凶残的职业土匪,其实力有不逮。

        短短时间,他们就伤亡二十几人,内大部分是重伤,甚至死亡,若不是杀手队救援,他们的南阵就破了。

        此时李家乐也带着医护队,尽全力救护伤员,用稀释过的酒精,清洗他们的伤口,然后包扎上药。

        不过总体来说,此战伤亡微小,取得的成果却是巨大。

        杨河策在马上眺望,荒野草地间,尽是无数的匪贼嚎叫奔逃,面对追杀的新安庄队兵,还有各村寨的好汉,无人敢停下抵抗,他们尖叫着,个个被活生生打死在地上。

        他们已经胆丧了,以后望见新安庄的旗号,肯定会望风而逃。

        眼前种种,闻名遐迩的铜山匪贼胆丧如此,怎不让杨河豪情充溢胸腹,几欲破体而出?

        特别让他满意的是,此战不但杀手队兵,火器队更是锻炼出来,那种凶悍的排枪,不说敌人,便是杨河自己看了都是心惊。

        可想而知,以后遇到自己的排枪队,不说土匪流寇,就是清军鞑虏,遇上不死也要褪层皮。

        乱世中生存的根基已经奠定,怎不让杨河心安满意?

        “哈哈哈哈……”

        他放声大笑,自己苦心经营,终于取得丰硕的成果。

        杨大臣也是兴高采烈,他跑到山包上扫看四周,最后更是骑到马背上眺望,看到匪贼漫山遍野的嚎叫逃命,他脸上是抑止不住的笑容,随后他又叫道:“少爷,匪贼已经溃败,接下来该攻打山寨,夺取银两辎重了吧?”

        杨河微笑着点了点头,自己这个书童也锻炼出来了,知道此战最要紧的是什么。

        不错,匪贼士气已经被打落,毫无战心,接下来确实是该攻入山寨,夺取他们库存银两米面的时候了!

        ……

        兵贵神速,杨河立时下令鸣金收兵,待众官将回到身边,他快速安排,李家乐医护队仍在这边救护伤员,盛三堂辎重队留守,看护辎重,打扫战场。

        火器队、杀手队各留一甲守护,余者快速行军,皆随他攻打山寨。

        此处到铜山寨不过十几里路,转眼就到,杨河并不担心后路出什么问题。

        此战之后,新安庄闻名遐迩,铜山匪都望风而逃,周边肯定也没有不开眼势力,敢打他们主意。

        分派完毕,杨河立时率近七百人出发,往正北方的匪贼老窝铜山寨急逼而去。

        一路荒草连天,寒风呼啸,他们沿山边走,道路平坦干燥,他们急行军,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逼到了铜山寨的脚下。

        那山寨范围颇广,以碎石粗木建在山坡上,此时里面浓烟滚滚,喊叫声惊天,甚至寨子南门敞开也没人管顾。

        就听里面叫嚷混乱声一片,不时可见铜山匪慌乱奔跑的身影,还有人举着火把四处点火,意图烧毁内中的一切。

        显然溃兵回寨,个个惊恐欲绝,毫无战心,甚至出战的大小头目死得差不多,留守的人与逃回的人知道山寨守不住,竟然要毁寨而逃。

        杨河脸一沉,这些匪贼竟敢损毁他看中内定的财富,真是不可饶恕!

        他厉声喝道:“攻进去!”

        ……

        外面匪贼声嘶力竭的惨叫不时传入耳中,血迹斑驳的银库中,杨河在宽阔的库房中行走。

        这里面摆满了一箱箱沉重的木箱,皆铁皮铜锁,铜锁砸开后,内中皆装满白花花的银两,触目所见,耀花了人的双眼。

        杨河身后各人都是呼吸急促,特别胡就业,气息都似乎喘不过来,他一直喃喃自语道:“日嫩管管,这么多金银……让俺躺在上面睡一觉就好了。”

        杨河不由微笑,金银的诱惑力不容置喙,不说胡就业,就他都有将金银铺在床上,然后躺在上面做个美梦的感觉。

        不过相比身后各人的失态,他倒很快回过神来,他随意走着,银库不但有着金银财宝,还有别的宝贝,比如一个犀牛望月镜,高两米,重怕有一吨,中间是铜镜,余者用铁梨木雕刻而成,华贵非常。

        话说“犀牛镇家灵,望月回天庭,虔诚月儿圆,财神来光临”,犀牛望月镜,非大富大贵人家不可有,也不知铜山匪哪抢来的。

        又走到一处,面前皆是楠门架子,架上摆满了一百两一锭的纹银,看上面的铭文戳记,也不知哪抢来的官银。

        同时还有银砖,这是民银。

        最后架上面摆着十几个银光闪闪,沉重非常的银冬瓜。

        杨大臣试着上前抱起一个,身子猛然一沉,差点被沉重的银冬瓜砸落翻滚地上。

        听身后众人的哄笑,杨大臣有些抺不开脸,他骂骂咧咧道:“衅种,这些土财主,铸银冬瓜作甚?……还这么重?”

        杨河随意行走着,抚摸观看,张松涛拿着铅笔与小本,则是紧张的统计,最后他粗粗估算,银库中银两,还有收缴各逃跑铜山匪贼的包裹,此战缴获白银约在八万二千两。

        铜山匪逃跑时到处放火,烧毁了一些粮仓,不过众队兵合力灭火,大部分抢救出来。

        最后统计,完整的米面,估计有六千三百石之多。

        看米面样子,很多是漕米。

        “银八万二千两,米面六千三百石?”

        杨河脸上露出笑容,他哈哈大笑道:“好,非常好!”

        有了这些金银粮草,明年自己的发展,又有资金了。

        此战收获太大了,只可惜这么富裕的土匪不多啊。(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21532/95688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