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第147章 朝霞

第147章 朝霞

        

  第一卷  乱世何处是桃源  第147章  朝霞



        下一章

        当日杨河花了一天时间收罗山寨,能打包带走的,决不留下。

        形形色色的物资收罗无数,加上缴获的白银米面,那真是堆积如山,好在寨中找到众多的独轮车,足有三百多辆,也不知铜山匪抢掠了多少的村寨,正好用来运米运粮。

        但就算如此,也要运送好多天,一辆独轮车载三石,三百辆不过载千石,六千多石的米粮,需要运六趟。

        还有别的众多物资,铜山寨又离新安庄近百里……

        今日是腊月二十四日,怕要一直运到明年的正月初。

        不过有银米收入,多走几趟,辛苦一些,有什么打紧?

        看着有如山积的缴获,从杨河往下,新安庄的军官士兵,随军的各庄好汉们,个个都是笑得见牙不见眼。

        有这些缴获后,杨河才是真正松一口气,相当长时间内,他不用担心麾下衣食了。

        粮米白银入库后,他也会有共计白银十万两,米面一万石的库存。

        对目前的杨河来说,这亦是个惊人数字。

        他素来对麾下宽宏,青壮一天至少供应两斤米,妇孺也有一斤多,平均一斤半,所以他的新安庄民,平均每人每月消耗米面四十五斤,一年五百四十斤,折合石数二石八斗。

        不说现在新安庄人口只有一千二,就算扩展到三四千人,一万石米粮,也足够他们一年的食用。

        还有白银,现在庄民士兵的薪俸待遇,不带奖金,平均起来每人每月五钱银子,一千二百人,每月约六百两银子,一年七千两。

        库存的十万两白银,可以使用很久了。

        各类兵器缴获不用说,就算完好的战马膘马,此次亦缴获二十三匹,新安庄现共计有马匹四十五匹。

        还有十三匹死马,也可以抬回去吃肉,一匹马最少重几百公斤,十三匹马,又可以吃肉很久了。

        此战铜山寨子被溃逃的匪贼损毁一些,不过大体完好,特别范围极大,怪不得当初铜山匪贼四五千人都汇集这里,巡弋过整个山寨后,杨河也决定不毁去。

        就算离去,寨子也这样摆着,他现在没能力占据,不过以后前来,也没有人敢跟他抢夺。

        腊月二十五日,杨河胜利班师,押运众多物资,浩浩荡荡回归。

        ……

        如一声惊雷,新安庄大败铜山匪的消息传出,四方震动沸腾。

        大军带着战利品回归途中,沿途各村寨都是轰动,杨相公又胜了,此次又抢不,缴获这么多粮米物资,果然跟着新安庄打仗,就没有不胜的。

        沿途乡民指指点点,发出声声惊叹,回归大军个个喜形于色,就是各村寨随军的好汉,亦是个个趾高气扬,与有荣焉。

        杨河暂时将银子押回新安庄,粮米囤放在焦山庄,未来的一年,他重点也会放在这边的经营上。

        在焦山庄的时候,杨河进行了一番论功行赏,约赏了五千多两银子,五百个队兵,或多或少,平均一人得了十两的赏银,还有随军的好汉,抽选部分较为悍勇的人奖赏。

        皆大欢喜,新安庄的规矩,出战队兵皆有奖励,只是看战功,赏多赏少,便如此战颇为凶悍的夜不收裴珀川,一人就获得了三十多两的赏银。

        还有杀手队兵李大银,也获得十几两的赏银,以后扩军,他一个伍长甲长跑不了。

        各庄的好汉们,比较悍勇的人窦文韬、窦青、孙立等人,也分别获得五两到十两不等的赏银。

        加上各队兵好汉摸腰包的隐性收入,此战皆大欢喜,人人都发了财。

        此战有一些随军好汉阵亡,杨河下令祠祭所给他们备棺材,同样厚葬在东山下,其家口也有抚恤银三十两,他们家属遗孀,可以搬入新安庄、焦山庄内生活,由庄中给她们安排活计。

        这些抚恤都惠而不费,却可以最大程度的拢获人心。

        同时腊月二十六日这天,除新安庄民外,杨河供给伙食工钱,还动员了各村寨数千的男女老少,一起前往铜山寨搬运物资。

        依史料,腊月二十七日李青山会大败,然后数万残部四散而逃,虽杨河在铜山寨留守人员看顾物资,此战各方闻风丧胆,但为免夜长梦多,还是尽快将缴获搬回来为好。

        快过年了,杨河也不想动武,徒生什么波折。

        人多力量大,所以到腊月二十八日这天,杨河在铜山寨的所有收获,全部都搬了回来。

        甚至摆放银冬瓜的楠门架子,那以铁梨木雕刻而成,华贵非常,重达一吨的犀牛望月镜,杨河也搬了回来,摆放在他的睡房之内。

        ……

        新任睢宁练总大败匪贼消息传出,各方震动,这消息很难隐瞒住,不说县城,就是州城都是传得沸沸扬扬。

        腊月二十九日这天,知县高岐凤幕僚师爷田安匆匆赶来了新安庄。

        出兵之前,杨河曾书信告知知县高岐凤,言突闻铜山匪来犯,他急率乡勇赶往,事态匆匆,不能面领教诲方略。

        此时看着田安,杨河亦感慨说话,言他领五百乡勇北上,正巧在睢宁边境顺河集白马河边遭遇匪贼,一番恶战,赖圣上洪福,县尊老父母指挥若定,才能侥幸击退贼寇。

        看着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的年轻人,田安神情有些复杂,实际情况如何,各人心知肚明。

        这个新任练总胆大包天,私自出境剿寇,而且打胜了,这番胆魄能力,对东翁来说,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在官面上的事情就是要一个说法,作为练总,杨河当然有在境内剿匪御虏的权力,他言匪贼来犯,他领兵赶到边境抵挡,这个说法没问题,各方都交待得过去。

        他说在边境就在边境,反正打胜了,各方都不会去追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乱世来了,各人巴结都来不及,又何苦去得罪一个手握强兵的红人?

        田安好说话的原因,还有杨河塞了他一个一百两银子大红包的缘故,还有一千两银子,是给县尊老父母的。

        所以当日,田安就笑眯眯的回去了,临行时告知杨河,他的告身勘合,正月的时候应该会下来,他在县城的署衙也备好,未来待在县城的时日恐怕会更多。

        杨河愣了一下,田安不说,他都差点忘了他的正九品官服,忘记了睢宁练总这个官位。

        其实在大明做官并不容易,中举了,甚至参加殿试,点了翰林,但只意味通向官场的大门敲开,并不是立马就授职入堂做官。

        中了举人进士,只是敲开做官的第一道门,真正要圆做官发财的梦还早,一般来说,所有的文官都要由朝廷吏部铨选,并定期让士子掣签,所有想做官的士子文人,都必须到京城投供报到,然后按吏部规定的班次候选。

        大明几百年,历年累积有当官资格的人太多了,前面的老举人,老进士没有排完,新中举的人想做官,想到地方上任?

        慢慢等吧!

        甚至有人二十年未得委差,衣食俱乏,冻馁而死者!

        不过杨河这个情况较为特殊,别人是先有几品官位,然后有实缺,充为某某职事。

        杨河则是先有某某职事,再等待某某品官位待遇的到来。

        事实上不能说杨河是九品官,只是享受九品的待遇,更类散官、阶官等带俸官,便如睢宁主簿郑时新,他是九品的主簿,可以调到别处去做九品的官,杨河则很难。

        没有睢宁练总这个职位,他能不能享受九品官的待遇都很难说。

        等于先有职事,再享受官品待遇,空间比较狭窄。

        不过他不以为意,只要手上有兵,官位待遇,只会源源不断而来。

        就象海瑞,他根本不在意升不升官,然各方都合力让他不断升迁而走。

        这方面,大明的文人还是非常灵活的,不说你是秀才,就是没有功名的童生,他们也可以瞬间想出不计其数的方法让你高升。

        目前来说,杨河这个职位还是不受重视的,不需要到州城府城,甚至京城吏部衙门去报道等候,直接上头的吏部将他的告身勘合发下来就是,介时杨河直接去县城领取,也省了麻烦。

        只是杨河毕竟锋芒毕露,剿灭焦山匪时,就引起很多有心人的关注,此次跨境剿灭铜山匪,更是进入一州二县很多人的视线中。

        便如邳州知州苏成性,就在自己的书房沉吟:“杨河?局势越来越不太平,州城这边,也该有个练总才是。”

        ……

        各方沸沸扬扬,杨河已经准备过年。

        大明的官场,也是从腊月二十九日放假,然后有五天的假期。

        杨河同样下令放假五天,从腊月二十九日到正月初三,庄内外欢呼一片。

        放假之前,杨河还每人发了一个红包,大人小孩都有,便是未出战的家口人家,也有充足的银钱过年。

        腊月二十八日还是集日,民政所采购了大量的年货,门神、鞭炮、酒肉、干货、灯笼、糖果小吃,各家各户,都有发下去。

        大年三十这天起,还会举行大宴,一张张桌子,从戏楼广场摆到大街,集体吃年夜饭,会一直吃四天。

        庄内庄外,喜气洋洋,浓浓的年节气氛蔓延,很多庄民泪流满面,这么多年了,就属这个年过得最好。

        幸好,自己跟随了杨相公,幸好,自己来到了新安庄。

        一个个招募来的队兵满面笑容,也带着满篮的年货,白面馒头,猪肉羊肉马肉,白糖果脯,布匹,门神鞭炮等回乡去。

        除发下的年货,昨日是集日,他们还不约而同进行了大采购。

        过年了,自己在新安庄内天天吃好的,喝好的,现在攒了军饷,又发下了缴获赏赐,就大出血一次,让自己的家人也过个好年。

        二十九日这天,也下起了漫天的大雪,不过那种年节的喜气,似乎顺着新安庄子,往四周辐射蔓延。

        托新安庄的福,本来周边各村寨被焦山匪贼搜刮后,这个年可能会家家凄惨,但现在,各人都是眉欢眼笑,至少大年夜白面馒头可以吃个几笸。

        一些家中子弟有在新安庄从军的,甚至可以吃上酒肉,穿上新衣,痛快的放起鞭炮。

        身在乱世中,可以过这样的年,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

        风雪笼罩了迎恩街一百六十八号,鹅毛般的大雪纷纷飘飘。

        这是个典型的民间小四合院,真切符合朝廷“庶民庐舍不过三间五架,不许用斗拱,饰彩色”的规定,正房三间,不过倒塌了一间,此时管枫与呼延晟各占一间。

        然后东西厢房各两间,张松涛搬进来,住了西房一间。

        裴珀川搬进来,住了东房一间,还有南房(也叫倒座)三间。

        此时迎恩街一百六十八号的四个舍友,也迎来他们第五个舍友。

        “凌兄弟,南房湿气略重,这寒冬腊月的……反正等会没事,我就陪你走一趟,去民政所领一些煤炭秫秸回来,还有灯笼,鞭炮什么……至于对联,就请松涛哥为你写一副好了。”

        张松涛与呼延晟一声不响的帮忙铺着铺盖,管枫站着无事,则热情的对凌战云说道。

        凌战云心中温暖,几个铺舍的兄弟都非常热心,让他有种家人兄弟的感觉。

        当日他在战场撘救裴珀川后,就随他去中军阵地见杨相公,杨河自然对他印象深刻,一番挽留后,凌战云被编入哨探队。

        回新安庄后,民政所分配住所,就将他分入迎恩街一百六十八号,成为张松涛,裴珀川等人的舍友。

        庄内的一切,自然让他好奇,加入新安庄后,他也颇为关注这内中的待遇。

        “目前来说,除了包吃住,凌兄弟你是每月五钱银啦,不过你擅马术骑射,肯定很容易升上去,就象珀川哥,这次光赏银,他就拿到三十二两。我们168号四个人,就数他是大财主,我跟呼延哥他们商议了,准备吃大户呢。”

        管枫眉飞色舞的向凌战云介绍着,正说得热闹,裴珀川的声音响起:“管兄在说某什么坏话?”

        就见裴珀川抱着一床厚厚的棉被进来:“凌兄,天气甚寒,正好某昨日赶集,看到这被褥,就寻思给你买了一床。”

        凌战云心中有一股热流腾起,忙拱手道:“有劳裴兄弟费心了。”

        管枫接过叫道:“哇,这被褥,这棉花至少一斤八分银,还有……啧啧,这弹棉的技艺……果然是大财主,这棉被要耗不少银子。”

        这时张松涛帮凌战云铺好铺盖,他出声道:“凌兄弟的家人父母还未有音信?你放心,住入168号,就是兄弟家人,我们几人,都会帮你一同寻找留意……”

        ……

        整个新安庄,沉浸在一片喜悦中,家家户户准备过年,不过……

        胡就义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扫了整个宅院,又贴了从严先生那请来的对联,在大门上挂了灯笼,就被一直闲着聊天的,他哥胡就业,还有曾有遇拉去打马吊。

        很快陈仇敖也加入进来。

        四人聚在胡就业屋中,盘坐温暖的火炕上,内中烟雾腾腾,胡就业与曾有遇二人都叼着烟斗,旁边盘中,还摆着沙糖、果子等零嘴,这些都是奢侈品,也只有胡就业等没成家的男人舍得花费。

        “十万贯!”

        胡就业豪迈的扔出一张牌,胡就义打出九文钱的牌,曾有遇打了一张一万贯,陈仇敖打了一张索子。

        不出意外,胡就业通杀,不过收获很小,却是一开始牌就打大了。

        “空汤。”胡就义打了一张牌,全副牌四十张,他一直算着。

        “枝花。”他又扔了一张牌。

        慢慢的,胡就义牌大起来:“一万贯。”

        “百万贯……”

        “千万贯……”

        “万万贯!”

        胡就义横扫,甚至吃到嘴上的,都是万贯以上。

        陈仇敖摇摇头,取了一钱银子推给胡就义,曾有遇脸有苦色,嘀咕道:“就不该叫你来。”

        叹气取了五钱银子出来。

        胡就业则要掏一两银子,他目瞪口呆,忽然耍赖:“这把牌不算。”

        ……

        新安庄一号,这是杨河的住所,前后三进,目前除了杨河四人,还有韩大侠父子,齐友信一家,严德政一家住在里面。

        第三进西厢房中,韩大侠心满意足的数着床上的银子,然后用柔布包好,藏入大箱中,他摸了摸腰间一个荷包,眼中柔情闪过,与他平日古板的神情颇不相合。

        他看向旁边,儿子韩官儿正安静写着作业,眼中更现出满意的神情,他说道:“进庄之后,为父也攒了不少银子,算算彩礼钱也差不多了,你若看中哪一个女子,为父就去请媒婆提亲。”

        韩官儿歪歪扭扭用铅笔写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闻言他道:“父亲不成亲,哪有儿子先成亲的道理?”

        韩大侠一愣,韩官儿继续道:“父亲是二总的把总,哨探队的队长,兵务堂的总管,当起带头表率作用。”

        韩大侠眼睛睁大了,看着儿子跟他一样认真的神情,他忽然说不出话来。

        “你说,将婉容嫁给官儿怎么样?”

        齐友信与妻子赵中举从杨相公宅院打扫完回来,本来看妻子不如孙招弟勤快殷勤,齐友信心中有些埋怨,这不,那孙招弟现在还赖在杨相公院落中,没有灰尘,也要清扫出灰尘。

        而妻子只是扫完就回来了,只怕在杨相公心目中,孙招弟一家的份量会更重啊。

        不过看妻子回来后,对着诗书苦读,还看着帐本,盘算打得哗哗响,心下又是佩服,自己这个妻子不得了啊。

        看妻子赵中举微笑不语,她穿着对襟圆领长袄,戴着卧兔,自有雍容。

        齐友信又自言自语道:“这是这年岁差了一些,怕老韩那边迫不及待要传宗接代。我也探过相公口风,他弟弟杨谦那边,至少要等他十六岁后再说,唉。”

        这时赵中举轻柔的声音响起:“官人何必走这旁门左道?相公的性情你还不明白吗?做好事情,比什么都重要。”

        她说道:“你是议事堂的重员,又管着吏务,眼下庄子安定,明年相公肯定会将更多精力放在农务,工务等事上,只要事情做好了,给相公勤恳任事的印象,不比什么都强?”

        她轻轻道:“官人平日也该多读书了,多向严先生,张先生请教,新安庄不比往日在亳州时,这里一切都是新的。我等是有着老人的情份,但若不上进,将心思放在别处,怕庄中盯着你位子的有心人也不少啊。”

        齐友信一惊,他整整衣冠,向妻子赵中举深施一礼:“多谢贤妻教诲,为夫差点糊涂了。”

        ……

        热腾腾的水大桶大桶倒来,屋内又有着地暖,非常的舒适,弟弟妹妹瑛儿谦儿剥得赤条条,在桶内欢快的戏水。

        杨河笑呵呵的,为二人擦洗着身子,杨大臣不断进来,将热水倒入桶中,他笑呵呵道:“谦儿瑛儿,水会不会太烫了?”

        妹妹瑛儿叫道:“不会,谢谢大臣哥哥。”

        杨河笑道:“快快洗好,等会穿新衣裳。”

        妹妹瑛儿兴奋的拍水道:“啊呀,啊呀,穿新衣裳啦。”

        让哥哥洗澡,弟弟谦儿略有些害羞,他忽然郑重道:“哥哥辛苦,谦儿要读好书,以后帮到哥哥。”

        妹妹瑛儿叫道:“瑛儿以后也要帮哥哥。”

        杨河心中颇有甜蜜,宠溺的在二人脸上亲了一口,笑道:“确实哦,都要读好书,以后哥哥的事业,都要你们协助帮忙。”

        杨大臣倒好水进来,旁边一个铜炉罩着,内中烧着的是上好的白炭,一些小而新的衣裳在上面烘着,等会暖暖的,弟弟妹妹好穿。

        杨大臣验看着,不时翻着面,杨河看着这个书童,过了年就十八岁了,也老大不小了。

        他说道:“大臣,我在庄内为你看了几个女子,你喜欢哪一个?过了年后,你也该成亲了。”

        杨大臣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说道:“少爷,你说的那几个女子我都看过了,个个瘦得跟麻杆似的,屁股小,胸也不大……你喜欢那种腰细的女子啊?俺老杨可不喜欢。”

        杨河骂道:“臭小子,怪口味。”

        他其实听过杨大臣说的他喜欢女子类型,重要一点就是要粗壮,腰要很粗,屁股要很大,胸更要大,依杨大臣说的,这样生出的孩子才健康粗壮。

        身形婀娜,杨柳似的女子,他可不喜欢。

        只是这样的女子,一下让杨河何处去找?

        杨大臣裂开大嘴傻笑起来,看着他,杨河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一直将杨大臣当弟弟看,总不能硬塞一个女的给他吧?

        唉,家中三个小的,都让他操心。

        雪乱如麻,最后如梨花乱舞。

        “过年啦。”

        鞭炮的啪啪声响,大年三十这天,新安庄举行了年夜大宴,密密麻麻的桌子一直摆到长街上。

        丰盛的酒菜,热腾腾的喜庆,让那种喜悦,似乎一直弥漫天际。

        过年要守岁,长久的劳累紧崩,杨河也趁机松弛下神经,招来韩大侠,齐友信,严德政三人打马吊。

        四人打了个通宵,最后杨河出来,外间又是鞭炮声声。

        雪昨夜就停了,天边竟出现了璀璨的朝霞,艳丽无双。

        迎着朝霞,杨河大大伸了个懒腰,长长呼了口气。

        新的一年开始了,崇祯十五年。

        ……

        老白牛:多谢悦悦,默然回望等书友的猛烈打赏,明天还会更新,不过九号去上海三天,就说不定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21532/96243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