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直播攻略 > 1278:伐黄嵩,东庆一统(二十)

1278:伐黄嵩,东庆一统(二十)

  “能绕路就绕路吧,少点儿伤亡也是好的。”

  姜芃姬很快就做下决定,这事儿宜早不宜迟,时间多拖延一会儿,军粮就吃紧一分。

  杨思赞同点头,不知道前方有敌方埋伏也就罢了,知道还傻乎乎往上撞,这不是找虐?

  怎么说也是谌州本地人,杨思对老家还是很熟悉的,哪怕绕路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姜芃姬看了看天色,沉吟道,“大军原地休整半个时辰,先锋斥候前去探路。”

  说是原地休整,但全军将士仍旧保持着御敌的阵型,防止敌人冷不丁冲杀出来。

  姜芃姬翻身下马,小白乖乖跟在她身后,杨思见状也下马休息。

  “主公为何眉头不展?”杨思喝了口水润喉,春季过后渐渐进入夏季,天气越来越热,行军一两个时辰便热得满身大汗,严重的时候甚至会觉得嗓子眼儿冒烟,“难不成哪里不妥?”

  姜芃姬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奇怪?哪里奇怪?”杨思兴冲冲道,“主公不妨说出来让思为您参详,兴许能帮您解惑。”

  她摇头道,“说不上哪里奇怪,只是心里头有些不大舒服。”

  杨思犯难了,这该怎么参详啊?

  “那么……主公能说出哪里让你不舒服呢?”杨思循循诱导。

  “哪里?”姜芃姬想了想道,“对了,方才斥候说的埋伏,总觉得不大对劲。”

  姜芃姬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那是对危险的敏锐感知,曾经帮助她数次死里逃生。

  尽管姜芃姬在这个时代待了多年,但她更熟悉星际时代的战争方式和思路,偶尔也会转不过弯来。杨思主动上门帮她解惑,她便从善如流地说了出来,兴许对方能给她有用的建议。

  杨思道,“方才的埋伏?主公是觉得埋伏有诈?”

  姜芃姬说,“斥候是根据行军痕迹判断敌方情况,万余兵马留下的痕迹,不是太明显了?”

  说着说着,她脑中的思路越来越顺。

  “万余兵力的伏击,这已经算得上是大手笔了。必然是抱着一击必中、孤注一掷的心态,连我方斥候都能发现地上的踪迹太明显,敌人不会轻易上当,原信集体眼瞎看不到么?”姜芃姬说到这里,顿时觉得这里头有什么阴谋,还是有针对性的阴谋,“若是伏击敌人,为防敌人生出警惕,自然要将行军痕迹尽可能抹去,让敌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进入伏击地点。”

  杨思也顺着这条路往下思索,越想越不对劲,内心疑窦丛生。

  “主公疑虑不错,敌人试图伏击我等却又留下如此明显的破绽,这一举动实在是可疑。”

  半晌之后,杨思突然想到姜芃姬刚才的话。

  他道,“方才斥候回禀前方有万余规模的伏兵,主公说‘能绕路就绕路吧,少点儿伤亡也是好的’。如今看来,这埋伏倒像是专门针对主公的。因为主公生性警惕,知道前方有伏击之后必然会选择绕路。难不成……前方的伏击是假的,真正的埋伏在我们绕路的路上?”

  姜芃姬却摇头了,“这个难说,唯一肯定的是——前方的确有伏击。”

  虽说直播间除了聊天打屁没什么作用,不过姜芃姬是个善于利用的人,她会尽可能利用一切资源达到自己的目的。直播间的摄像头可以在一定高度俯瞰地面,姜芃姬调整直播间摄像视角之后,的确发现为数不少的埋伏。换而言之,姜芃姬如果不绕道,她还是会被埋伏。

  杨思听后纳闷了,这算什么事儿?

  如今一看,绕路不是,不绕路也不是,闹得人心儿慌慌的。

  “原信莽夫的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姜芃姬道,“这手笔不可能是原信的,他没这个脑子去思考如此复杂的东西。这也不像是聂洵的手笔……我不敢说很了解聂洵,但风格这种东西是个人特质,聂洵的风格可不这样。”

  “聂洵不是被原信砍了一刀,险些送了一条小命?自来文人多傲骨,聂洵膈应原信呢,估计也不会带病为他出谋划策。”杨思道,“黄嵩帐下人才不少,保不准是哪位出手了——”

  姜芃姬笑道,“我有种直觉,这人是冲着我来的。”

  杨思也说了,这埋伏像是针对她的,亦或者说针对她“谨慎周全”的性格。

  为了不徒增伤亡,明知有埋伏的情况下,姜芃姬必然会选择绕路。

  正说着,先锋斥候陆陆续续赶回,沿路情况一切良好,适宜行军。

  姜芃姬道,“休息够了,继续上路吧。”

  因为有了怀疑,姜芃姬等人行军的时候格外小心,全军时刻保持迎敌状态。

  杨思看了看做左右环境,他道,“此处地势开阔,不适合埋伏,我们应该安全的。”

  姜芃姬点点头,回头望了一眼还算整齐的军队,眉心不由得紧蹙。

  “大家也辛苦一天了,先在此处休息一夜,明日继续行军。”

  附近有水源,方便炊事伙夫淘米,架火做饭,顺便补充一下水囊。

  直播间观众也跟着紧绷神经,听到她准备休整,连忙提醒她注意水源。

  这是自然的,姜芃姬对入口的东西十分谨慎,饮用水都是煮沸之后才肯喝。

  古代战争的时候,不乏敌人在上游投毒的例子,姜芃姬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一番检查,水源正常。

  得出这个结论,姜芃姬不仅没有松一口气,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第二日,大军又在前方发现疑似埋伏的痕迹。

  “能绕道么?”姜芃姬又问。

  杨思蹙眉道,“能,不过大军要掉头行军三五里,行程会比预计迟上半天。”

  大军行程都是计算好的,超过这个时间,他们便要面临军粮短缺的压力。

  姜芃姬道,“绕道!”

  杨思急忙道,“可是主公……”

  姜芃姬说,“我想知道对方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我看出些苗头了。半天而已,压力不大。”

  无奈,杨思只能依从,全军上下弥漫着古怪而紧张的气氛,将士们不懂为何要数次绕路。

  碍于姜芃姬的威仪和练兵时的暴力洗脑,将士们选择了无条件服从,士气还未动摇。

  http://www.biquge.lu/book/23267/148230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