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凤头钗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凤头钗

        天闲感兴趣的话让老贝仑心中微松。

        其实在天闲第一次走进来时,老贝伦就已经有些后悔了,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撑下去,表达歉意就是最大的让步了。

        “首先……我必须知道你去拿什么东西?”老贝仑的表情很严肃。

        天闲微微一笑,“您既然知道我是去拿一件东西,那么自然也应该有办法知道我去拿的是什么才对。”

        老贝仑见天闲言语带刺,摸摸胡子说道:“这件事……你也应该知道才对,我如果没有仔细调查过你的话,也不会将我的祖孙女留在你的家里,她是我们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天闲笑笑,只是笑容依旧冷漠。

        唯一的继承人,这句话如果是当初的话或许天闲还会信,但是现在的话,天闲就要在这句话上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那位大小姐怎么看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二世祖,从处事能力到自身实力都是一塌糊涂,这样真的能做贝伦家族的继承人吗?

        天闲猜测,贝伦家族,一定在旁支还有更好的选择,而这个选择的血脉到底是什么样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天闲知道一件事,老贝仑是个老谋深算,而且为了对付伊万不择手段的家伙。

        那位大小姐不管怎么说也是家族的后继血脉,就这么丢到一个陌生男子的家中,说的好听是信任和人质,说的难听就是牺牲品。

        还有在竞技场中老贝仑毫不犹豫命令部下对伊万动手,讲道理那真的能抢到大领主伊万手中的宝物吗?毫无疑问那只是炮灰而已。

        近两百年的仇恨,到底会把一个人变成什么样子呢?

        废城区的小老太婆,还有现在已经恢复很多,但依旧有些疯疯癫癫的剑士,相比起来老贝仑倒是最正常的一个。

        甚至,老贝仑还有些慈眉善目,就像是邻家的老爷爷一样,只是……太正常了反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心中不安,而且他的行事风格也和表面的模样不怎么沾边。

        什么被迫无奈都只是借口而已,说穿了就是条件符合的话可以做任何事。

        “我当然理解!”天闲笑着回答,“对于陌生人当然要好好的调查,否则自家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安心的送出去呢,所以您有话直说好了,现在也犯不着绕圈子。”

        “那么,你要拿的东西……”

        “抱歉那是我的事,您想要补偿我的话,还要先从我这里拿走一些情报才行吗?”天闲不由露出嘲弄的笑容,“简直就好像菜市场减价甩卖的骗局,这种事小孩子都不会喜欢的。”

        老贝仑被天闲说的脸色一阵青白不定,咳嗽了一声下了决心似的说道:“好吧,既然你不喜欢,我当然也不强求,只是这样的话……”

        天闲当即打断,“如果这样就没办法补偿我的话,那么我完全不想要这种补偿,之后的事情您看着办吧。”

        又被打断,老贝仑心中十分郁闷,同时也明白这次看来是把眼前这个小子给惹毛了,没想到他这么看重这两个女孩子。

        说起来年轻人都是喜新厌旧的,特别是有能力得到更多女人的年轻人,本来也有想过用女人拉拢对方,却没想到在这件事上撞了铁板。

        老贝仑迅速的反思了一下,然后正色说道:“不,我只是说这可能会让补偿的效果打一些折扣。”

        “说吧。”天闲点点头,一个字也不想多说。

        老贝仑有点难受,这样处于下风的谈话对于他来说是罕有的情况。

        形势比人强,老贝仑现在也不得不客客气气,组织了下语言说道:“关于白水池,没有去过的人自然不知道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而能够去而复返的,古往今来也只有那么极少数的一些人而已。”

        天闲动动眼皮,知道老贝伦开始抬高他自己了,但也没说话,静静的听着。

        老贝伦继续说道:“那里很危险,而且也很诡异,我现在也无法完全说明那里的情况,当然……受到誓约的约束,我也无法将更多的情况说出来,不过我心中是清楚的。”

        天闲这次点点头。

        看看天闲的反应,老贝伦只能继续说道:“如果你是想去拿什么东西的话,或许我知道大概的位置在哪里,而且我可以……”

        天闲毫不客气的又一次打断了老贝伦的话,“这和大领主伊万的条件没什么两样。”

        老贝伦顿时愣住,“什么……”

        天闲轻哼一声,“我被召唤去见大领主伊万,难道您不是听到了风声之后才匆忙赶到这里来的吗?请不要说不是,我不想被当成傻子。”

        “还有大领主伊万对我说了几乎和你相同的话,如果这就是你说的重点,那我想已经不必再说了,因为大领主伊万还从其他的角度给了我很多好处,我完全没有理由去帮助你。”

        老贝伦闻言不由面容一阵收紧。

        天闲对老贝仑的表情视而不见,从容说道:“伊万是大领主,沸水城的主人,还是能直接限制你的人,他能许诺我的好处简直多不胜数,而且质量也远比你来的优秀,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帮助你,还要去对付大领主伊万。”

        端起茶来,慢慢喝了一口,天闲看也不看老贝仑的说道:“我们素不相识,只是巧合之下被卷入同一件事中而已,我不需要,也没理由牺牲我自己去帮助一个可能让我引火烧身的人,对于有理智思考的您来说,我想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

        老贝仑面孔微微发黑,面对天闲的话一言不发。

        天闲则毫不客气的继续说道:“老人家,说的直白一些,你是认为我可以成为大领主伊万的突破口,所以才能结识我的,当然这没有什么值得非议的地方,是正确的选择,我也知道现在您或许能拿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给我,毕竟我是你要尽力争取的人,毕竟在对付大领主伊万这件事上,你不可能有其他真正的盟友了。”

        老贝仑微微吸了口气,淡淡说道:“年轻人,有些话还是不必那么自信的好。”

        天闲直接笑出声,“抱歉,年轻人没有脑子,就是这么自信!”

        一句话抢白的老贝仑脸色微微涨红。

        天闲的话则毫不留情,“您是隐身的人,贝伦家族公开的人物中可没有您的位子,也就是说您不能公开露面去拉帮结派,否则的话贝伦家族也不至于明面上这么一点点的势力了。”

        “暗中反对伊万的人有很多,年轻人。”老贝伦的声音中充满了告诫的意味,“难道现在城里的动静你还没有听到吗?那可不是单单一个贝伦家族能做到的。”

        “是的!您一定暗中联络了许多反对大领主伊万的人,可惜……他们都不是我,而您现在一面说着自己拥有庞大的隐藏势力,却一面又不得不隐忍一个年轻小子的抢白,因为您不得不争取他到您的阵营中去,因为……他是独一无二,是您那些所谓的盟友都无法取代的一个。”

        “你……”

        “我很明白我在说什么,亲爱的老贝仑,我也明白你不能对我怎么样,所以才会让我一直大放厥词,因为大领主伊万已经找上我了,我在他的视线边缘,你如果轻举妄动的话……”

        天闲笑了笑,对老贝伦眨了眨眼,“老人家,我想您来之前,一定已经做好了打算,那就是利用大领主伊万来把我拉到您的阵营里去,我想的没错吧?”

        老贝仑面色微微僵硬了一下,心中暗暗叫苦,他并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脑子里居然能想到这么多的东西。

        喝着茶,天闲慢悠悠的说:“您给我的那份名单上只有八个名字,但是您的布置中却有九个名额,那第九个倒霉鬼自然就是我了,大领主伊万不仅怀疑了那八个倒霉的家伙,而且头一个怀疑的,其实是我。”

        把茶杯放在桌上,天闲笑眯眯的望着老贝伦,“当然是我太蠢了,没有第一时间明白您的意思,您说对付伊万不仅仅需要那八个人,而是需要许多人的努力,我还以为您在说自己的隐藏实力不容小窥,却没想到我自己也被您算进去了。”

        老贝仑无话可说,因为天闲说的是事实。

        “所以,您知道这一次大领主伊万叫我过去,一定会恩威并施,而且……威胁会更多一些,对于我这样年少易怒的年轻人来说,虽然不敢反抗但心中一定忿忿不平,这个时候您忽然出现,先展现一下实力,然后诚心结交,我一定是开开心心的答应,然后一起对付大领主伊万。”

        轻轻眨巴眨巴眼睛,天闲笑了笑,“不知道我猜中了几分?”

        老贝伦凝着眉,最后不得不笑了笑,“起码有八分吧,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这样年轻就敢四处闯荡了。”

        “我也是迫不得已,可以的话,也想在家好好的猫着。”天闲哼了一声。

        “同样,我也是迫不得已,可以的话,只想在家躲起来,谁也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不为任何人背负任何东西。”老贝伦长叹了一声,“也是迫于无奈啊,迫于无奈……”

        天闲摊摊手,“每个人都有无奈,所以不必提了,我现在是非常中立的,我只想要白水池里我要拿的东西,其余的一概不想过问,但既然卷入到这件事中,不得不妥协,而且不得不承认有之前的幸存者引路,一切将会顺利的多,所以我要考虑一个合作者。”

        说着,天闲满是期待的望着老贝仑,“关于大领主伊万到底许诺了我什么,我自然不会说的,现在来谈谈您的价码吧,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愿意在您这边去白水池拿东西的。”

        说着,天闲的笑容转冷,“不过,这个价码可能要比您心中预期的高一些,因为就算是大领主伊万也没有威胁过我身边的亲人!”

        老贝仑现在非常后悔,或许是最近一些年见到的年轻人都太过浮躁了,却没想到忽然冒出这么一个聪明机敏的家伙。

        忽然,天闲想起了什么的说道:“不过,看在您多少还是相信我才把您家的大小姐塞到我这里来白吃白喝,我就给您一点提示吧,我不需要什么金银权位,我要的是白水池里的东西!一切以这一点为主!”

        天闲这再直白不过的话,让老贝伦觉得自己变成了冤大头,不过也没了办法,今天来到这已经成了骑虎之势,现在这个小子在伊万那是重点观察对象,自己打不得杀不得,而且又不能让他偏向到伊万那边去。

        天闲精光闪闪的眸子从头到脚的打量着老贝仑,那神色就好像在看哪里藏着价值连城的宝贝。

        “哎…………”老贝仑一声长叹。

        “好吧,好吧……也是我自作自受,这件东西原本是以防万一的,没想到……”老贝伦看起来有些沮丧,口气中透露着不舍。

        但是他坐在那,一时却没有动作,眼神有些挣扎。

        天闲上下打量着他,毫不客气的说道:“什么东西,拿出来瞧瞧。”

        这话让老贝仑哭笑不得。

        伸手入怀,老贝仑摸了半天,摸出一个四四方方,巴掌大小的黑色盒子,放在了桌上。

        盒子放在桌上,老贝仑一时没有离手,天闲看的清楚,那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肉痛!

        这个盒子看起来是有些年头的了,天闲觉得没看错应该是木质的,表层釉面光泽圆润丰盈。

        又考虑了一阵,老贝伦还是叹着气打开了盒子。

        里面,在黑绒内衬中是一枚金灿灿的凤凰发钗。

        天闲看了不由愣住,这……这发钗,而且是凤凰形状的。

        老贝仑的十分不舍的说:“这……是我很多年前得到的,我一直留在身边,以备家族的不时之需,但这一次……看来是留不住了。”

        “这是什么?”天闲飞快的问。

        老贝仑没有注意到天闲的表情变化,叹着气说道:“这是发饰,女孩子用的。”

        “神灵祝福过的发饰。”老贝仑补了一句。

        天闲心中两万只神兽来回的奔腾不休!

        又来了!又来了!又来了!!这东西难道又和那个貌似宅男的家伙有关?

  http://www.biquge.lu/book/3113/187533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