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堂归燕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决定

第八百七十八章 决定

        那圣旨上的内容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南方已平,卿归京,钦此!

        谢岳拱手道:回王爷,圣上催促您回京的口谕有七道。接到第一道口谕时,老朽与徐兄商议一番,决定暂且托病。没想到圣上一个月内竟又下六道口谕,看着时间应是没等回禀就接连派了人来。第七道口谕时还命内监亲自来探病,所幸的是对方并未现破绽。

        正是,还多亏了谢兄的易容术,没让那内监看出任何异样。徐渭之也道,不过,圣上会下这道明旨,就说明他已是等不及了。

        谢岳补充:‘等不及&o39;已是委婉的说法,圣上当前的状况应当已是龙颜震怒,若王爷不尽快做出回应,圣上下一道圣旨伴随而来的恐怕不只是催促。

        逄枭颔,谢岳所说他何尝不知?指头轻轻地敲着桌面,账内橘红色的烛光将他俊脸映出明暗的轮廓。

        他看着桌案上明黄色的圣旨,许久方道:看来要做好回京的打算了。

        王爷打算回去?可您经营了这么久的平南军,一切才刚刚步入正规轨,若现在回去,圣上再安排其他人,平南军未必会如虎贲军对您那样有那么高的粘性。

        这一点我也清楚。不过事情也没有预想之中的糟糕。逄枭自信一笑,本王自信带兵还是有那么一手的,虽比不上虎贲军的感情,可平南军也不至于整个都会眨眼就不认人。

        谢岳与徐渭之也都点点头,他们必须得承认,逄枭在带兵用人方面有独特的天赋,也有格外让人信服的气质。

        战场冲杀,他从来都是冲在最前,撤在最后。

        他从来不会罔顾任何一位将士的生命。伤兵他救,那些受了伤不能再当兵的,在别人手下给些银子就不管了,许多那样落下残疾的兵回乡后都会成为家里的累赘,少量的抚恤银子能用几年?

        可逄枭却从一开始就不会放弃他们,秦宜宁还安排那些伤病去自己的农庄做事,不知养活了多少的伤兵。就算战死的那些,大周朝不给的抚恤,逄枭也会私下里送去,绝不会让战死的弟兄弟闭不上眼。

        逄枭在敌国的眼中是杀人不眨眼的煞胚,可是在大周人眼中,却是开疆拓土平定天下的功臣,是一方支撑国朝稳固的基石。

        所以李启天才会这般忌惮。

        此事已做了决定,逄枭便问虎子,元玉江关起来了?

        是。虎子颔道,已经处置妥当了,王爷不必挂心。

        穆公子最近有没有来看过他师伯?

        谢岳笑道:今儿就来了,这会子还没回去。

        逄枭便笑着点点头,起身道:我去寻他。

        谁知逄枭还没等寻见穆静湖,外头便有人急匆匆来禀告,王爷,王妃命人来报讯,说是穆太太即将临盆了,让穆公子归。

        逄枭一愣,连忙大步流星的去天机子房外寻穆静湖。

        穆静湖这会子正隔着一道门和天机子闲聊,听见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也介怀,不过随着那脚步声急促的靠近,他与天机子都停下了话头往门口看。

        木头,你怎么这会子跑这里来了!

        穆静湖喜道:你回来了?

        是啊,嗳,这会子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媳妇要临盆了。还不快回去!

        穆静湖一下子仿佛被雷劈中,呆呆的道:真,真的?

        自然是真的,宜姐儿刚才命人来说的,你还不快家去?

        对,对对!穆静湖原地转了一圈,仿佛才刚回过神,回头告诉天机子:师伯,我先走了!

        话音方落,便一阵风似的跑过逄枭的身边,眨眼就不见了人影。

        逄枭想起当初秦宜宁生产之日,自己或许和穆静湖一样傻里傻气的,不由得好笑的摇头,也快步往外走。

        一门之隔的天机子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头人的脚步声,气的双手拍门:回来,嗳!你们这一个两个到底怎么回事,你事儿解决了怎么还不放本仙姑出去!回来!

        然而她的声音回荡在走廊中,却没有人回应。

        天机子气鼓鼓的坐回桌边,一边吃点心一边生闷气。

        逄枭和穆静湖策马赶去穆家时,天色都已大暗。皎洁的一轮明月高悬半空,银白的光芒被府中大红的灯笼的光掩盖。

        走在外院,穆静湖就手脚凉了,回头望着逄枭焦急的道:怎么办?我听说女人生孩子,就是走一趟鬼门关,我,我怎么有些害怕这府里怎么这么安静?会,会不会有事啊?

        别胡说。逄枭催促道,你这离着还远呢,你还指望听见什么!还不快进里头去?

        哦,你呢?

        逄枭被穆静湖这幅呆样子气笑了:我一个外男,能进你家内宅么!你还不快去!

        哦哦哦!穆静湖仿佛这时才清醒过来,飞身跃上墙头,一个起落就已不见了踪影。

        虎子跟着逄枭来的,看到穆静湖那模样笑的肚皮疼。

        逄枭也觉得好笑。不过当初秦宜宁生产时,他兴许比穆静湖也强不了多少。

        秋飞珊的身体还算康健,并不似秦宜宁当日那般受罪,当晚婴儿响亮的啼哭便传遍了府里。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是个小少爷呢!

        产婆小跑着出来报喜。

        十一月中旬的旧都已经很冷,穆静湖在外面院子里打转,头上冒出的热气却氤氲成一片,听闻此言,他嗖的一下就冲进了产房。

        秦宜宁抱着个暖手炉正拉着产婆问秋飞珊的情况,就听见屋里传来一阵欢乐的笑声,随即是穆静湖傻傻的声音:珊珊,我当爹了!你当娘了!

        这幅傻样将所有人都逗笑了。

        产婆笑道:太太年轻,又身强体壮的,平时也注重保养,王妃放心,一切都好。

        秦宜宁这才彻底放下了心,听着屋内欢乐的闹腾,就笑着离开了穆家内宅。

        到外院见了逄枭,秦宜宁笑道:秋氏诞下一子,咱们也该预备贺礼才是。

        你说的事,来时仓促尚来不及准备。逄枭回头告诉虎子,你让人去告诉天机子这个喜讯。

        虎子笑着点头,飞奔着去了。

        逄枭就与秦宜宁并肩离开穆家。这个时间,满府里人都在欢腾,尤其穆静湖,估摸着都乐傻了,他们二人也不愿打扰。

        谁知回了秦府刚刚盥洗了躺下,门口就传来婢女回话的声音,王爷,穆公子求见。这会子在前厅呢。

  http://www.biquge.lu/book/32801/196220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