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司礼监 > 第四百六十一章 二哥是深明大义的人

第四百六十一章 二哥是深明大义的人

        道兄为何不闭眼?

        良臣心乱如麻,两世为人,他可是头回见到死不瞑目的。

        可碜人了。

        小国兴不知道他爹已经不在,想上前抱爹,被客印月死死拽住。

        客印月有些慌神,原因是侯二死前的动作很是吓人,并且丈夫的死,很有可能和情郎说的那番话有关。

        这令她很是愧疚不安。

        尤其,这位未来的老祖奶奶是出了名的信鬼神之人,侯二如此死法,她焉能不怕。

        她真的担心侯二死不瞑目,变成厉鬼换她这妻子算账呢。

        良臣不信鬼神,但也意识到一点,就是尽管他说那番话是出于好心,但叫尚有些意识的侯二听了,怕就成了要命的最后一刀了。

        世上有几个男人能看着自己尚未死,别的男人就跑进家,在耳边说要取代他的角色,将他的妻儿打包接收过去呢?

        显然,侯二是被气死的。

        他虽然对妻子并不关心,夫妻之情也淡如水,于妻子唯一的指望就是寄钱,除此之外什么牵挂也没有。但叫他安心戴着一顶原谅帽到那边去,还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尚有点意识的侯二在听到那番话后,怒火一下就攻了心,他想爆一下,结果把自己给爆没了。

        “奸夫”两个字,恐怕是侯二生前对他魏兄弟的最后评价了,连带着可能还有沉猪笼之类的咒骂。

        可惜,侯二说不出口了。

        急火攻心,他终是上了正轨。

        当然,效果还是有的。

        至少,那对狗男女叫他吓的不轻。

        事实上,侯二本来就会死,也正因为他的死煽动了蝴蝶效应,造就了一段传奇。

        自始至终,侯二的死和魏良臣一点关系也没有。

        于侯二,良臣也是善良仁慈的,他可是义正辞严的拒绝巴巴谋杀亲夫建议的。

        然而,现在,魏良臣真脱不了干系了。

        尤其侯二那一双怎么也不肯合上的眼睛,让两世为人的奸夫都为之深深颤抖。

        客印月的手不知不觉就握住了良臣,良臣清晰感受到她浑身都在抖。

        他也在抖。

        “没事的,没事的,二哥深明大义,会原谅我们的…”

        良臣迫使自己镇定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后,朝外面瞄了眼,现没有人察觉屋内的不对,于是喃喃自语。

        尘归尘,土归土。

        二哥,你就安心去吧。

        放心好了,老婆孩子有我呢。

        但有我魏良臣一口吃的,绝对不会饿着他们。等我将来达了,也一定给国兴弄个好出身,给他娶个漂亮媳妇…

        巴巴这里,我也一定照顾得好好的。

        我和巴巴是真感情,我们也是清白的,我和她真的没有什么,二哥,你相信弟弟我…

        你就闭眼吧。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哆嗦着又去给侯二合眼。

        结果,道兄似乎不满意他的说辞,坚持不肯合眼。

        一定要将

        死不瞑目进行到底!

        “这…”

        良臣头次遇上这种事,实在是没经验,束手无策,无助的看着巴巴。这要是侯家人知道是他把侯二气死了,那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到底是大了良臣几岁,又是未来的老祖奶奶,在现侯二不肯闭眼后,客印月咬牙站起,松开儿子的手,然后就突然上前强行将侯二扑倒在床,搂着他的脖子就号哭起来。

        一边哭,一边将手死死的压在侯二的眼皮上。

        客印月这一哭,无知的小国兴也吓得跟着哭了起来。

        外面的侯家人听到屋内传来哭声,立时冲了进来,但见侯巴的老婆孩子都在哭,那个帮他家的少年也在边上抹眼泪。

        “老二走了?!”

        侯大兄弟情深,蹲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他老婆则是一边落泪,一边上前挽住妯娌客印月的胳膊,也在那哭起来。

        “儿哎,我的儿哎!”

        不用别人告诉,秦氏也知道二儿子咽气了,在侄媳妇的搀扶下颤颤悠悠的迈进屋中,趴在儿子的尸上哭天抢地。侄媳妇见了怕出个好歹,赶紧给拖到边上去。

        侯二那堂哥叹了几声,便准备找人办丧。就在他转身时,耳畔却传来一声怒喝:“侯二哥死不瞑目,我一定要替他将凶手绳之于法才行!”

        死不瞑目?

        那堂哥听了这话,愣了下,连忙过去察看,这才现侯巴的眼睛真的没有合上。

        侯大也看到了,瞬间悲愤莫名:自家亲弟弟真的是死都不肯闭眼哪!

        客印月很是无奈,侯巴这死鬼不知起了什么犟性,任她使多大力气,就是不肯合眼。

        良臣一直偷瞧着,见这样实在不行,便只能铤身而出替道兄主持公道。

        “公子,你一定要替侯巴做主啊!”侯大老实庄稼汉,直把魏良臣当成了青天包公,跪在他面前哀求道。

        良臣连忙扶他起来,道兄死不瞑目,不把罪魁祸给办了,他良心不安。

        义无返顾的冲出屋,喝喊一声:“把他们都给我拿了!”

        早就等着的众随从自是呼啦上前,三两下就将李四六人按倒在地。

        刚才哭声传出时,李四就知道侯巴死了,当时就意识到不妙,可寻思自己和六房人很熟,侯巴又是躺了这么多天才死,纵然侯家和自己纠缠,使些银子打点一下也没多大事。哪曾想那少年出来就叫人把他们绑了。

        “公子,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李四脸都白了,那少年的样子看着像是要吃人。

        “公子,就是他们把我弟弟打死的!”侯大指着李四,脸涨得通红。

        “你胡说,明明你弟弟是自己得病死的,关我什么事!”李四虽被按着,可对侯大却是不怕,一眼瞪了过去。

        “你!…”

        侯大到底是老实人,叫这李四一瞪,竟是吓的为之一滞。

        良臣见了,冷笑一声,示意侯大莫着急,走到李四身前,定身问他:“你可打过侯巴?”

        “…打是打过,只是人可不是我打死的。”李四本想说没有,可这么多村民看着,赖也赖不了。他现在咬定没有打死人就行。

        原以为这少年会咬是他把侯二打死,不想这少年却问他:“侯巴欠你多少钱?”

  http://www.biquge.lu/book/39726/163773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