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读档修仙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一剑立威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一剑立威

  来到接引门的第三天,卓不凡已经完全跟鱼子季再次建立起了友谊的桥梁。

  鱼子季作为红蝶衣的面首,在学员当中,其实很没有地位。

  很多人都将他当做了小白脸,对他横加羞辱。也只有跟卓不凡,他才能找到话说。

  让鱼子季惊讶的是,卓不凡对于成为红蝶衣面首这件事,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相反,他很享受现在的这个身份。

  在卓不凡看来,面首这个身份无异于就是一张通行证。

  他可以自由的在临字峰的任何地方行走。

  卓不凡也需要这个新的身份,进行他的秘密调查。

  ……

  “听说了没?咱们临字峰新来了一个学员,叫做卓逸飞什么的。这个家伙比那小白脸鱼子季还要无耻,听说刚来咱们临字峰,就巴结上了我们的峰主。”

  “我也听说了,那家伙还厚颜无耻的想要当峰主的面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奇葩,小白脸儿还要争着做。”

  “且,这样的人,多说无益。小白脸儿而已,靠着巴结女人上位,有什么用?无能的男人,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

  卓不凡对于这些话,也只是一笑置之。

  这些愚昧的家伙,又怎么会知道他做的事情有多么伟大。

  卓不凡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拯救这些愚者而已。

  这一天,卓不凡跟着鱼子季来到了广场上,刚一进入广场,周围便传来了不少人的目光。

  “快看,是那个新来的,他果然跟鱼子季那个家伙一块儿。”

  “还真是,这两个吃软饭的小白脸真敢来啊!”

  “别靠近他们两个,肮脏的东西。”

  ……

  当卓不凡进入广场的时候,不少人都看到了他,然后纷纷侧目。

  卓不凡则是还看周围所有人,露出了意思冷笑。

  这时候,鱼子季开始向卓不凡介绍临字峰的一些基本情况

  “我们临字峰加上峰主红蝶衣以及五个执事之外,一共有96人。其中学员有90人,而这90人当中,有32人在地元境,有58人在人元境。大家都是半径八两,强大的人也没有强大多少,而弱小的人也没有很弱。”

  鱼子季说的这些,卓不凡其实都知道,毕竟不是第一次来这接引门了。

  “喝,喝,喝,喝!”

  这时候,突然从一旁传来了一名男子的低吼声。

  卓不凡转过头一看,只见不远处有一位正在对着一面黑色石碑练拳的男子。

  鱼子季见状,赶紧介绍道:

  “他叫南河,是地元境后期,临字峰十大高手排名第五。修炼的是五品呼吸法,同时修行了八极破坏拳跟大纵横劲!在我们临字峰,是一位横练高手。听闻他来自于一个专门炼力的世界。”

  卓不凡看向了正在练功的南河。

  他一掌一掌的轰在那石碑之上,震动得地面嗡嗡作响。

  那块黑色石碑叫做镇山碑,并非表面上一块石碑那么简单。

  就算是元胎境的强者,都不一定能够打碎镇山碑。

  可南河每一拳下去,都能够让镇山碑微微颤动。

  见识了南河的厉害之后,卓不凡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的高手,将来一定要吸纳进入自己的飞升者联盟当中。

  就在这时候,鱼子季突然又指向了另一边一位坐在树下冥想的蓝衣男子说道。

  “他叫朝理,地元境后期,临字峰十大高手排名第七。修炼的是五品呼吸法以及观海策,风波打!朝理来接引门不到百年,进步神速,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够冲击天元境,离开我们接引门。”

  鱼子季在看向朝理的时候,眼中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那朝理外貌俊雅,气质不凡,身上有故意世外高人的气息。

  卓不凡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一位故友,轩辕昊。

  “锵锵锵锵!”

  就在这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了有人舞剑的声音。

  一声声剑气,惊动苍穹,阵阵尖唳,让人不禁侧目。

  卓不凡转过头一看,见不少人都围住了那名舞剑男子。

  鱼子季见状,淡然说道。

  “他叫朱志平,人元境中期,修的是五品呼吸法,以及天一剑法!他也是峰主的男宠!”

  鱼子季说到这儿,目光下意识的低了下来。

  说到男宠这个词,他感觉是一种侮辱。

  可是事到如今,他只能接受这样的命运。

  毕竟鱼子季能够走到现在,全靠了峰主红蝶衣。

  卓不凡并没有安慰鱼子季,而是看向了那朱志平。

  他认得这个家伙,飞扬跋扈,狂妄自大。

  如果说卓不凡知识装成这般厚颜无耻,那么鱼子季就确确实实是真正的无耻下流之辈。

  红蝶衣也因此,早就将他踢出了自己的男宠之位列。

  不过这朱志平却一直都自称自己是红蝶衣的男宠。

  卓不凡看向了人群中的朱志平,的确是油光满面,样貌俊美,与鱼子季有的一拼。

  对方似乎很适应红蝶衣面首的身份,在人前是洋洋得意。无耻程度,连卓不凡都自愧不如。

  卓不凡见状,朝着人群走了过去。

  或许是看到卓不凡的到来,人群中不少人像是躲瘟神一样纷纷躲避。

  而卓不凡看到这种情况,很是淡然。

  他走到了那朱志平勉强,此刻朱志平却是用一脸难看的脸色面对着卓不凡。

  因为他也是最近两天才得知,卓不凡成为了红蝶衣新的男宠。

  而且正是因为卓不凡的到来,让他这个男宠的地位荡然全无。

  朱志平将自己地位的削弱怪罪在了卓不凡的身上,所以对卓不凡产生了不小的怨气。

  “哼,我倒是谁,原来是鱼子季还有这个什么家伙来着?”

  “管你是谁,我劝你还是离开这儿,现在这里没人会欢迎你。”

  朱志平的话,显然带了嘲讽的意味。

  当然,卓不凡本人很是淡定,他笑看着面前的朱志平,讪笑道。

  “一个失宠的小宠物而已,你还没有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卓不凡不甘示弱,同样嘲讽了回去。

  结果他的这句话,彻底惹毛了面前的朱志平。

  “小崽子,你说什么?”

  朱志平的失宠,让他毫无脸面。他就像是深宫之中失宠了的妃子,充满了深闺怨气。

  对此,卓不凡依旧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怎么,你敢动我吗?我可是峰主如今最器重的男宠。动了我,你死定了。”

  卓不凡也不在乎什么颜面,反正红蝶衣也是在利用他,他反过来利用红蝶衣也是一样的。

  而朱志平听后,却是被彻底激怒,气急败坏。

  “你找死!”

  他一剑朝着卓不凡袭来,手起剑落,速度很快。

  不过刚一出手,卓不凡身旁的鱼子季就突然反手一掌震飞了他手中的剑。

  然后双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交手了数十个回合。

  砰砰砰砰!

  双方你来我往,鱼子季问问压制住了朱志平。

  因为鱼子季的修为,本就在这朱志平之上,所以压他一筹,不成问题。

  三十个回合之后,那朱志平已经是后继无力。

  “鱼子季,你这个王八蛋,关你什么事,给我滚开!”

  朱志平怒了,他想要找卓不凡的麻烦,却不料鱼子季横加阻拦。

  对此,他已经是怒不可遏。

  不过鱼子季却是反嘲道。

  “朱志平,你想要动他,就先过了我这一关。听说你剑士无双,我倒是很想请教一下。可敢一战?”

  鱼子季向朱志平发出了挑战。

  朱志平一听,咬牙切齿:“你狂什么?想战是不是?来啊!”

  朱志平说完,手中之剑在空中划出了道道剑花,朝着鱼子季压去。

  鱼子季感受到了对方凌厉的剑法之后,并没有闪躲,反而一脚蹬地,冲上前去,朝着朱志平一阵反压。

  手中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把快剑。

  那把剑气势如虹,直逼朱志平命门。

  朱志平被鱼子季突然的反击,打得节节败退。

  这边,一旁的其他人早就已经是目瞪口呆。

  谁也想不到,一向深居简出的鱼子季,竟然如此的厉害。

  “这鱼子季,怕是已经达到了地元境中期了吧!”

  “此子真是可怕,怪不得峰主如此器重他。”

  “看来今后可不能再随便议论他了,说不定哪一天会跟朱志平一样的下场。”

  在众人看来,朱志平这一次是栽了,栽倒在了鱼子季的手中。

  一直以来,所有人都以为鱼子季只是一个文弱的小白脸儿而已,哪里知道鱼子季竟然还有如此实力与修为。

  “王八蛋,鱼子季你别太嚣张了。”

  朱志平被彻底激怒,手上的功夫又见几分狠毒。

  下手更加凶横,而且毒辣。

  砰砰砰!

  又是几剑下来,重重的斩向了鱼子季手中的利剑。

  被灌入了元力的立即爱你,简直充满了爆炸性的威力。

  不过他的对手,却很是不凡。

  鱼子季手中利剑,就像是他的另一只手一般,游刃有余的在空中抖动,划出了一道道绚丽的剑花。

  长剑一甩,直接将朱志平甩飞了出去。

  砰!

  朱志平直接被这一剑甩飞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地,然后口吐鲜血,五内如焚。

  鱼子季并没有就此停手,反而再一次提剑而上,朝着朱志平的头颅斩去。

  叮叮叮!

  剑斩下,风云动。

  强大的剑气直接在地面斩出了一道道恐怖的沟壑。

  砰!

  剑再起,飞沙走石,乱石穿空,轰动全场。

  朱志平被打得只能够在地上打滚,狼狈不堪。

  “啊啊啊啊!”

  朱志平疯狂了,他似乎要爆发出最后的一股绝世力量。

  “剑来!”

  只见朱志平当空一喝,指天求剑。

  倏而,一道惊鸿穿破天云,带着满天紫霞从天而落。

  叮!

  那把紫色神剑,斩钉截铁的落在了朱志平的面前。

  随即,朱志平拔剑而起。

  “天一剑法,平山河,荡日月!”

  这把剑不同于之前的剑,此剑身上,元力充沛,无比强悍。

  只听见朱志平怒喝一声,手中神剑穿破空间禁制,朝着鱼子季一剑袭来。

  “十绝剑气,冰封天下式!”

  眼看着朱志平使出了最强绝技,鱼子季也不再留手。

  小小的人元境,他怎么可能输给他。

  鱼子季低喝一声,周身元气疯涨。手中元气一提,便有手握日月摘星辰之势。

  他海纳元力,周身开始升腾起了冰冷的气息。

  一时间,周围的空气开始飞快的降温,地面甚至开始凝结出了冰霜。

  冰寒之气,席卷全场。

  “冰封天下式!”

  锵!

  一剑划出,便是雪花四射,冰炼横空,急速冷冻。

  这一剑,撼天动地,直接崩碎了朱志平手中的紫鹊剑!强大得冰风暴更是直接将朱志平给席卷其中,瞬间凝结成了坚不可摧之冰封。

  一时间,全场所有人愕然。

  “十绝剑气,那不是峰主修炼的功法吗?”

  “那可是无比强大的一套上品剑法,没想到峰主竟然传给了鱼子季。”

  “鱼子季,果然是独得峰主恩宠。”

  看到鱼子季使出了峰主红蝶衣修炼的十绝剑气,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眼看着那朱志平完全被冰封,鱼子季使出了最后手段,一剑朝着他劈了下去。

  “不好,他要杀了朱志平。”

  看到鱼子季果断出手,准备杀了朱志平,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谁都没想到,一向话不多说的鱼子季,下手竟然如此的狠毒。

  不由分说,竟然想要杀了同窗。

  那鱼子季出手贼快,快如流星,周边的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鱼子季手中的剑,已经斩在了冰封之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红光穿空,重重的击打在了鱼子季手中的剑柄之上。

  叮!

  那一瞬间,鱼子季手中的剑被震飞了出去,将他的虎口震得出血。

  那朱志平因此,保住了一条小命。

  可鱼子季却是双眼通红的看向了来者,发出了一声怒吼:“谁!”

  这时候,随风而来暗香涌动,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双玉足自红裙之中隐约交替,款款而来。

  众人见状,纷纷跪了下来。

  “鱼子季,你是打算杀了他吗?”

  来者不是他人,正是临字峰峰主,红蝶衣。

  鱼子季见状,赶紧跪下,整个人瞬间变得安分了起来。

  “子季不敢,还请峰主恕罪。”

  “恕罪?那好,去天牢领罪去吧!卓逸飞,你也去!”

  卓不凡愣了一下。

  “我也要去?”

  “对!”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看不惯你。”

  红蝶衣说完,化作一片红蝶,消失在了原地。

  卓不凡见状,无奈的耸了耸肩。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卓不凡很清楚,红蝶衣绝对不是单纯的看不惯他。至于原因,卓不凡只有去了天牢才知道。

  “子季兄,我们走!”

  卓不凡没有叫屈,转身离去。

  ……

  http://www.biquge.lu/book/43574/4497845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