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方神王 > 第二章 欺人太甚

第二章 欺人太甚

        林天一脚踹开大门,循着声音冲入后宅,只见莫森的两个家奴麻子和刘二正在撕扯一个小女孩的衣服。小女孩梨花带雨,大半的衣衫都被撕裂了,衣不蔽体,许多肌肤都暴露了出来,一脸惊恐的表情。

        “我草你祖宗!”

        林天只感觉怒火翻涌,连身体的疼痛都忘记了,抡起铁剑照着稍近的刘二抽了过去。

        两人见林天冲来,都是一惊。

        “小杂种,你居然没死!”

        “捡回一条烂命,竟然还敢回来!正好,让刘爷爷我重新送你上路!”

        刘二狞笑,举拳迎了上去。

        作为莫森的家奴,刘二没有修过武,手上功夫却不弱,根本不将林天放在眼中。拳剑刹那相接,一股大力却是从剑身传来,直接将他震飞了出去。

        “看不出来,你这小杂种还有点能耐。”麻子盯着林天,轻蔑的哼道:“不过也就这点程度罢了,就让你在死前见见麻爷的手段。”

        只见麻子右腿后移一小步,做出一个出拳的姿势,刹那间,麻子身上的气势豁的一变,仿佛化作了一头猛虎。

        “麻子哥已经触摸到了武道门槛,对付你这种小瘪三,一拳足矣。”刘二咧嘴阴笑,道:“小杂种,你就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吧!”

        对于刘二的恭维,麻子很受用,只见他得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冷喝一声,一掌挥出,带出一阵掌风,轰向林天:“嘿,杀死你,这也是大功一件!受死吧!”

        “狗奴才!”

        林天早已经是怒不可揭,看着林夕衣衫凌乱的模样,想到这些天被这个小女孩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感觉自己胸口有团烈火在燃烧,双手持剑,一脸疯狂的冲向麻子。

        铁剑挥动,剑尾的紫铃也随着摆动,但奇怪的是却没有声音发出!

        林天已经无法思考这些,他现在眼里只有正在靠近的麻子,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将麻子一剑斩断。

        “给我去死!”

        林天双眼赤红,随着双手划落,铁剑狠狠的斩了下去。

        “噗!”

        一声过后,麻子脸色呆滞,保持挥拳攻击的姿势,而一条手臂却已飞起,带出一片刺目的血光。随后,他整个人更是从肩膀处裂开,血水溅射而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一剑,麻子被活活斩成了两段!

        “啊!”

        刘二惨嚎,已经触摸到武道门槛的麻子居然被林天一剑杀死,这诡异而可怕的一幕吓的他脸都白了,再也不敢停留,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刘二的惨嚎让林天一震,顿时清醒了不少。

        “哥……哥哥……”

        就在这时,一阵哭腔响起,林夕衣衫散乱,脸色显得有些惊恐。

        林天一惊,顾不得逃跑的刘二,快步来到林夕身边,扯过一块布覆在林夕身上,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起来。看着小女孩瑟瑟发抖的惊恐模样,林天心都揪了起来:“对不起小夕,哥没用,没有保护好你。”

        穿越过来的十数天里,一直都是林夕在照顾他,给他洗衣做饭,他早已经将小女孩当作了自己的亲妹妹,如今看到小女孩遭受如此伤害,他哪里能够好受。

        林夕如今才八岁,那两个狗奴才今日所作之事,该得给林夕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林天感觉胸膛仿佛要爆炸了般,纵然杀死了麻子,他双眼中依旧满是杀意。

        林夕颤抖,过了许久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抓着林天的衣角抽泣道:“他们说哥哥死了,小夕不相信,哥哥不会丢下小夕不管的。”

        林天感觉一阵心酸,一个劲的安慰,直到林夕安稳了下来,他才又开口,道:“小夕,来,和哥哥离开这里。”

        “哥哥,为什么?”

        林夕抽搭着鼻子。

        林天勉强撤出一个笑,道:“没什么,哥哥带你出去看星星。”

        他自然不是真的要带林夕出去看星星,麻子被他杀死了,刘二却是逃了出去,他相信刘二必定会把他还活着的事告诉莫森和萧韵,他得带林夕出去躲一躲。

        “喔,好。”

        林夕很乖巧。

        林天快速收拾了一些衣物和干粮,随后抱起林夕,忍着身体的疼痛,快步从后门离开。跑了不多远,他果然听到有人闯入了宅子,翻箱倒柜的在寻找着什么,这让他心下一凉,脚步更快了些。

        又跑了一段距离,一缕火光在黑夜中亮了起来。

        “哥哥,火!家里着火了!”

        林夕叫道。

        林天回头,宅子燃起了汹汹烈火,在黑暗中显得极为刺目,隐约间,他听到了一道充满戾气的声音:“找不到,就给我烧!反正萧家已经将林家吞并的差不多了,不差这座废宅,烧了它,让那两个小杂种流落街头去!”

        林天身体发抖,死死咬牙,抱着林夕头也不回的逃。

        黑暗中,火势更加汹涌,有嗤嗤的声响传来。

        林夕急的大哭,在林天怀中挣扎,小手在空气中虚抓,哭的肝颤寸断,这座宅子,是双亲留下的唯一东西了。

        林天死死的将林夕禁锢在自己胸膛,忍着身体的疼痛,大步朝着远处跑去。

        丰监城外有座青山,林天一路逃到山内才止住脚步。

        林夕趴在他胸口,受到惊吓后又过度伤心,已经昏厥了过去,昏厥中,幼小的身体却依旧在颤抖,似在做着什么可怕的噩梦,看的林天一阵心疼。

        他抬起头,望着黑暗中的汹汹烈火,双手紧紧握了起来。

        欺人太甚!

  http://www.biquge.lu/book/509/2891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