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方神王 > 第二十六章 最后一步

第二十六章 最后一步

        制作颜墨这一步,不仅需要消耗灵魂力和真元,对于控阵师精气神的消耗也非常惊人。林天全神贯注的盯着胸前的一团液体,精神高度集中,控制着真元力和灵魂力,一点一点的调制胸前的那团液体。

        咕隆!

        这团液体大概能有拳头大小,随着林天真元力和灵魂力的注入,渐渐的,这团液体开始缩小,有一些黑色的粘稠物掉落下来。这些粘稠物是制作颜墨时必定会产生的杂质,相当于是对数种材料进行精炼后生出的废弃之物。

        林天一边小心的注入真元力,一边运转天一魂诀,小心维系着这团液体。这个过程,他是在以适当比例的真元力和灵魂力对胸前的液体进行融合,这是一个相当精密的过程,纵然走错一小步也会导致失败。

        渐渐的,林天额上的汗滴变得密集起来,精气神的消耗非常严重,也是这个时候,他注入的真元力和灵魂力的比例生出了一丝混乱。

        “不好!”

        林天暗道不妙。

        维系着胸前的液体,林天快速修复真元力和灵魂力的比例,可惜,走错一步后,再想修复回来,难度太大了,这么一来,他反而是连续生出了数次误差。

        哧!

        随着一声轻响,他胸前的液体碎开,溅射的满地都是。

        看着溅落在楼板上的这些液体,林天心都在滴血,这可是八十枚灵币啊,够普通人家安安稳稳的生活七年了,可现在,在他手中,八十枚灵币瞬间就没了。这让他再次生出感慨,控阵师的修行果真是烧钱,一般人谁能支撑得起?

        深吸一口气,林天闭上双眼,同时运转起四极经和天一魂诀,恢复真元和灵魂力,同一时间,他在心中回忆方才的颜墨调制,总结生出错误的原因。在失败中进步,这是林天上一世就学会的道理,故此,他没有一丝气馁。

        天色已经彻底黑暗下来,夜幕笼罩了大地。

        林天并没有休息,依靠买来的烛台,他在这方顶阁内继续练习颜墨的制作。在总结了第一次失败后,第二次调制颜墨,林天多少顺利了一些,可惜,也仅仅只是比第一次顺利了一些罢了,这一次,依旧失败了。

        “一百六十枚灵币。”

        林天苦笑。

        第二次失败后,林天不再继续以材料调制,而是在脑海中以意念推演颜墨的调制过程,反复对前面两次的失败进行总结和修正。

        很快,大半个时辰过去。

        睁开双眼,林天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再来!”

        他低沉道。

        叶百草根筋,灵翔硫,两种材料被他很快碾压出了汁液,随即,他将这些汁液与准备好的黑妖狼骨髓混合在一起,真元力和灵魂力同时注入,以一种特定的比例进行融合。渐渐的,一点点的黑色粘稠物不断落下,滴落在地。

        林天全神贯注,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紧紧盯着胸前的拳头一团液体。在经过了对两次失败的总结后,这一次,他格外的得心应手,一切顺利的进行,当过去一刻钟后,他胸前原本有着拳头般大的液团已经缩小了一半。

        也是这个时候,一缕淡淡光晕显化而出。

        “成了!”

        林天顿时露出惊喜之色。

        他以真元力控制着胸前的颜墨,小心的将其置放到一早就准备好的玻璃器皿内。望着器皿中的液体,有淡淡的三色光芒在闪烁,带着一丝丝奇幻的韵味。

        “这就是颜墨,真是不一般。”

        林天略显激动。

        第三次调制,终于是成功了!

        收起激动之心,林天小心的将置放颜墨的器皿收起来,随后开始进行新一轮的颜墨调制。他总共购置了十份材料,现在耗费了三份,还有七份等着他炼制。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星辰隐匿,晨曦洒落大地。

        顶阁内,林天擦掉额上的汗水,脸上带着些许满意之色,他身前摆放着六个器皿,其中都置放着相同的三色液体,都是颜墨。一个夜晚的时间,他成功调制出了六份颜墨。

        “呼!”

        擦掉额上的汗水,林天吐出一口浊气,小心翼翼的将六个器皿收了起来。

        一整夜的颜墨调制,林天多少还是有些困倦的,收好初始卷轴和颜墨后,他从顶阁内走了下去,准备休息一小会儿。

        时间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很珍贵,他希望快一些制出融武纹成品,可他也知道“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若是带着倦意强行进行控阵师的练习,失败率必然会极大,材料会浪费很多。

        迎着朝阳吐纳了一番后,林天走进屋子,小憩起来。

        这一觉,他睡了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后,林天醒来,发现床边的木桌上摆放着一些饭菜,饭菜很简单,却是飘着淡淡清香。

        看着这些饭菜,林天的眼神变的温柔起来,这些饭菜他太熟悉了,只是看一眼他就知道是林夕做的。想来,林夕在做好饭后来叫他时发现他正在睡觉,觉得他很累,所以没有打扰,只是将饭菜放在了床边。

        林天轻笑,真是个贴心的小女孩。

        起床,简单整理了一番,林天很快消化掉林夕为他准备的饭菜,收拾好碗筷后,再次来到顶阁内。

        控阵师练习的前两步,制作初始卷轴和颜墨,他都已经完成,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步了。最后一步,以真元力和灵魂力,将领悟透彻的阵纹依靠颜墨烙印到初始卷轴上,制作出成品的融武纹,随后将武技之力融入到其中。

        武技之力的强弱决定了融武纹卷轴的最终价值,简单的说,融入练体级下等武技之力到融武纹内,最终生成的卷轴即是练体级下等融武纹卷轴,融入炼体级中等武技,最后生成的卷轴即是炼体级中等融武纹卷轴,以此类推。

        当然,能够融入何等程度的武技之力,也是与控阵师刻画出的融武纹的品质有关,若是刻画出的融武纹品质一般,能够融入的武技之力就不可能太强,最后生出的成品融武纹武技卷轴,价值自然也就不高。

        盘坐在顶阁内,林天闭上双眼,在脑海中寻出融武纹,随即开始认真的推演起来。他以意念参悟这种阵纹,脑海中,小小的融武纹顿时被放大了无数倍,每一条基础纹络,每一个弧度转角,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这融武纹由六条纹络组成,相互间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整体,即美观,又具备着一种特殊神韵。林天的灵魂力极强,再加上融武纹是最简单的基础阵纹,所以仅仅只用了一天时间,他就将这种阵纹彻底悟通。

        “接下来,就是最后的刻画了。”

        林天自语。

        悟透了阵纹,不代表就能轻松刻画,这并不是一回事,而相比于制作初始卷轴和调制颜墨,这第三步的阵纹刻印无疑更艰难,比调制颜墨的难度大了数十倍。

        稍稍休息了一会,林天并没有直接以调制好的颜墨和初始卷轴来刻画,而是取出了简单的纸墨,开始练习起融武纹的绘制。初始卷轴还好,可颜墨却是贵的吓人,而且制作起来也很艰难,林天可不敢直接用颜墨来刻画。

        林天想的是,先依靠简单的纸墨来练习融武纹的刻画,待到自己能够得心应手的绘制出融武纹时,那个时候再进行真正最后的一步,以颜墨在初始卷轴上刻画阵纹,这么一来,至少能最大限度的降低失败率。

        想到就做,林天调动起真元和灵魂力,开始刻画起来。

        阵纹的刻画不会用到笔,而是全程以真元力和灵魂力为引,依靠颜墨在初始卷轴上勾画出阵纹,将之制成成品。林天买了厚厚的一沓白纸,也买了普通的墨水,他以真元力汲取来一团墨水,注入灵魂力,认真的练习起来。

        时间一天天流逝,很快,五天过去了。

        五天时间里,林天除了必要的休息和吃饭外,一直在以普通纸墨练习融武纹的刻画,足足消耗了近千张白纸。对此,林天一点也不心疼,这些白纸加起来也就两枚灵币,相比购置其它材料的消耗,这真心算不得什么。

        这一天,林天准备真正开始最后一步了。

        “嗡!”

        淡淡光华缭绕体表,盘坐于顶阁内,林天同时运转起四极经和天一魂诀,直到将真元力和灵魂力调整到最佳水平才停了下来。

        “开始!”

        深吸一口气,林天眼中闪过一缕湛湛精芒。

        将初始卷轴摊开,林天右手微动,真元力和灵魂力同时运转,顿时间,旁边一个器皿内的颜墨全部飞出,聚集到了他的右手中。望着聚集在手中的颜墨,林天认真回想这些天以普通纸墨刻画融武纹的感觉,右手缓缓落下。

        这一刻,种种手印和阵纹脉络浮现在脑海中,伴随着嗤的一声,一条如鹰爪般锋锐的道纹浮现在初始卷轴上,随着林天的手臂挥动而慢慢延伸。经过上千次普通练习,林天对融武纹的绘制已经无比熟悉,信手拈来。

        很快,融武纹的第一条基础纹络刻画完毕,这时,林天并没有停下手中动作,他五指轻弹,初始卷轴上的纹络蓦的转变角度,一条新纹络在连接着第一条纹络的同时,开始以另外一种弧度浮现,慢慢延伸开去。

        “很好!”

        对于自己的表现,林天不由得有些满意。

        五天的反复练习,终究是有效果的。

        没有大意,林天聚精会神,继续融武纹的刻画,半个时辰后,他已经完成了融武纹刻画的五分之三。

        而也是这个时候,林天微微变色,他的真元快要耗尽了!

  http://www.biquge.lu/book/509/2891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