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方神王 > 第三十七章 将军副令

第三十七章 将军副令

        颜墨的制作对于现在的林天而言已经没有了什么难度,六种材料被他拉扯而来,真元力和灵魂力一起涌入,半刻钟后,一团五色颜墨锻造而成。

        林天点点头,可以开始刻画阵纹了。

        “冒犯了。”

        望向床铺上的少女,林天低语一声。

        右手以真元包裹着颜墨,缓缓压下,终于,他的食指落在了少女腹部,这一瞬间,柔软的触感自指端传来,那种感觉前所未有,让林天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颤。

        赤裸的少女,黄金的身段,触碰着这样的娇躯,实在是一种大诱惑。

        “呼!”

        林天闭上双眼,做深呼吸,吐出一口浊气。

        如此,三个呼吸后,他重新睁开双眼,眸子变得一片宁静。

        “燕雨纹,二阶巅峰阵纹。”

        他自语一声。

        食指落在少女腹部,飞快的动了起来。

        这一刻,他的眸子变得很平静,眼前的少女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女子,而只是一副简单的初始卷轴。随着食指的勾画,很快,一条鲜明的阵纹出现在少女平坦的小腹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真元力和灵魂力。

        似乎感应到了异样,昏迷中的少女微微蹙了蹙好看的眉头。

        林天没有在意这些,随着又一条纹络被勾画在少女小腹上后,他开始五指齐动,五条阵纹从不同的地方出现,以不同的弧度延伸开去。

        五龙神闪!

        “嗡!”

        真元力和灵魂力一起涌动,林天聚精会神,尽管眼前是一具诱人的娇躯,但是他的眼神却无比的干净,无比的专注,此刻,他眼中只有正在刻画的纹络!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天额头上渐渐生出了汗珠。

        相比融武纹和聚灵纹,燕雨纹的等级无疑高了很多,第一次刻画这等纹络,而且还是以人身为卷轴,难度自然很大。

        “就当作是一场考验!”

        林天心中自语。

        没有在意额上的冷汗,也没有在意渐渐生出的真元匮乏感,这一刻,他开始运转起四极经,一边认真刻画阵纹,一边锻造出新的真元力。

        很快,一刻钟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天额上的汗滴已经密集到极限,脑袋亦是传来一股晕眩的感觉,纵然一直在运转着四极经,可真元的锻造也有些赶不上消耗了。

        如此,又是半刻钟过去。

        半刻钟后,随着嗡的一声,就在林天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终于,燕雨纹刻画完成,一副直径大约一寸半许的阵纹出现在少女腹部,有一条条纹络弯延开去,如同是触手一般,延伸到了少女的胸部和腰侧。

        林天擦掉额上的汗水,瞬间轻松很多。

        左手双手同时伸出,落在一早就置放在少女腹部两侧的聚灵纹卷轴上。

        “开!”

        他低沉道。

        嗡的一声,两幅聚灵纹卷轴轻颤,顿时间,浓郁的天地灵气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令这个地方仿佛化作了一片灵气的海洋。

        几乎就是在这一瞬间,房间外,普史和纪远山等人齐齐一惊。

        “好强的灵气波动!”

        戈正惊叹。

        普史点头,眼中闪烁精芒,道:“看来,那小兄弟已经成功刻画好了治愈纪姑娘所要使用的阵纹,现在将聚灵纹开启了。”

        一旁,纪远山紧握着拳头,紧紧的盯着小屋内。

        “放心吧大将军,纪姑娘不会有问题。”

        普史安慰道。

        屋子内,浓郁的灵气波动汇聚在少女身边,因为是两幅聚灵纹卷轴一起启动,那等天地灵气比林天当初以聚灵纹修炼的时候强了两倍不止。

        望着这一幕,林天暗自点头。

        “这等浓度的灵气,化解她的伤势,应该没有问题。”

        林天自语。

        抬起右手,缓缓压在少女腹部,随着他意念一动,烙印在少女娇躯上的燕雨纹瞬间散发出点点光亮。

        “启!”

        随着林天的话语落下,四周,由聚灵纹凝聚而来的天地灵气齐齐颤动,它们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如同一个个小精灵般,欢悦的朝着少女腹部涌去,随后在林天有意的引导下,温顺的朝着少女的伤口处涌入了进去。

        可以看到,少女腹部的伤口开始慢慢生出变化。

        伤口,渐渐在愈合。

        “嗯……”

        随着伤口渐愈,浓郁的灵气入体,昏迷中的少女发出一道低微的呻吟。

        听着这等诱惑的声音,林天又是一抖。

        “真是受罪!”

        暗骂一声,林天索性闭上了双眼。

        燕雨纹虽能自主导入天地灵气进入少女体内,可因为少女伤的太重,已经处在死亡边缘,所以,林天不得不在刻好燕雨纹的同时,亲自以真元控制灵力的涌入,他怕太过浓郁的灵气强行注入后,会伤到虚弱的少女的神经。

        如此,这又是一个损耗真元的过程。

        渐渐的,林天的精气神损耗的越来越严重,几乎快要见底。

        床铺上,浓郁的天地灵气涌来,缓缓流入少女腹部,令的少女腹部的伤口快速修复。又过去数十个呼吸,少女的眼皮轻微颤动起来,仿佛是压在天地间无尽岁月的两座大山在抖动,少女疲惫的睁开了双眼。

        眼神很迷茫,这一刻,瞳仁上隐射着一张清秀的脸庞。

        这张脸,很干净。

        这张脸,显得有些苍白。

        少女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开口,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可惜,眼皮在这一刻再次变得沉重起来,视野中的脸颊慢慢在消失。

        天地,再次变得黑暗。

        时间再次流逝,一分一秒,一刻钟……

        一刻钟后,林天重新睁开双眼,望向床铺上的少女。这个时候,少女的脸色虽然依旧不怎么红润,但是比之刚被纪远山抱来的时候好了太多太多,目光下移,少女腹部的纹络已经消散,原本有些狰狞的刀口已然完全愈合。

        “可以了。”

        林天暗道。

        擦掉额上的汗水,林天站起身来,小心的为少女穿好衣服。

        再次望着少女的脸颊,林天心中忍不住赞叹,这算得是上天的宠儿了吧,十六岁就有如此容颜,再过几年,等到稍稍长大一些,或许会艳惊天下吧。

        摇摇头,林天走向一边,重新将黑袍换上。

        “可以了,进来。”

        他轻声道。

        他的声音并不算怎么响亮,但因为屋子外的人一直注意着这屋子里的动静,所以,在他声音落下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听到了。

        吱呀一声,纪远山第一个推门而入。

        快步来到床边,看着床铺上的少女,感受着少女均匀而稳定的呼吸,纪远山一直沉稳的脸上露出些许激动之色。

        “这可真是……”

        “神技啊。”

        普史和戈正忍不住感慨。

        原本已经重伤垂死的少女,此刻,一个时辰而已,完全被化解了伤势。

        眼见着少女已经无恙,纪远山转身,来到重新被黑袍笼罩着的林天的身前,脸色变得无比郑重和肃穆,竟是再次行礼:“多谢小兄弟!”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响起,华服青年有些脸色不善的盯着林天,道:“刚才在屋子里,你可有对小雨做什么不轨的动作!”

        黑袍下,林天的眼神顿时变冷。

        不过随即,他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似乎知道华服青年对那少女有意思,他传出声音,道:“当然,她现在,是我的人了。”

        “你!”

        华服青年顿时大怒,脸颊都扭曲了起来。

        “我杀了你!”

        华服青年大吼一声,豁的拔出长剑,朝着林天斩来。

        “放肆!”

        “混蛋!”

        普史和戈正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一幕,脸色都变得愤怒起来,同时上前阻止。

        不过,有人比他们更快。

        纪远山就在林天身前,一把抓住华服青年斩向林天的长剑,锋利的剑刃顿时割破了掌心的皮肤,血水顺着剑身流淌而下。

        “大将军……”

        华服青年变色。

        纪远山松开长剑,脸色冷沉:“出去。”

        “可是……”

        “出去!”

        随着纪远山一声冷喝,华服青年顿时一颤。

        阴毒而不甘的望了林天一眼,华服青年一拂袖,带着怒气,径直离开。

        直到华服青年走远,纪远山才又望向林天:“小兄弟,实在抱歉!”

        纪远山微微低头,竟似在认罪一般。

        “老将军不用在意,这不是你的错。”

        林天道。

        帝国第一的大将军,竟数次向他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低头行礼,这等态度本身就说明了许多事。对于这等拥有大器量的人,林天还是比较有好感的。

        “他虽非老夫的部下,不过,既然此刻随我一起,那么就是老夫的错。”纪远山摇摇头,随即又认真的道:“小兄弟,你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还是那句话,只要我纪远山能够做得到,绝不有丝毫推辞!”

        黑袍下,林天有些无奈。

        “老将军镇守国界数十载,护佑北炎国万千黎民安定,在这等大义面前,晚辈又怎能索要报酬,会被鄙夷的。”

        林天说道。

        房间内,普史和戈正对视一眼,眼中皆是闪过一抹异光。

        纪远山望着被黑袍笼罩着的林天,一时间也是沉默起来。

        “老夫今年八十六,子女都已战死,就剩小雨这么一个孙女了,对老夫来说,小雨和帝国万民一样重要。”纪远山看了一眼床铺上的少女,又望向林天:“小兄弟虽仁义,可恩德就是恩德,当有回报。”说到这里,纪远山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老夫刚从战场返回,身上未曾带什么金钱,这块令牌,望小兄弟暂且收下。”

        令牌只有巴掌大小,呈现赤金色,其上刻有一个“将”字,龙飞凤舞,大气磅礴。

        望着这枚金令,普史和戈正同时变色:“将军副令!”

  http://www.biquge.lu/book/509/2891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