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滟潋 > 第七十七章 屡试不爽且屡教屡犯

第七十七章 屡试不爽且屡教屡犯

  三年前,银笙跑到寒潭向玄清尊表明心迹,玄清尊对她连番反问,银笙心坚不移,原本的星星之火变成了燎原大火,一烧,三年瞬息而过。

  自从出山门的玉牌被扶乐神姬收回去后,银笙每次休沐都是随着采办司的人偷溜出山,屡试不爽。

  时日一长,次数一多,银笙自是被扶乐神姬察觉到异样,上一次银笙跑去虚庭峰,软磨硬泡下,玄清尊终于开了尊口,答应与她一道去凡界的清客镇。

  不料她出山那日被扶乐神姬逮个正着,挨了顿罚,便被直接关到邈邈阁抄书去了。

  玄清尊是第二日突然出现在三人居,彼时南石和阿芜刚起,正打算端早膳去给银笙,不防院里出现个气质清绝的男子,两人以为苏木神君和二皇子扶渚便是这九幽顶好看的男神仙,不料眼前这个气势逼人的男子更胜几筹。

  玄清尊皱眉,醉人的嗓音自薄唇中吐出:“银笙现在何处?”

  两人心中旖旎尽散,顿时警铃大震,再看向玄清尊的目光也有些冷了,阿芜语带防备的问道:“敢问仙友尊称,找银笙何事?”

  玄清尊语气已微有不耐,但到底顾及对方是银笙的好友,便敛着性子道:“虚庭峰玄清尊。”

  南石和阿芜心口一震,忙跪在地上行礼,同银笙去虚庭峰那次,两人慑于玄清尊的威压,至始至终都低着头,哪敢窥视玄清尊半分尊颜,如今正面得见,却是第一次。

  玄清尊再度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冷:“你们二人方才可是要出去?”

  南石忙颔首道:“小仙与阿芜正要出去端早膳送给银笙。”

  不待玄清尊继续问,南石自觉的说道:“银笙现在邈邈阁领罚,这几日都不得出来,她的膳食便是由小仙与阿芜送去的。”

  玄清尊略微看了两人一眼:“你们把早膳端来,退下便可。”

  邈邈阁。

  银笙百无聊赖的杵着头,在她脚边堆着一摞厚厚的宣纸,几案上横七竖八的铺着抄了半数未抄满的纸张,两三杆毛笔亦是随意躺在宣纸上,未干透的墨迹无声的在纸上晕开去。

  玄清尊提着饭盒出现在她身后,看着身上沾满墨水,斜斜靠坐着的小人儿,脸容上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宠溺。

  他唤道:“笙儿。”

  银笙应声掉头:“长昔!”

  她把手中握着的笔随意仍在案台上,三步并做两步的蹭到玄清尊身边:“长昔,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

  玄清尊抬手刮了她的鼻尖一下:“怎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虽是责备的话,语气却满含柔情。

  银笙兀自使了个净身术,拉着玄清尊走到一旁的榻前坐下,双眸噙着盈盈秋水盯着玄清尊的脸不放。

  她歪着头,很是疑惑道:“长昔,我们几日未见了,怎我会念你念得这般厉害?方你一出现,我便以为自己念你魔怔入了幻觉。”

  玄清尊揉着她的头,笑道:“是我思虑不周,方才遇到你那两位好友,我方知你下山的玉牌被扶乐收了回去。”

  话落,他划破银笙的中指,结印封在其指腹上,血痕瞬间消失不见。

  银笙不明所以,他道:“你出行不便,日后若是念我念的紧了,可晃动中指,念此羁绊咒,我便来长佑山看你,如此可好?”

  银笙心里一甜,突然玩心大起,晃着中指念起羁绊咒来,玄清尊的中指亦跟着晃动,一层淡淡的光晕拢着一丝极细的线,在两人之间牵引着。

  玄清尊左手覆在银笙的右手上,弯着唇:“笙儿,莫要胡闹,你还未用早膳,呆会儿菜该是凉了。”

  银笙小脸微红,视线一转,看着置于案几旁的玉瓷饭盒道:“你这么一说,我便忽觉自己饿得厉害,那我先用膳。”

  ……

  此后的日子,每逢休沐,银笙都会跑到那片无人踏足的小湖边默念羁绊咒,玄清尊或早或晚,总会出现。两人便像一对棒打的鸳鸯,每月见一次面,以解相思之渴。

  玄清尊在长佑山来去自如,那道素闻能抵御万敌的仙障,却愣是防不了思卿心切的玄清尊。

  两人之间的极大变化,被日及,天兕,阿芜和南石看在眼里。

  日及自玄清尊把银笙领到虚庭峰那日,就隐约看出帝尊对待银笙的不同,说帝尊对银笙一见倾心也好,还是日久生情也罢,平日里帝尊对银笙若有似乎的占有欲,日及便知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料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天兕整日捂着胸口喊疼,喊闷,日及十分理解他的心情,任谁乍一听到帝尊心仪的女子,竟是与自己成日玩闹在一起的银笙,说不震惊是假的。

  倒是阿芜和南石冷静些,她们对玄清尊不太了解,但她们却清楚银笙的性格,爱了便是爱了,她从不言悔字。只是两人原本担心银笙的感情得不到回应,哪想玄清尊早便把银笙宠到了骨子里。

  两人虽时常打趣银笙,却是从心底里为银笙高兴。

  这三年,银笙除了日常修习,跟着南石学些女子的细活外,便是和玄清尊腻歪在一处。

  曾把银笙掳去的面具男子也出现过几次,每次都是把银笙惹炸毛,两人以大打出手告终。

  如今闭山考核结束,银笙榜上二甲,升了个上仙姬的品阶,这三年也算是略有所获。

  闭山考核方一结束,银笙找到玄清尊就把他往南石她们所在的庭驿带。

  “长昔,你与我一道去见见南石和阿芜吧,这次长佑一别,她们都要回北境了,下次再见也不知是何时?我们去与她们道个别。”

  阿芜和南石一左一右坐在施温梦身旁,与她说着体己话,说到银笙她们三人从山里挖回来一些天灵地宝,准备自己开个小膳房,结果膳房刚刚修葺好,被一棵成了精会喷火的小精灵给烧了。三人追着那精灵跑了大半的山都未能抓住它,最后此事被扶乐神姬知道,她们三人被一起罚到邈邈阁抄书。

  后来银笙总结得出,扶乐神姬惩罚人的招式,便是关邈邈阁抄书,屡试不爽且屡教屡犯。

  http://www.biquge.lu/book/51819/4497846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