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序章

序章

        安详数亿年的太阳系里,金星与木星间的小行星带上。

        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块闪烁着金色光芒,与周围环绕的无数陨石格格不入,就这样安静待着,不知沉睡了多少年。

        2012年8月6日,就在美国宇航局工程师们欢呼雀跃,好奇号火星探测器成功登陆的时候。

        这颗小石块似乎也受到某种牵引,渐渐脱离了陨石带,晃晃悠悠向着远处那颗蔚蓝色星球飘去。

        而在这时,浙江沿海某别墅里,主人公韩宣此刻正享受大三暑假的乐趣,丝毫没有被即将到来的实习生涯影响,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摇头电扇呼呼作响,韩宣偶尔翻了个身,满身肥肉压的小床猛然一沉,迷迷糊糊中抓抓肚子,掀起惊涛波浪。

        春去秋来,时间一天天过去,慢慢来到2015年。

        随着圣诞节的临近,天气已经很寒冷了,而同处于北半球的沙特阿拉伯依旧艳阳高照。

        因为工作原因,韩宣跟随老板韩勇来到迪拜,这个我们华夏帝国某丝们羡慕忌妒恨的地方。

        刚刚工作两年,韩宣每日起早贪黑,本着同事没来我先来,同事没走我不走的艰苦情怀,终于爬上了董事长助理的位置。

        当然,这是韩宣自己这样认为的。

        要是同事们知道韩胖子的想法,定当吐一…不,满脸口水在他脸上。

        没办法,谁让老板就是他亲爹呢!

        总共花费几个月时间,韩宣父亲韩勇终于达成一项近亿美元的项目,高兴之余拉着儿子和员工夜游迪拜。

        在这总数162层,花费十五亿美元,高达828米的迪拜塔观光台上,韩胖子凭栏眺望,整个迪拜夜晚充满科技感的美景尽收眼底。

        如同走在上沪黄浦江畔般,让人莫名就有了种豪气。

        而在胖子身后,人潮汹涌中,韩父和员工们眼角跳动。

        只能望着韩宣那两瓣满月般的臀肉,哪里能看见半点风景。

        “唉。”韩父无奈摇了摇头,落寞瘦弱的身影与面前儿子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喜感。

        某无良员工心里不由跳出个词:“隔壁老王。”

        从迪拜塔上眺望四周,灯光闪耀,一条条马路如同城市的筋脉,交错蜿蜒。

        天空中满是星星,更高处大气层外,那颗小陨石经过三年时间,终于受引力影响下坠加速。

        可怜由于体积太小,肉眼完全看不见那细弱流星。

        而在这时,迪拜塔上韩宣扭动那姑且称之为脖子的脖子,望着韩父刚开口:“老爸,我要......”

        话还没说完。

        下一秒,天空中陨石砸向地面。

        只听见轰咚一声,一个庞大人影从塔上掉落。

        时间定格永远在这一幕。......

        美国蒙大拿州,密苏里河蜿蜒流淌而过。

        在大瀑布城北部,这片与加拿大接壤的广阔草原。

        一座双层红顶小木屋座落在白桦林边,正值夏末初秋,白桦叶子刚刚开始发黄,阳光从树叶丛中洒落下来,不知名的鸟儿叫个不停。

        不远处湖面被微风拂过,荡起层层波澜,小码头上一停着艘约莫5米左右的小船,船身是鲜红色的,小木桨随着水波起伏。

        不时跃出条大鱼,长度约有半米多,可见物产丰富。

        母牛悠闲吃着草,身边一头小牛跟在母亲身边,黑白相间的身影到处都有,放眼望去不下三四十只。

        几只拉布拉多机警看向身边美利奴羊群,摇晃尾巴吐着舌头,不让任何偷猎者有机可乘。

        小木屋前,一位华人男性大约二十多岁,外衣干净整洁,略带胡渣的脸庞,此刻布满了焦虑。

        伸手掏出包烟,拿起一根叼在嘴上,想了想又往远离屋子方向走了几步,这才抬起右手微微颤抖滑动打火石。

        好不容易才点着,深深吸了口烟又猛然吐出,眼睛一刻也没离开房子方向。

        除了阵阵脚步声,女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也不停从屋里传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已经渐渐昏暗下来,微微起伏的草地上,牛仔们吆喝着将牛群赶进牛栏里,羊群也不见了踪影。

        往日牛仔们驱赶牛羊动作娴熟,今天明显有点心不在焉,草叶零散贴在裤脚上,虽然是初秋,牧草看起来依旧是那么鲜嫩。

        而引起这一切的主人公,此刻还在昏昏沉沉当中,如同梦境一般。

        终于,女人的叫声停止,男子停下手中动作愣愣出神。牛仔们加快脚上步伐,关好牛羊,往小木屋门口聚集。

        不一会儿,一位身穿洁白衣服的护士打开房门,对目光灼灼看向她的男人笑道:“他很健康。”

        “他?”男子此刻大脑明显有点短路,扔下烟头使劲踩了几脚,顾不上其他,抬腿就往屋子里走去。

        此刻在房间里,一位年纪不大的小护士正抬起自己纤细的手指,微微用力啪的一声就打在男孩屁股上。

        “哇!!”

        猛然响起孩子的哭声。

        女医生和孩子的母亲却笑了起来,小孩哭声劲头很足,大胖小子足足有10磅重。

        刚出生小孩的脑子还不清醒,眼睛也还没能睁开,尽管在迷迷糊糊中,韩宣依然发现,好像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疲惫的女医生正清理双手,洗干净后接过小孩男,用柔软白布将他包起,小心翼翼递给床上那位刚刚成为母亲的女人。

        青年男子刚刚进门,呆呆望着小孩,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手足无措来到床前,抬起手臂轻轻抚摸着妻子苍白的脸,轻声道:“枫儿,幸苦你了。”

        女人倚靠在床上,尽管脸色苍白,依然遮挡不住原本的美貌,移开盯着小孩的视线,抬起头微微一笑,黑色的瞳孔里满是笑意:“孩子他爸,我们有宝宝了!”

        “你看啊,小孩真像我。”男子的兴奋劲还没过去,脸色都显得有些涨红。

        抱着孩子的母亲,斜着眼睛看他好一会儿,终究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如果韩宣还清醒,肯定会翻个更大的白眼,幽怨看着他今生的老子:“瞧这皱巴巴的小东西,能看出什么来!”

        女医生静静站在两人身边,小护士轻轻帮着收拾东西,不忍打断这美妙的时刻。

        听着夫妻两人停止了窃窃私语,医生这才开口,笑道:“郭夫人,韩先生,小孩看起来很健康,过两天请带宝宝去比林斯的蒙大拿州立医院仔细验查一下,他们那里有我们蒙大拿最好的设备。”

        夫妻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周围还有人,男子忙道:“露西医生,贝拉和黛儿护士,真是太感谢你们了。劳累一下午,应该饿了吧,我去让人准备点晚餐。”

        “不了,已经留在这里打扰你们四天了,晚上我想要赶回大部瀑布城,去瞧瞧我那刚满一岁的女儿,现在回去还能在睡觉之前看她一眼。”

        露西医生眨眨眼睛笑笑着说,“真羡慕你们,拥有这么美丽的牧场,能在这里生活真是太愉快了。黄种人体质比较弱,刚生完孩子这段时间,请郭夫人安静修养,贝拉护士会留下照顾你的,不用担心,她是个非常出色的护士。”

        名叫贝拉的小护士看起来约莫刚满20岁,听到露西夸奖,白净脸上都有些泛红,双手紧张交错在胸前,不知往哪里放才好。

        医生说完,弯腰点了点宝宝的鼻尖,咧开嘴角:“真是个漂亮的宝宝,以后肯定是个帅气的小伙子。”

        ......

        太阳终于下山了,医院救护车沿林间小道行驶,转了个弯开上条宽广土路,黝黑泥土被压的很平实,一直沿到草原尽头。

        两边隐约能看见被晚风吹弯的小草,路上野兔赶忙蹿进草丛里,喷涂红色十字标识车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土路上。

        男主人站在门口,掏出万宝路香烟,扔给等候在门口的牛仔们。

        其中有七八个男人,年纪看起来三十多岁样子,剩下一个只有十四五岁小男孩,也是一身牛仔打扮,想伸手接过香烟,这时候一只大手从人群里伸出来,揪住男孩衣服后领。

        男孩头发在灯光照耀下显得金黄,宝蓝色大眼睛即使在夜间也闪闪发光。

        他没有回头就嚷嚷道:“老约翰!我已经是男子汉了!在抓我小心揍你!”

        “好样的!小约翰!”身边牛仔们起哄道,声音却不大,如同这安静草原一样,似乎也不想打扰女主人休息。

        而揪着他的壮汉,用直接的行动回应了他。

        厚重大巴掌立马就拍在男孩脑后壳,低声吼道:“臭小子,回家老子再教训你!”

        “晚上好,老板,祝你和夫人有个愉快的夜晚。”说完老约翰就抓着小约翰,往东边一栋栋小木屋走去,偶尔还能听到把掌声传来。

        男孩不一会儿就不再说话了,老实跟在父亲身后回家。

        “谢谢你们的关心,他们母子都很平安。”

        男主人脸上喜悦表情,即使是漫天星光也不能掩盖,对着牛仔们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我们就放心了,老板你先去休息吧,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你看上去太劳累了。”

        “过几天我们一定要举办一场盛大的晚会来庆祝。”

        “哈哈,我已经等不及看看小孩了,多么愉快的夜晚,顺便问一句,老板你想加工资吗?”

        几位牛仔七嘴八舌时,不远处迎着灯光,出现了位五十岁左右的老牛仔,刀刻般脸庞上,满是岁月痕迹,腰杆却挺得笔直。中气十足道:“老板,牛羊都安顿好了,前两天那些该死的小偷偷走了一只小羊,沿着血迹只发现了尸体,却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明天我就带着猎枪,让它们尝尝子弹的味道。”

        说完斜眼看着这群年轻牛仔:“连美利奴羊都照看不好的废物们,还不滚回去睡觉,想要在这打扰到什么时候。老板的薪水已经给很高了,你们这帮贪婪的家伙。”

        牛仔们也不恼,笑道:“老巴顿,只是个玩笑,真是个暴脾气的老头。”

        “明天带着猎枪我们去比试比试,听说年轻时候你是我们蒙大拿州顶尖猎手?”

        老巴顿掏出腰间银制小酒壶,抬头喝了一小口:“那是当然,刚好让你们这群年轻牛仔,知道我这老家伙的厉害!”

        说完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对他们的怀疑有点气恼,仿佛驱赶牛羊般伸手吆喝道:“走吧走吧,不要打扰夫人休息了。”

        说完回头对依旧微笑的男子开口:“老板,我们明天再来看小孩,愿上帝和他同在!”

        “好的,别忘了给孩子带礼物来!”

        门前男主人轻笑道,点点头,望着牛仔们打闹远去,转身回到房间里。想着露西医生对他说的话,紧紧关好门窗,不让一点晚风吹进房屋内。

        夜越来越深了。

        周围偶尔能听见牛羊叫声,更远处雪山间,隐约还有狼嚎叫声传来,月光洒在山顶白雪上泛出银光。

        小红顶木屋边上,三只拉布拉多躺在门前玫瑰花丛旁,各自的小窝里铺满干草,动动耳朵,继续沉睡。

        屋子里,男子疾步穿过客厅,沿着螺旋状松木楼梯上楼,轻轻打开房门。

        贝拉小护士抬手放在嘴边,比划了个轻声动作。

        男子小心脱下牛皮鞋,踩在松软的地毯上。

        看着熟睡的孩子和母亲,不由露出灿烂笑容。

  http://www.biquge.lu/book/5446/26042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