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17章 男孩与小纸条

第17章 男孩与小纸条

        一辆大货车停在雪山牧场小屋前。

        它的车厢是鲜红色,加上硕大的黄色卡通龙,十分显眼。

        而上面写着的sos字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求救信号,知道的则会明白,它是辆便利店的货车。

        早在一年多前,星期天便利店已经开到蒙大拿州来了,显然旁边那群东张西望的建筑工人里就有人认识它。

        sos公司如今拥有着先进货运渠道,全美总共有一百多辆这种载货十吨的大卡车,日夜不停奔往各地。早上在西雅图东海岸捕获的鳕鱼,晚上就能送旧金山,正是靠这种快捷的货运支持,所以sos公司才能快速发展,现在基本上半个月就能增开一家分店,就像是在滚雪球,变得越来越大。

        面前这辆车是从纽约开来的,昨天到达比林斯之后,司机便给韩千山打了电话,说好今天下午会来牧场送东西。小韩宣赶回家的时候,法拉利正沿着斜板从货车车厢里往下滑,几个牛仔小心翼翼扶着它。

        二十多天前为了赶上去纽约的飞机,父子俩将车开到比林斯,后来就留在那边仓库里,如今刚好顺路带了过来。

        郭母不知道车里几个箱子里装的什么,便让两位牛仔帮忙抬到走廊上,而方才司机交给她的那个粉色信封,此时就半露她口袋外面。

        刻某人却还不知道,蹑手蹑脚来到中年司机旁边,不理会抱着他腿不放的小猫,摆个卖萌眼神问道:“叔叔,昨天你说的那封信呢??

        司机见有小孩过来,立马将手上香烟掐灭,挠挠头开口道:“你是说老板让我带的那封信啊?”

        “我已经交给那位夫人了,就是门口那位。”

        “夫人!?”

        小韩宣心里一凉,悄悄转头,果然,屋檐下母亲正笑眯眯看着他。

        看来某人要好好解释解释了......

        傍晚时分,水鸟展翅归巢,湖边小木屋也悄悄发生了变化,最明显的是墙上多了幅油画。

        麦兜在外面疯了一整天,刚进屋去找小主人,没想差点滑倒,地板实在太干净了。旁边男孩正怒视着它,抓住麦兜大脸一阵蹂躏,报复它弄脏地板,这可是小韩宣一下午的劳动成果。

        不远处沙发上,母亲正躺着看电视,瞧见这幕斜眼道:“厨房里碗洗了没,在那偷懒干嘛,不想要这个啦。”

        说完还抖抖手上信封,捏起颗荔枝放进嘴里。今天下午她可是悠闲坏了,儿子小尾巴被抓在手里,让干嘛就干嘛,比如这些剥好的荔枝,还有崭新的窗户,无不显示着这场惨绝人寰的虐童事件。

        小韩宣咬牙切齿,余光扫到信封立马屈服了,乖乖走到水池边,端个凳子站上去洗碗。

        母亲伸出头,看向儿子背影咧嘴笑了起来。

        等到父亲七点多回家,刚开门便瞧见儿子泪眼朦胧看向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抱着儿子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爸爸帮你报仇。”

        男孩顿时来了精神,指向房间道:“还不是妈,我都打扫一下午卫生了,安雅的信还不给我。”

        “哎呦,她写什么了?”

        韩父八卦道,报仇话语被习惯性失忆。

        “不是说在妈那,我还没看。”男孩撇嘴装可怜。

        坐在沙发上思考许久,韩千山终于打算帮儿子讨个说法,半晌出来时手中确实拿着信,不过表情有些不太对劲,而且接下来半个月都是他在洗衣做饭,反正我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韩宣抱着信封飞快躲进房间,韩千山刚打算跟过去看看,房门砰的一声就被关上了,而后则是反锁声,他的亲老子站在门前,欲哭无泪。

        房间里,男孩蒙住被子只露出个脑袋在外面,贼兮兮望向手中,只见上面写着一行漂亮的英文字母:给韩宣哥哥的信。既没邮编也没邮票,更关键的是居然连个地址都没有,要不是韩老爷子帮忙送过来,韩宣此刻能见到它才真是奇怪了。

        忍不住嘴角耸动,翻了个身撅起屁股趴在床上,伸手小心拆开封口,里面只有一张纸,和封面一样都是粉色。还没开始看韩宣就笑了起来,他发现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初中课堂上,和女生之间偷偷传纸条时候的心情。

        整张纸上写满了字,大多是弯弯扭扭的中文,偶尔忘词了,还夹杂着不少英文,这些是她曾祖母教会她的,从小双语教育自身又聪明,这些对安雅来说并不是很难。

        信纸上都是些很幼稚的内容,大概就是今天画了多少张画,或是喜欢吃街角的草莓冰淇淋,还有就是她最喜欢的女老师要生小孩所以离开了,她在学校没人陪她玩。

        像是对哥哥的倾述,将好的不好的全都告诉韩宣。

        一页纸很快就看完了,男孩傻乎乎乐着,然后从头又看了遍,这才发现反面还写着一段话:亲爱的韩宣,希望你收到信后尽快回复,多洛丽丝很想念你。

        落款是塞西莉亚,大概是她送信时候偷偷加上去的。

        床头铜质闹钟时针指向九点,韩宣依然翻来复去睡不着,索性起了床,披上外衣来到书桌边,去写给安雅的回信。

        抚平一张信纸,让精致的小钢笔吸满墨水,男孩想了好久才下笔写到:

        亲爱的安雅妹妹,我也很想念你。

        和爸爸开车刚从纽约回来,一路上碰见许多好玩的事。

        等到放暑假时候,如果塞西莉亚阿姨允许的话,我希望你能来雪山牧场玩几天,这里风景很漂亮。

        小猫在这里过的不错,我帮它起名叫胖丁,还有那头笨驴,你一定会喜欢上它们。

        ......

        下次写完信,将它送到星期天便利店,我会很快回复你。

        ——韩宣。

        男孩放下手中钢笔,时间刚过了半小时,躺着床上半天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公鸡都还在赖床。

        小韩宣就将胖丁和麦兜折腾醒,举着莱卡相机一顿猛拍,似乎不太满意它们的迷糊表情,对着两张大脸揉来揉去,再次给他们拍照。

        所以等老巴顿从奥古斯塔小镇买菜回来,帮韩宣洗的照片里,胖丁和麦兜毛发凌乱的继续迷糊着。

        今天是星期四,邮差会来附近收取书信,错过这次再想寄出去会很麻烦,只能将就着用这些照片,放在早就准备好的信封当中,等他们送去比林斯,sos商店里会有货车帮忙带到纽约去。

        想想二十多年后,美国的快递从东部寄到西部,比寄到华夏花的时间还多,你就可以想象在这九十年代里,他们是什么样的工作效率。

        赶着时间点将信封送到路边,望着美国邮政的灰色小皮卡冒着黑烟远去,小男孩终于松了口气。

        外面太阳高照,瞧见父亲打算出门,便开口问道:“爸,你要去哪?”

        父亲轻哼一声,似乎昨晚受了打击,撇着嘴赌气走开不理儿子。对老爹的孩子气行为韩宣早已见怪不怪,扭头笑了笑也跟着爬上车。

        韩父翻个白眼,驱车往东边驶去。

        眺望四周,广阔草原接天连地,牛羊们甩着尾巴在附近闲逛,牛仔们骑着高大的美国花马,静静跟在它们后面。

        这些如今都是男孩家的牧场了。

  http://www.biquge.lu/book/5446/26043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