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53章 疯狂

第53章 疯狂

        “砰!”削瘦青年重重摔地上,又“哇”的吐出一口血。

        他艰难的支撑起上半身,难以置信的瞪着卓飞扬。

        国公府府卫禁止私斗,轻者降品,重者废除武功驱出府,没想到卓飞扬真敢动手,尤其众目睽睽之下,他难道就不怕府规处治?

        卓飞扬冷笑道:“废物一个,还敢大放厥词,你以为你是姓楚的?!”

        众人顿时愤怒起来。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练武之人血性重,争强好胜,彼此不服气,都想争个第一,这是本性,无法驱除。

        他们本就不服气卓飞扬是青年第一高手,又看到卓飞扬被楚离两次一招击败,原本的嫉妒与敬佩化为了轻视,看他如此猖狂,大庭广众之下敢动手,再也压抑不住。

        “太狂了!”

        “他真以为自己是青年第一高手啊!”

        “还以为他多了不起,没想到这么没用!”

        “事后耍威风,唉……,可悲!”

        “还青年第一高手呢,一招也走不过,真是丢人!”

        “妈的,敢动手!”

        一个魁梧壮实的青年跳出来,指着卓飞扬喝道:“姓卓的,你想干什么!”

        “叽叽喳喳,一群无能之辈,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卓飞扬冷冷扫一眼众人,血红的眼睛如欲噬人,锐利的目光宛如寒剑。

        他们心寒之余,本能的起了敌意,越发愤怒。

        “姓卓的,你敢随便打人,咱们实在看不过眼,我倒要讨教一二,大伙做个见证!”魁梧壮实青年哼道。

        卓飞扬冷笑:“无名小足,配跟我动手?”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真的青年第一高手,可笑!”魁梧壮实青年一脸的讽刺,冷笑道:“你的名声都是吹出来的,什么狗屁天才!”

        “好!”卓飞扬怒喝一声,一拳击出。

        “砰!”魁梧壮实的青年没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被击飞。

        他在空中“噗”的吐出一道血箭,“砰”的落地后,像一块石头一动不动,已经昏迷过去。

        卓飞扬缓缓收拳,冷冷扫视众人:“谁还不服气?”

        众人越发愤怒。

        “我来!”一个矮胖青年站出来,冷冷道:“卓飞扬,看来你没那么废物,看拳!”

        他一拳捣出,整个身体随拳头一起掷来,迅如流星,修炼的是威力极大的流星拳。

        卓飞扬冷笑一声,踏前一步迎上,一拳捣出。

        “啊!”一声惨叫,矮胖青年捂着拳头后退,脸色苍白,转眼间额头就出一层黄豆大小的汗珠。

        “自不量力的蠢货!”卓飞扬不屑,看也不看,扫向众人:“还有谁来?”

        矮胖青年松开手,人们看过去,心下一寒。

        他的手从腕间折断,露出森森白骨茬儿,他是练流星拳的,拳头坚硬异常,竟落到这个地步,可见卓飞扬这一拳的厉害。

        人们心下凛然,暗自皱眉,卓飞扬没想的那么弱!

        卓飞扬扫视众人,冷笑道:“一群鼠辈,怎么,以为我是浪得虚名,你们这些家伙比我强,愚蠢!……来啊,谁不服气,来啊!”

        “我来领教一下你的剑法!”一个高瘦青年缓缓步出人群,脸色沉肃庄重。

        他们不敢小瞧卓飞扬的武功,但他实在太猖狂,不可一世,自己这么退缩实在不甘心,总要打一场试试,败了也心服口服。

        “来啊!”卓飞扬拔剑出鞘,冷笑道:“今天不打得你们落花流水,我就不姓卓!”

        这话又惹起了众怒,人们议论纷纷,低声暗骂,练武场上一片“嗡嗡”声。

        卓飞扬拔剑哼道:“让你三剑!”

        高瘦青年拔剑刺出,唰唰唰三剑刺出,迅捷轻疾,卓飞扬仅轻挪身体,堪堪避过,轻松自如,一幅漫不经心的表情。

        “三招到!”卓飞扬断喝,一拳捣出。

        “叮……”长剑飞了出去,落到人群之后。

        卓飞扬收回拳头,冷笑道:“废物一个!……还有再来的吗?就没一个能让我走两招的?”

        人群有些冷静下来。

        先前挑战的几人都是顶尖的好手,对青年第一高手的名号蠢蠢欲动,自认为有资格的。

        剩下的都是自知不敌他们,出来跟卓飞扬打,纯粹自取其辱。

        卓飞扬扫一眼,看没人站出来,不屑的道:“一群废物!”

        他转身便走,白知节狠他们一眼,忙跟上。

        他一边跟在卓飞扬身后,一边暗自叫苦,低声道:“公子,这下麻烦啦!”

        “你送我回去,然后去找丁长老!”卓飞扬哼道。

        “是。”白知节忙点头。

        卓飞扬进府是丁长老引进的,演武殿的供奉长老,当初卓家有恩于他,所以才引卓飞扬进府,现在卓飞扬惹了**烦,只能动用这层关系。

        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打人,这是严重的违反了府规,甚至可能被废武功驱逐出府。

        卓飞扬一上了船,顿时脸色苍白如纸,一下软绵绵的坐倒,白知节没慌,已经有了经验,知道是施展燃血焚身诀的后遗症,只要过两天就好。

        ——

        楚离回到东花园,李越一路上乐呵呵的,嘴都合不上。

        回到东花园,进了小院,李越哈哈大笑:“真是痛快!痛快!”

        楚离笑着坐到石桌旁:“痛快什么?”

        “我估计卓飞扬这下要气个半死,再不敢跟你做对了!”李越呵呵笑道:“三十万两啊,倾家荡产了吧?”

        楚离摇头:“卓家的家底很厚实,伤不了筋骨。”

        “这么有钱?”

        “要不然卓飞扬哪能这么天才,还不是从小吃灵药吃出来的?”楚离摇摇头叹道:“不过没能当场打他两个耳光,总是个遗憾。”

        他有这个心思,最终却放弃。

        这么做就太过火了,因小失大,快意恩仇没必要依法施为,这回已经让他颜面丢尽,差不多摧毁了他的自信。

        “唉……”李越摇头叹道:“他真是倒霉,遇上你,克星嘛!”

        楚离笑道:“我哪算什么克星,比我强的多的是。”

        “青年第一高手,这个名头算是戴在你头上了!”李越笑眯眯的道:“兄弟,以后怕是有不少的挑战。”

        楚离道:“好啊,老规矩,十万两!”

        “啊——!”李越瞪大眼睛。

        楚离笑道:“没十万两,我不会答应。”

        “这太……”李越摇摇头:“不妥不妥,落个贪财的名声可不妙,咱们可是侍卫,将来要当职的,谁敢放心用你啊?”

        楚离笑道:“我时间宝贵,没十万两就别打扰我。”

        这也是自露弱点,露出破绽,让对自己有敌意的找到这办法对付自己。

        如果在别人手下,当然要顾及名声,但萧琪不同,她直指人心,他的大圆镜智能够瞒过她的探测,取得足够信任,名声无所谓。

        这般自污一下,也是顺应人性。

        人们都需要一个借口来轻视别人,安慰自己,楚离这就是把借口送上去,人们会对自己说,他武功是挺厉害,但太贪财,不登大雅之堂。

        李越叹口气:“兄弟,这可不是小事,还是考虑考虑!”

        楚离笑道:“近期不会有挑战,我先回玉琪岛。”

        “嗯,去吧,让美侍女好好帮你放松一下!”李越嘿嘿笑道,一脸的贼笑。

        楚离瞪他一眼,驾船回了玉琪岛。

        小院内,雪凌一袭月白劲装,英姿飒爽,玉脸在明媚阳光下娇艳如花。

        她正在慢慢的练太阴八式,柔和舒展,看到他回来,收势后奉上白玉茶盏:“公子,胜了吗?”

        “嗯。”楚离懒洋洋回应。

        他坐进小亭里吸取天灵树的气息,运转着疗伤心法,很快把一丝小暗伤抹去,把身体调到了最佳状态。

        雪凌明眸落在他脸上,打量着他。

        楚离看向她,她落落大方的直视:“卓公子败了?”

        “当然。”楚离笑道:“我胜了,他难道也会胜了?”

        雪凌道:“他不是青年第一高手吗?”

        “他是很强。”楚离点头。

        要是自己没有枯荣经,就不敢练碧海无量功,也不敢练舍身绝命刀,就绝不是卓飞扬的对手,燃血焚身诀威力强大,而且极难练,卓飞扬能短时间练成,天赋确实不一般。

        “那公子就是青年第一高手啦?”雪凌明眸亮晶晶的。

        楚离失笑:“什么青年第一高手,当不了真,好啦,咱们接着练功!”

        他一指小亭外的铁棍。

        雪凌咬咬宝贝,无奈的点头。

        楚离来到小亭外,开始练起金刚度厄神功七十二式,雪凌猛一棍下去,“砰”他稳若磐石,动作不受影响,雪凌跟着又是一棍。

        “砰砰砰砰……”一棍又一棍,雪凌数着自己的呼吸,五次呼吸一棍。

        小院门洞开,苏茹一袭杏黄罗衫飘飘进来,轻笑道:“你倒是安稳得很!”

        楚离收了功,陪着她到小亭里坐下,雪凌奉上茶后站到一旁。

        苏茹秀美如玉,似笑非笑:“你又出风头了!”

        楚离笑道:“总管知道挑战的事了?”

        “你知道你走后卓飞扬发疯了吗?”苏茹笑道。

        楚离一怔。

        苏茹叹口气,摇头道:“难办!这家伙心智太不成熟!”

        楚离道:“怎么回事?”

        苏茹把经过一说,楚离皱眉:“难道要逐出府?那太可惜了!”

        卓飞扬虽说跟他不对付,随时要废了自己,但对国公府而言却是天才,是值得好好培养的人才。PS:求一下推荐票,需要大伙的支持呀,给我动力。

  http://www.biquge.lu/book/7191/33206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