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仙穹 > 第七章 心刀刺营

第七章 心刀刺营

        商城!高仙芝大营!

        大量将士聚拢在了一个巨大广场之上,此刻,有着数十个宋兵被捆缚而起,跪在广场空地之上。

        所有将士都盯着正南方的大帅高仙芝,还有一旁辅助中的宋太子。

        “放我走,我要回去,让我回去!”

        “我在前线拼杀,不顾死活,那狗官却是在后面杀我全家,让我走,让我报仇!”

        “我全家都没了,一把火全烧了!我要找我爹,找我娘,快放了我!”

        …………………………

        ………………

        ……

        一群捆缚中的宋军双目通红的对着高仙芝、宋太子吼着。

        高仙芝脸色阴沉的盯着眼前一群躁狂的将士。宋太子也看向高仙芝。

        “林冲,问清楚了?”高仙芝沉声问道。

        一旁林冲点了点头道:“大帅,逃兵全部抓回来了,属下也问了一下,却是没有防住,随着各城池的商人前来,带来了后方的一众噩耗!却是有些地方贵族,残害将士们的家属,他们家的亲人逃出,前来报信。家属遭到残害,将士们才做的逃兵!”

        “多少人了?”高仙芝沉声问道。

        “已经有三十个家庭,遭遇不测!”林冲脸色难看道。

        “古海的阴谋,开始了吗?想要乱我军心?哼!”高仙芝一声冷哼。

        “古海的阴谋?”宋太子脸色一沉。

        “怎么回事,谁到我大营散布谣言的?”高仙芝冷声问道。

        “是那群富商,那群富商的仆从中,夹杂着各城池的信使或者将士们的亲属,这些天悄然与他们接头,带来了噩耗,所以他们才做的逃兵!”林冲解释道。

        “那群富商?哼,为富不仁,乱我军心,该杀!”宋太子眼睛一瞪道。

        “太子息怒!”高仙芝摇了摇头。

        “怎么?大帅,你还要袒护那群富商?”宋太子沉声道。

        高仙芝微微一阵苦笑道:“不,太子,你看看将士们的神情!古海的阴谋已经开始了,停不住了!”

        “嗯?”宋太子露出一丝疑惑的看向将士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被捆缚着的逃兵,自然双目赤红,但,其它围观的将士们,此刻也是无比凝重的看着广场之上,看着这群逃兵,其他战士居然没有厌恶的表情,反而更多的是同情之色。

        要是胆怯脱逃,众将士自然全力唾弃。可他们是胆怯吗?他们和我们一样,在前线拼死拼活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家里老父母和妻儿能过上好生活?如今,我们为大宋赴汤蹈火,征战沙场,那群狗官在后方享福也就算了,还残害我们的父母,辱杀我等妻儿。换做谁,心中不窝火?

        逃兵?去他妈的逃兵。这逃兵,逃的堂堂正正,要是我,我也逃。

        况且被绑住的逃兵,基本都是战场上的生死兄弟,流血、残疾都没有让他们流泪,可后方的狗官们,太让人寒心了。还没尽孝,还没给妻儿好的生活,就被他们残害了?

        如今,大帅审理此事,会如何结果?

        我们的妻儿父母,会不会也遭受到水深火热?

        连父母妻儿都保不了,谈什么为国打仗?

        那群富商不好吗?最少带来了我们后方的消息。

        所有将士都瞪大眼睛盯着高仙芝,盯着宋太子,等待二人公正的决断。不为这群逃兵,也为我们心中的担忧。

        宋太子看着众将士们的眼神,脸色越来越阴沉。

        “太子,你看到了吧,这只是开始,你要是杀了富商,杀了这群‘通风报信’的人,岂不是闭塞了他们的消息通道?岂不是与那些狗官同流合污?他们在为你拼死拼活,你却指使那群狗官不断残害他们的父母妻儿?”高仙芝冷笑道。

        宋太子悚然而惊。

        “这,这是古海的计策?他是要引起我们的炸营,引起我军内部的哗变?”宋太子脸色难看道。

        “肯定是他,以往根本没有消息传来的,为何忽然冒出这么多,三十个家庭?我想地方官也不可能这么傻,在这个时候残害军人家属,有或许有,但,不可能这么多,而且几乎同时冒出来,甚至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军营!”高仙芝沉声道。

        “嘶,这古海的手,伸的可真长,居然伸到我军营里来了?大帅,还好你发现的及时,否则,我若一怒杀了那群富商,封闭了消息,那古海指不定还有什么诡计!”宋太子脸色难看道。

        高仙芝点了点头道:“是啊!”

        “那现在怎么办?”宋太子询问道。

        “军心已经被古海撬出了一个小窟窿,自然是不能不当回事,封闭肯定是不可能的,堵不如疏,待我慢慢拆解吧!”高仙芝凝重道。

        太子点点头。

        “诸位,我高仙芝向你们保证,军人的神圣性,在此期间,有敢辱伤军人家属者,我一定要让其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这是我高仙芝的承诺,还请诸位相信本帅!”高仙芝一声大喝。

        众将士一起看向高仙芝。高仙芝的承诺终究有些作用的,但,猜疑终究如魔鬼一般钻入了众将士心中,只是看着高仙芝如何处置。

        “你保证,你能保证什么?出征前,我女儿才两岁,刚会走路,刚会抱着我的腿喊爹爹,可是被那狗官一脚踩死了,我的女儿。”

        “我爹死的早,我娘将我和弟弟拉扯大,每天帮人缝缝补补养活我,缝缝补补多了,眼睛都看不见了,被征兵打仗,我从来都没有怕死,就为了多立军功,多得赏赐,以后回去好好孝顺我娘,那该死的县太爷公子,为了我家那块地,将我瞎眼的老母亲烧死在屋中,娘,孩儿不孝!”

        “出征前,我刚结的婚,娶的是我从小青梅竹马的小环,小环不让我来打仗,可我还是来了,我在前线拼死,那县里捕头垂涎小环美色,将她掳走了,我弟弟四处寻找,反而被毒打了一顿,到今天才来我这告诉我,我还打什么仗啊?我为谁打仗啊,拼死拼活,你们却要我家破人亡,狗官,狗官!”

        …………………………

        ……………………

        …………

        一群逃兵痛苦的哭诉着。

        其它围观的将士更是感同身受的捏紧拳头,一个个心里都极为沉重。

        宋太子想要驱赶四周将士,以免影响扩大,但高仙芝却拦了下来,越堵越是人心惶惶。

        三十个逃兵不断描述着。高仙芝却是仔细的听着之中。

        一直过了两个时辰,才将一切理顺了。继而眉头深锁。

        整个广场都是静悄悄的一片,所有人都看向高仙芝。

        沉默了一下,高仙芝探手指了指,将三十人分成两边,一边有着四人,另外一边有着二十六人。

        “你们的描述,我都听仔细了,也大概猜到了一些东西,诸位,请你们仔细听我说,你们二十六人,得到的消息是什么?自己的亲人被掳走了,或者被带到某处杀害了?死不见尸,而且,来报信的人是你们亲人,但他们并没有亲眼看到其它亲人被掳、被杀,只是听说,不管有多大的可能性,都是猜测,对不对?”高仙芝盯着那二十六人沉声道。第一时间更新

        “呃?”

        “可是我弟弟不会骗我!”

        “我堂兄也不会骗我!”

        ……………………

        ………………

        ……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不错,他们是不会骗你,但是,假若他们也是被骗了呢?”高仙芝沉声道。

        “嗯?”

        “诸位,不觉得奇怪吗?以前都没有过如此多的噩耗,忽然冒出这么多,我可以告诉你,这一切,都是那六国首富古海做的,目的就是让我军哗变!”高仙芝郑重道。

        “可是……!”

        “我凭什么信你!”

        ………………

        …………

        ……

        二十六人脸色一阵难看。

        “不用信我,你们只要知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在没有见到尸体的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我马上请皇上下令,对于你们的亲人,派遣各地官府,全力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比你们一头雾水跑回去要好。一城的人寻找,总比你一个人寻找要好,对不对?”高仙芝安慰道。

        “可是,还能找到吗?”一个逃兵带着一丝希冀道。

        “一家一户找,掘地三尺也要找到,给你们一个交代,如何?若真是当地官员为非作歹,我会请君令,杀无赦!”高仙芝眼神坚定道。

        “多谢大帅,多谢大帅!”众逃兵跪体哭诉道。

        高仙芝转头看向另外四个依旧双目赤红的逃兵。

        “大帅?我们怎么办?我们不会是假的吧?我弟弟亲眼看到,我瞎眼的老母亲被烧死在屋中,他是县太爷公子,我那瞎眼的老母亲!”其中一人双目赤红的瞪着高仙芝。

        高仙芝神色一肃道:“你们四个,得到的消息,铁证如山,你放心,谁也不能让你们流血再流泪,无论是谁,那县太爷的公子?不,只要参与到残害你们家庭的人,全部斩立决!”

        “大帅?”四人盯着高仙芝。第一时间更新

        “由你们亲自监刑!”高仙芝狠色道。

        “大帅,多谢大帅!”

        “多谢大帅!”

        ……………………

        …………

        ……

        四人感激的不断磕头,也许自己一辈子也报不了仇,如今大帅给自己做主,如何能不感激?

        转头,高仙芝深吸口气道:“太子,我会立刻上书皇上,请皇上全力配合,此次古海来势汹汹,还请太子支持,与我共同联名上奏,攘外必先安内!”

        宋太子看了看一众逃兵,点了点头:“好!”

        高仙芝转头再度看向一众将士们道:“将士们,我知道你们心有担心,放心,我高仙芝在此承诺你们所有人的顾忌,即日起,允许诸位以书信回家,允许与家中传信,但,不要涉及军事机密,诸位可能做到!”

        “多谢大帅!”无数将士顿时轰然允诺。

        先前的担心彻底没有了,大帅允许与家中书信来往,那就可以知道家里安全了,也可以让家中知道自己情况了,太好了。还是大帅好。

        原先心中的一丝躁动,顿时全部消失了。

        “不过,诸位也看到了,这群逃兵,有四个是出于无奈,但剩下二十六个,或许都是古海的阴谋,所以,诸位若是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让你们心酸的事情,可向我禀报,本帅为你们做主!”高仙芝高喝道。

        “古海真可恨!”

        “大帅放心,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定向您禀报!”

        “该死的古海!”

        ……………………

        ………………

        ……

        “大帅,那群富商怎么办?”林冲在一旁问道。

        高仙芝眉头微皱道:“古海却是已经出手了,却是我大意了,鞭炮?烟火?呵,稳坐虎牢关,却开始遥控千里之外的我军大营了?那群富商,让他们继续吧,不过,接下来时刻监视,还有,从今日起,要是前来慰军,必须低调,鞭炮、烟火,全部停止,否则,以乱军论处!”

        “是!”一众将士点头道。

        一场逃兵危机,被高仙芝压了下去。

        大军缓缓散去,一切按照正常程序继续开始了。

        高仙芝、宋太子回到营帐之中。

        高仙芝亲自书写了一封书信,并且盖了印章,宋太子也拿着自己私印盖了上去。

        “大帅,你如今一切对将士们开诚布公,更将仇恨引向了古海,将士们再无担忧了,只是,你请父皇用重典对付这些贵族,会不会太苛刻了?”宋太子有些担心道。

        “不,太子殿下,你还没意识到这古海的恐怖,你看到了吗?他古海坐在家中,就已经开始乱我军心了,古海不是没有出战,而是已经真刀真枪的刺过来了,这是人心之战,刚才只是疏导了,可一旦被古海攻破,你知道有多可怕吗?”高仙芝脸色难看道。

        “啊?有那么糟吗?”宋太子皱眉道。

        “糟?哈哈,太子,你太小看他了,一旦军心被古海崩溃,那八十万大军,立马毁于一旦了,宋国岌岌可危,随时待灭!”高仙芝沉声道。

        “啊?”

        “所以,太子你自己衡量一下吧,你宋家的江山,还有这群作死的贵族,你如何选择?在下不是危言耸听!”高仙芝郑重道。

        宋太子眼皮一阵狂跳,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再给父皇写一封信,全力配合你!”

        ----

        半月之后。宋国朝都,宋城。

        古海、古汉父子站在一个皇榜前,看着刚贴上去的皇榜。

        “义父,高仙芝动作挺快啊,立刻就解决了这股危机!”古汉凝重道。

        “高仙芝的确很有才能,并且如此快速的说服了宋王,全力照顾军人家属,残害军属者,杀无赦?更允许三军和家中来往书信?哈哈哈!”古海眼中闪过一丝欣赏。

        “义父,制造军属消失的事情,还要继续吗?三军将士好似对义父之名开始反弹了。”

        “他们开始仇恨我?呵,要的就是这效果,继续,继续消失!他们一边仇恨我,但一边也会继续猜忌宋国权贵的,恨我又如何?以后他们会知道恨我才是灭国的根源的!”古海笑道。

        “可是,高仙芝的军心已经稳定了啊!”

        “稳定了?可是,我们已经埋下了一个霍乱的种子,一切才刚开始,我会将他们引入一个死循环的,高仙芝还想解局?他是解不开的!”古海看着皇榜,露出一丝轻笑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http://www.biquge.lu/book/73/174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