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仙穹 > 第十六章 是奖是罚?

第十六章 是奖是罚?

        “轰!”

        古宋银铺坍塌而下。

        “啊!”

        “我的腿!”

        “我的银子!”

        ……………………

        ………………

        …………

        一连串的惨叫声从废墟中传出。古宋银铺外,很多抢到金银之人,仓皇而逃。

        隔壁酒楼之上。

        古汉也惊愕的看着这一幕。

        “义父,这古宋银铺怎么会倒了?”古汉惊奇道。

        古海冷冷一笑道:“古宋银铺可不仅仅是金银,各种家具都是最高档的,甚至房梁、柱子,都是用的金丝楠木。”

        “啊?他们连房梁、柱子都抢?”古汉彻底被这群抢劫的人服了。

        “白得的东西,谁会不要?”古海露出一丝冷笑道。

        “轰隆隆!”

        顿时,大量的城中守卫从远处跑来。

        “呼!”

        还有少许翻找废墟的人,快速一哄而散,转眼就没有了。

        “城卫来了,看来宋城这锅水要煮开了,晚上你去趟太子府,推波助澜,明日朝会才是关键!”古海沉声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是,义父放心,孩儿这些年为了太子成为储君,可是花了无数代价,虽然不能左右太子思想,但,讲几句让太子听得进去的话,却是不难!”古汉自信的笑道。

        ------------------------

        古宋银铺被抢,消息一瞬间在宋城传遍了。

        那可是宋城最大的银铺,内藏财富可是不计其数,无数百姓涌入,转眼间一夜暴富。

        很多没有来得及参与的人,都是捶胸顿足,一阵眼红,同时也在等着官府的消息。

        参与之人,同样藏匿起了赃物,等待官方的消息一般。

        宋城,瞬间变的平静了下来,比之前些日子都要平静,都在翘首以盼,都在耐心等候。

        因此,只有这一个古宋银铺被抢,其它古府产业,此刻还没有遭到百姓的抢夺,所有人都在等候消息,等候第二天朝会上对此事定性的消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消息传递到了朝中各大臣的手中,如此巨大的消息,的确让无数官员都是忽然间心情复杂,明日朝会,不知如何表态?

        很多大臣奔走四方,寻找同僚商议明天早朝的事宜。

        消息同样传递到了皇宫之中。

        很多后宫之人纷纷叫好。

        “好,抢的好,古老魔的东西,就是要抢!”

        “要是我,我也抢,那古宋银铺啊,就连我也就去过几次,那奢华程度,比之皇宫还要厉害!”

        “这下好了,古海的店铺被抢了,皇上一定开心,民心可用啊!”

        ……………………

        ………………

        ……

        很多人叫好,而老皇帝也在上书房中听着下属仔细禀报先前的一切,眉头紧锁,分析着一切种种。

        “去请庞太师、刘丞相前来商议!”老皇帝吩咐道。

        “是!”

        ----

        太子府中。

        宋太子听着下属禀报今日古宋银铺的消息。

        “好,哈哈哈,古海的店铺被抢,真是痛快!”宋太子面露狰狞道。

        儿子宋正西的死,让宋太子对古海的恨早已攀到了巅峰,此刻只要有一点关于古海的坏消息,宋太子都一阵解气。

        “太子,此刻可不是高兴的时候!”面前一个幕僚苦笑道。

        “嗯?”宋太子皱眉的看向面前的几个幕僚。

        “太子,古海的店铺被砸、被抢,的确是大快人心的事情,但,此事背后,却隐藏着令人纠结的问题。”一个幕僚苦笑道。

        “什么问题?”宋太子沉声道。

        “此案如何定性?古宋银铺,的确是古海的店铺,此次被百姓所抢,对这些抢劫的百姓,该罚,还是该奖?百姓所做,是对是错?

        说百姓错吧,他们在为国尽忠,呃,最少表面上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他们在报国,报国是无罪的,哪怕任何手段!可是,若说百姓对吧,那就触犯了法律,我宋国之法极为严明,这属于抢劫行为,不管对方是谁,也不能抢劫。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抢劫就是犯法,视我大宋法律于不顾,法律,国之重器,不得乱之,法律就是治民的根本,践踏法律,就是践踏王权。”一个幕僚说道。

        “是啊,太子,说百姓错,百姓在报国!说百姓对,百姓在践踏律法!百姓是对是错,到底该奖还是该罚?我想现在,群臣都在头疼,而宋城百姓也在等着明日早朝给出的定性!”另一个幕僚也苦笑道。

        宋太子张了张口,一时讶然。百姓是对是错?这需要官方给个定性,可此时如何定性?

        屋中一时陷入了沉默,这是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

        “要是当初我大宋官府查抄古宋银铺,就没有这么多问题了!”宋太子苦笑道。

        “不,太子,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古海店铺在此,没有足够证据他们对我大宋有危害,是不能乱查抄的,否则会引起连锁反应,商人不敢跨国、跨地域行商,况且,古海的店铺太大太多了,一旦全面查抄,很可能将宋国商业体系弄乱了,百姓忽然很多东西买不到,必然产生民变,再其次,宣传古海之恶,只是为了防止古海阴谋,百姓只会恨古海,却不会怕。若是全面清洗,很可能形成一种宋国危难的感觉,会造成民心惶恐!”

        宋太子面色露出一丝古怪。

        “可能皇上也想过查抄古宋银铺,甚至可能为了杜绝隐患准备去做了,毕竟,虽然有损失,但或许还在控制之内。但,终究迟了一步,被百姓抢先了。如此一来,情况就更加复杂了!今日抢劫古宋银铺的百姓,当如何定性?奖还是罚?”幕僚苦笑道。

        宋太子:“……………………!”

        屋中再度陷入了一阵沉默。本来一件开心的事,此刻怎么变的这么诡异了起来。

        “太子殿下!”

        一个仆从从屋外走入。

        “怎么了?”宋太子沉声道。

        “田先生求见!”那仆从恭敬道。

        “田先生?田汉?那个商人?”

        “这田汉的确有点脑子,可惜他太专注财富了,虽然以大财富供于太子府,可却不插手太子府事宜!”

        “不插手才好,太子的事,怎么能让一个商贾随意插手?”

        ………………

        …………

        ……

        一众幕僚窃窃私语之际,宋太子已经命人去请了。

        很快,古汉被引入屋中。

        “草民见过太子殿下,见过诸位大人!”古汉笑着说道。

        “田先生不必多礼!”太子笑道。

        一众幕僚也是微微笑了笑,毕竟古汉从来不插手太子府的事宜,与众人也没有利益冲突。

        “田先生,你此来何事?”宋太子好奇问道。

        古汉微微一阵苦笑道:“想必太子也知道古宋银铺的事情了吧!”

        “哦?”众人神色一动。

        “先生为此事而来?”宋太子皱眉道。

        “田某不敢妄断此事,田某无才,只是一介商贾,无法为太子分忧,此次前来,只是带来一点田某看到的东西,或许在我一介平民眼中看到的东西与诸位大人的角度不一样,仅供诸位参考!”古汉客气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哦?”众人好奇的看向古汉。

        ------------

        第二日,宋城,朝堂之上。

        宋王坐于龙椅之上,俯瞰群臣,群臣好似经历过了一场激烈的争吵,很多人都依旧面红耳赤,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中心的宋太子。

        “父皇,诸位同僚,是对是错,我等已经争论了好久,百姓抢夺古宋银铺,乃是践踏律法,可抢的却是古海店铺,古海早已被传为魔头,剪除魔翼,却也是匡扶正义。各有所论,本宫不才,说说我的想法!”宋太子郑重道。

        “太子请说!”左列庞太师沉声道。

        宋王也盯着宋太子。

        宋太子点了点头道:“父皇,诸位同僚,假如百姓有罪,抢夺有罪。刘丞相,你先前说的最激烈,就由我来询问,你来解答,百姓既然有罪,按照你所说,当如何处置?”

        群官右列为首一老臣走了出来。

        “归还当日所有抢夺,略作惩罚,引以为戒!”刘丞相郑重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百姓愿意自己归还吗?我想,基本所有人都不愿意归还了。况且到底谁抢的,抢了什么,都很难查清吧,难道还满城搜捕?我宋军刚刚因为古海而毁了八十万大军,现在却帮古海挽回损失?这,这让百姓如何看?”

        “可以查封,不归还古海!”刘丞相皱眉道。

        “不归还古海,那就是入我国库,那大肆搜捕的最终效果是什么?与民争夺赃物?国与民争?你这是要将我宋国官方与百姓孤立?不,是对立?”宋太子冷笑道。

        “啊?老臣绝没有这个意思!”刘丞相马上摇头道。

        “百姓抢了古海的东西,我官方若是出手,却没有名义处置财物,交给古海不行,自己留着用也不行,都是遭到骂名!我宋国前期已经大肆宣扬古海之恶,立场永远不能有变,绝对不能站在古海的一边,帮古海挽回损失,更不能在百姓心气正高的时候,打击百姓恨古海的信心!”

        “百姓因为痛恨古海,当然,也有一些人浑水摸鱼,但,因为恨古海,才有了这冲动,民心可用,说明我等先前的宣传起到效果了,最少,古海的阴谋诡计,不能再施展在百姓身上了,所有人都会防备古海了!”宋太子沉声道。第一时间更新

        “那太子的意思是,百姓不能罚?”刘丞相皱眉道。

        “不错,他们是剪除古海羽翼,才去的古宋银铺,自然不能罚!”宋太子郑重道。

        “不能罚?可他们践踏了我大宋律法,难道还要奖励不成?我大宋律法是神圣的,不容践踏,谁也不能!否则,一旦律法崩溃了,百姓心中没有了律法,那宋国就要走到灭亡了!”刘丞相焦急道。

        “刘丞相,你多虑了,这也是我正要说的,律法是死,人是活的,此次事情特殊,所以,我们应该剥离开来看!”宋太子笑道。

        “哦?剥离开来?怎么剥离?”宋王疑惑道。

        “父皇,儿臣认为,我们如今纠结此事的定性,有些乱了,律法和报国相冲突,都是因为古海这个危害,假若,我们将古海从我宋国律法剥除开来呢?”宋太子笑道。

        “嗯?”众人皱眉的看向宋太子。

        “危我国者,决不能姑息,古海的店铺,我宋国律法为何要保护?儿臣反而觉得,百姓做得对,做得好。第一时间更新在我们还在想着要不要查封古海店铺的时候,百姓中爱国者已经早了一步,开始出手了。因为他们坚信,古海的一切都是对我宋国有害的,民心与我大宋在一起,我们为何还要伤了民心?我们应该支持百姓,支持民心,因为民心坚定,国本坚固!百姓向着我大宋,难道还要为难不成?”宋太子开口道。

        “嗯?”群臣皱眉思索。

        “我们早期做了那么多宣传,宣传古海之恶,才有昨日反古海事件,今日我们要是惩罚了反古海的人,那我们先前的宣传是什么?笑话吗?哗众取宠?还是玩笑?国无信不立!君无戏言!国威不容亵渎!”宋太子掷地有声的喝道。

        龙椅之上,宋王双眼微眯,点了点头。

        “太子,你的意思,非但不罚,还要嘉奖?奖励他们抢劫?”刘丞相脸色难看道。

        “嘉奖不必,口头鼓励即可,赦他们无罪!”宋太子郑重道。

        “可,可太子可知道,如今朝堂之外,无数百姓翘首以盼,就等待我们的消息,一旦定性,再难更改,赦他们无罪,还要口头鼓励,今日过后,明日我宋城其它古海店铺,就接连遭受抢夺,你相信吗?”刘丞相皱眉担心道。

        “呵,刘丞相,你这么担心古海产业为何?”宋太子冷声道。

        “我关心?我关心什么!只是古海有多少产业?你知道有多少财富吗?为何不官府查抄,这一抢夺,可……!”刘丞相焦急道。

        宋太子冷冷一笑,摇了摇头道:“财富是多,我知道,无论是谁都会眼红的,哪怕我知道这么多的财富,我也会眼红,我也想自己查抄下来。可是,刘丞相,你不要忘了,是这些财富重要,还是我宋国重要?”

        “嗯?”大殿中所有人都是神情一肃。

        “父皇,古海的财富是多,谁也想要,可是,比起我大宋江山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既然古宋银铺已经定性了,百姓去抢古府的财物,那就抢吧,官府查抄,百姓也抢夺,要是产生冲突怎么办?与民相争?万一被古海做了文章怎么办?”宋太子沉声道。

        “可……!”刘丞相焦急道。

        “父皇,百姓因为我们宣传古海之恶,才抢夺古海财富,这是顺我大宋,当鼓励!古海的财富让与百姓,才会让百姓感恩。百姓信服,才让我们的宣传更有说服力,古海财富虽多,但,还是我大宋江山重要。儿臣觉得,昨日反古海事件,当鼓励,不当罚!”宋太子郑重的对着老皇帝开口道。

        群臣窃窃私语了一会。

        “老臣支持太子所言,财富虽多,但若安民心,一切值得!”庞太师开口道。

        “臣附议!”

        “臣等附议!”

        ……………………

        …………

        ……

        一时间,朝堂之上一面倒的站在了宋太子这边。

        宋王坐在龙椅之上,看着大臣们近乎一面倒的支持太子,也最终点了点头。

        的确,查抄这么多财富又有何用?要是宋国被古海灭了,再多的财富也享用不到,只要自己的江山还在,一切都会有的。

        “朕准太子奏!”宋王开口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朝会的消息,以第一时间传了出去。

        古海、古汉一直都关注着朝会,朝会一下,有人第一时间来禀报了。

        “义父,太好了,宋太子用我昨日所言,朝堂之上,定性了嘉奖宋民反我古家。正式将大宋国推向万丈深渊了!”古汉兴奋的看向古海。

        古海端着一个茶杯,喝了一口,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http://www.biquge.lu/book/73/174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