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章 进入

第一章 进入

        /a>】。

        七月流火,烈日骄阳。

        即使窗帘厚重,也无法完全遮挡阳光的毒辣。

        从窗帘缝隙中钻进来的阳光,四四方方的形成一溜光边,为整个房间带来了仅有的光明。

        叮铃铃!

        电话的声音又一次的响起。

        一连三响后,自动转为了录音。

        “秦然吗?我是王医生,你还有一年就满十八岁了,如果再不开始基因治疗的话,就彻底的失去机会了!”

        语句客气、公式,一如既往。

        秦然漠然无视,低下头专心的查看着手中的游戏记忆卡。

        鲜红的颜色,大拇指指甲盖大小。

        确认无误后,秦然将这枚花了他所有积蓄才买来的游戏记忆卡放入了虚拟头盔的卡槽内。

        滴!

        一声脆响,虚拟头盔上的指示灯由红色变绿色。

        “滴!滴!滴!未检测到游戏厂商,安全性未知,请谨慎试玩!”

        虚拟头盔的扬声器内传来了警告提示音。

        不过,秦然并没有在意。

        一款地下游戏,当然不可能会有所谓的厂商和安全性。

        一年前,这款传说真实度百分之百的游戏出现在市面上。

        按理说,这样真实度百分之百的游戏,远超现在流行的那些真实度不过百分之三四十的虚拟游戏,必然受到极大的追捧才对。

        但结果却是恰恰相反,它还没有正式上市,就被禁止了。

        因为,游戏太真实了!

        真实到了,如果游戏中死亡的话,现实中也会死亡!

        三千内测玩家只有不到十分之一活过了内测,从游戏中退出。

        这样上千人的死亡,自然宣告了这款游戏永远不可能上市的事实,而在之后,秦然听说一些富人为了追求刺激,加入到了这款游戏中,让这款游戏再次的运转,并且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地下游戏’——只有少数人才能够接触的到。

        除去隐秘的购买渠道、不菲的费用外,游戏内的死亡就是现实内的死亡这一点,也让更多的人望而却步。

        但,秦然不在乎。

        因为,在一年内凑不够三百万的治疗费用的话,患有基因病毒症的他必死无疑。

        三百万,对于有钱人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秦然来说,却是一个天文数字。

        从三年前被检查初基因病毒症时,秦然就在努力的攒钱。

        但是……杯水车薪!

        三年前的秦然十四岁,一个联邦的普通初中生,没有任何的学历、特长,哪怕是体力活,也因为年龄,完全的不够资格。

        只能是去打零工。

        可不论是什么样的零工都不可能负担的起那高达三百万的治疗费用。

        就算一天只睡五个小时,兼职三份工作,三年来秦然也只攒下了三万块。

        恰好只是医疗费用的百分之一。

        这让秦然感到了绝望!

        对于生命,秦然有着太多的期望、幻想,所以……他不想死。

        但现实却让他非死不可!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从原本工作的打金工作室听到了一个传闻——有关于‘地下游戏’的传闻。

        随意一件极品装备就可以卖到上百万的传闻!

        在确认了这个传闻的真实性后,秦然孤注一掷了。

        他用从十四岁开始就打工积攒了三年的积蓄,买来了这款地下游戏的记忆卡,准备搏一把。

        “不成功便成仁!”

        秦然默默的想道。

        戴上头盔,秦然躺在了床上。

        眼前一黑,一段文字、伴随着语音开始显现——

        【身份ID检测中……】

        【身份ID确认:秦然,十七岁,孤儿,现居住联邦福利房内……】

        【属性检测中……】

        【地下游戏欢迎您,游戏即将开始……】

        【单人副本进入!】

        【背景:战争突如其来的席卷了这座城市,人们没有任何的防备,大部分的人在炮火中死去,剩余的平民,包括你在内,都在城市废墟中苦苦挣扎,而时不时响起的枪声,则让你惊慌失措——反叛军和暴徒们并不打算收手,他们红着眼睛,杀意腾腾的要摧毁一切!】

        【主线任务:生存七天,0/7】

        【支线任务(可选):救助更多的平民到战争结束,每救助一个平民可提高通关评价】

        (提示:新手副本,对于每个玩家来说,都是机会难得的!)

        当文字全部出现,停顿了大约三分钟,为秦然留下了足够的阅读时间后,秦然眼前猛地一亮,刺眼无比,即使闭上双眼也是难受无比,让秦然不由抬起手掌挡在了眼睛前,然后,他就就觉得自己整个人处于一种加速向下的失重状态中。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一到两秒钟。

        当秦然感觉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放下了手掌,双眼睁开。

        顿时,秦然双眼瞪大。

        在他的面前,不足一米远的地方,一具开膛破肚的死尸正靠在那里,微微上扬的头颅,那浑浊的双眼恰好看向秦然,仿佛是对视般。

        秦然呼吸立刻急促起来。

        从小到大,秦然从没有见过人类的尸体。

        最多也就是打架见血。

        这个时候,一具尸体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是以这种对视的姿态,立刻的就让秦然陷入到了惊慌、恐惧中。

        而在这样的惊恐中,秦然几乎是本能的后退着,直到撞上了身后的墙壁才停了下来。

        砰!

        背部与墙壁的碰撞,产生的疼痛让秦然一呲牙。

        不过,疼痛却让秦然从之前的惊恐中稍稍缓解,拥有了一丝理智。

        “这是游戏!这是游戏!即使是百分之百的真实,也是游戏!”

        一丝理智,让秦然想到了自己身处的环境。

        他不是真的遇到了尸体,只是进入了游戏的副本中而已。

        但眼前的真实,鼻中出现的血腥、恶臭的味道,却让秦然不得不寻找更加直接的证据来说服自己。

        “人物!”

        秦然这样的说道。

        曾经在打金工作室内打零工的秦然,对于一些虚拟游戏的操控并不陌生。

        而幸运的是,一些游戏规则是通用的,‘地下游戏’也不例外。

        随着秦然的话语声响起,只有他可见的属性栏出现在了眼前。

        属性栏,一共分为三页——

        【姓名:秦然】

        【年龄:17岁(男性)】

        【血脉:人类】

        【称号:无】

        【生命:100%】

        【体力:100】

        秦然一眼扫过,第一页是基本的人物状态,而第二页开始则是人物属性。

        【力量:F-】

        【敏捷:F】

        【体质:F-】

        【精神:F+】

        【感知:F+】

        第三页则是技能、装备、背包栏,不过,现在却都显示着空。

        【技能:无】

        【装备:无】

        【背包:空】

        (评价:彻头彻尾的新人一个,比炮灰都不如!)

        即使最后的评价带着浓浓的戏谑,但秦然却是面带微笑。

        因为,系统栏的出现,无疑在证明着眼前的一切,就是游戏!

        哪怕百分之百的真实!

        呼!

        呼!

        秦然连连的深呼吸着,摒除着之前剩余的惊恐,让自己彻底的冷静下来。

        而当秦然有了足够的冷静后,他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具被开膛破肚的尸体!

        尸体,在现实中是让人恐惧、惊慌失措的,但是在游戏中,尸体却代表着另外一个含义:游戏金币和装备!

        秦然自然不会忘记自己进入‘地下游戏’的目的,获得足够的金钱,治疗自己的基因病毒症。

        这就需要一个前提,在游戏中有着足够的实力。

        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获取更多的游戏金币和足够好的装备等,也只有依靠着这些游戏金币和足够好的装备,才能够换取现实中的金钱。

        而眼前属性低下,技能、装备、背包都空空如也,连评价都是炮灰不如的他自然是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所以,他需要时间来让自己强大起来。

        而这个时间并不太多!

        现实中只有一年!

        至于游戏中?

        秦然现在暂时无法判定,但根据以往虚拟游戏的时间比来看,并不会比现实时间长太多。

        因此,他需要抓紧任何让自己强大起来的机会。

        而在秦然的面前,就有着这样的一个机会。

        强忍着心中的不适,秦然缓缓的靠近着眼前的尸体。

        哪怕知道了眼前都是游戏,但是百分之百的真实,却让秦然和在翻动一具真实的尸体没有什么两样。

        尤其是那种血腥凝固后的腥臭,更是让秦然连连作呕。

        甚至,秦然下意识的躲避着与尸体浑浊双眼的接触,而那开膛破肚的伤口,更是看都不看一眼,只是用双手在尸体身上不住的摸索、搜寻着。

        片刻后,略微扭着头的秦然双眼猛地一亮。

        然后,猛地看向了自己左手摸索到的背带,略微的用力一拽,一个背包就被秦然从尸体上拽了下来。

        这个背包隐藏的很好,再加上尸体的坐姿,如果不是秦然细细搜索的话,只凭双眼的观察很难发现。

        而放置的这样隐蔽,自然应当会有一些好东西。

        下意识的,秦然双目略显灼热的看着手中的背包。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biquge.lu/book/8379/36821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