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二章 审问

第十二章 审问

        /a>】。

        “你疯了?!”

        柯琳低低的吼道。

        “没有!”

        秦然肯定的回答着。

        “那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柯琳灰色的眸子似乎是在看一个疯子。

        “当然,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我也明白我想要做什么,就好像我知道‘秃鹫’的老巢必然是守卫森严,危险重重一样——但是,我必须要这样做……这是一个机会!”

        秦然看着柯琳,很认真的说道。

        “‘秃鹫’派出了自己的属下来围剿我们,他显然不打算让我们活下来,即使这次失败了之后也是如此!甚至,‘秃鹫’会变本加厉,就如同你说的那样,只有干掉了我们,那个碧池才能够维护自己的名声,而表现出凶恶的一面,则是最佳的手段!”

        看着神情松动的柯琳,秦然深吸了口气继续的说道。

        “而当‘秃鹫’再次派人来的时候,那些家伙可就不会如同眼前的家伙一般好对付了!他们的警惕心,足以让我们难以下手!更加不要妄想如同这次一般的偷袭!而他们的装备也会更加的好——别和我说,战争前,整个警局只是依靠着这些手枪来维持治安!”

        说着,秦然示意了一下手中的战利品。

        “可、可是……”

        柯琳皱着眉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因为,她知道秦然说的是事实。

        虽然她在之前很是鄙夷了一番‘秃鹫’,也无法改变‘秃鹫’一方强大的事实。

        “所以,我们必须要在‘秃鹫’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对方干掉!彻底的消灭掉!”

        秦然掷地有声的说道。

        “好吧、好吧,我认可秦然你的说法,但是你要知道,这并不容易!”

        柯琳思考了片刻,举起了双手,以示妥协。

        不过,话语中依旧带着劝说。

        柯琳需要的是一个长久的依靠,即使秦然说的很有道理,她也希望整个计划或者说整件事情稳妥一些。

        尤其是,在他们获得了一些优势的情况下。

        柯琳更加希望的是用眼前的战利品换取一些物资,然后,在这个该死的战乱中活得更长一些,哪怕是藏头露尾的。

        毕竟,她在之前的四个月就是这样做的。

        可是,秦然不一样!

        秦然是一个玩家!

        而且,还是一个要依靠眼前的游戏来获取足够金钱,治疗绝症的玩家!

        所以,他需要让自己快速的强大,干掉足够多的敌方NPC,获取能够贩卖的武器装备,尽快的攒够自己的治疗费用。

        因此,‘秃鹫’这样一看就是BOSS的敌方NPC,秦然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至于依靠躲藏来度过接下来的游戏时间?

        如果秦然是一个普通的玩家,他会考虑。

        但可惜的是,秦然不是。

        “我知道这很不容易,所以,我们需要让其变得更加稳妥、简单一些——柯琳,能够麻烦你帮我注意一下周围的动静吗?对了,你的厨刀,我需要借用一下!”

        秦然指着地上的俘虏,向着柯琳说道。

        “好的!”

        柯琳叹了口气,向着废墟的另外一面走去。

        那里不仅能够藏身,而且视野足够的好,能够让柯琳将周围全部的看到,而在离开前,柯琳按照秦然的吩咐,将厨刀留了下来。

        这把厨刀,本身就是秦然的战利品。

        只是因为今晚的战斗,为了以防万一,秦然送给了柯琳。

        此刻,秦然的暂借,柯琳自然不会说什么。

        而秦然想要做什么?

        柯琳已经猜到了,但却保持着支持的态度。

        在战乱中生活了四个月的柯琳,早已经改变了原本的观念,她不在单纯的执着对错,只知道这样做,可以让她更好的活下去就足够了。

        这是每个战乱中人们的心愿!

        柯琳,自然不例外。

        目送着柯琳走向警戒的位置,秦然的目光这才看向了眼前的俘虏。

        秦然不知道柯琳究竟具体是想什么,只知道柯琳和他是一条船上的,是可以信任的就好。

        秦然抬腿踢了踢俘虏,让对方从昏迷中醒来。

        “求求你,放过我吧!”

        褪去了獠牙的持枪暴徒,醒来的瞬间,就再次的求饶。

        “嗯,可以,只要你告知了我,想要知道的一切!”

        秦然点了点头,语气平淡的说道。

        但是这样的平淡,却让被俘虏的持枪暴徒越发的惊恐,因为,他无法根据这平淡的语气,辨别出秦然是在说真的,还是在欺骗他。

        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因为,主动权完全的在秦然的手中。

        “您想要知道什么?”

        被俘虏的持枪暴徒谨小慎微的问着。

        “有关于‘秃鹫’的一切,包括你们的巢穴、人数!”

        秦然说道。

        “‘秃鹫’老大我知道的不多,巢穴就在第六大道一个商场的地下仓库内,我们有二十个人……啊!”

        持枪暴徒没有说完,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秦然手起刀落,切下了对方的一根手指。

        “闭嘴!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些大家都知道的,我想要知道大家不知道的——你还有两次机会!”

        握着厨刀的秦然,冷冷的看着对方。

        立刻,对方的惨叫声愕然而止,看着面容冷淡的秦然,和手中带血的厨刀,持枪暴徒的恐惧战胜了疼痛。

        “‘秃鹫’老大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他以前没有什么名声的,只是在战乱中突然名声鹊起的!巢穴也真是在地下仓库内,不过,我们的人数有三十个——前几天,‘秃鹫’老大又收了一批人入伙!”

        疼痛、恐惧,让对方说出了一些实质性的东西。

        三十个人?

        秦然双眼一眯。

        二十人和三十人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如果是前者的话,再解决了昨天的两个持枪暴徒,还今天的七个后,秦然只需要面对十一个敌人就行。

        但现在,他则需要面对二十一个!

        顿时,秦然感到压力倍增!

        可下一刻,秦然就是一皱眉,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三十个人的生活所需,在这样的条件下,怎么能够凑得起?而且你们好像根本不缺食物、水!巢穴所在的商场,也只是一个百货商场,又不是超市!别和我说这也是‘秃鹫’从警察局带出来的!你在骗我!”

        说着,秦然抬起了厨刀。

        就如同秦然所说,三十个人的生活所需,在眼前这个时候,是相当困难的。

        这可不是和平年代,也不是战乱刚刚开始的时候了。

        已经维持了四个月的战乱,早已经让整个城市的生活物资变得极为短缺起来。

        哪怕只在这里待了不到两天,秦然也能够感觉出食物、水的宝贵。

        但是眼前的持枪暴徒,却丝毫没有表现出饥饿、缺水的模样。

        相反,身体不仅强壮有力,且生机勃勃。

        如果是一个人如此的话,还能够解释为运气,但是秦然回忆,他所接触过的持枪暴徒都是这样。

        显然,这群持枪暴徒不缺少食物、水,且物资储存丰富,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出现告罄的情况,而这可就不单单是三十个成年人所需的生活物资那么简单了。

        至少是三十个成年人,两周或三周所需的生活物资才行!

        可就算‘秃鹫’拥有着武器、人数的优势,想要做到这一点也是不可能的。

        除非他们抢劫了一所大的生活超市。

        但这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战乱开始的时候,那里就被城市的居民搬空了。

        所以,秦然下意识的认为对方在说谎。

        “没有!我没有!‘秃鹫’老大有着特殊的渠道,能够获得物资!”

        对方看着抬起的厨刀,眼神一缩,立刻解释起来。

        “什么渠道?”

        秦然问道。

        对方表现出了犹豫,而秦然则没有丝毫犹豫。

        抬起的厨刀,猛地落下。

        持枪暴徒的手指再次的被剁掉一根。

        “啊!”

        持枪暴徒又发出了一声惨呼。

        “看来你没有明白你的处境,我需要再次提醒你吗?”

        说着秦然就再次抬起了厨刀。

        “是叛军!叛军!”

        持枪暴徒立刻连连说道。

        “叛军?”

        秦然一愣。

        秦然完全没有想到‘秃鹫’竟然能够和叛军勾搭在一切,毕竟,按照柯琳和眼前持枪暴徒的话语来看,‘秃鹫’在战乱爆发前,就是一个小混混罢了!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和叛军有联系?

        “‘秃鹫’老大抓住了一些女人,利用这些女人,他和一个叛军的少校有了合作!”

        似乎是担心说的晚了,再挨上一刀,持枪暴徒没等秦然发问就径直的说道。

        而在听到这话的瞬间,秦然就猛地攥紧了刀柄。

        并不愚笨的秦然,自然猜到了‘秃鹫’和那个叛军‘少校’的合作是什么。

        这让秦然从心底迸发出了汹涌的怒火。

        接着,怒火变为了杀意。

        不过,当他看向持枪暴徒的时候,却显得很平淡。

        “很好,你看来懂得了我们的谈话方式——接下来,你把巢穴的分布图,人员把守的位置,都一一的说出来!”

        秦然这样的说道。

        “好的、好的!”

        持枪暴徒连连点头,如同竹筒倒豆子般的将自己所知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而他丝毫没有发现秦然的双眼越发的冰冷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biquge.lu/book/8379/3938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