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突变

第二十三章 突变

        /a>】。

        在战场上磨练出的本能,在关键时候救了汉克一命。

        砰!

        在他猛地扑向一侧的时候,一声枪响,从比眼前废墟更远一点的位置响起!

        “他在那!”

        瞬间,在场的叛军士兵就反应了过来。

        虽然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该躲在眼前废墟内苟延残喘的秦然,会突然的出现在那里,但是他们却清楚该怎么做。

        砰砰砰!

        三支突击步枪交织而出的火舌,让秦然没有了再次开枪的机会。

        迅速的一个翻滚,秦然钻入了一侧的废墟中。

        阳光与墙壁交错而过,就如同是一般锋锐的刀子,将眼前一分为二,一半光明、温暖,一般阴冷、潮湿。

        秦然蜷缩在阴冷、潮湿的一面,眉头紧皱。

        通过之前更加细致的观察,他终于确定了这支队伍的领头者,但是令秦然没有想到的却是,他的狙击竟然会失败。

        【射击:直觉闪避,对手完全闪避,造成对手0点伤害……】

        “真正意义上的叛军精锐吗?”

        秦然低声自语着。

        心底带着浓浓的震撼。

        这是秦然,第一次见到能够预知危险的人。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否每一次都能够如此准确的预知,但即使十次里有一次能够达到之前的效果,就足以让人吃惊的了。

        不过,随即秦然就再次的行动起来。

        哪怕心底再吃惊,秦然也不会忘记自己的目标。

        更何况,秦然不相信除去那个领头者外,剩下的叛军士兵也有着这样的能耐。

        阴影中的秦然,又一次的进入到了【潜行】的状态中。

        在地面上来回翻滚过的外衣,早已给秦然形成了最好的伪装,让【潜行】中的秦然越发的难以被人发现。

        组装的‘狙击枪’又一次从阴影中探出。

        这一次,秦然不再选择对方的领头者,而是剩余的三名士兵。

        这三名叛军士兵,显然变得有些惊弓之鸟了,完全的躲在废墟中,遮挡着自己的身形,双眼则左右扫视,希望发现秦然。

        只不过,他们瞪大的双眼中,看到的就是一片片的废墟与刺眼的阳光。

        这里是天然的狙击手战场!

        就算是再愚笨的人,也明白了这件事情。

        “队长!”

        亨德尔看向了一侧的队长。

        汉克很明白眼前手下的意思——使用重武器或者……撤退。

        前者是不行的!

        汉克非常的清楚。

        至于后者?

        汉克很犹豫。

        他不想要萨鲁卡对自己失望!

        因为,汉克明白,一旦让萨鲁卡失望的话,他在对方心中的价值将会无限的降低,接着……就是抛弃。

        更加不用说是带他逃离这个战场了。

        这是汉克不愿意见到的。

        砰!

        就在汉克犹豫的时候,枪声再次响起。

        刚刚提议的亨德尔的脑袋被打碎了。

        温热的鲜血,混杂着脑浆子,溅在了汉克的脸上,看着剩余两个手下疯狂却又无力的回击,犹豫中的汉克,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为什么要跟随萨鲁卡?

        不就是为了活下来吗?

        而现在呢?

        他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话,就是死路一条,完全不用等到这场该死的战争结束,就死在了对方恶毒的陷阱中!

        没错,就是恶毒的陷阱!

        随着秦然的屡屡开枪,汉克已经看出了秦然的底细。

        虽然枪法不错,但也就是比新兵强一些,远远不如军中的精锐!如果真的是军中精锐的话,他之前就已经死了。

        而那种躲闪、藏匿行踪的技巧,虽然值得夸赞,但和真正的侦察兵比起来,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要不是环境对对方有利的话,汉克保证可以在对方开枪前就干掉对方。

        还有,汉克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一切就是一个布局!

        一个蒙蔽了萨鲁卡,将他们派出来送死的布局!

        好似烈火焚烧的屈辱感,从汉克的心底升起,让他恨不得将秦然这个卑鄙的家伙扒皮抽筋。但是,汉克更加清楚现在要干什么。

        离开这里!

        “机枪手掩护!”

        汉克对着无线电喊道。

        “是、是的,队长!”

        刚刚转正的机枪手略带怯弱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到了汉克的耳中。

        这让汉克再次的心生厌烦。

        不过,好在对方之前在接到他的命令后,就应该是来这里的路途上了,随着这次通话结束,汉克很快就看到了对方的身影。

        对方躲避的战术步伐,在扛着轻机枪和一箱弹药的前提下,完成的很不错。

        而架起机枪的速度,也是汉克所见过士兵中名列前茅的。

        “还算不错!”

        汉克看着这一切,总算有些明白对方为什么能够加入到自己的队伍中了。

        “撤!”

        汉克向着仅剩余的两个手下一挥手。

        立刻的,两个叛军士兵就交叉掩护后退。

        汉克则是走在最后的位置上,他相信那个卑劣的对手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同样的,这也是他最后的机会!

        汉克的手摸到了腰间的手雷上。

        “来吧!”

        汉克咬牙想道。

        他发誓要给秦然好看。

        砰砰砰!

        密集的枪声响起了,汉克全身剧痛的跌倒在地,他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两个属下,以及那个刚刚转正的机枪手的笑容。

        戏谑的,如同猫捉老鼠般的笑容。

        “怎么会?”

        汉克无法置信的看着对方。

        而给与汉克的回应则是对方的扫射。

        砰砰砰!

        枪声落下,汉克的身躯被打得稀碎,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秦然无比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下意识的,手中的‘狙击枪’就向着那机枪手所在的位置瞄准而去,但是除去一挺轻机枪外,根本没有了对方的人影。

        一股不好的预感,出现在秦然的心底。

        没有犹豫,秦然立刻的离开了现在的位置,向着下一个藏身处而去。

        秦然不清楚对方为什么开枪,但是他知道,不光是那些叛军士兵被欺骗了,他也同样的被欺骗了。

        之前,他干掉原本的机枪手后,这位副射手懦弱的模样,完美的骗过了他。

        让他下意识的认为,对方是没有危险的,将注意力全部的放在了剩余的叛军士兵身上。

        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才是最危险的那个。

        比那被对方暗算的叛军头领更强!

        “这是那个少校的安排?”

        进入【潜行】状态的秦然心底猜测着。

        但很快的,就将这个想法甩出了脑海。

        这样的猜测根本不成立,有着太多的矛盾之处了。

        虽然与那位少校仅仅是通话,但是对方除去表现出贪婪、强势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疯狂、不正常的姿态。

        对方完全没有任何理由这样做!

        “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然的心底升起了浓浓的疑惑。

        不过,这没有影响秦然前进的速度。

        十几秒钟后,来到新的藏身之处的秦然微微松了口气。

        虽然看不到,但是秦然能够肯定,那个消失的机枪手,这个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原本藏身的位置。

        从对方开枪后消失的刹那,秦然就有这样的预感。

        仿佛是为了印证秦然的预感一般。

        就在秦然松了口气的时候,一道声音从秦然原本的位置上传出——

        “这位先生,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

        对方的语气认真,诚恳。

        但是,秦然根本不为之所动,完全没有搭话的意思。

        相反,秦然再一次的移动起来。

        之前对方用机枪将三个同为叛军士兵扫射的情形,让秦然对对方有着超乎常人的警惕。

        不过,就当秦然移动了不到十米的距离,一阵脚步声就出现了。

        踏踏踏!

        脚步声急促,显示着脚步的主人正在急速奔跑的模样。

        而在这片废墟内,此刻除去秦然之外,还有谁?

        那个伪装者!

        秦然这样的称呼之前刚刚转正的机枪手。

        对方有着强大的追踪技巧!

        心底闪过一丝明悟的秦然,立刻将手中特殊的组合‘狙击枪’切换回了原本突击步枪的连射模式,对准了脚步声传来的地方,当眼前出现人影的时候,立刻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枪口冒出一阵火舌。

        但是,全部的落空了!

        不需要看战斗记录,秦然就已经看清楚了,他射中的只是一件外套。

        “该死!”

        发现上当的秦然,下意识的转身。

        秦然这个时候所在的藏身之处,是一个前后通畅的窄短走道,墙壁由坍塌的水泥墙、烂木头组成,从里面能够透过相互间的缝隙,清晰的看到外面,但是想要进入的话,就只能够从之前秦然射击的方向和秦然身后的方向。

        不过,转过身的秦然并没有发现目标。

        “上当了!”

        秦然顿时明白过来,之前对方扔出外套,并不是想要绕到后面,而是为了让他转身。

        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动,就在前面等待着他转身。

        秦然准备再次转身。

        但,明显晚了!

        “你好啊,先生!”

        熟悉的声音响起,让秦然如坠冰窖般,从头凉到了脚。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biquge.lu/book/8379/39386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